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紅顏知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理解宗師意識後,起身離去,他剛脫完一層皮,不去沖洗幾遍的話,他有些嫌棄自己。

  當王煊再次進入病房時,發現老陳容光煥發,居然在照鏡子,而且拿了把梳子,梳理他那根本不用打理的寸頭。

  「什麼狀況?」王煊問青木。

  青木神情異樣,道:「一會兒有貴客來訪。」

  王煊立刻懂了,笑道:「老紅顏知己!」老陳的梳子立刻就飛了過來,差點砸中他的額頭。

  不久後,真的有飛船降落在莊園中的停機坪,青木立刻親自跑去接人。

  只有一位女性在青木的陪同下來到病房,其他人都被她示意離去,被莊園的專人請去吃晚餐。

  王煊趕緊打招呼,客氣的見禮,他很驚訝,這個女子看起來只有三十五六歲的樣子,比他想像的要年輕許多,雖然人到中年,但風韻不減,有種成熟的美。

  老紅顏知己並不老,和老陳相差快二十歲了。

  王煊看向老陳,眼神異樣。老陳是什麼人?立刻讀懂他的意思:老陳,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瞬間,老陳就想教育王教祖做個安靜的好人。

  「我和老陳同齡。」成熟女子帶著笑意說道,竟無比敏銳,剎那就看懂他們的眼神。

  「姐姐……真年輕!」王煊是發自真心的稱讚,他嚴重懷疑,老陳以前顯老,是不是給他的紅顏知己渡命了?

  老陳介紹,這個女子名為關琳,是他多年的好友,認識三十年了,這次關琳親自來接老陳去京城「養傷」。

  明天上午關琳要去參加新術領域頭號人物奧列沙的追悼會,不然今晚就會啟程。

  青木悄然告訴王煊,探險組織接觸過很多古怪的地方,老陳以前曾經冒險進入一片絕地,為關琳摘了一株在古籍上有記載的奇花,所以她這麼多年過去都不顯老。

  王煊驚異,青木所說的絕地進去後肯定是九死一生,老陳居然甘願為一個女人去採摘那種奇花,看來關係相當的密切,他忍不住追問。

  青木搖頭,低語道:「我師傅一直獨身,關姐差不多算是終生未嫁吧,過去的事很複雜。」

  他沒有細說,王煊也沒有再問,這裡面肯定是有些故事。

  關琳問道:「小青,奧列沙明天上午的追悼會,你們有人去送行嗎?畢竟是在你們的地盤,大氣點,讓人送個花圈吧。」

  小青?王煊想笑,回頭去看青木,卻發現他很坦然,對這個稱呼早就適應了。

  王煊忽然覺得,這個女人看起來溫和,但應該十分強勢,為老陳與青木出頭而來,要得體的去向某些人表達態度。

  今日,部分人在施壓,想讓青木以命抵命,正是關琳駁斥了某些人的要求,現在還讓舊術領域的人去參加追悼會,足以彰顯她的強勢,私下多半是在爭鋒。

  青木訕笑,道:「我師傅想讓我替他送個花圈給奧列沙。」

  關琳搖了搖頭,道:「過了,明天讓小王去吧,我也會出席,不會有事。」

  老陳皺眉,道:「沒有大宗師到場吧?」

  「沒有。」關琳搖頭,道:「最近,新術領域的大宗師來一個死一個,現在還怎麼敢輕易踏足舊土,擔心出事兒。」

  「那就妥了。」老陳淡笑。

  關琳聞言吃驚的看向王煊,瞬間就意識到了什麼。

  次日清晨,王煊洗漱吃過早飯後,又將自己的雙手用紗布纏了起來,然後坐上青木準備的一輛專車,趕往安城的某處殯儀館。

  「有意思,舊術領域也有人來!」有人一眼認出下車的王煊,頓時露出異色,畢竟雨夜大戰時,他給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王煊到了殯儀館門口後,發現了很多熟人,因為在郊外的莊園都見過,整個都轉移到這裡來了。

  老吳一身黑,下車時正好看到王煊,迅速走了過來,道:「小王,你怎麼來了?」

  「為老奧送行,人都死了,我就不計較那麼多了。」王煊感嘆。

  老吳無語,這是你計較的事嗎?是新術領域的人在介意啊!

  「小王你亂說什麼?我擔心一會兒有人和你計較!」吳茵快步走來,一身黑色正裝,在這種肅穆的場合下,竟顯得殊為冷艷,無論怎麼穿,一身曲線都很傲人,有些藏不住。

  「超級財閥中的代表人物,鍾庸老先生居然親筆寫了輓聯,讓人送來了。」遠處有人驚呼。

  老吳一聽頓時撇嘴,道:「我敢打包票,這輓聯開始肯定是寫給老陳的,結果老陳太堅強,鍾家的老頭子直接轉手就送給了奧列沙。」

  「我們去見一些老朋友。小王一會兒聊。」老吳將吳茵帶走了,要去見財閥中的一些熟人。

  在路上,老吳對自己的侄女低語,道:「我有種感覺,這個小王有恃無恐,敢來這裡,不是自己突破了,不怕新術領域的宗師針對,就是有人站在他背後,要向相關方表明強硬的態度。」

  最後,他又對自己的侄女補充,道:「要抓緊了,那片神秘之地不等人啊,小王這個人還可以,為人不錯,如果讓他視你為知己,估計會幫我們。」

  「叔叔,你在暗示什麼呢?!」

  奧列沙影響確實大,可為上層人物續命,今天來了不少貴客。

  不遠處,鍾誠纏繞著繃帶,跟在鍾晴的身邊,他眼尖,第一時間發現王煊,立刻低語道:「姐,看到沒有?老吳和吳茵姐剛才明顯在拉攏老王,你也得趕緊行動啊。」

  鍾晴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鍾誠小聲道:「以你的手段,讓他單方面認為你是他的紅顏知己,應該不難吧?我先過去和他打個招呼,一會兒你也來。」

  然後,鍾誠就跑過去了,隔著有段距離呢,就喊道:「王哥!」

  王煊轉身看到他的樣子,頓時露出笑意,這是怎麼了?鍾誠頭上纏繞著紗布,手臂上居然還打了繃帶。

  「你這是骨科了嗎?」他關心的問道。

  「王哥,噤聲!」鍾誠心虛,他姐姐就在不遠處,這要是再聽到什麼亂七八糟的言論,估計他的雙腿明天都要打石膏。

  「沒想到你姐姐看起來柔和甜美,可下手真重啊。」王煊感嘆。

  「王哥,我姐姐其實想和你聊聊。」鍾誠笑容燦爛。

  王煊詫異,問道:「帶經文了嗎?」

  鍾誠發呆,老王你太無情現實了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