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飛船中只剩下三個人的喘氣聲,剛才無比緊張,那紅衣女妖仙居然在現世中顯露淡淡的虛影,雖然看起來極美,但對他們來說簡直是最驚悚與真實的恐怖片。

  「跳段妖仙舞會少塊肉嗎?如果是鬼僧給我跳極樂淨土,我看都不看他一眼!」王煊擦去額頭上的冷汗說道,主要是為了緩解緊張的氣氛。

  短暫的片刻,當真是劫後餘生,恍若隔世。

  青木望著天空中漆黑的雲層,悠悠開口:「等哪天她真正出來,和你在現世中遇上,我看你到時候說什麼。」

  王煊覺得後背有些發冷,道:「老青,嘴下留情!」

  飛船返回莊園,平安落在停機坪上。當腳踏在堅實的地面,三人才覺得穩妥,長出一口氣。

  天早就黑了,趁著夜色與淅瀝瀝的小雨,他們快速回到房間,這時才有心情討論得失。

  王煊從手臂上、從臉上揭皮,讓青木相當無言,同時也無比的羨慕,又脫皮了,顯而易見其體質再次大幅度提升。

  老陳也是眼睛發直,這主是多怕死啊?又練了金身術!在他看來這種耗費時光異常恐怖的體術實在消受不起,反正打死他都不會練。

  「金身術第六層脫下的皮是好東西啊,薄輕柔軟,留著給你那柄短劍做劍鞘吧,比鱷魚皮都堅韌很多倍。」

  老陳幽幽嘆道,說的既真實又有些嫉妒。

  王煊有種想毆打他的衝動,用王教祖自己的皮做劍鞘?虧他能想到!

  青木湊過來,撿起一塊柔軟堅韌的皮,用力扯了扯,沒能損壞,似乎在證實他師傅的話語,讓王煊的臉色頓時黑了。

  「你要一直練下去?」青木問道,在舊術領域,金身術絕對是性價比很低的體術。

  尤其是在這個秘路被堵死的科技時代,練金身術的話等於在蹉光陰,不練個幾十年以上根本擋不住子彈。

  數十年過後,人都老了,精氣神也開始枯竭,練這種體術便也到了盡頭,還有什麼用?

  王煊確實要繼續走下去,練別的體術或許會快一些,但擋不住子彈,如果沒有金身術昨夜他就死了。

  同時,他專注於金身術是在為練張道陵的體術做鋪墊,若非金身術有成,導致他體質極度強橫,根本不可能練成金書上的三幅刻圖。

  老張的體術絕對非常恐怖,五頁金書上記載的東西,若是練到最高層次,估計不怵羽化者!

  老陳嘆道:「有秘路任性!」反正他不會這樣選擇,實在太奢侈了,等於在揮霍青春歲月。

  「老陳,你變年輕了!」王煊驚訝。

  老陳深感意外,而後十分喜悅,道:「你看我現在像多大年齡的人?」

  王煊看著他的臉,道:「看著像是五十五歲左右的人吧。」

  老陳一聽沒給他好臉色,不想搭理他了,他現在才五十二歲而已!

  青木也開口:「師傅你確實變年輕一些了,有些皺紋不見了。」

  老陳趕緊找來鏡子,看著自己,確實年輕好幾歲,他當年練道教祖庭的秘篇絕學,損耗了身體,有些顯老。

  「現在我才恢復正常,像是五十歲的人了。」陳命土露出笑意,很滿意。

  王煊詫異,一直以為老陳快六十了,剛想說出口,但看到他捋袖子,趕緊將嘴裡的疑問咽回去了,改口問道:「到燃燈領域了嗎?」

  「還差一些。」老陳搖頭,有些感觸,超凡領域的晉階沒那麼容易,嘆道:「比你們凡人修行艱難太多了!」

  連青木聽到這種話,都不想理他師傅了。這次青木也得到莫大的好處,離准宗師很近了,再打磨一段時間,他必然會踏足進去。

  他以前的舊術路走到盡頭,但現在躍過一片斷崖後,後面的路未必依舊是懸崖峭壁。

  王煊自然獲益很大,體質與精神皆大幅度提升,如果再讓他遇到昨夜的那幾名對手,絕不會險死還生了。

  青木驚嘆,小王這是進入宗師領域了嗎?真被外界那些人說中了,二十歲出頭的宗師啊!

  顯而易見,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必然會引發轟動,那些想組織探險隊進入某片奇異密土的財閥與組織等,絕對要立刻爭奪人,竭盡所能的拉攏。

  老陳搖頭,道:「他現在的防禦力不用多說,攻擊力也不怵宗師,甚至在硬撼中,可以蠻力打死這個層次的對手。但還有些不足,明顯欠缺一些東西。」

  王煊聽到他這樣的點評,立刻認真了起來,向他詢問還缺失什麼?

  「宗師意識!」老陳很嚴肅,評價現在王煊的狀態,攻擊力是足夠了,精神場域初步形成部分,也很了不得,可以說相當的厲害。

  「現在的你擁有強大的身體素質,但卻沒有真正體現出它全部的威能。」他讓青木去取了個木墩,現場教學與演示。

  他以右手為刀,順著木墩的紋理縱向輕輕劈落下去,喀嚓一聲脆響,木墩裂為兩半。

  顯然,他沒怎麼用力,看著就很輕鬆。

  「你現在怎麼戰鬥?直接橫推過去,用蠻力將人活活堆死,實在缺少戰鬥的美感!」

  老陳說到這裡,再次以右手為刀,並未沿著紋理,而是橫向朝著木墩劈去,雖然依舊劈裂了,但是需要的力道明顯大了。

  並且,橫向劈開木墩時,也讓木心內部炸裂了部分,進一步說明木墩承受的力道變大了很多。

  「看到了嗎,有技巧的劈柴者,可以輕鬆而流暢的劈開木頭,省時省力。而有些人蠻幹,猛劈猛砍,卻不如別人輕輕一劈。」

  老陳很平靜地道來,淺顯易懂。

  他毫不客氣的點評昨夜的戰鬥,那幾人與王煊一樣,穿戴超物質甲冑後,有了宗師級力量與速度,但也缺乏宗師意識。

  如果王煊昨夜遇上一位真正的宗師,必死無疑,不會有任何懸念!

  「宗師出手,大多時候不是靠蠻力斃敵,往往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講究靈性,不僅殺傷力驚人,還有種戰鬥的藝術美感,偶爾還會神來一筆!」

  王煊雖然被批評,但是卻覺得很有道理,他認真反思。

  老陳繼續道:「猛虎強悍,但狩獵時卻隱匿行蹤,關鍵時刻撲殺,一擊致命。你呢,每次出手都以力壓人,將人打碎,血里呼啦,太浪費力量。你萬一遇上一個同樣身體素質極其驚人且有宗師意識的對手,估計會很麻煩。」

  這些東西並不能理解,王煊起身,在房間中舒展身體,施展舊術,漸漸的有種空明的美感了。

  所謂的宗師意識,不過是一種有靈性的戰鬥思維而已,被點破後,認真揣摩與踐行,慢慢就可領悟與掌握。

  王煊無論是肉身還是精神,都足夠強,現在被老陳點醒,他即使按部就班去磨,用不了多久,也能擁有宗師意識。

  「個人風格不同,我應該可以很快掌握你說的那些,但大概還是會偏向有力量的搏殺。」王煊說道,他會彌補不足之處,但強勢領域估摸著還會保留。

  領悟這些後,他輕鬆了起來,笑道:「你拿猛虎獵食舉例,那鬣狗的『神掏』算是省力而有靈性的一擊嗎?」

  老陳瞪眼,最後嘆道:「屬於奇道領域的靈性一擊。」

  青木發呆。

  這都能靈性起來?王煊點頭道:「看來正奇相合才是王道。」

  馬上還有一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