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負手而立,意氣風發,捨我其誰,慷慨激昂,自此之後他將沖霄而上,欲與前賢試比高!

  他壯懷激烈,恨不得仰天長嘯。然後他就仰天了,但卻沒嘯出來。漫天的劍光像瓢潑大雨似的,噼里啪啦地傾瀉下來,天地間到處都是劍芒,將他給淹沒了。

  他頭皮發麻,這是什麼狀況?內景地這麼危險嗎,剛進來就要被擊殺,這還怎麼躲避,無處不劍光!

  老陳竭盡所能,動用大宗師的所有手段,撐開精神領域,阻擋那無處不在的絢爛光束。

  轟!轟!轟!

  他像是怒海中的一葉扁舟,被滔天的大浪打的翻飛,直接被劈上雲端,又被砸向恐怖的漩渦中央。

  老陳當時就被殺懵了,內景地太危險了,難道小王提及的消耗自身的生命潛能是真的?

  劇痛!

  他覺得自身要散架了,如白霧般環繞他的精神場域,現在被劈的如同一縷縷炊煙,裊裊而上。

  地獄級的開篇,上來就被轟殺,老陳已經有點懷疑人生!

  那場景,真是有些淒迷慘烈,白茫茫的精神場域,現在如絲如縷,老陳頭頂……冒煙了。

  老陳不是一般的人,雖然痛苦,覺得渾身要崩開了,但在無盡劍光中畢竟沒死,依舊活著。他強撐著,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再現大宗師氣度。

  他進來是為了變強,第一時間捕捉到神秘因子後,不顧痛苦,開始瘋狂吸收,他要恢復精神場域。

  這時,他抬頭看到了那位仙子,的確是位女劍仙,月白衣裙飄舞,倚劍橫空,絕代風華,散落著神聖光雨。

  這位看起來年輕的女劍仙符合神話傳說中的所有細節,白衣凌空,單人獨劍斷天穹,氣質無雙。

  以老陳的心思,對王煊的話自然懷疑,不可能全當真,但是現在他卻驚嘆,而後肅然起敬。

  這可是一位真正的劍仙,他練劍這麼多年,何曾見過這種人,就沖那種凌空而立,激射劍光的手段,他就看的出神了,高深莫測,嘆為觀止,他一定要學!

  「劍仙之道,一劍霜寒十四州,氣貫長虹沖鬥牛,清閒時又可朝游北海暮蒼梧,我自少年時代就嚮往啊。」老陳感嘆,然後,他就又被……現實教育了,被狠狠地毒打!

  成片的劍光灑落,那位清麗的仙子可沒他這麼感性,抬手之間就是漫天的光束,將老陳壓住,不斷轟殺。

  內景地邊緣,王煊看到這一幕,硬是沒敢進去,他一邊吸收溢出的神秘因子緩解疲憊,一邊在學女劍仙揮劍的姿勢。

  這麼多年來,他雖然沒有得到仙劍經,但是被劈出……經驗來了,現在效仿,覺得有所領悟。

  老陳被殺的懷疑人生,抬頭看到王煊的樣子,一陣慚愧,小王真在學劍啊,他身為大宗師有什麼理由懈怠?學吧!

  然後,他就開始認真效仿,努力學劍!

  女劍仙早已認定他是黑劍當代的主人,因為在他身上感應到那柄劍的氣息,現在看他還敢模仿,直接開始暴擊!

  那劍光化成了江河,滾滾而下,連綿不絕,殺的老陳有種要崩潰的感覺,差點鬼哭狼嚎,對面劍仙就是大宗師也受不了啊。

  「怎麼不殺小王?他……沒進來?!」老陳眼睛頓時紅了,預感到這次是他被年輕人套路了。

  王煊看到老陳的慘狀,深感心驚肉跳,但最終他還是決定進去,畢竟機會難得,內景地對走舊術路的人太重要了。

  「哪怕背負壓落下來的蒼天,深陷無盡苦難中,我要進去!」他咬緊牙關,決定硬闖,就是熬著,他也要在幽寂之地練金身術!

  然後他就動了,頗為艱難地控制肉身,再次摸向那柄黑色的長劍,但又快速鬆開,塞老陳手裡。

  這是他進入內景地果斷而麻利地完成的第一件事。

  一剎那,老陳感覺血肉相連般,黑劍出現在他的手中,這是……神話兵器嗎?!

  他震撼而又感動,這件兵器能帶進內景地中?這是看到他遇險,黑劍果斷護主,從而跟著沖了進來?他險些熱淚盈眶!

  他現在對內景地的了解的還少,還未曾去仔細感應外界的情況,不知道這只是烏黑劍光的凝聚。

  神劍在手,老陳豪情萬丈,什麼痛苦,什麼磨難,什麼撕裂身體的痛,都不重要了,他要與女劍仙學劍!

  這一天,老陳遭受了人生最黑暗的痛,也是他現在所承受的最大的痛,被密密麻麻的劍光洞穿了無窮次,但他百折不撓,硬是生猛的學劍。

  王煊在遠處練金身術,光是看著都覺得痛,最後他實在有些不忍心了,喊道:「老陳,不要忘記,你肉身等著救活呢,趕緊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

  老陳都快被劈傻了,他用力甩了甩頭,趕緊讓自己清醒與冷靜,很快他就眼神不善,覺得被坑了。

  為什么小王進來後也沒有被「教育」?只有他在被劍光「洗禮」,他越是揮劍,越被毒打的厲害?!

  老陳躺地上不動了,他得想清楚怎麼回事,這次似乎又……接盤了,而且此盤巨大無比!

  他知道,自身對內景地不了解,太容易吃虧,得快速熟悉這裡的情況才行。

  果然,當他橫躺在這裡,扔掉黑色的長劍不再反抗後,劍光明顯稀稀落落,沒那麼密集了。

  老陳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恢復精神,並且隨著時間推移,他模糊地感應到自己外在的肉身,受創的五臟似乎在被緩慢地修復。

  「這……」他震撼了。

  到了他這個層次,自然懂得更多,覺察到肉身的變化,他立刻意識到神秘物質到底多珍貴,這是無價神珍!

  所以哪怕在挨劍,老陳也無所畏懼,只要死不了,他就要不計代價的吸收這種天地奇珍,壯大自身。

  他驚嘆,這種神秘因子比之新術領域的續命手段高了何止一大截。

  如果讓財閥知道,那必然要發瘋,會出動數之不盡的超級戰艦橫列,用盡手段也要逼人幫忙開啟內景地。

  這件事必須得保密,不然的話會出大事兒!

  他深刻明白其中的險惡與恐怖,一個鬧不好,練舊術有成的人都會被圈養起來,壓榨乾淨所有價值。

  當然,財閥、大組織的最終目的肯定是要自己掌握這種手段。

  老陳明白,這種法根本不具普適性,目前也就王煊掌握了,連他這個大宗師想要進來都得靠「王教祖」接引。

  然而外人絕不會這麼看,說出去他們也不會相信,只會用盡手段逼迫。

  「小王,這裡的秘密就是死都不能說出去……」老陳開口,雖然飽受痛苦,但依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王煊在這邊練金身術,看他被轟殺的慘兮兮了,還在為「王教祖」而憂,頓時覺得不落忍了,道:「老陳,你應該這樣……」

  老陳趕緊注意傾聽,同時腹誹,這小子果然在坑人,知道情況卻不告訴他,幸虧他反應不慢,這不要套出話來了。

  王煊雖然覺得不落忍,但是,他又認為老戲骨大概是故意賣慘,所以說到一半就又收回去了,嘆道:「老陳,你應該好好的坦白,你那黑劍怎麼來的,是不是師承於邪劍修一脈?」

  「什麼狀況?!」老陳大驚,因為女劍仙又盯上了他,這次不僅是劍光了,還有羽化雷霆,巨大的閃電交織,不斷轟落下來。

  很快,老陳就知道緣由了,因為劍門在雨夜被滅的場景再次浮現,他頓時倒吸冷氣,感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從頭到尾如實說,講個明白!」王煊喊道。

  「停,我說,這劍不是我的,是我從一片荒蕪的山嶺中撿到的……」老陳痛苦的坦白,說其中的根由。

  王煊不理會了,在一邊低調而專心的練金身術,他想提升到第六層境界,到時候估計普通子彈都打不穿他了吧?

  不得不說,老陳很能說,滔滔不絕,細說黑劍的情況,是從一具死屍身邊找到的,而他根本不是這一脈的傳人。

  為此,他口若懸河,從他自己出生開始講,證明自己的清白,一口氣說了兩天。

  嗖的一聲,女劍仙竟然衝出內景地,消失不見了。

  「她怎麼離開了?」王煊驚疑。

  「小王,我和你拼了!」老陳回過神來就要和他算帳!

  王煊趕緊道:「機會難得,你現在不修補身體什麼時候進行,說不定她一會兒就會回來。」

  老陳滿腔怨念,但最後又忍住了,趕緊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修復肉身。

  數年後,女方士再現,估計在外界也就呆了幾分鐘,她出現在內景地,二話不說就開始劈老陳。

  「為什麼又是我?」老陳感覺天地不公,人間正道是滄桑。

  然後,王煊也慘遭毒打了,又一次領略了無窮劍光的威力。

  「老陳,你說的黑劍出土地點是不是有什麼問題,趕緊坦白。」王煊邊說邊跑躲遠。

  「歲月變強,桑海桑田,估計有些地貌變了,我給你描述當今的地形與古代的地勢怎麼對應。」老陳快速講述,耗時兩天,終於講遍舊土各地。

  然後,女方士果然又走了。

  這次她真的走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她落寞的回歸,二話不說再次劈老陳!

  「為什麼?」老陳要抓狂,覺得命太苦,為什麼總是找他?!

  王煊在遠處喊道:「老陳,你得設身處地的為仙子著想,多加體諒,黑劍畢竟是落在了你的手中,這麼多年過去,元兇不見蹤影,你自然得承擔部分因果。」

  老陳乾瞪眼,忍著劇痛,實在沒辦法。

  他硬挺了兩年,最終悟了,居然開始給女劍仙上起歷史課。他從先秦時期說到了漢唐,又講解到五代十國的舊術狀況,最後更是描述現代的絢爛,談了舊土與新星,闡釋超級戰艦是什麼,將一部歷史講解的生動曲折,驚心動魄。

  不過,這足足耗去了半年的時間,在此期間,老陳一直挨劍劈,硬著頭皮在說古。

  他估摸著,應該是因為歷史化作煙塵,如今的時代讓女劍仙悵然,完全不了解,所以發脾氣,找他算帳,他耐著性子講這些。

  果然,當徹底了解現在的時代後,女劍仙又走了,很久都沒再回來。

  「這位……神通廣大啊,復甦沒多長時間,竟然已經可以自由出入內景地。」王煊嘆道,他的金身術漸漸有成,身體都發出淡淡金光了。

  女方士再次回來,這次進入內景地後她轟殺了老陳足有十年!

  當然,王煊也沒跑了,被一併收拾了。

  當兩人都硬忍著,死活都沒退出去。

  直到有一天,女劍仙似乎出夠了氣,什麼都沒說,將王煊與老陳用劍光掃出內景地,乾淨利落地轟了出去。

  「老陳你怎麼樣?」回過肉身後,王煊第一時間睜開眼睛,詢問老陳。

  看得出,老陳狀態有所改善,但肯定還沒痊癒,因為在內景地這麼多年,他有大半時間都在被劍光轟殺,還時常講古,無法集中精神吸附神秘因子。

  「還差點事兒。」他虛弱的開口。

  青木震驚,差點叫出來。

  「噓!」王煊阻止了他,道:「讓你師傅保持這種狀態,近期都不要走漏風聲。」

  老陳發出微弱的聲音:「青木……你過來,把這把劍……給我扔一邊去。」

  「啊?」青木震驚,自己師傅被鬼附身了嗎?明顯不對頭,那可是他最心愛的兵器,為什麼要扔?!!

  「最近我戒劍了,看到劍就想吐!」老陳有氣無力地說道,但無比堅決,非要扔一邊去,最起碼不能讓他看到。

  求月票啦,新書期間,目前唯一能曝光的地方好像就月票榜了,請求大家支援,將月票投給深空彼岸吧,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