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眾里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天藥即將採摘到手?

  三人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一條秘路就在眼前,心再大也不能不在意。

  老陳潑冷水,道:「它原本就要離開紅塵了,進入雲層深處,現在這種狀況該不會是迴光返照吧?」

  王煊道:「老青,將飛船再開遠點,體現我們不在意,不強求,順其自然的態度。」

  接下來任他們調整位置,無論是遠去還是接近,天藥與金色土壤都維持原狀未變。

  「那片土壤像是藥田。」王煊蹙眉,大自然中有太多的神秘,雲層閃電間怎麼會有這樣一塊藥田?

  老陳仔細感應,道:「照這樣下去的話,我額頭、手臂、頭皮的傷一夜間就能痊癒。」

  王煊的傷更重一些,但現在手指頭麻麻酥酥,他估摸著一天一夜手指甲也都能全部長出來。

  「仙子你在嗎,這裡有一株天藥,是否對你有用?」王煊放最後的絕招,希望女劍仙出現。

  可惜他失望了,那塊骨毫無動靜。

  上次在內景地時他已經得悉,女劍仙將沉睡三年,現在看來已經開始,他應該將劍仙子送回那座倒塌的小道觀了。

  突然,老陳哈欠連天,出現睡意。

  接著,王煊與青木也眼皮沉重。

  朦朧間,他們看到鬼僧,沒將女劍仙呼喚出來,老和尚自己跑出來了。他對著那株金色的天藥露出無比渴望的神色,衝出飛船,就要去採摘。

  轟!

  特殊的雷光劈落,很多的球狀閃電連在一起,殷紅如血,將那片地帶覆蓋。

  虛空都炸開了,球狀閃電爆發出的光芒驚天動地。在老和尚眼中,黑色的烏雲都化成了血色,被電光淹沒!

  安城的人卻毫無所覺,縱然有人抬頭,天空漆黑依舊,偶見電弧划過。

  老和尚滿臉土色,從原地消失,直接就跑回來了。他看著那株天藥,無比的遺憾,同時深感驚悚。

  隱約間,他看到天藥背後像是有數層大幕,有一道淡淡的紅色身影立足在幕後的世界。

  老和尚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也有光幕將自身與外界隔絕,他嘆息一聲,消失不見。

  王煊與青木抬起眼皮,困意消失,兩人都覺得怪異,瞬間察覺了什麼。

  老陳驚醒:「鬼僧剛才在我夢中出現,跑出去想採摘天藥,結果被雷劈回來了。」

  王煊鄭重點頭,道:「我看到漫天赤光將他驚退。」

  怎樣才能採摘到天藥?三人都在琢磨,如果錯過的話,會後悔一輩子。

  突然,王煊有了想法,道:「天藥觸摸不到,會不會如同內景地般,不在現世中?」

  「你有什麼想法?」青木問道。

  「我如果在這裡開啟內景地,然後猛然躍向那株天藥,你們說,能不能將它直接捕獲,栽種在我的內景地中?」

  老陳動容,這想法很跳脫,但是有些靠譜!

  青木一怔,道:「關鍵是你無法自主開啟內景地,如果能順利進去的話,都不用來這裡冒險。」

  王煊很嚴肅,道:「我從來沒有逼迫自己主動去觸發超感狀態,以前都是在外部壓力下出現的。今天我準備嘗試,一會兒我要自我催眠,從飛船躍出去,看能不能瀕臨死境時觸發。對了,老青你得靠譜些,開啟能量防護罩,對我保護到位,別真箇讓我被雷劈死。這次如果這能採摘到天藥,能笑一輩子。你們想啊,連鬼僧都惦記,剛才冒險去採摘,足以證明它遠超我們的想像!」

  青木點頭,拍著胸脯保證,安全絕對沒問題,能量罩內無雷霆,可以扛住密密麻麻的閃電。

  老陳卻猶豫了,道:「我剛才似乎看到特殊的球狀閃電,淒艷如血,宛若一顆又一顆佛頭連成一串,相當可怕。」

  「老陳,你在講鬼故事嚇我嗎?」王煊瞪向他。

  「我是在夢境中見到的,不知道真假。」老陳自己也不確定。

  「行了,別嚇自己,我去試試看。」王煊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催眠自我,讓他自己確信陷入生死危局中,以便觸發超感。

  老陳搖頭道:「估計,你這樣觸發不了超感狀態,無論如何,人是騙不了自己的潛意識的。」

  王煊不理會,他是行動派,開始催眠自己。可以說,效果相當的好,沒過多長時間他就……睡著了!

  青木發呆,這是……催過頭了吧?要欺瞞自身,但不是真睡過去!

  老陳也一陣出神,還等著看他跳飛船呢,結果他將自己催睡過去了?

  王煊確實睡著了,且進入到自己即將形成的精神場域中,很快他就看到了鬼僧。

  「神僧,你怎麼又跑我這裡來了,難道是想與我合作採摘天藥?說吧,最後咱們怎麼分帳?」王煊頗為期待。

  老僧二話不說,衝過來就……開始暴打他!

  王煊懵了,什麼狀況?這他還是他第一次挨揍,被老和尚堵住,持續……劇痛!

  ……

  片刻後,王煊醒來,感覺渾身都疼,呲牙咧嘴,他簡直是怒髮衝冠,怎麼莫名其妙就被被打了?

  他發誓,以後到了新星,一定要去老和尚所在的千年古剎討個說法!

  青木一臉不解的看著他。老陳則是露出詭異的神色,道:「被打了?」

  「這你都能看出?」王煊驚異,但剎那間就明白了。老陳比他更慘,被老和尚在精神領域中活活打了一宿,都被打出經驗了!

  「老陳,回頭你趕緊將鬼僧送走,我太不待見他了!」王煊憤懣。

  不過,他仔細琢磨過後,老和尚似乎是在預警?最後關頭,鬼僧以雙手演化,展現出無邊的赤霞與血光,當中立著一道模糊而曼妙的身影。

  當王煊說出這些後,老陳悚然,道:「我就知道,天藥不可求,怎麼可能莫名就出現一株,我們有麻煩了!」

  「那我們撤吧!」王煊也發毛。

  青木二話不說,駕駛飛船就跑。

  突然,濃烈的藥香傳來,遠勝剛才,那株天藥出現驚人的變化。一丈見方的金色土壤失去光澤,化成雷火般的霞光,被那株樹吸收。

  接著,拳頭大的金色花朵凋謝,迅速結出一枚果實。它從指甲大,快速長到雞蛋大,通體青色,流光溢彩。

  更為重要的是,有特殊的果香傳來,馥郁芬芳,沁到人的心靈中,作用在人的精神上。

  老陳一把扯掉額頭上的紗布,以肉眼可見的速速,他那裡的傷口在癒合、結疤,最後血疤也脫離了。

  王煊解開雙手上的醫用藥布,可以看到,他的十根破爛的手指頭快速癒合,指甲也在慢慢長出。

  到了最後他的指甲晶瑩,十根手指頭有光澤,徹底恢復如初。

  片刻間而已,王煊與老陳身上的各種傷都消失了,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

  至於青木則是毛孔舒張,飄飄然,宛若要羽化飛升,身體機能在猛烈提升,得到很大的好處。

  「走還是不走?」青木聲音都顫抖了,他覺得再持續一段時間,他的實力肯定能提升一截。

  「不走了,到那株天藥近前去!」王煊咬牙道。

  「你瘋了?」老陳還算冷靜。

  王煊道:「沒瘋,如果真是紅衣女妖仙作怪,她的手段也快到極限了,根本不可能干預現世。她要是能動我,早就出手了。雖說她大概是在釣魚,但卻可能丟了餌,卻什麼都釣不到。」

  「你這樣說,她不是聽到了?」

  「她要是可以洞悉這些,就不會這樣釣我了,估摸著也只能看到我們是否臨近那片特殊之地。」王煊咬牙道:「老青,接近一些,咬了餌,隨時準備跑路。」

  「行,拼了!」青木也知道這是在玩火,但是,他認可王煊的某些話,對方如果能干預現世,就不會這麼大費周折了。

  飛船再次接近天藥,滿樹金黃璀璨,樹下的土壤被吸乾,樹上結著一枚青色的果實,不斷流淌出霞光,落入飛船中。正是這種特殊的光輝,導致三人新陳代謝劇烈無比,體質在提升。

  三人到了這裡後什麼話都不說,直接開始修行。

  王煊沒有猶豫,機會難得,他利用天藥灑落的神秘光輝開始練金身術。

  隨著時間推移,他身上部分脫皮,不知不覺間他的金身術竟從初入第六層,晉升到第六層中期了!

  金身術一層比一層難練,第六層想要竟全功,需要三十年以上的時間。

  這才多長時間?

  金身術精進幅度之大,讓王煊自己都震驚,天藥名不虛傳,根本沒有吃到那枚果實,就發生這麼劇烈的變化。

  同時,他也意識到,即將觸發超感狀態,他有種直覺,很快就能開啟內景地了。

  但他沒有驚喜,反而毛骨悚然,這是在促使他開啟內景地?對方想借路回歸!

  「老青時刻準備跑路!」王煊低吼,他打死都不會去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絕不會在這裡開內景地。

  在這個過程中,他始終在運轉練金身術,最終身體發光,又脫皮了,生生將金身術提升到第六層後期!

  王煊確信,尋常子彈打不動自身了!

  天藥太神秘,一口都沒吃到,結果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他的金身術推向一個高峰,都快逼近第七層了。

  「快逃!」王煊突然大叫。

  因為,他觸發超感狀態了,雖然沒有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只是在練金身術,但舊模糊的感應到內景地了。

  這實在恐怖,絕世紅衣女妖仙在干預現世嗎?太驚人與可怕了,王煊寒毛倒豎,出了一身冷汗。

  青木雖然不舍,但還是果斷跑路了,執行力超強。

  「快!」老陳也在叫,他也覺得危險在臨近,頭皮發麻。

  轟!

  雷霆密密麻麻,一道又一道,環繞著天藥,隱約間在那金色的藥樹後方出現數層大幕,有道模糊的紅色身影立在幕後。

  無盡的閃電帶著血光,劈向飛船,讓青木發毛,那雷霆太粗大了,通天徹地,將他們這裡淹沒。

  青木的心沉了下去,閉上眼睛。

  王煊喊道:「沒事兒,干預不了現世,血色雷霆臨近飛船又消散了!」

  飛船穿過雲層,極速遠去,在他們的身後的雷霆雲層間,朦朧的天藥漸漸隱去,消失不見。

  雖然有驚無險,但王煊真心覺得是劫後餘生。現在超感狀態消失,但他一點也不遺憾,他確信,在那一刻如果被迫開啟內景地,必定會有天大的禍患降臨。

  他吃掉了香餌,卻沒有被釣走,充滿了喜悅與收穫感,忍不住對著閃電交織的烏雲中喊話:「紅衣妖,下次別只顧著冷酷算計,改天送藥時,撐著油紙傘,給我跳段妖仙舞。」

  雲層中,閃電間,天藥塌陷下去的那個節點,一道淡淡的紅色虛影浮現,婀娜挺秀,絕世妖嬈,撐著油紙傘,向下望了一眼。

  王煊:「!!!」

  他立刻閉嘴,什麼都不再說,自脊椎骨向上冒寒氣。

  紅衣女妖仙太逆天,快可以干預現世了?竟聽到他的話!淡淡的絕麗身影從塌陷下去的節點那裡消失,徹底不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