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寂靜,荒蕪,一眼看不到邊際,像是一片沒有星辰的枯竭宇宙,這裡就是內景地。

  冥想的最高層次,外界數分鐘,進來後在此地可演化數年光景。

  當然,以道家的黃庭內景解釋最為合理,虛寂之地,立身空明時光中,可以長久停駐,保持超然與冷靜,神鬼莫測。

  王煊第二次進來,內心激動,因為他很清楚來到這裡意味著什麼,這是先秦方士強大的的根本原因所在地。

  「有被雷劈過的痕跡!」

  王煊凝神,仔細觀察,原本暗淡甚至幽冷的內景地,有些地方居然是焦黑色,與上次見到的不同。

  很快,他心神平靜,一旦進入這裡,感知就會異常敏銳,並且自身會晉升到一種極其冷寂的心態中。

  王煊觀看焦黑之地,謹慎前行,在死氣沉沉中,像是毀滅物質溢出。

  雖然立身空明時光中,心神寂靜,但他還是感受到了讓人要窒息的壓抑。

  轟的一聲,似是歷史的回溯,再次看到昔日那驚天動地的雷霆,划過先秦時代的長空,如彗星撞擊大地,聲勢浩大,毀滅一切。

  恍惚間,像是有羽化真仙仰首,白衣飄飄,極致強大,但也擋不住那雷霆一擊,被轟的一聲打散,羽化光雨橫貫古今,漫天散去。

  王煊毛骨悚然,人類在這種力量面前,怎麼可能對抗的了?

  絕對的超然狀態,讓他迅速回歸安靜與冷寂,他沉默地觀察。

  內景地中有大面積的焦黑色,至今還殘留著雷光,超乎他的想像。

  在王煊的認知中,虛寂之地與現世隔絕,唯有精神可以深入,其他都不可觸及這裡,肉身只能留在外界。

  入目所見,荒涼,虛靜,甚至死氣沉沉,那殘留的雷光一閃而沒,歸於焦黑的地面,顛覆了他的認知。

  他向前邁步,但與焦黑之地還有一段距離時,腳下帶動起來的微風就讓前方發生猛烈的變化。

  大面積的焦黑色,還有那殘餘的雷光,竟迅速的消散,宛若海浪中的沙堡,頃刻間塌陷,消失。

  隨著王煊前進,所見諸景,但凡與往昔不同之地,都灰飛煙滅,焦黑暗淡,雷光磨滅,一切都不存。

  王煊停下來,看著附近重新恢復為荒蕪,虛寂,他若有所思。

  「內景地,終究不是現世所能干涉的嗎?剛才所見,隨我前行,都化成煙塵,皆為腐朽。」

  他站在原地,默默感應,最後輕嘆:「入目所見,不過是歷史的重現,並非實景。」

  當他說完這些話,內景地越發的枯寂,死氣沉沉。

  王煊大致明白,剛才所見都是女方士昔日精神力的殘留所致,並非當年有浩瀚雷霆真正劈落進來。

  「羽化石是稀世奇物,無價之寶!」王煊雙目深邃,他對走舊術路更有信心了,看到了未來的諸多可能。

  此時此刻,他自然徹底明白為什麼自身能夠出現在這裡。

  當年,女方士極盡強大,有志列仙位,但最終卻羽化登仙失敗,被浩大的雷霆打散精氣神。

  在那座地下岩洞中發生恐怖的羽化大爆炸,她的精神力量,以及她從內景地中帶出的神秘因子,都崩散了出去。

  「神秘物質,以及她殘留的些許精神力,衝擊到岩石層中,大部分都消散,只保留下些許,成為羽化石。」

  正是這樣,王煊在沒有激發超感的狀態下,模糊的看到內景地邊緣,並最終再次來到這裡。

  因為,羽化石中有殘餘的精神力,源自女方士,即便她早已死去,但留下的些許精神力量對後世人來說依舊很可觀。

  這種殘餘的精神能量,與當年她打開的內景地天生共鳴,一旦被人催動,自然可能再次深入虛寂之地。

  「內景地的神秘因子是關鍵。」

  王煊認為,那種神秘物質包裹著殘餘的精神能量,融入在石塊內部,才保住了這一切。

  同時,他能夠心生感應,發現羽化石,並最終藉它再次進入內景地,也與他曾經吸收過神秘因子有關。

  王煊理順了這一切的因果關係,但他還是不明白內景地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地方。

  事實上,至今沒有人能說清虛寂之地的秘密,它荒蕪,虛靜,甚至死氣沉沉,不可捉摸。

  遠處還有景物,但王煊沒有立刻過去,他沒有忘記進入內景地的初衷,為了迅速崛起,變強,這樣他才能從容的面對現世中的一切。

  今天可以說是走了捷徑,他不知道是否與上次一樣立足空明時光中,可以在這裡練體術,並迅猛地提升自我的實力。

  王煊默誦一遍金身術,直接演練,從第一層開始向後推進,直至到了第三層後期,上次他就練到這個層次。

  「有效!」

  他感覺自身空明,身體姿勢與金身術的記載沒有任何區別,堪稱無暇,動作無比的標準。

  他全身心的沉浸在演武中,忘記了其他,所思所想都與金身術有關,藉此提升自己的體質。

  直到有一天,他感覺疲倦了才停下來,然後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

  神秘因子從虛無中來,飄落在內景地,滋養王煊的精神,掃去疲累,他再次感受到旺盛的精力。

  他長出一口氣,沒有什麼意外與變故,雖然是偷渡而來,但內景地依舊,可以練體術,提升實力。

  他原本就離金身術第四層很近,接下來當再次演練時,水到渠成,他的身體金光流轉,剎那迸發出刺目的光束,極其明亮,然後又歸於正常。

  與此同時,他的精神也像是一團跳動的黃金火光劇烈閃爍,不久後慢慢恢復平靜。

  金身術第四層……成了!

  王煊確定,這裡的內景地沒有失去它擁有的神秘,立足於此,等同於進入最高冥想領域,他心中更加的平和寧靜了。

  他緩步向前走去,要看一看遠方的景物。

  那是……一片建築物,伴著衰敗的舊景,湖泊乾涸,亭台樓閣倒塌,依舊是女方士精神能量殘留導致的嗎?

  只剩下少數建築頑強的矗立,附近斷壁殘垣,一片腐朽。

  其中一個房間,窗戶打開著,有長案,堆積滿先秦時代的竹簡,其中竟然有一卷金色的竹簡!

  王煊眼睛都直了,哪怕處在超然與冷寂的心境中,他依舊感覺自己心跳加速,呼吸變得粗重。

  那麼多的先秦竹簡,究竟記載了多少經文,涉及到了什麼層次的根法與體術?更是有一卷金色的,怎能不讓他動心?

  但是,他的身體不敢再動,怕稍微帶起風就將前方的所有景物都吹的灰飛煙滅,什麼都剩不下。

  觀看良久,他一聲輕嘆,縱然他能走過去又如何?所有竹簡都沒有展開,他要是想主動去翻看,大概只會剩下斑駁的流光,以及腐朽的塵埃。

  這種滋味讓他有點難受,只能幹看著,無法接近,更無法觸及,明明知道有無價經書擺在長案上卻得不到。

  「算了,我已經有先秦時期的方士根法,更有道教創始人張道陵留下的體術,這些都足夠奧妙,深不可測,需要我花費漫長光陰去研究,沒有必要貪多,就是將長案上的竹簡都給我,也沒時間去練。」

  王煊寬慰自己,向後退了一步,頓時覺得海闊天空,精神都仿佛升華了。

  他詫異,這是悟道了?

  很快,他驚悚的明白,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周圍的場景變了,不再是建築物,而是真正的恢宏大天地,所以覺得壯闊。

  什麼狀況?他原本還沒有離開建築群,為什麼場景自己主動變化了,是女方士殘餘的精神能量在作祟嗎?他第一時間想到這種可能。

  他沉默無聲,站在這裡,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

  剎那間,一切恢復原樣,依舊是斷壁殘垣,衰敗舊景,死寂的房間中長案上陳列著無價的竹簡。

  突然,他覺得氣氛詭異,有些不對,猛然轉身,回頭的剎那,他的瞳孔急驟收縮,不由自主倒退。

  因為,他的雙眼前,有一雙鮮紅如血的鞋,懸空而立,與他眉目齊平,顯然這是屬於女子的一雙鞋。

  昏暗的廢墟,突然出現這種異常景物,讓王煊也是心頭劇跳,感覺有古怪。

  有鮮紅的血自那鞋子落下,很是瘮人,幾乎淋在王煊的身上,他倒退了幾步,然後看到一掛刺目的雷霆從天穹落下,似銀河直落九天,直貫血色的紅鞋。

  剎那間,紅鞋中出現一對雪白的玉足,然後是筆直潔白的長腿,並在剎那,伴著雪白的長裙落下,遮在她的身上。

  鬧鬼了?!

  王煊感覺極不對頭,雖然還沒看清女子的臉,但是他覺得必然與女方士有關。

  在這這種荒涼、死氣沉沉的地方,有些陰森恐怖的氛圍下,他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你走光了!」

  說完,他就想掐自己的嘴,心神處在絕對的冷寂狀態下,不會撒謊,他直抒心語,結果卻是這麼的讓他後悔。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