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湖中,吳茵雙目噴火,實在氣壞了,她這種身份自然很少吃虧,沒找王煊麻煩就不錯了,他今天居然主動動手,不,是動腳,簡直讓她忍無可忍,要氣炸肺了。

  而且,她的臀部隱隱作痛,那一腳的力道可真不輕,讓她當時差點叫出聲。

  她本就脾氣很大,現在胸部起伏劇烈,恨不得立刻衝上岸去,找那個人算帳。

  但她沒敢動,因為長裙全濕透了,貼在身上,她這種曲線驚人的身材實在是不敢上岸,不然肯定會成為焦點。

  她用長發遮住面龐,擔心被人拍照,但水裡真的有些冷,畢竟是深秋季節,連凍帶氣她咬牙切齒。

  另一邊,女星就沒那麼鎮定了,落在湖中後尖叫起來,這種經歷對她來說簡直是噩夢,直接嗆了兩口水。

  還好落入湖中的黑衣人盡職盡責,一群彪形大漢中也有幾個女保鏢,游過去架住她,沒讓她沉底,但臉上的妝都花了。

  吳茵的助理看到這一幕,沒敢衝動,怕也被踢下去,她站在岸上趕緊打電話向人救援。

  有黑衣保鏢要上岸,結果圍觀的群眾起鬨,又給他踹下去了,其他黑衣保鏢見狀都不敢上來了。

  「大家散開一下,救人要緊,不小心落水最容易受涼。」王煊喊道,他也不想事情鬧大,還是讓人先上來為好。

  陸續有黑衣人上岸,明顯低調了很多,不敢再推搡人,在岸上拉同伴上來。

  「大吳,我拉你上來!」王煊對吳茵喊話,本著與人為善、冤家宜解不宜結的精神,他主動伸手,想救吳茵上來,並且很體貼沒喊她真名,畢竟她來自新星某個超級家族,身份有些敏感。

  吳茵沒動,聽到大字後她的美目噴火更嚴重了,她一點也沒有感受到被救助與被關心的暖意,相反她覺得那人絕對是在故意報復她上次的過激言行。

  王煊見她沒反應,且低著頭,用髮絲擋住俏臉,跟個鴕鳥似的,他也懶得再管,畢竟只有幾面之緣。

  吳茵發現他的目光掃過,覺得他是故意的,想將自己拉出水面,看她長裙濕漉漉地貼在身上的狼狽樣子。

  「蕾蕾!」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臉上掛著淚水,帶著哭腔,快速跑了過來,迎向王煊身邊的小女孩。

  「媽媽!」小女孩歡快的叫道。

  剛才人太多,加上黑衣人亂推搡,她們母女兩人被擠散。

  王煊見狀,立刻將小女孩送了過去,女子帶著哭腔感謝,趕緊抱起自己的孩子。

  正在這時,有個五十幾歲的男子走來,身邊跟著幾人,讓王煊頓時警惕,那老男人身邊的幾人都不簡單。

  「小茵,你這是怎麼了?」

  「叔,我被人推下水了。」吳茵告知,並看向王煊這裡。

  王煊嘆氣,老陳動作有點慢,怎麼還不到?他早先未走,現在自然也不會離去,自己淡定的出頭。

  他作為熱心群眾,主動上前告訴中年人,那位女星排場太大了,導致這裡道路堵塞,保鏢將路人差點推搡進湖中。

  「真是太不像話了!」王煊搖頭,道:「明明自己犯錯,剛才女星還小聲說,認識湖中的受害者,簡直是……」

  五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名為吳成林,的確是吳茵的親叔叔,他自然相當的精明,一聽這話,立刻知道眼前這小伙的熱心摻著水分。

  「她們兩人該不會真的認識吧?」王煊指著水中的「受害者」吳茵,又指向不遠處的女星那裡。

  「不認識!」吳成林立刻搖頭,而且快速脫下外套,遞給已經到了湖邊的吳茵,親手拉她上來。

  他自然要否認,他們的行事風格就是如此,不會過於高調,一般都在台下或者幕後,不會讓自己曝光,成為別人眼中的風景。

  更何況今天的素材如果登上新聞頁面,肯定很負面。

  不遠處,女星與她身邊的助理都很不甘心,想要說什麼,吳成林直接向那邊看了一眼,又圍觀對眾人道:「沒什麼好看的,都散了吧。」

  第一個散場的就是女星一行人,什麼都沒說,很低調的走了,沒有將事情鬧大,更沒有來找王煊的麻煩。

  王煊也轉身就走,結果還沒有走出去一百米,就看到一輛車風馳電掣而來,停在路邊,正是老陳趕到現場。

  「老陳,我先回去了,大致是這樣……」王煊與他手機通話,自身並沒有過去,簡單告知情況,準備離開。

  「意外啊,竟然是老吳,是這次我們的合作對象,小王你要不要過來?先熟悉下,以後少不了打交道。」老陳一邊和王煊通話,一邊看向湖邊,有些驚訝。

  王煊感覺有些不對頭,上次探險組織不是在青城山截胡了凌家、周家、吳家嗎,怎麼現在又合作了?

  不過他也能了解,當利益一致時,仇敵都能走到一起,更何況雙方估計一直都有合作的底子在,上次的截胡也是老陳暗戳戳的指使青木下手乾的,對方未必知道。

  「老陳,我就不去了,忘記告訴你了,我剛才把老吳的侄女一腳揣進湖裡,你看著解決吧。但你千萬別賣我,不然的話,關於羽化登仙的大機緣你這輩子就別想了,我爛在肚子裡也不會告訴你!」

  老陳一聽,頓時嘬牙花子,他身為舊術領域和赫赫有名的大高手,讓新星的人都要來拜訪,居然要親自出面解決這種破事兒,有點丟不起那個人。

  最後他走過去,喊走了吳成林,兩人去喝茶了,讓別人來處理湖邊的事。

  次日,也就是周一,王煊正常上班,他覺得這種生活馬上就要結束了,過來看看,也算是默默地同相處時間很短的同事們告個別。

  不久後老陳也來了,容光煥發,和上次哈欠連天、眼袋很大、沒睡醒時的樣子相比,完全不同了,現在的老陳精神奕奕。

  「老陳,好多天沒見,你氣色不錯啊,對了,易經研究的怎麼樣了?」有同事打招呼。

  「那破書,戒了!」老陳很乾脆的回應道,然後他直接將王煊喊出去,準備好好聊聊。

  「上班呢。」王煊出來後說道。

  「我給你放個長假吧,最近你好好休息下,這是小事兒。」老陳很熱情,充分行駛自己的權利,讓他去休息一段時間。

  「既然如此,你乾脆給我換個環境吧,我想去新星了。」王煊開口,與其拖延著,不如果斷趁早,他已下定決心。

  老陳回頭看向王煊,沒有想到他竟主動要前往新星。

  他搓了搓手,道:「沒問題,不過財閥千金那邊,寡婦家族那裡,競爭激烈啊。」

  王煊斜睨他,道:「老陳,你是不是舊時代的小說看多了?你應該這樣安排才對,我到新星後,你應該讓財閥的千金給我來當保鏢,讓什麼絕色寡婦給我來當司機,這樣還差不多。」

  老陳嘆道:「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毛躁,不懂得吃苦耐勞從頭開始,直接上來就猛龍過江,你這要求有點高啊。」

  王煊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好像真能安排似的,便也故作深沉,道:「像我這樣的人,可解羽化真相,你不給我安排幾個頂尖高手,好意思嗎?我這要求不高。」

  「有點道理。」老陳居然點頭,又道:「你去新星那邊後,我給你安排下。」

  王煊懶得回應,他認為老陳為了羽化仙法,真是一點節操都不要了,一本正經的睜著眼睛說瞎話。

  老陳想了想,道:「你覺得被你一腳踹在屁股上,掉進湖裡的姑娘怎麼樣?讓她給你當司機。」

  王煊沒搭理他,不想聽他瞎咧咧。

  「小王,你是有點看不起我老陳以及我們這個組織啊。」老陳看著他,道:「如果是在以往,確實有點難度。但是這次是老吳他們求過來的,讓那個挨踹的小姑娘當司機怎麼了,正好可以幫你掩飾身份。如果合作的話,你也算是關鍵性的一環,他們憑什麼不樂意?肯定願意配合。」

  王煊霍的轉身,看向老陳,前陣子這老頭就攛掇他去新星,原來早就有什麼合作計劃,這是提前就把他給賣了?!

  「老陳,你們是不是想去挖地仙草?我不參與這個行動!」王煊一口拒絕,新星那麼多組織,以及實力強大的財閥,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採摘到地仙草,可想而知難度有多大,他才不去當炮灰。

  老陳啞然失笑,道:「你想哪裡去了,地仙草計劃排在後面,現在還輪不到,這次的行動沒什麼危險,你要相信我老陳的人格保證。」

  王煊看著他,真要信了這位老同事才見鬼呢!

  老陳道:「你想啊,吳家的小姑娘都參與,給你當駕駛員,嗯,小型飛船的駕駛員,她技術沒問題。她都投身當中,能有什麼危險?」

  王煊看著他,總覺得他想法太多不可信,現在還有點老不正經。

  「老陳,聊正事吧。當然,先說好,你不要想著把我賣給吳家,不然即便我傳你羽化仙法,你後面也會出事兒。」

  老陳自然願意立刻聆聽羽化仙法的秘密,但他還是補充了一句,道:「小王,你不要覺得我說的話不靠譜,這次的確是他們來求我們,作為舊術領域中很有發言權的我,還是值得他們鄭重邀請的。現在,他們更是進一步意識到,有些問題還必須得找練舊術的人才能解決。」

  「老陳,看你底氣十足的樣子,你的舊術到底練到什麼程度了?」王煊還真有些好奇。

  老陳淡笑,相當的自負,道:「這麼說吧,和你在大黑山生死搏殺過的那個孫承坤,當年還沒有被重創前,處在最巔峰的狀態時,別看和我年歲差不多,但是每次相見,都畢恭畢敬喊我一聲陳老師。」

  我去!王煊看著他,嚴重懷疑,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老陳這麼變態嗎?

  這時,他們已經走到設計院後面的廢棄的機械廠中,老陳經常來這邊的水塘里釣魚。

  「看到沒有,那片廢棄的鋼鐵機械,還有大號的齒輪、攪碎機等,我年輕的時候沒少徒手拍他們,常在那附近練功。」老陳指向前方一片生鏽的機械,黑壓壓一大片,不知道有多少噸重。

  說到這裡,他還向前走去,用手拍了拍一塊十幾公分厚的廢鋼板,道:「我已不出手很多年。」

  然後他催促王煊,可以和他講羽化仙法的秘密了。

  王煊沒打算敷衍,這次本就打算給老陳好處,他直接演示老僧所傳的拳法。

  他邊演練邊解釋第一式,不過他沒能打出真正的拳意,因為需要五臟等跟著震動發力,剛接觸難度實在太高了,他現階段只能用言語去描述。

  老陳是內行,一看驚嘆起來,道:「厲害啊,看著像大金剛拳,但絕對不是,對於我來說,想練都很有難度,值得挑戰。」

  王煊只教了他一式,告訴他可以回去了,明天就會補全餘下的幾式。

  「行,不急,明天我再找你。」老陳點頭,匆匆離去,有些迫不及待要去練了。

  王煊無語,他的意思是,今晚雙目流血的老僧會去找老陳,兩人愉快的相處一晚上,老陳應該什麼都會了。

  待老陳走後,王煊也拍了拍那塊十幾分的鋼板,結果他的臉色當即就變了,老陳剛才拍過的地方,鋼渣子散落下來,徹底變成細小的碎屑。

  他真的震驚了,倒吸冷氣,老陳竟這麼變態?

  王煊回想,老同事剛才似乎沒怎麼用力,就那麼輕輕拍了下,這種實力讓人震撼與驚悚。

  「下次我得對老陳態度好點,被這麼個極度危險的老同事惦記上,真讓人頭疼!」王煊嘆氣。

  晚間王煊回到家中就開始磨嘰,告訴老僧,可以去老陳的床邊坐坐,因為老陳經常去新星,可以幫其解決心愿。

  第二天一大早,老陳就找王煊來了,雙眼像是兔子的紅眼睛似的,鮮紅透亮,他質問王煊,道:「小王,你行啊,又害我。剛送走一個女方士,現在又送我一個鬼僧,你什麼意思?我還沒補好覺呢,新的一輪又開始了!」

  王煊詫異,道:「他沒教你那種拳法嗎?」

  老陳憤懣:「教什麼?他坐在我床頭,盯著我看了一宿。每次我想睡著,他就會湊近,盯著我看個沒完。還不如上次的天仙子呢,好呆人家保持距離,而且真實容貌風華絕代。哪像這個,黑漆漆,還散發著腐爛的氣味兒,什麼也不說,就坐在我身邊看著我!」

  鑑於老陳真實實力那麼變態,王煊決定認真點,免得老陳不得其法而發飆,他詳細將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

  次日,老陳更加憔悴了,悲憤的來找王煊,道:「小王你坑我!」

  「我怎麼坑你了,我都詳細告訴你經過了!」王煊真心覺得冤枉。

  「我按照你的經驗,衝著他的腦袋就給他來了一下,結果,他在我的精神領域中活活打了我一宿!」老陳悲憤欲絕。

  感謝:亂了思緒、弦斷浮生,謝謝兩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