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哪裡還是什么小貓咪,分明是一頭白虎,戾氣滔天,血盆大口中獠牙像是匕首般鋒銳,猛烈撕咬老陳,有血從它牙縫間流了出來。

  王煊看到這一幕後,心向下沉,老陳這是被重創了!在內景地中流血不止,意味著肯定是受創不輕,或許真的會危及到性命。畢竟這一次太異常,這片內景地與眾不同。

  他狂奔而去,在路上超過青木,撿起老陳掉落在地上的黑劍,臨近凶物後,雙手抱劍凌空躍起,劍光暴漲,像是一道璀璨的匹練,猛然對著貓屁股就刺了過去!

  噗的一聲,黑劍繚繞著絢爛的光束,直接戳入貓屁股中。

  或許該稱它為白虎了,這種生物的屁股那是絕對摸不得。

  「喵!嗷!」雖然聽不到真實的聲音,但是那頭凶物張開血盆大口咆哮,有某種恐怖的能量動盪開來。

  它冷冷地回頭,看著刺在屁股上的黑色長劍,又看到雙手握著劍柄、掛在那裡的王煊,它的那種眼神……

  「嗷吼……」白虎簡直要瘋了,它就啃個人的工夫,老虎屁股就突然讓人刺穿了,簡直無法忍受。

  它雙目早先像是寒潭,冰冷刺骨,但現在瞬間噴薄光焰,怒不可遏,直接一個猛甩,將黑劍震了出去。

  然後它探出大爪子就向王煊拍去,虎目中噴火,無聲的吼著,憤怒到極致!

  「病貓,再喊兩嗓子給我唱個小曲。」王煊快速躲避,並同時挑釁,他希望這頭白虎咆哮,將老陳給吐出來。

  不然的話,老陳真的要死了。

  「吼……」白虎張嘴,發出能量浪濤,衝擊的內景地都在晃動。並不是它想配合,而是真的氣,曾經的白虎大妖被人在屁股插釘子,實在是恥辱。

  白虎嘯天,大爪子寒光閃爍,數次拍落,將內景地的物質都打的四處飛濺。

  王煊扭頭就跑,連超越大宗師的老陳都是餵貓的料,王教祖要是被那大爪子按住,估計很快就會變成貓糞。

  老陳雙腿亂踢,終於從那白慘慘的牙縫中掙扎著掉了出來,渾身血里呼啦,看起來像隨時會斷氣。

  不過這裡是內景地,神秘因子濃郁,只要不死,一切都還有救。

  老陳也是急了,墜落出來後就輪動菩薩拳,對著大貓的眼睛那裡就哐哐來了兩拳,結果大貓耷拉下眼皮,老陳沒能打穿。

  接著,它伸開大爪子去劃拉老陳,準備塞進嘴裡。

  砰!砰!

  王煊又跑回來了,對著白虎大妖魔就一頓捶,結果發現根本打不動,然後他扯虎毛,連拔帶拽也沒弄掉幾根,不過卻成功激怒白虎。

  關鍵時刻,青木不聲不響立了奇功,他人狠話不多,撿起那柄黑劍,用盡全身力氣戳進大貓屁股中。

  「我……嗷……問候爾等父母!」白虎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差不多是那個意思,憤怒咆哮,扭頭就看青木。

  老陳與王煊逃離虎口,但不能看著青木遭劫,再次挑釁。

  老陳擦了一把臉上的血水,在那裡叫板,道:「病貓,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妖魔嗎?早看出來了,所以我才有事沒事就擼你!」

  白虎一聽這話,眼神森冷到了極致,它裝傻聽古這麼多年,只是為了解外面滄海桑田的變遷。只是它沒想到這可惡可恨的人類也在裝傻,故意擼它!

  「就是知道你是大妖魔,所以,提前過過手癮!」王煊進一步挑釁,說著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道:「跟擼普通小貓咪沒什麼兩樣,大妖魔也就這麼一回事兒吧,手感不好不壞,只能說還行。」

  這倒不是假話,自從他進來第一天,就一直在防著,怕這隻貓鬧妖,偶爾去揉的它的頭也是惡趣味。

  至於老陳,別看平日鎮靜,其實內心慌的厲害,所以,他時常「擼貓減壓」,並且慢吞吞的講古,一切都是為了拖延時間來修行。

  王煊與老陳都沒有忘記,那塊骨曾被鎮壓在佛門祖庭地下,如無意外,必然是絕世大凶物。

  王煊練張道陵的體術,老陳練菩薩拳,都是在為鎮妖做準備,畢竟傳說這兩教的東西很適合降妖除魔。

  但現在看來,他們遠遠低估大妖的層次,別說作為對手,連逃都夠嗆,現在都是「餵貓的料」。

  白虎任三人匯合,沒有阻止,它慢慢踱步,緩緩逼近,早就將老陳當成早餐了,聽他講古拖延到現在,都成了晚晚晚晚……晚餐。

  確切地說,現在是晚餐乘以三。

  王煊嘆道:「老陳,明天看來真要為你開追悼會了,冥冥中早有註定。即便我將你救活過來,也無法改變大勢。」

  「閉嘴,我還沒手撕戰艦過把癮呢!」老陳不愛聽。

  青木是最崩潰的,第一次進來就遇上這種大妖魔,神話傳說現於眼前,他受到的衝擊太大了。

  砰砰砰!

  三人反抗,但全都被白虎的大爪子拍飛出去,滿身是血,縱然老陳與王煊拼命進攻,也遠不是它的對手。

  「穿紅衣服的姑娘,你家走丟的貓在這裡,趕緊帶走!」王煊喊話。

  一剎那,清脆如銀鈴般的笑聲傳來,動聽但卻很冷,內景地深處,一個紅衣女子撐著油紙傘,在煙雨迷濛中朝這邊笑。

  這一刻,王煊與老陳頭皮都要炸開了,那聲音太清晰,響在耳畔,兩人霎時間感覺到死亡的威脅,這是遇上「超級大個的」了!

  老陳低聲斥責:「王教祖,請你閉嘴,別惹她了,我們連她的貓都對付不了!」

  白虎看到那女子後,尾巴都搖起來了,簡直化成了一隻白狗,要多乖順有多乖順,然後它轉身撲過去,叼住青木就向紅衣女子那裡跑。

  可以想像青木何等的崩潰,第一次進來就體驗到地獄級的開場。

  王煊與老陳狂追,但是根本打不動白虎大妖。

  還好,白虎大妖沒有吞食青木,將他放在那層大幕前,這是想獻給紅衣女子?但是隔著大幕沒法送過去。

  「果然啊,佛門祖庭下鎮壓的東西不能碰,白虎的那塊骨頭似乎是開啟這片內景地的鑰匙,而絕世白虎大妖魔卻只是那個紅衣女子養的寵物!」老陳滿頭大汗,小腿肚子都在打顫,常在河邊走終於濕鞋了。

  王煊低聲道:「老陳,你看到沒有,那紅衣女子似乎出不來。」

  老陳回頭觀看,紅衣女子立身在朦朧之地,小雨淅瀝瀝,像是隔著一層大幕,似距離這裡極其遙遠。

  王煊道:「最開始我們進來時,曾看到她在雷霆中爆碎,應該是幻覺,真正的她在遠方,無法跨越過來。」

  這種感覺就像是鬼僧在夢中與他相見時,演繹菩薩拳法,宛若隔著大幕,立身無盡遙遠處,時間長了身影會散掉。

  老陳頭皮發麻,道:「內景地果然有太多的秘密,水太深了,她與內景地隔著一層大幕,到底立身在何處?!」

  他們兩人不斷倒退,離出口不遠了,白虎進逼,跟了過來。

  王煊嚴肅地說道:「老陳你堅持住,別讓他將青木吃了。我去請人,滅了這個白虎大妖魔,總覺得不把它幹掉,會對那個『超級大個的』產生非常有利的變化。」

  「你去請誰?」老陳急了,他與青木怎麼擋得住。

  「我去請鬼僧!」

  「原來是請菩薩啊,快去!」老陳叫道。

  王煊震驚,老陳一下子就給鬼僧升格了,學菩薩拳時喊神僧,平日喊鬼僧,現在直接喊菩薩。

  容不得他多想,趕緊跑出去,在老陳肉身邊上呼喚:「神僧,菩薩,速速去降妖除魔,你教祖庭鎮壓的大妖出來作亂,趕緊去鎮壓!」

  出乎王煊的預料,老僧真被喊出來了,並且跟著他直接沖向內景地,進來後二話不說,狂揍白虎大妖魔!

  白虎大妖直接懵了!這個光頭狠人是誰?打的它口鼻竄血,眼冒金星。

  老僧太猛了,金光普照,菩薩拳帶動內景地的神秘物質,宛若浪濤起伏,將白虎捶的耳朵都在噴血。

  青木連滾帶爬,趕緊逃了回來。

  老陳震撼,早知道的話,帶上鬼……菩薩一塊進來修行,比什麼不好?絕對安全有保障。

  老和尚身上也像是有層光幕,讓他與內景地略微隔開著,但是他依舊神勇,騎坐在白虎身上,一頓胖揍!

  老僧相當的厲害,非常的恐怖,隔著光幕都能將白虎大妖魔震傷!

  「太強了!」王煊驚嘆。

  「您該不會是……伏虎神僧吧,不,是伏虎菩薩!」老陳給予高度評價,又為老僧升格了,加了尊號。

  清冷的笑聲傳來,真實的響在每一個人的耳畔,紅衣女子撐著油紙傘,隔著大幕,看著老僧。

  老和尚的面色當即就變了,回頭看到紅衣女子的剎那,他依舊是二話不說,轉頭就……跑了!

  他直接消失在內景地入口那裡。

  「菩薩,鬼僧,你怎麼逃了?!」老陳大喊,徹底急眼。

  白虎大妖魔直接就撲過來,這次真的是戾氣滔天,要撲殺他們!

  關鍵時刻,內景地入口那裡,飄進來一道朦朧的身影,一道璀璨的劍光划過,將白虎大妖魔的一隻大爪子剁了下來,痛的它無聲的慘叫,瘸腿向後逃。

  「劍仙子……大氣,絕代無雙!」王煊喊道,簡直感動的要熱淚盈眶。

  在他看來,從不小心眼的劍仙子比老僧靠譜多了,都未用呼喚,自己就來了。

  女劍仙飄過,揚著雪白的下巴,一臉嫌棄他的神色,凌空飛了過去,月白衣裙飄舞,倚劍橫空,空明靈秀,隔著大幕看著紅衣女子!

  大家還有保底月票的話,請投來吧,感謝。

  感謝白銀盟:豬王本尊,感謝盟主:叄生緣瀟灑、jcwei1203、三生緣貓貓、九州辰迷,多謝各位大力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