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鍾誠思忖,老王這是認真的嗎,關鍵是他想看哪種經文?

  「昨天的秘笈你都悟了?」他低聲問道。

  「當然,那麼大的一本書,實際『真經』卻那麼少,虧你還說藏書豐富。」王煊說道。

  鍾誠覺得他話中有話,但無視掉了,道:「不管怎樣說,經文也看過部分了,你和我說說練舊術的竅門,我真心想進入這個領域。我家有各教祖庭的絕學,更是有同列仙與關的金色竹簡,我空守寶山,卻無法練成!」

  換一般的人自然不敢泄露,藏著掖著還怕不穩妥,但超級財閥鍾家不在乎,且外界早已知道他家藏書豐富。

  在這個時代,黑科技層出不窮,超級戰艦威力巨大,科技文明早已進入深空,昔日的舊術典籍在財閥手中不過是豐富書架的文物而已。

  王煊感嘆,他東拼西湊,還覺得以後的經文不夠用。

  而老陳到了那個層次後更是唏噓不已,認為超凡經文太罕見,這次要去和有關部門加深合作,也是想借閱經文研讀。

  王煊瞥了他一眼,早知道鍾誠不像外表看著那麼單純,明顯誘惑他呢,展現鍾家經文的璀璨,吊足他的胃口。

  他淡淡地開口:「練舊術需要用心,深入了解一部經文的背景,從源頭揣摩它的要義,將自己代入經文開創者的心境中,這樣練下去終會有所獲。」

  鍾誠一怔,而後問道:「你突飛猛進,訣竅只有這些嗎?」

  王煊又道:「這世間沒有速成的舊術,沒有能一步登仙的訣竅。你要沉下心,投入到一部經文當中,想盡關於它的一切。我們以蛇鶴八散手舉例,你練過它吧?」

  「練過,但我練了幾年,還不如你初練幾天的效果。」鍾誠嘆氣。

  「我們從解析蛇鶴八散手開始。」王煊覺得,看了人家的經文,也該幫他解析下,順便反釣。

  鍾誠鄭重起來,他想練成家中的那些秘篇,並非說說而已。他看過家中很多藏書,嚮往列仙的傳說,希望有一天可以憑藉一道劍光衝上九霄,依靠肉身擋住戰艦。

  鍾家有各種神秘經文,有些甚至可能是列仙所留,但他卻練不通,頗為遺憾。

  可以說,他在財閥後人中算是個異類,在很多年輕人渴求最新型的戰艦時,他卻在希冀羽化登仙。

  不過最為讓他傷心的是,他常年研究舊術,也在練新術,居然打不過他姐姐!

  「你要知道,當時的背景是,老張當年名動天下……」王煊開口。

  鍾誠謹慎地打斷了他,認真求教,道:「老張是誰?」

  「張道陵!」王煊瞥了他一眼,這孩子不學無術,連這都不知道?

  鍾誠咽了了唾沫,心中感慨,果然是格局的問題,他也就心底稱呼眼前的人為老王,結果對方無比自然的稱一教鼻祖為老張,這……他有些服氣了!

  「老張功參造化,歸隱鶴鳴山後,看到蛟龍與神鶴在雲霧中死戰,這是時代背景。所以,我們練這部經文時,首先要有老張那種潛在的無敵信念,也要有他歸隱後的出世心態。其次,蛟龍與神鶴爭鋒,那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慘烈煞氣沖霄,哪怕自身殞落,也要拼掉對手。所以,我們練這種體術,同樣要有勇猛之心,無懼生死的氣魄,並養出無邊煞氣。這樣就勾勒出了當時的氛圍,我們沉浸當中去練這部經文,自然會有所成。」

  鍾誠聽的發呆,感覺相當的有道理,但又摸不清思緒。

  「王哥,再具體點。」他目光熱切。

  「老張這種人必然超然塵世上,所以練蛇鶴八散手時,要以空明的姿態推動,自信刻寫在骨子中,含而不露,無敵心態是本能,但同樣含蓄。身體蘊力,引而不發,外看飄渺,實則體內運轉無邊秘力,早已洶湧到極致,只待破發而出!要有他那種歸隱至強者的出世風采與神韻。直至將殺敵的瞬間,身體各部位才猛烈的共振,爆發出那種慘烈的煞氣,快速出手斃敵。最後收功,一切歸於清淨無為自然。」

  王煊面色淡然,不急不緩地說著,並且現場教學,以空明的宗師意識展示八散手,直到對殯儀館一塊數噸重的觀賞石出手的剎那,才爆發慘烈的煞氣,最後又平和地收功。

  鍾誠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摸著碎成一地的石塊,他感覺老王高深莫測,說的很有道理,無愧這個時代最年輕的宗師!

  「王哥,你說的這些讓我豁然開朗,在舊術領域為我開了一扇窗,原來不只是按照經文去練,還要參考時代背景氣氛,以及各方的心態,講的精妙!」

  鍾誠眼神火熱,臉上出現某種像是了悟道真般的燦爛光彩,道:「王哥,今天你讓我從心底深處佩服了,現在看來,你二十出頭就能成為宗師,果然有道理。」

  王煊暗自腹誹:年輕人想釣王教祖?你還嫩呢,隨便給你說些心得體會,就將你反釣起來。

  「王哥,你還想看昨天那種經文?」鍾誠小聲問道。

  「對,我覺得那部經文不錯,很對我胃口。」王煊點頭,他真心想看陳摶的完整經書。

  鍾誠點頭,道:「你帶手機了嗎?咱們互加深空信號,回頭我傳給你。」

  王煊掏出手機,與他互加為好友。

  鍾誠道:「我只記住那本經書的一部分,等我回新星整理出來後再想辦法發給你。」

  然後,他果斷連發五張照片,全是他姐姐的生活美照。

  王煊的眼神立時變了,很想說:沒想到鍾誠你是這樣的人!我要的是陳摶的經文,你發我小鍾照片何意?

  但最後他又淡然處之,王教祖是那麼喜歡磨嘰的人嗎?懶得為他解釋,愛發就發吧!

  鍾誠壓低聲音,道:「王哥,說實話,我以前覺得你有點坑,但現在我卻認為,你真有些不一般,將來未必不能踏足神話領域,現在咱們也算是結了善緣,以後你若是有所成,別忘了接引我。」

  隨後他又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說道:「等我能接觸家裡的絕世秘篇,以及先秦方士的金色竹簡,一定會向王哥請教!」

  王煊動容,但看到他燦爛的笑容時,立刻又將他的話語過濾掉多一半!

  財閥中的年輕人哪有什麼省油的燈?鍾誠掏心掏肺讓人覺得真誠時,那說他明進化了,比以前成熟多了。

  當然,如果對方不是虛言,王煊將來也必然會有厚報。

  鍾晴無聲無息地走來,看到她弟弟的深空信號頁面,居然連著發了她數張居家的慵懶美照,頓時火向上涌。這個愚蠢而又死不悔改的弟弟,為了練舊術又出賣了她!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