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兩名男性殺手四十歲左右的樣子,相貌普通,都練鐵砂掌,骨架粗大,而各自的右手最為突出,粗糙厚大,像是熊掌般,但現在卻被震裂,不斷流血。

  舊術見效慢,他們練體術三十年以上,到這個年齡才算是有了非凡的成就,卻敗給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不遠處,那名女殺手甦醒了,感覺面部、手臂都劇痛,結果王煊走過去,將她拎過來後對著另外一條手臂也來了一下,喀嚓一聲,她的左臂也斷了,疼的她差點大叫出來。

  王煊覺得,他們三個都是亡命之徒,都是殺手,不將手臂都弄斷,保不准他們又會有其他心思,比如突然摸出把槍來,或者猛地撒一把迷藥等。

  他這種謹慎的態度落在三人的眼中,那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兒了,越發覺得遇上一個難惹的怪物,視人命如草芥。

  「給個痛快吧。」練鐵砂掌的一個男子開口,嗓音都點嘶啞,身上到處骨折,躺在那裡沒什麼力氣了。

  「你們屬於哪個組織?」王煊問道。

  「灰血。」出乎意料,地上躺著的人居然痛快地告訴了他,沒什麼隱瞞。

  王煊面色不動,心中卻有些訝異,對方居然很配合,直接就說出了來歷。

  其實,主要是地上的殺手有些發毛,看他隨意斷人手臂,將長相不錯的女殺手的臉都拍成了鬼樣子,他們認為王煊可能非常兇殘,怕自己也這麼遭罪,還不如痛快的說出來,反正身上也沒什麼能威脅到灰血組織的秘密。

  接下來三人有問必答,他們不是什麼死士,就是拿錢辦事的職業殺手,並不會絕對的效忠於誰。

  灰血組織在舊土的據點在今夜被接連拔掉,可謂損失慘重,但還是有些人蟄伏下來,沒有受到波及。

  這三人接到任務,趁著今天的混亂之夜來殺王煊,無論結果如何,明天清晨都暫時不能妄動了。

  王煊臉色冷漠,舊土的震懾起到作用,但是這些殺手在最後一夜還是這麼的瘋狂,敢來殺他,真是欺人太甚,真當小王好揉捏嗎?

  「確實有人進一步提高佣金要殺你,但我們真的不知道是誰……」

  他們接到通知後,只是負責出來殺人,究竟是誰在幕後提供驚人的佣金,三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至於灰血組織內部高層的情況,他們更是觸及不到,組織內部有嚴格的防範與自保措施,即便大量殺手被俘虜,也影響不到灰血組織的運轉。

  一而再的被人針對,就是泥人也有個土性兒,更何況是王煊,幕後的人接連兩次請灰血組織來殺他,實在讓他無法忍受。

  看著躺在地上不能動彈的三人,他抬起手比劃了幾下,但卻沒落下去。

  從根源上來說,這三人都只是殺人的工具,離主謀差了十萬八千里,即便殺了他們也影像不到幕後的那個人,甚至對灰血組織來說都不痛不癢。

  剛才被暗殺時,王煊心中殺氣沸騰,但現在冷靜下來後,讓他在自己的住所活生生將三人打死,弄出一個滿屋子是血的凶宅,他實在下不去手,有些膈應。

  「上次來殺我的人都在哪裡?」王煊問道。

  「都撤走了,其中一個成了植物人,一個換了人造心臟,這輩子算了廢了。」即便練鐵砂掌,一向冷血無情的中年男子,當想到上一批殺手中兩個人的下場,他也有些發毛,眼前這個年輕人一旦出手,那可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王煊有些意外,上次擲出的石塊將一個殺手的額骨砸的塌陷,想不到未死,竟成了植物人,另一個被鋼筋棍穿過身體,心臟撕裂,居然也活了下來。

  「還好,我這輩子沒殺過人。」王煊在那裡感嘆,但落在三個殺手眼中,完全不是純善的味兒,甚至認為他是在自嘲。

  王煊低頭看著他們,道:「要不,你們三個自殺吧,或者彼此間互相幫助解決。」

  三個殺手臉色變了,全都發毛,暗自緊張,聽聽,這是人話嗎?他都不想親自動手,變著法子殺人,絕對是個大凶人!

  他們自然是誤會了,王煊的本心真不想殺人,但又覺得不能婦人之仁,對方都來殺他了,不能放走。

  三個殺手躺在那裡,身體發僵,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難道真自己動手解決?都覺得有點悲涼,因為他們始終認為,王煊這個大凶人在變相折磨他們,還會有其他手段。

  「算了,我於心不忍。」最後,王煊嘆氣搖了搖頭,道:「畢竟我還從未殺過人,暫時也不想破例。」

  三人聽到後,頓時感覺人生的天空中,漫天烏雲被一縷陽光撕裂,一下子燦爛了起來,他們都些激動,命運還能如此逆轉?

  王煊瞥了他們一眼,道:「你們想什麼呢?滿手都是別人的鮮血,如果放走你們,就等於是在縱惡。我不會再給你們殺人作惡的機會,還是交給專業人士來處理你們吧,讓他們送你們上路。」

  他直接聯繫青木,讓幫忙解決,不然的話,光是處理三人的屍體都是個麻煩,他可是一向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

  地上的三人從開始懷著希望,又到迅速的絕望,心情大起大落,飽受折磨,他們一致覺得,這就是個大凶人,在折騰他們的內心,比直接殺掉他們還恐怖,絕對是個高端玩家。

  王煊完全無感,壓根就沒想那麼多,在那裡感嘆:「我還是心善手軟啊!」

  地上的三人聽到後,整個人更不好了,如墜地獄,越發覺得,這是個魔鬼!

  青木接到消息後親自趕來,他也被激怒了,不久前還和王煊通話,告訴他灰血組織在舊土被連根拔起了,明天各方都要低調起來。

  結果,最後這個夜晚,灰血組織又來殺王煊,這是最後的瘋狂,還是囂張的過分了?!

  當青木看到房間中情況後,一陣咧嘴,小王下手確實黑啊,那女殺手的臉被打成什麼鬼樣子了?

  「都這樣了,你還不補一巴掌?給他們個痛快。」

  「我沒殺過人!」王煊嚴肅拒絕!

  青木嘬牙花子,道:「行,我親自審問一番,然後處理掉。」他一揮手,進來幾個人將三個殺手都搬走了,又順帶著讓人清理房間,去掉了地上的血跡,果然很專業。

  王煊問他,上次在青城山得到的銀色獸皮書到底評估出價值了沒有,什麼時候給予他額外的補償。

  因為青木說過,那捲獸皮書太驚人,肯定遠超平日的探險所得,按照組織內部的規定,會有補償。

  「沒有,還在破譯中,那鬼畫符將許多老學究都難住了,乾瞪眼不認識,怎麼了,你現在很缺錢嗎?」青木詫異。

  王煊嘆氣,道:「看到沒有,房東說了,這書桌是紅木的,我一個剛畢業的學生連一個月工資都沒領呢,根本賠不起。」

  青木看著他一臉認真的神色,再看看被他打癱拖出去的三個殺手,頓時一陣無語,怎麼看都覺得怪異。

  「行吧,我私人先借你一些。」青木向他要了帳號,然後又轉頭問他,道:「你就沒想過別的辦法,三個殺手落在你手裡,讓他們轉帳啊。」

  王煊道:「我怕被有關部門盯上,我不要黑錢,必須是我自己光明正大所得。」

  「你行。」青木拍了拍他的肩頭,徹底無語了,轉身帶人離去。

  房間中靜下來,王煊收拾了一番,自語道:「希望兩塊羽化石不要讓我失望。」

  正是因為近期練成金身術,實力足夠強,他才能無懼三大殺手,順利拿下。

  未來會怎樣,他不知道,必須要迅速崛起,他才能從容面對一切,直面灰血組織等,只要他足夠強,站的足夠高,早晚能將幕後的人直接揪出來。

  當他強到一定程度後,讓灰血組織恐懼,害怕,說不定會主動將幕後的人供出,甚至送過來。

  王煊認為,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應該讓真正的實力高於外界的預估,這樣才能更好的自保與對付敵人。

  他臉上露出笑容,手持兩塊羽化石,頗為期待,希望能有驚喜!

  房間中一片寧靜,濃郁的神秘因子通過石塊向著王煊的身體中涌去,滋養他的心神,洗禮他的筋骨。

  隨後,他果真再次看到……內景地的邊緣,很模糊,就在不遠處,他想要接近。

  羽化石果然是奇物,今天他並沒有激發出超感狀態,但是依舊看到了那片虛寂之地!

  王煊無比渴望,如果能夠再次進去,毫無疑問,又將是一場巨大的收穫。

  然而,即便他的精神非常旺盛,且正在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也還是無法接近那片朦朧之地。

  雖然可以看到,但他與那裡始終隔著一段距離。

  「喀嚓!」

  王煊沒有猶豫,他捏裂一塊羽化石,瞬間被濃郁的神秘物質淹沒,而且他一下子就拉近了距離,內景地近在咫尺。

  「喀嚓!」

  他將另一塊羽化石也毫不猶豫的震裂,更為濃郁的神秘因子籠罩了王煊。

  霎時間,王煊發現自己進入內景地中,他竟然真的成功了,不過今天這裡似乎與上次進入的內景地有些不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