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圍,大山陡峭,立上立下,像是很多大劍插在地上,所有山體都在跟著激發劍光,沖霄而上。

  伴著羽化光雨,凌空而立的女劍仙揮劍,昔日門派舊地,諸多劍山與她共鳴,簡直要撕開內景地。

  嗖!

  王煊跑了,沒什麼可說的,他不想當背鍋俠,為了老陳,他被劈了這麼多年,受盡磨難,可冤有頭債有主,苦日子該到頭了。

  呼的一聲,王煊帶著大量濃郁的神秘因子沖了出來。

  然後他注意到,青木沒再跳巫舞了,這是見沒人進來,開始偷懶了?

  青木搬了把椅子,就坐在近前盯著他,似乎有些緊張。

  事實上,青木被嚇了個夠嗆,雖然近在咫尺,但是他感應不到內景地,也看不到沖霄的劍光,他只發現小王似乎鬼上身了。

  幾分鐘內,王煊先是身體輕顫,緩慢擺動,而後便抓住黑劍,緩緩舉起,這是要救人嗎?怎麼感覺像是要砍老陳!

  青木嚇的立刻沖了過來,情況不對的話,他得立刻出手,但他沒有妄動,因為他聽聞過,這種情況下不能蠻幹。

  還好,小王穩住了,緩慢將劍放下,沒劈他師傅。

  王煊沒理他,完全顧不上。

  在他身後,內景地霧氣擴張,又卷了過來,這是想將他重新捕獲進去?果然,這次的經歷與往常不同,極其異常。

  「老陳,你復活了嗎?」王煊喊道,他估摸著,經過神秘物質這麼多年的洗禮,老陳應該半死不活了吧?

  任他呼喚,老陳一點動靜都沒有,依舊像是個死人般躺在那裡一動不動,毫無所覺。

  現在,王煊處在特殊的狀態中,後背被濃郁的神秘因子覆蓋,雖然離開內景地,但並未回歸自己的身體。

  他怕全面退出後,就進不了內景地了。

  他很為難,怎麼接引老陳?他意識到,這多半有相當大的難度。

  難怪各教的秘傳經書中鄭重提及,縱然有弟子天賦驚人,艱難觸發超感狀態,也需要教祖接引。

  這果然有其道理,王煊不是教祖,不知道怎麼帶老陳進內景地。

  「我當初沒有人接引,是靠自己進去的,有些特殊,估計在道教與佛門秘不示人的孤本中會有記載,但現在沒時間去查了。」

  王煊猜測,他絕非唯一,最早發現內景地的人,是誰帶進去的?估計也是自身意外闖入,從而將舊術的修行帶到一個嶄新的高度!

  「嚴格來說,我除了境界不如他們,單從早期來看,我依靠自身進去,在古代燦爛時期都應該有某種說法了。長遠來看,我現在算不算是個小教祖?或許能嘗試帶人進去也說不定。」

  內景地中,女劍仙凌空而立,羽化光雨灑落,非常的神聖,霧氣翻湧,向外再次擴張。

  王煊深吸一口氣,有所決斷,帶動著大量濃郁的神秘因子,他向著躺平的老陳那裡沖了過去。

  有戲!

  他沒有被肉身接引回去,看來在內景地附近,帶動大量的神秘物質,可以讓他暫時立足在外。

  「老陳,醒一醒,王教祖接引你登仙了!」衝到近前後,他覺得有些疲累了,趕緊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吸收裹帶過來的神秘因子。

  接著,他在近距離內看清老陳的狀況,五臟裂痕雖然小了一些,但是依舊密密麻麻,並有雷光繚繞,稍微觸及,就可能引爆。

  「老陳,你居然躲在五臟中,我說怎麼找不到你!」

  王煊近距離俯視,借內景地之力,在這種特殊的狀態下,他能看清老陳身體內部的情況。

  老陳的狀態十分特殊,其精神領域竟被鎖在五臟中,而不是頭顱內。

  此時,老陳不敢動,怕雷光將他的精神領域都給炸沒了,這種五臟雷霆極其非凡,帶著神秘色彩。

  恍惚間,他像是聽到了王煊的喊聲,距離很遠,聲音模糊不清。

  「幻覺嗎?年輕人不靠譜啊,這麼久居然都沒有出現,看來我要死了。」老陳嘆氣。

  王煊無言,老陳果然早就猜出他的秘密。

  他回想這段時間的經歷,知道自己大意了,連孫承坤在大黑山臨死前都能引經據典,猜出他可能進入過內景地。

  老陳是什麼人?是舊術領域的大宗師,眼光見識以及看到過的古籍等肯定遠超孫承坤這個學者、教授。

  作為同事,王煊整天在他眼前晃悠,老陳應該從他實力短期內不斷提升中看出端倪,猜出了什麼。

  主要也是,王煊那個時候根本不知道老陳是大宗師,會強的這麼離譜,要是一早就知道,他早就跑了,根本不會去上班。

  此時,王煊臉色陰晴不定,竟被老同事套路了,老陳這是不惜以自身的性命為餌來「釣魚」?

  「算了,我問心無愧,隻身仗劍赴會,經此一戰,新術超然舊術之上的言論被我一劍破滅,為舊術扭轉了局面,會有資源傾斜過來……」老陳在那裡低語。

  王煊捕捉到他的心態。

  老同事是個狠人,從大的方面看,他的確問心無愧。老陳赴約蔥嶺,一個人面對新術領域所有高手,劍劈機甲,隻身殺翻三位大宗師,著實璀璨。他讓各方看到舊術復甦,一旦煥發活力,光芒何其絢爛,他為舊術殺出一條路,迎來重要轉機。

  從小的方面看,老陳也確實夠狠,不給留自身留後路,鑿穿新術領域後,也引爆了體內的問題,釣王煊救場。

  在這種情況下,王煊雖然想暴打他,但也不忍心看他死去。老陳雖然精於算計,但著眼大方向上看,也相當的有血性,人性光輝不暗淡,沒有多少人能做到這一步。

  老陳為自身考慮的那些事,始終都沒有偏離先為舊術殺出燦爛光芒的大方向。

  他很真實,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單一的色彩,每個人都很複雜。

  「這老傢伙……」王煊輕嘆。

  然後他出現了,臨近老陳,看清他的精神領域,確實相當有氣象,像是雲霧白茫茫,圍繞著他旋轉。

  「老陳!」王煊低喝道,在這種特殊的狀態下,現世中的東西似乎阻擋不了他。

  「小王,是你嗎?」老陳很激動,他的精神領域跟著起伏,道:「你終於來了,我果然沒看錯你。」

  當聽到他這種話,王煊想痛打他,道:「老陳,我果然看錯你了!」

  老陳嘆道:「小王你要理解,一個對舊術的熱愛更勝過自己生命的老人,執念已經入骨,如果這輩子我看不到舊術路重新活過來,再次煥發光彩,我死不瞑目。我在這裡等你,只是為了見證,以及確定,你真的找到正確的路。」

  王煊動容。

  但是,很快他又警醒,老同事一直都是老戲骨,雖然現在真情流露,但難說有沒有習慣使然,以及順勢套路。

  「朝聞道,夕可死矣!」老陳話語鏗鏘,擲地有聲,整片精神領域都在激盪,綻放出燦爛的光彩。

  王煊嘆道:「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大代價嗎?為了救你,開啟內景地,我燃燒的是自己的生命潛能。」

  老陳頓時無比感激,道:「如果以後再開內景地,一定喊上我,我為你分擔,老頭子願意燒掉所有潛能,為你照亮前路!」

  「老陳,過了,煽情過頭了。」王煊斜睨他,這老同事……還想賴上他了不成?

  「會先秦方士的根法嗎?」他問道。

  「練幾十年了!」老陳乾脆地答道。

  王煊沒有吃驚,老陳能走到這個地步,經歷多半不簡單。

  「行了,別浪費時間,趕緊運轉根法進去吧!」王煊說道,事實上,他們以精神感知交流,所有這些都發生在剎那間。

  「在哪,怎麼進?」老陳發懵。

  「近在咫尺,你看不到內景地?」王煊狐疑。

  「我真看不到!」老陳急了,而後又趕緊解釋:「我即便形成精神領域後,在觸發超感的狀態下,也只模糊的看到過一次,它很朦朧,我想接近,卻始終與我保持距離,無法踏足。」

  王煊訝異,看來自己還真是有些特殊。

  「算了,我接引你進去!」

  老陳聞言,趕緊配合,不言不動,放鬆自我。

  王煊嘗試牽引他過去,結果差點將自己累死,也不過前行了一半的路程。

  「老陳,你自己會不會動?跟著我走!」

  「好!」老陳趕緊跟上,可是兩人間瞬間相距很遠,內景地就在王煊雙腳前,而老陳卻越來越模糊,無法接近。

  「停!」王煊趕緊喊住他。

  這還真是見鬼了,對王煊來說近在咫尺,對老陳來說,像是隔著一片天塹,根本無法靠近。

  「你別動了,我接引你過去!」王煊不敢讓他亂折騰了,不然到時候累死也進不去。

  很快王煊自己就快累死了,筋疲力竭,大口喘息,他真想躺在地上不動了,從來沒有這麼疲倦過。

  片刻後,他很想將老陳一腳踹開算了,這真不是人幹的活,他累到想吐血,像是要羽化成塵了,感覺精神能量都要崩潰了,才堪堪將老陳送到內景地的邊緣附近。

  「老陳,以後你得喊我王教祖!」王煊大口喘息,如果不是老陳要死了,他真不想受這種折磨。

  他終於意識到,想接人進內景地多麼不易,艱難程度令人髮指,怪不得古籍上都記載著,唯有教祖級人物接引才行。

  「小王,教祖!」老陳的臉皮何其厚,眼睛都不眨的就喊上了,接著他又道:「我為你接盤多次,今天終於不一樣了。」

  即將進入內景地,老陳無比激動,像個純淨的赤子般憧憬著美好的未來,多年的夙願中終於要達成了。

  「老陳,進去後什麼都不要說,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直接療傷病體。」王煊叮囑,他覺得自己累到快身亡了,是時候讓老陳去接盤了,自己該進去修養下了,提升下金身術。

  同時他琢磨著,女劍仙雖然強大,但終究無法干預現世,即便千萬劍光斬落在老陳身上,應該也殺不了,只會讓他劇痛而已。

  況且,老陳早有實戰經驗了,得到過鬼僧的「洗禮」,這次問題應該也不大。

  王煊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道:「在蔥嶺大戰時,我看你劍術超凡,連機甲都能劈掉,不走劍仙之路著實可惜。這次你必須得好好的感謝我,費盡周折,我為你找了個劍仙師傅,回頭你謙遜點,執弟子之禮,好好的學!」

  老陳聞言,頓時肅然起敬,鄭重起來。

  王煊用盡最後的力氣,將他送進內景地。

  當踏足這裡,老陳終於看清景物,不再像過去那般,像是隔著天塹,此時他激動到熱血沸騰。

  「我終於進來了,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我老陳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