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連續數日淅瀝瀝的下雨,下午時滿天烏雲終於散盡,一道彩虹掛在天邊,引發許多人仰頭拍照。

  多日後,王煊終於回到了租住的地方,坐在書桌前,慢慢撕開信封,他終於還是要了解這件事了。

  神秘接觸,塵封三十年了!

  老陳上來就告訴他一個具體的時間段,這讓王煊自然直接想到老陳的師傅,莫名消失三十年。

  「近來新術領域的人也盯上神秘接觸。上一次蔥嶺大戰時,新術領域的大宗師莫海曾親自登上舊土的超級戰艦。」

  為了讓王煊重視,老陳直接將敵對陣營都拉出來了。

  這是實情,當時莫海同有關部門的副手碰過面,當面談到了這些,渴望得到昔日神秘接觸的具體資料。

  不過他下了戰艦後便被老陳砍死了。

  在信箋中,老陳告訴王煊,他的老師以及有關部門副手的師傅都陷在這件事中,消失三十年了!

  「老頭子最後的眼神充滿絕望,他的身影就在我面前不遠處漸漸消失,最後看著我,無力的張了張嘴,卻什麼聲音都沒有傳過來……」

  在字裡行間,完全可以感受到老陳的唏噓,有無盡的傷感。

  當年,不僅是那兩位實力強絕的老人,還有那個時代一批很強大的舊術高手也都陷進去了,自此無影無蹤,連個水花都沒有冒出來。

  「當時,舊土的一片地界出現異常,連續多日都籠罩著朦朧的光,那是吃人的光啊!」老陳沒有掩飾自己難平的情緒。

  那一日,他們根本不了解那裡多麼危險,謹慎地接近那片光,最後關頭他師傅心血來潮,突然一把將他扔出去,結果老頭子自身與其他人全被吞掉。

  這成了老陳的心結,三十年過去都解不開。

  那片光籠罩山嶺,附著在草木上,看起來神聖而祥和,可是誰都沒有預料到,人一旦接近就會消失。

  不止如此,當年鍾家也參與了,而且是神秘接觸事件的主力,結果兩艘超級戰艦先後被吞沒,連一點漣漪都沒有泛起。

  當看到這裡,王煊震驚了,這有些玄乎!

  「鍾庸老頭子當年被嚇了個夠嗆,連夜跑回新星,很多年都沒敢再來舊土。」

  那片朦朧的光持續數日後消失,在原地留下一組神秘的符號,整整三十年,找來大批知名的學者、專家等,卻毫無頭緒,破譯不出來。

  「那種符號與青城山地宮出土的銀色獸皮書上的文字有相近之處。」

  王煊讀到這裡後不禁動容,讓一個羽化方士至死都在研究的獸皮書果然有天大的來頭!

  「朦朧的光消散後,除了神秘符號外,原地還插著一口黑色的古劍。」

  老陳在信中沒有隱瞞,那口劍就是他現在手中的黑色長劍。

  王煊驚異,老陳的兵器居然有這樣的來頭!

  當時,在黑劍的旁邊還有一具枯骨,早已腐朽。

  「黑劍與枯骨不見得是朦朧的光留下的,我是親歷者,仔細看了又看,覺得像是很早以前就插在那裡的。只有那些神秘符號像是新留下的。」

  這就是三十年前的神秘接觸事件,捲走一批舊術高手,連超級戰艦都抵不住,被連吞兩艘。

  「時隔三十年,深空傳來消息!」

  「半年前,朦朧的光竟然再次出現,這次是在新星,且又留下一組神秘符號,目前只有極少數人知道!」

  信的後面,老陳提到這件事兒的進展,意難平。

  新星,朦朧的光消失後,在原地有一柄古刀,但經過仔細探查後,有人認為,那柄刀插在原地很久的歲月了。

  不止如此,沒過兩個月,那片光在新星另一地再現,在原地留下神秘符號,並有一桿古矛!

  「我覺得,它活動的越來越頻繁,早晚會真正穩定並出現在一個地方,去了新星後你要留心留意!」

  ……

  王煊放下信箋,一陣琢磨,他自然會產生大量聯想。

  黑劍很有可能是列仙的兵器,畢竟其主人是劍仙子的仇家,死對頭,居然是在神秘接觸事件後再現的。

  古劍、古刀、古矛,三件兵器了,是從光中墜落出來的,還是說早已插在原地,觸發與進行了某種儀式?

  這件事與古人有關嗎?與列仙是否有交集?

  「我要是有紅衣妖仙的實力,一巴掌扇過去,管你什麼光,先打穿再說!」

  王煊搖頭,他想到了太多的可能,每一種都是恐怖片,都是驚悚的大劇,實在不想深入下去了。

  關鍵是,他想到那些又能如何?現在沒有實力改變什麼。

  顯然,陳命土在希冀,覺得他能依靠自身進內景地,異於常人。

  「老陳,對不住,這事兒我真幫不上。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以後我保證繞道走,不會接觸那團光!」

  下午天色非常好,雨過天晴,彩虹高掛,空氣清新。王煊果斷跑出去購物了,明天回家看父母與朋友,再有十天他就要離開舊土了,確實有些不舍。

  在出門前,他將左手纏上繃帶,畢竟「被車禍」了。還好不是他的真身被撞,不然的話,那輛車大概反被會撞塌陷下去,嚇到路人。

  王煊是個行動派,一個多小時便迅速完成購物與往返,效率高的驚人。

  這個過程中,他被人議論過。

  「看到沒有,那小伙子購物太麻利了,十幾分鐘買了一大堆東西,現在直接去結帳了。」這是一位男士的話,並且小心謹慎的對女伴補充道:「你看我們都轉半天了,還沒選好,是不是要加快點?」

  那位女伴輕描淡寫,道:「所以,他是單身狗,而你則有我陪著。」

  「是這麼回事兒!」男士點頭。

  王煊險些跑過去找他們理論一番,撒狗糧也就罷了,居然還莫名捶他一頓。不過在他回頭的剎那,那位女士總算露出善意,低呼道:「這人挺帥!」

  算了,王教祖覺得自己大度,不想再和他們們計較了,聽著讚美聲迤迤然離去。不過,他也反省,自己好像被女劍仙傳染了什麼癖好。

  吃過晚飯後,王煊在晚霞中開始繞著安城最負盛名的景點雲湖散步,明早他就要回家了,十天後直接去深空。

  恐怕接下來的數年,他都欣賞不到安城的美景了,因此在落日的餘暉中,他平靜地看著湖光夕照。

  現在他不是王宗師,斂去光芒,回歸普通人的生活狀態中,即便立身在人潮人海中,也不會有人來打攪。

  他很享受這份寧靜,沐浴晚霞,看著水鳥在低空盤旋,偶有魚兒躍起,震碎波光粼粼的金色湖面,心境前所未有的平和。

  財閥、大組織的代表都離開了,超級戰艦沒入星空深處,新術領域的人也都走了,紛紛攘攘的安城沒有了風雨與喧囂。

  所有繁華與絢爛盡去,耳畔清淨自然,王煊心中空明,在此時此地竟有種徹悟的感覺。

  隱約間他握到一縷老張歸隱鶴鳴山時的出世心態,體驗盡紅塵璀璨,最終所求不過平淡歸真伴青山。

  蛇鶴八散手在他心中升華,此外,金書上被他練成的前三幅刻圖也有了全新的領悟,他的身上有了淡淡出塵的氣息。

  最後,他又回歸現實中,搖頭道:「哪裡有什麼入世、出世之說,不過是不同心境時的不同體驗罷了,這萬丈紅塵多彩又妖嬈,我不會離開。」

  他繞湖散步,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宗師意識補全了,而八散手與那三幅刻圖亦升華,他的實力再次提升!

  「小鍾,明天就要回去了,我真不願和你同行。你選的是A航班,還是C航班,其實我覺得AC之間最符合你,咱們儘量避開吧。」

  「吳茵,最近你極具攻擊性!不過我不和你一般見識,還是欣賞美景吧。對了,你上次就是在這個地方被人一腳踹在屁股上,掉進湖裡去的吧?」

  當聽到這樣的對話,以及看到前方的身影后,王煊調頭就想離開。

  然而,有人敏銳地發現了他,吳茵邁開長腿嗖嗖地跑了過來,盯著他看了又看,有些狐疑,而後露出殺人般的目光,冷哼了一聲。

  王煊發現,大吳真記仇,踹過她一腳,到現在還一副想吃了他的樣子呢。

  他有些感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遇到同一個人,很有可能是不同的結局。大吳對小王多好,每次相見都帶著笑,結果面對他這個真身,每次都呼吸急促,胸部起伏劇烈,想直接捶他!

  最終,吳茵沒找茬兒,靜漸漸平息怒火,而且在盯著他纏繞著繃帶的左手看,最後又看向他插在寬鬆口袋中的右手那裡。

  王煊心頭一跳,這女人直覺那麼敏銳嗎,該不會是有所懷疑了吧?

  他化身王宗師時,容貌、髮型與現在完全不一樣,且雙肩敷上了鋼板,加寬加厚,身材有區別,難道她還是能看出端倪?

  他恢復真身時,特意讓老陳、青木、關琳檢視過,連他們都看不出兩個身份哪裡像,結果大吳有所懷疑?

  鍾晴走了過來,青春靚麗,開口問他是否為吳茵的朋友,並已微笑著伸手,這是要與他握手?

  王煊懷疑哪個環節出問題了,連小鍾都覺察到了什麼嗎?對方這是想看他右手是否還有傷。畢竟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雙手血肉模糊,指甲在雨夜大戰中被震飛了。

  他很平靜,不動聲色,直接伸出右手,和鍾晴柔弱無骨的手握了握。

  王煊從吳茵臉上看到如釋重負的表情,在鍾晴臉上卻沒看出什麼。

  「哥們,該鬆手了,這是我姐!」鍾誠走來。

  這讓王煊釋然,要是每個人看到他都懷疑,那麻煩就大了!

  他猜測,他在晚霞中轉身時的側影應該與王宗師很像,並且他左手纏繞著繃帶,所以給了兩女最為直觀的第一印象,導致產生懷疑。

  現在好了,他的右手五指修長光潔,指甲完好如初,兩女就是有什麼聯想也都要自行消化掉。

  在晚霞中,王煊揮了揮手遠去,留給她們一個背影。

  次日他回到家中,告訴父母要去新星的事,結果兩人很高興,毫無傷感之色,並開始計劃去舊土各地旅行。

  王煊很想問他們,我是你們親兒子嗎?一點都沒有不舍之意,竟要開開心心地去旅遊了。

  他去找兩位發小,又去見了幾位朋友,送出去一堆禮物,接下來每天都是吃喝聚會。

  期間,青木與他暗線聯繫,告訴他處理好了瑣事,並且郵寄給他一個包裹,有仿古工藝劍器證書等一堆東西。

  十日後,王煊沒進安城,直接去了城外的深空飛船基地,準備離開舊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