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縷芬芳繚繞,透過密閉的飛船居然直接作用在人的精神上,讓人覺得像是來到山林中,感受到一股清新與自然的氣息。

  這種體驗很特殊,進入厚重的雲層內,周圍偶有驚人的電弧划過,但卻猶若置身草木間。

  「老陳,關於天藥還有沒有更多的記載?」王煊頗為驚異,這種藥草到底是怎麼誕生的?居然在雲層中,附近不時有閃電出現。

  陳命土搖頭,道:「沒有其他記載了,我猜測就是道教祖庭也沒有過多的描述。這東西本就極其神秘,如果能夠被人理解,這條秘路也不會被堵死,徹底斷掉。」

  青木一語不發,按照王煊的指點,控制飛船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團朦朧的光。

  「咚!」

  飛船輕微的顫動了一下,像是被電弧稍微擦中,讓王煊與老陳的臉色都變了。

  青木道:「沒事兒,不是觸電,只是進入擾動氣流區而已,我們這艘飛船連雷暴都能防,氣流異常根本不成問題。」

  果然,飛船平穩了,繼續前進。

  王煊露出疑色:「有些奇怪,那團光剛才還在左側,現在怎麼跑到雲層右側區域去了,位置還能變換?」

  「可能是氣流擾動的原因,奈何不了飛船,反倒將天藥顛簸的偏離原來的位置。」青木讓他重新指點。

  黑色雲霧翻騰,不時有雷電划過,像是銀瀑般,近在眼前,無比壯闊,但也極其的驚險。

  連老陳都有些心中沒底,這艘飛船千萬別出事兒,不然的話,不要說他只是初步接近陳燃燈,就是成為真正的陳採藥,也架不住這種雷光一擊。

  「青木啊,慢點,天藥採摘不到也不要緊,這不是我們的主場,繞著電光走,不要生猛地穿過去。」

  青木沉著穩重,道:「師傅不用擔心,我當船長都有十年了,駕齡更是超過二十年,經常去月球,也不時前往過火星,更是跑過深空,都是獨自駕船,這片雲層真不算什麼。」

  王煊一聽相當的羨慕,一邊指點青木靠近天藥,一邊和他聊進入外太空的事兒。

  「老青,你現場教學吧,我這駕齡還是零呢。真男人誰不想開飛船闖深空?當然,老陳除外,你看他那樣子,估計都快暈船了。」

  陳命土頓時瞪眼,道:「我進深空廝殺時,你還在浴缸里玩小紙船呢,我駕齡已有三十二年!」

  咚!

  老陳立刻閉嘴,飛船又晃動了一次,震動幅度不小,讓青木臉色都微變,保護系統早已開啟,居然還這麼顛簸。

  喀嚓!

  一道刺目的電光在飛船前方橫過,實在太耀眼了,整片天地沒有了黑暗,只有那種可怕的強光,震懾人心。

  三人頭皮發麻,這種天地偉力太瘮人,真要打在人身上,怎麼活下來?

  「我終於知道羽化登仙過程的兇險,在這種強大的自然力量下,想憑藉肉身對抗過去,實在太難了。」

  王煊心有感慨,仔細想一想,人類真的很弱小,在雷霆間,在大自然中,在宇宙中,如同塵埃般微渺。

  刺目的光芒消失,青木道:「這種閃電的溫度是太陽表面的兩倍,所以說,真有列仙的話,那是真厲害啊。」

  老陳開口:「羽化登仙者,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人物,所要面對的雷霆更為複雜,除了我們眼前看到的閃電,大概還有神秘力量蘊含在內。」

  王煊露出驚容,道:「接近天藥了,但是,我怎麼覺得我們好像被針對了,這雷霆不對啊!」

  在他的指點下,青木操控飛船,已經到了天藥附近,可是周圍的閃電相當的異常,十分不友善,狂轟亂炸。

  頃刻間,飛船數次晃動,周圍可怕的光束交織,震耳欲聾。

  青木確信,防雷系統起了作用,飛船並未受損,只是被雲層中的能量餘波衝擊的上下起伏而已。

  「這是一株李子樹?」王煊驚異,到了近前,他漸漸看清那是什麼植物。

  在祥和的淡金光霧中,那裡有一株從樹幹到葉子都金黃的果樹,相當的神異,紮根雲層中。

  不談其他異常景象,只說其形態,很像是一株李子樹。

  它一人多高,主幹有手臂那麼粗,一塊又一塊金色的樹皮如同鱗片般張開著,從縫隙中漾出神聖的金光。

  它的枝條像是垂柳般柔軟,每一條都帶著蓬勃的生命氣息,金色葉片細長,灑落朦朧的光輝。

  整株樹只開了一朵花,其形態很像李子花,但卻要飽滿很多倍,足有成年人拳頭那麼大,花瓣已經綻放,看樣子離凋謝並結出果實不遠了。

  「黃金李!」老陳聽完他的描述後,相當的吃驚,竟是這樣一株天藥,紮根雲層中,伴著雷霆。

  他頗為遺憾,現在可確定了,天藥還沒有成熟,果實都沒結好呢!

  不過,藥樹的葉子與枝條等估計也不是凡物,他們又露出希冀的目光。

  「怎麼穿過去了?」在王煊的指點下,青木駕駛飛船,接近那株神秘的藥樹,居然從金光中橫過。

  那裡只是一團朦朧的光,沒有真正的實物。

  「該不會沒有真正的樹體吧?」三人都有些緊張,都已經接近了,如果一無所獲,那真的會無比遺憾。

  青木發狠,利用機械手臂去採摘天藥的葉片,這種東西真要能獲取一些,必是驚人的收穫。

  然而,機械手臂從金光中穿過,什麼都沒撈到,那柔嫩帶著蓬勃生命氣息的金色枝條隨雷霆風暴搖曳,可望不可即。

  這到底是什麼物種?那株樹體不是實物嗎?三人頗為驚異。

  到了近前後,花香陣陣,變濃了不少,讓人思維都敏銳了許多,但並未引起其他超凡變化。

  藥香陣陣,直接傳到精神中,讓人沉醉,這實在有些離奇。

  「時代不同了,我們可以駕馭飛船,直上九天,跨越古人視為天塹的雲層雷霆,但是……一樣採摘不到天藥!」老陳悵然,很不甘心。

  他雖然看不到,但是清香撲鼻,感覺近在咫尺,與天藥離的非常近,可還是觸及不到那條秘路。

  王煊琢磨了一會兒,道:「回頭查一查古籍,翻閱下安城這片地帶的縣誌等,看看歷史上這片區域有沒有神話傳說,以及關於這株天藥的傳聞。」

  他建議從傳說入手,這種大藥太離奇了,眼下沒有辦法採摘。

  青木思忖,道:「這種天藥涉及到了精神層面,仿佛不在現世中,它為什麼出現,是不是現實中有什麼因素促成它露出蹤跡?」

  王煊精神一震,道:「如果與紅塵有關,與茫茫人海產生聯想,會不會是因為老陳最近要『離世』了,以及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發生『空難』他們的消息先後強烈地擾動了安城的人心,所以,促使天藥出現?」

  青木聞言道:「有道理!」

  王煊雙目燦燦,話語有力,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老陳你趕緊做點貢獻吧,今晚發訃告,就說重傷不治,享年……老陳你多大年齡了?」

  青木也來了精神,道:「這樣放出消息的話,估計會直接出現鋪天蓋地的報導,一日間,新舊兩個領域的頭面人物都死了,絕對會引爆輿論。」

  老陳露出殺人般的目光,道:「奧列沙『被空難』也就罷了,你們兩個難道還想讓我『被不治身亡』?」

  然後,他嘆息了一聲,道:「你們想多了,跟人心沒什麼關係。我剛才回憶起一件事,在道教祖庭練他們的秘篇絕學時,我曾看到一頁記載,提及黃金雷霆果,可助人練成道教最高絕學。現在看來應該是天藥,很像這裡的黃金李!可這東西最忌紅塵氣,若是過於強烈的擾動人心,它可能會迅速遁去。」

  王煊一怔,道:「猜想完全反了,難道說,正是因為奧列沙死了,出現各種新聞報導,擾了人心,紅塵氣加重,所以導致這株天藥要隱去了?」

  老陳輕道:「天藥無比神秘,連先秦方士與道家都沒有弄清它的本質,從沒有人可以真正解析,根本找不到促使它出現的特殊因素。」

  最後他蹙眉道:「道教的秘篇中隱約間提到,很早以前,不僅道家渴求雷霆果,更有絕世大妖在爭,當時道家還吃虧了。」

  王煊驚異,道:「道教的前身是道家,先秦時期就存在了,如果是那個時代,我怎麼覺得……有點方!」

  不止是他,老陳與青木也立刻聯想到在內景地中看到的絕世紅衣女妖仙。從她說的江南古語可以推測,她是兩三千年前的人,說的是吳儂軟語,軟糯婉轉。

  三人頓時被驚到了,這株天藥的出現,疑似不是偶然?可能與絕世紅衣女妖仙有關!

  「她要釣魚?!」老釣魚人陳命土第一時間做出這種聯想。

  王煊蹙眉,道:「不太可能吧,她無法穿過內景地中的那層大幕,更遑論是這樣強烈地干預現世?」

  不管怎樣說,他們戒備了起來。

  王煊看了看身上帶著的骨塊,然而女劍仙毫無反應。

  三人駕駛飛船在這裡轉悠,數次用機械手臂捕捉黃金李,結果都失敗了。

  「算了,退後吧,這東西我們得不到,還沒成熟。」老陳嘆氣。

  這塊區域閃電有些密集,青木也不想太冒險,操控飛船向後,離的稍微遠了一些。

  「嗯?!」王煊驚異。

  接著老陳也霍的抬頭,都感覺到異常。

  王煊是因為真的看到了變化,那株一人多高的天藥流淌金霞,並且根部區域出現一片金色的土質,方圓一丈。

  它這是進一步顯化,愈發的真實了?!

  老陳吃驚是因為,他額頭那裡的傷口發癢,新陳代謝似乎加快了。

  剎那,王煊也覺察到,自己的十根手指頭略微發癢,這是要快速生長出新指甲了嗎?

  「天藥……凝實了不少!」王煊低聲說道。

  老陳感慨:「難道真的如記載所說那般,踏遍紅塵尋不到,驀然回首卻遙見。」

  青木驚異,天藥直指人心不成?唯有捨得放下,才能有所獲?

  那片金色的土壤愈發的真實,黃金李隨雷霆搖曳,芬芳更加的濃郁了!

  祝各位書友端午安康,順心如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