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低眉順目,輕聲低語:「絕代劍仙,超塵脫俗,我輩凡夫之子只能仰望,前不見仙道之巔,後不見繼往來者,唯有此時劍氣橫壓千古!」

  他一邊說著一邊擦冷汗,將黑劍給扔了。

  青木看的眼睛發直,如果他師傅不扔劍,他還真信了那些話,現在看怎麼像是求生欲十足的樣子?

  很快他就悟了,這應該就是將他師傅劈的欲生欲死、到看到劍就想吐的那位仙人吧?這是又登場了,嚇到他師傅了。

  王煊不滿,看向老同事,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都在說什麼?將他想說的話都給一口氣說光了!

  他提醒道:「老陳穩重點,沒事兒別亂插話!」

  老陳沒搭理他,趕緊一腳將黑劍踢沒影了,這才長出一口氣。上一次他雖然被毒打,心理陰影面積無窮大,但是從今天的情況來看,女劍仙真的手下留情了,也就是削他與王煊出氣,根本沒下殺手。

  不然的話,現在也就不會有他與老王了,估計全都會被削成人肉片,最好的情況是強行退出內景地,估計也得缺胳膊少腿。

  內景地深處,女劍仙月白衣裙飄動,她確實有種不染塵埃的空明氣質,最終落在地上,無限接近那層大幕。

  王煊、老陳、青木都閉嘴了,相當的緊張,盯著那裡看。

  在他們最為直觀的感受中,那個紅衣女人神秘而懾人,別看煙雨迷濛,她身段婀娜,紅衣絕麗,眸波醉紅塵,可連想都不用想,這是一個妖仙,而且絕對恐怖的一塌糊塗。

  試想,連她養的寵物都曾羽化登仙,經歷過漫天雷霆的轟擊,她自身會如何?可以進行可怕的聯想。

  內景地深處,大量的神秘物質飄落,不知道從何地接引而來,現在沒有人運轉根法,它就自動灑落。

  大幕後面,江南水鄉依舊,那個紅衣女子帶著淡淡的笑容向前走來,竟然直接朝著女劍仙的臉摸去。

  雖然隔著一層光幕,但這種突兀的舉動還是嚇人一跳,而且她的這種表現有些輕佻,紅衣油紙傘,煙視媚行。

  哧!

  女劍仙站著沒動,但是手中雪亮的長劍綻放光華,直接就刺了過去,如一掛星河衝擊。

  轟的一聲,整片內景地都在顫動,神秘物質洶湧,那層光幕如同漣漪般在蕩漾,但沒有碎裂。

  女劍仙手中的銀白長劍與紅衣女子的雪白手掌隔著大幕撞在一起,引發這種大動盪。

  紅衣女子一隻手撐著油紙傘,在淅瀝瀝的小雨中相當的從容,收回拍擊出去的雪白手掌,攏了攏瑩白額頭前的秀髮,笑盈盈,然後說了一句話。

  雖然很好聽,但是王煊根本聽不懂。

  老陳蹙眉,道:「這是兩千年前至三千年前時期的江南古語。」

  青木倒是不奇怪,老陳同志沒事兒就研究古代的一些東西,懂的很多。

  紅衣女子微笑,聲音軟糯婉轉。王煊雖然聽不懂,但確實覺得好聽,竟然是兩千多年前的吳儂軟語。

  「她大意是在說,小姑娘,你聽過我的傳說?很驕傲呀。」老陳現場翻譯,聲音壓的很低,擔心某些話語不敬,會被人捶。

  王煊心驚,紅衣女子果然來頭甚大,看到這麼超然塵世上的女劍仙居然還敢輕慢與調侃,喊她小姑娘!

  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姑娘」生氣了,揚起雪白的下巴,手中長劍刺向一點,璀璨劍光綻放,將大幕都撐的向前突出部分,雪亮劍尖直紅衣女子的眉心。

  可惜,有大幕隔著,即便產生劇烈的動盪,劍光也無法穿透過去。

  紅衣女子臉上露出冷意,醉人的眸波浮現冰寒,似乎覺得,不該有人敢這樣對她不敬。

  她斂去溫婉軟糯後,非常強勢,揚起雪白的右掌,直接對著內景地這邊拍擊而來,而且是迎戰向雪亮的長劍。

  咚!

  內景地仿佛被打穿了,神秘因子沸騰,整片幽寂之地都在起伏,場面相當的駭人,王煊、老陳、青木如坐在浪濤拍擊的竹舟上,被顛簸了起來。

  「這真是……超級大個的!」青木有些結巴,今天他是各種「第一次」,見識到內景地恐怖的一面,現在還滿身是血呢,差點被吃掉。

  女劍仙橫劍在身前,用長劍的側面擋住那一拳,她很驕傲,沒有退,那裡劍光爆發無量光。

  儘管紅衣女子潔白的拳頭幾乎穿透光幕,將大墓生生向前壓過來一段距離,砸在劍身上,但終究是被大幕阻住了。

  驚人的能量在動盪,神秘物質如驚濤拍岸,讓女劍仙的月白衣裙獵獵,她滿頭長髮也向著身後舞動而去,她身段修長,現在牢牢的站在原地沒有動。

  女劍仙很強!

  紅衣女子冷笑,依舊是一隻手擎著油紙傘,另一隻手拍擊,相當的自信與從容。她竟一隻手推著大幕向前走,不斷靠近女劍仙,向著她的面部轟去!

  內景地大動盪,如大海起伏,將人都給拋了起來,這讓王煊第一次意識到,隨意進入未明的內景地,實在太危險了。

  還好,這裡是白虎大妖魔的內景地,不屬於紅衣女子,她的狀態非常特殊,似乎與正常的羽化登仙者不太一樣。

  「她強的實在有些離譜,她究竟立足在什麼地方?!」王煊很想知道。

  女劍仙雖然有性格,但是卻不鑽牛角尖,看到紅衣女子進逼,她凌空而起,漂浮在內景地半空中,拉開一段距離。她揚著下巴,依舊驕傲,看著紅衣女子揮拳,她挑釁卻不上前。

  「這是真正的妖仙嗎?」青木咕噥,養白虎為寵物,他覺得紅衣女子是個蓋世大妖仙!

  王煊低語:「老陳,她是兩千多年前的人,那個時期不正是諸子時代嗎,厲害人物不算少,先秦方士也還璀璨,有沒有什麼出名的女子,能不能與她對上?!」

  「如果是人,回頭可以去查下,如果是妖,那就不是我能理解的領域了。」老陳說道。

  無論怎麼看,紅衣女妖仙都相當的恐怖,連佛門對她忌憚不已,不是沒有道理。

  紅衣女子面色冷淡,還是單只拳頭開路,秀拳潔白如玉石,但是每次爆發都砸的內景地動盪不止,將青木都差點震飛出去。

  她一步一步推著大幕向前走,不斷接近女劍仙,這相當的恐怖,本是兩個隔開的地界,居然被她生生壓制,抵著大幕,緩慢向這邊而來。

  女劍仙展現出她另一面,笑嘻嘻,抱著劍凌空倒退,看著紅衣女子發威,她毫不在意,不再顯神威。

  當王煊與老陳露出異色,悄悄看向她時,她立刻又揚起下巴,板起小臉,變得冷冽出塵,不給他們看那種表情,接著又繼續挑釁紅衣女妖仙。

  女妖仙不在意,臉上掛著淡淡的冷笑,在煙雨中,依舊一手持傘,一手轟擊大幕!

  「她不會是想打穿大幕,真正過來吧?」老陳提及這個可能時,感覺一陣毛骨悚然。

  無論怎麼看,紅衣妖仙都像是有干預現世的一些手段,真要闖過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咚!

  天崩地裂的聲響傳來,那大幕上居然出現一道裂痕!紅衣女妖仙太恐怖了,隨時有可能會打穿那裡,真身過來?

  「這是什麼人啊?」老陳平日很穩重,但現在都頭皮都發炸了,強烈的不安。

  此刻,連女劍仙都神色鄭重,持仙劍而立,變得無比嚴肅,她當年聽過紅衣女子的傳說,現在看來對方比傳聞更恐怖!

  咚!

  大幕顫抖,再次浮現一道裂痕,蔓延出去,實在有些嚇人,她真要過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王煊開口:「老青,要不我送你出去,趕緊乘坐飛船去大興安嶺地下將女方士請過來,畢竟是三千年前的人,說不定與女妖仙認識,讓她們聊聊,勸紅衣女子別這麼執拗。」

  「老王,別摻亂!」青木打死都不想去,再來一個人,真不知道這裡會怎樣,古代仙、妖、佛、方士聚首,究竟是融洽交談,還是終極廝殺,很難說清,但他估計不樂觀。

  「怕什麼,我覺得女方士會站我們這一邊!」王煊倒是有些信心,想請那位三千年前的女方士來這裡出手。

  月初最後求下月票啦了。

  感謝白銀盟主:叄生緣縱獵者,支持好多次了,非常感謝!

  感謝盟主:叄生緣貓貓、拜仁迷asan迷a、九州辰迷、火火催更團♀貓貓、諸神承諾的永世不得翻身、黎明雨凡間、姚家小嘟嘟、辰迷劇討部。

  謝謝以上盟主的支持。

  其實還有很多人,在3號眾籌最後一天打賞很多,名字沒辦法都一一貼出來了,感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