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真的想知道三年後發會發生什麼,對整片世界來說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他輕輕一嘆,現在無力改變什麼,自語道:「終究是不夠強,最起碼也得能自保啊。」他覺得自己與傳說中的人相比很弱,頗為落寞。看著整片荒山野嶺,最後他一臉鄭重之色,道:「什麼時候讓紅衣女妖仙跳段妖仙舞,而她卻不敢吱聲,那樣實力就勉強算湊活了吧?」

  青木正走來,起初聽到他的低語,感受到他的失落與悵然,還很同情,接著又看到他一臉嚴肅之色,還以為他要明志,奮烈崛起。

  可是,無論如何他也沒有想到,竟聽到後面那樣的一段話,頓時將所有同情之語都一口給咽了回去。

  「差不多行了,天還沒黑呢,等你什麼時候能打過陳燃燈,再去做這些夢吧。」青木面無表情地說道。

  「老青,人總要有夢想,兩百年前,人類還不知道新星在哪裡。現在你再看,都進入深空探險了。」最後,王煊又補充道:「既然有可能狹路相逢,自然是要她彈琵琶、跳熱舞為好,總比她到時候彈指殺我,擊斷戰艦為好吧?」

  青木點頭,道:「行,坐等你面對絕世紅衣女妖仙那一日到來。」

  王煊不想和他說話了,老青這人總愛講恐怖片,就不能說些唯美的未來大劇嗎?

  他開始謹慎地動手,用短劍小心翼翼地從羽化仙骨上刮焦黑的物質,他很有分寸,並沒有多索取。

  「走了。」王煊起身。

  在回去的路上,他真的有些惆悵了,馬上就要去新星了,希望再次回來不要物是人非。

  「老青,我們從青城山地宮中得到的銀色獸皮卷解析出那些文字了嗎?」王煊想到這件事兒。

  在那片地下,他得到張道陵的五頁金書,還有一張獸皮書交給了探險組織,想來同樣非凡。

  青木一陣嘆氣,請了一堆古文字研究者來破譯,結果始終沒有一點頭緒,無人認識。

  「我師傅看過後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說那些符號看著眼熟,大概與神秘接觸有關。」

  王煊聽他這麼說,深感驚異。青木是故意為老陳搭台,還是說那些文字的確有大問題?

  目前的身份要被「凍結」了,王煊即將斂去宗師的璀璨光芒,重新開始普通的生活。

  但有不少問題要處理,比如身份的保密性,當前用的手機私密性,替身繼續跟在老陳身邊等。

  「這些簡單。」青木點頭,對他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比如手機非實名制,隨時在跳轉地址等。

  接著青木又道:「對了,安城中的『王煊』遇到車禍,還好只是輕傷,沒什麼大問題。」

  王煊一聽頓時炸了,他現在化名王霄,而安城中有人戴著仿真人皮面具代替他當王煊,竟然「被車禍」?

  青木道:「新星宋家那個年輕人遺留下的問題,不過現在都處理好了,最後的『尾巴』被收割乾淨,以後不會有事兒了。」

  王煊目瞪口呆,宋家那個瘋子還真是個變態,數次找人暗殺他,原以為被關起來後,徹底終結。結果最後還是冒出個「尾巴」,想給他來樁車禍,送他上路。

  青木道:「這是他很早以前布置的,收錢的人最近才發動,根本不知道僱主都被關起來了。」

  現在看來,宋家的瘋子想將與凌薇扯上關係的男子都弄死,吳家的年輕人最倒霉,不過剛與凌薇見家長而已,便被廢了。

  宋家變態的殺心太重,日後一旦放出來,大概還是要殺王煊,畢竟他是凌薇的前男友。

  「小宋,等我去了新星後,肯定找機會把你拍死!」王煊自語。

  他們回到安城外的莊園。

  即將分別,老陳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告訴王煊,一定要隨身帶著那柄短劍,關鍵時刻能保命。尤其是遇到某些無法理解的反常現象時,這把劍可能會有奇效。

  「我去新星的話,能帶它上飛船嗎?」王煊問道。

  「讓青木安排下,給你弄個現代藝術品鑑定書。找鑄劍大師老鄭幫忙,就說是他的最新力作,仿製的魚腸劍。嗯,這種名人的精美傑作,不會被卡,購買後允許託運到新星。」

  王煊驚訝:「這柄短劍很像傳說中的魚腸劍?」

  青木點頭,道:「查過各種文獻了,又與一些腐爛竹簡上遺存的刻圖對比,頗為接近。」

  客廳中,關琳坐在沙發上很悠閒,道:「真要是魚腸劍,估計新星財閥的某些老頭子會不惜耗費天價瘋狂求購。畢竟是古代傳說中的十大名劍之一,但賣給他們太浪費。歷代的典籍,稀珍的舊術秘篇,甚至各教失傳的孤本,都被他們當文物置於書架上。如果真是魚腸劍,估計也會被他們當作裝飾品,掛在牆上,或者立在書桌上。」

  「不會真是魚腸劍吧?」王煊拔出劍刃不足巴掌長的短劍,仔細觀看。

  老陳搖頭道:「不是,歐冶子鑄造的魚腸劍以銅、錫為主材料。而你這柄短劍初步檢測顯示,與銅錫無關,材質堅不可毀。好東西啊,看著像青銅器,但確是絕世利刃!」

  接下來,他們談到王煊去新星的安排與身份問題。

  「不要引起人注意。」王煊想安穩的過去,有個普通的工作就可以。他提到,新月的同學秦誠正在想辦法,想幫他過去。

  老陳點頭,道:「可以考慮你那位大學同學的路徑,但暗中可以再給你安排個巡查員的身份,方便你在各地行走。」

  這對他來說根本不是事兒,探險組織的力量非常強,底蘊極其的深厚,想往新星送個人並不難。

  直到現在,王煊才知道這個組織的全稱秘路探險組織。

  在舊土它名氣極大,根本不用提全名,大家就都知道在說誰。

  從名字便可以看出,這個組織究竟想幹什麼,顯然是要尋找舊術的內景地、天藥等幾條秘路!

  陳命土告知,這個組織他師傅創建的。他一陣悵然,那個老頭子消失三十年了!

  最後,老陳、青木合計了下,覺得如果處理完那些瑣事,安排好後續的相關問題,大概需要五六天的時間。

  陳命土道:「訂十天後的船票吧。趁這段時間,你和家人、朋友聚聚。」

  王煊了解到,一張深空船票居然需要二百萬新星幣,折合舊土幣的話,大概也要近四百萬。

  他一陣失神,一張船票需要他不吃不喝工作數十年?!

  青木拍了拍他的肩頭,道:「知足吧,隨著技術越來越成熟,價格已經下降一大截。不然的話,以前我都不大願意去那邊度假。」

  王煊目瞪口呆,道:「老青,你這麼有錢啊,沒事兒還跑新星去度假?」

  青木詫異,道:「有錢不花留著幹什麼,萬一哪天死去,發現這一輩子都在和柴米油鹽打交道,多虧啊。」

  王煊咽了口口水,道:「關鍵我沒錢啊,想花也花不了。」

  「你上次不是掙到五百萬嗎?」青木疑惑地看向他。

  「都給我爸媽了,萬一我出意外,他們也能有個保障。」

  關琳看到王煊這個樣子,頓時笑了起來,這個年輕人雖然實力很強,但是也有這樣淳樸的一面。

  青木點頭,道:「行吧,這次的船票我幫你買。」

  然後他又語重心長地開口:「你這樣不行啊,去了新月,或者到了新星,沒事兒的時候多接些探險任務,不然的話連回來的船票你都買不起。」

  這話太扎心了,王煊無言以對,他現在確實是個窮小子。

  青木打開話匣子,便又接著多說了幾句,道:「新星那邊雖然物質生活普遍不錯,但是貧富差距極大,你如果不努力的話,你一個剛過去的新人,估計只能長期租房子住。」

  王煊還沒有去深空,就被青木來了一場物質方面的教育,雖然被打擊了,但也的確是個現實問題。

  陳命土嘆道:「所以啊,老凌為什麼反對你和他女兒交往?是有道理的。你看,你連買往返的船票都夠嗆,就不用談其他了。」

  「你們師徒二人趕緊走,短時間內我不想再看到你們!」王煊催他們上路,別在他眼前晃了。

  「這就動身,再見了小伙子,去了新星後,自己保重吧!」老陳拍了拍他的肩頭,準備啟程。

  「你要去和有關部門合作,自己也保重,別出意外。」王煊鄭重地說道。

  「放心,我與他們合作多年,有情分在。現在,我的實力更是發生質變,會有更大的合作空間。最主要的是,他們與我有一致的目標。」說到最後,老陳輕嘆,似乎頗有感觸。

  「一致的目標?」王煊看向他。

  「很多個方向,我與他們是一致的,其中最為重要的方向是,我的心結與他們的心病都是同一個,那就是『神秘接觸』!」

  王煊目瞪口呆,老陳真讓繞啊,這都能完美的圓回來,到底還是說到了神秘接觸。

  「行,你說吧,我聽著!」王煊嘆氣,反正要去新星了,就聽聽他要說什麼吧。

  老陳直接交給他一個信封,上面寫著四個字:神秘接觸!

  當日,陳命土正式前往京城「養傷」,由關琳、青木、「王霄」陪著,而王煊則被小心的安排,正式恢復真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