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邂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當年,有財閥出資,修葺陳舊的古剎,過程中與寺院以及當地密議,給予巨額補償,想將古剎遷到新星去。

  最終各方妥協與認可,整片寺院被整體搬遷,從一磚一瓦到菩提老樹根,再到佛像等,全被運走。

  而在原址,更為恢宏的寺廟拔地而起,比原來還要氣派,香火旺盛,遠遠望去,莊嚴而神聖。

  王煊感慨,這已經不單是錢能解決的問題,只能說財閥的底蘊與實力等太驚人了。

  「難怪在這裡找不到羽化石,沒有發現一件奇物……」他輕嘆,自然明白了一切,因為真正的古寺院早就搬走了。

  這意味著,菩薩等也搬遷到深空了?!

  很快,王煊想到自己家那邊的情況,大黑山中的道觀……不僅瓦片不見,連地基都沒了,估計也是新星那邊的手筆。

  他們不僅挖舊土地下的東西,還將地面上有著濃郁神話傳說色彩的寺院、道觀都給遷走了。

  王煊無言,舊土真的空了,他想找的東西幾乎剩不下什麼,這意味著,他需要認真考慮去新星的事了。

  從先秦竹簡到千年古剎,再到各教的祖庭,以及各種與羽化相關的遺蹟,都被搬走,在舊土近乎絕跡。

  王煊渴望的那些東西,都在新星!

  「我得好好準備下了。」他自語,沒有其他選擇,他必須要上路了。

  王煊轉身離去,走出這片廟宇,現在回頭再看,恢宏的寺院雖然在朝霞中,但是仿佛褪去了那層神聖光彩。

  他有些感嘆,先入為主,那種心理暗示,實在是嚴重影響了正常的判斷。

  王煊遠去,在路上想到了雙目流血的老僧的問題,大致明白了他所為何求。

  「他是因為道場被搬走,羽化奇物被帶入深空,也想跟過去?」

  不過,老僧在深夜演示的那些模糊景象中,分明有菩薩騰空,羅漢起身,菩提樹拔地而起,皆入深空。

  為什麼獨留下他?是因為老僧當年犯錯被鎖石壁中,還是說昔日佛門的羽化級強者其殘存的精神能量散落的到處都是,老僧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現在復甦,也想去新星的道場。

  不管怎樣說,都與新星有關。

  「老陳,好好睡一覺吧,最近你也夠苦的了,你是能者多勞啊。」王煊自語,臉上露出笑容。

  他覺得,既然要考慮去新星的事了,最近得找青木好好聊聊,但是卻需要把老陳鎮住,或者將他支走,因為老陳的想法比較多,太難對付。

  「老陳,你這次很不厚道,居然在算計我!」

  王煊覺得,老陳在女方士那裡得不到什麼,估計會用盡各種手段謀劃他,如果不是意外撞破,有青木「神助攻」,他簡直一點防備都沒有。

  「但我很厚道,你不是堅韌不拔可以硬撐到底嗎,這麼喜歡琢磨與算計羽化仙法,那我這次再給你個機會!」在回去的路上,王煊嘿嘿直笑。

  今天是周日,不用上班,回到安城後時間還早,王煊隨意逛了起來。

  在這座城市生活了四年多,他是有些感情的,不久後大概就要離開了,他走在一些熟悉的地方,看了又看。

  不知不覺,他來到雲湖,也算安城較為有名的景點,湖面澄淨,岸邊座落著少量的古建築,水鳥在低空盤旋,在喧囂與浮躁的城市中,有這樣清雅的湖光景色,確實怡人。

  這裡每天都有人沿湖跑步,或者來泛舟,人不算少。

  「什麼情況啊,有人拍戲嗎?」前方擁擠,有人抱怨。

  沿湖的青石路堵塞了,散步賞景的人被擋住,都很不滿。

  「不是什麼劇組來取景,但也差不多,好像有什麼名星在前面。」有人開口,並說了個名字。

  一群人驚呼,這是新星的某位明星,在舊土這邊也有相當高的人氣,一說很多人就都知道了。

  「讓一讓!」有人喊著,聲音很高,推搡湖邊的路人,想讓眾人讓開一條道路。

  頓時有人不滿,道:「憑什麼啊,又不是你家的道路,為什麼讓我們讓路。」

  「別推搡,我都要掉湖裡去了!」有人驚叫。

  一群黑衣人走在前面,動作有點野,直接伸著手臂,將路人擋住,或者推倒邊去去,幅度過大,看樣子都是保鏢。

  後面有個女子戴著墨鏡,雖然遮住大半張面孔,但似乎真的很漂亮,只是出行方式引發路人不滿。

  「憑什麼啊,這是大家的道路,為什麼你們出行,就非得讓別人讓路!」有人嚷著。

  雖然這裡有不少人追星,在喊新星那位女星的名字,但是也有很多人十分不滿,覺得太過分了。

  「這都什麼年代了,明星了不起啊,這麼高調,早晚要涼!」有人喊道。

  但是一群黑衣人不為所動,依舊賣力的分開眾人,隔離出一條道路來。

  王煊走到這裡正好遇上,同時他略微驚訝,竟意外看到一個人,正站在湖邊。

  那是一個女子,長裙在微風中飄起,讓高挑的身段愈發顯得曲線驚人,一綹秀髮揚起,面孔白皙美麗,以雲湖為背景,她頗有一番風情。

  竟是吳茵,王煊對她最深的印象就是脾氣很大,另外身材確實不錯,上次生氣時差點將晚禮服撐破,今天居然又一次在舊土看到她。

  很快,王煊知道她為什麼出現在這裡,那個來自新星的女星明顯是沖她去的,似乎認識並且有約。

  吳茵皺眉,她可不想這樣被人關注,對那女星擺了擺手,不願在這裡相見,成為別人眼中的風景,她轉身向遠處走去。

  客觀的說,她的風姿比那女星還要出眾一些。

  王煊走到這裡後,想轉身離開,但是聽到驚呼聲,真有人差點被擠到湖中,頓時皺眉。

  尤其是,有個小女孩竟被身高馬大的黑衣人一扒拉,直接就向後倒去,王煊看不慣,擠開幾名黑衣人,橫穿過他們,拉起小女孩,人這麼多,萬一被人踩踏,很容易出事兒。

  顯然,王煊這樣闖過去並推開幾名黑衣人的舉動讓他們不滿,一排黑衣人擠了過來,反認為他尋釁。

  王煊拉著小女孩退後幾步,想將她送出人群,避免被擠到碰到。

  「離我遠點!」他平靜地說道。

  但幾名黑衣人認為他進一步挑事,依舊向這邊推搡,並與人群擠了過來。

  王煊原本不想多事兒,但是又看不過他們,可如果讓他直接與這些黑衣人動手,估計又是一地雞毛,本著從源頭教育人的角度考慮,他帶著小女孩向著湖邊吳茵那裡退去。

  「你們別太過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當郡主出行呢,大清早亡了!」王煊喊道。

  他的本意自然是讓吳茵出面,教育一下她明顯認識的那個女星,今天從根源上矯正一下這種問題。

  因為,他看的出來,吳茵似乎有意低調,都對那個女星擺手了,想要離去。

  然而,等他擠過來時,吳茵雖然沖女星那邊不滿,但是看到王煊後則更不高興,見他擠過來,立刻雙手抱胸,一副警惕與防備的樣子。

  王煊無語,至於嗎?他估計這女人還記仇呢,畢竟上次他為她分析病理,著實將她得罪的不輕。

  吳茵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抱著胸,側轉身去,這是很明顯的拉開距離,不想與他打招呼,更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觸。

  「大……吳茵!」王煊臨時改嘴,在他心中,這女人除了脾氣大,最直觀印象就是「心胸開闊」,剛才差點喊漏嘴。

  吳茵非常聰敏,從他喊出第一個字時,就立刻判斷出他剛才的本意,究竟想叫她什麼,頓時雙目噴火。

  「別誤會,我剛才看到你和那個女星暗中打招呼,你們應該認識,趕緊勸勸這群人吧,別這麼高調,都把我擠到湖裡了。」

  吳茵原本想對女星打招呼的,讓她離去,但是她又覺得,王煊是故意向她這邊蹭腳步,頓時不滿,不想理他,而且雙手抱胸直接轉過身去,無視他了。

  那些黑衣人沖了過來,對王煊目光不善,一副認為是他在挑事兒的樣子。

  「你的手別碰到我!」吳茵警告。

  王煊不後退了,都到湖邊了,他本著「治病救人」的目的,給各方都上一課,一腳一個將黑衣人向湖裡踢。

  這頓時像是捅了馬蜂窩,一群黑衣人都沖了過來。

  王煊抱著小女孩,看著吳茵,這意思是,你再不出頭,我們都要被擠下湖了。

  吳茵不理他,想要旁邊挪,還瞪了他一眼。

  王煊看她現在依舊抱著胸像防賊似的,他覺得還是都教育下吧,當黑衣人衝過來時,他拉著小女孩躲避,手的確沒噴到吳茵,但很不客氣,對著她的屁股來了一腳,踹下去了。

  然後,這群黑衣人誰向前,他就給誰來一腳,很快附近就清空了,周圍的人大聲叫好,早看不慣這群保鏢。

  最後女星也被人群擠了過來,王煊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女星也掉湖裡去了。

  「我覺得,不是我踢下去的。」王煊看著眾人道。

  「叔叔,好像是你。」他身邊的小女孩很誠實,小聲對他說道。

  周圍的人鬨笑。

  王煊嘆氣,立刻聯繫老陳,道:「老陳啊,我同意了,送你一樁大造化,但你先過來解決一些問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