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月亮之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秦誠也不管身邊是否有女伴,直接來了句舊土常用的二字驚嘆,他實在太震驚了。

  老王不聲不響,就這麼跑到新星這邊的月亮上來了,突然到了他的眼前,實在是徹底超出他的預料。

  須知,這裡都已經不再是銀河系,距離舊土最起碼十萬光年以上,他出來散個步而已,舊土的好哥們竟突兀地出現。

  「你……怎麼來了?」秦誠激動壞了,理都沒理身邊的女伴,狂奔過來,給王煊來了個熱情地擁抱。

  「御劍橫渡星海,飄飄然就飛過來了。」

  「得了吧,就是列仙復活想飛這麼遠的距離也得累到吐血而亡。」秦誠非常高興,拉著他就走,道:「走,我去給你安排住處,先緩上幾個小時,等你解乏了再給你正式接風洗塵。」

  秦誠怕他旅途疲累,讓他隨便吃點東西,先睡一覺再說。

  「沒事,用不著,我現在精氣神旺盛,幾天幾夜不眠都沒問題。」王煊搖頭,這倒不是虛言。

  到了宗師層次,精氣神旺烈如火,遠超常人,不然的話也不不可能爆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

  王煊看了一眼遠處的女子,低聲道:「什麼情況,對得起你在舊土的女朋友嗎?怪不得聽你要來深空時,人家果斷就要和你分手,那姑娘太有先見之明了。」

  秦誠瞥了一眼後方,嘆道:「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我這是被她訛上了,趕都趕不走。」

  「還炫耀上了?」

  「情況複雜,我煩死她了,回頭再說。」秦誠臨走前只是對那女子揮了揮手。

  「我帶你先熟悉下環境。」秦誠看出王煊真的不疲累,接過他的背包,然後一招手,直接坐上一艘無人駕駛的小型飛艇。

  線路是固定的,小型飛艇在這片基地的低空緩慢飛行,沿途路過廣寒宮、千年古道觀、變異藥試驗田等。

  「在舊土喊這邊的月球為新月。但這邊的人大多都直接稱新月為月亮,或者月球。新星有不少人稱呼我們那邊的月亮為舊月。」秦誠介紹。

  兩顆月亮各項參數都極其相近。

  「在這裡最不適應的就是,根本看不到藍天白雲,你看現在是白天,可天空深處依舊是黑色的,剛來的時候我特別不適應,真想給它潑上顏料徹底染藍。」

  月球上晝夜交替間隔時間長達二十七八天,讓他也有點受不了。

  「這片基地,每一塊區域都籠罩在保護層下。」

  那種材質呈透明狀,韌性與堅固性極佳,是非常耐用的太空材料。

  眾多區域連在一起,就像是一堆泡泡相連。諸多泡泡區域間彼此相通,但可以瞬間隔斷,確保如果某一片區域發生意外,不會傳導到其他地方。

  有這樣的保護層隔絕,再加上內部空氣溫度與濕度等實時調節,基地中除卻失重問題外,已經相對宜居,草木豐盛,很像一座花園城市。

  在飛艇上,秦誠為王煊介紹月球上的一些基本情況,最主要的還是一些科研基地,分布在其他處,與這裡不相連。

  星際飛船、戰艦需要在外太空檢測性能,獲取重要數據,還有其他各種精密儀器以及最前沿黑科技成果等,都需要脫離本土進行實驗與測試。

  「因此月球上的那幾個基地非常重要,不允許任何外人靠近,安保為最高等級,我就不帶去你轉了,因為我也沒去過。」

  而眼前這片宜居的基地,主要以觀光旅遊為主,同時有些危險性不高的科研所,最起碼不會像武器基地那樣,偶爾會有能量光束沖向太空。

  「老王,你到底為什麼來星空這邊?」

  「來工作,不過可能很快就會去新星。」王煊如實告訴他。

  秦誠吃驚,他很明白好友的狀況,想來星空這邊太不容易了。雖然他曾積極活動,並給王煊寫信,告知一個門路,讓他去試試看,但還是覺得機會不是很大。

  「真的成功了,和我一個公司?」秦誠激動地問道。

  當初他家裡託了關係,幫他運作,才進入鼎武組織在新月的分部,頂著安全專家的名頭進來。

  秦誠入職時簡歷上寫著:舊術造詣高,採氣、內養成功。顯然,這種介紹水分很大。

  他在這邊的工作很清閒,主要負責變異的虎狼大藥試驗田那塊區域。

  「老王你是頂著什麼名頭過來的?」秦誠問道。

  「特聘安全顧問。」王煊告知。

  其實他還有一份工作,掛在老陳他們的探險組織中,可以方便他在各地出行,不過目前還不需要那個身份。

  「特聘顧問?!」秦誠目瞪口呆,這次真被驚住了,他很了解鼎武組織的內部的情況。

  像他這種憑關係進來的安全專家,了解內情的人知道他只是為進新星而過渡下,因此直接將他放在清閒位置上,出不了什麼問題。

  在鼎武組織中,但凡是特聘的人都極其厲害,平日不會勞煩他們,只是掛個名就有高額報酬,等真正遇到麻煩時才會請他們出手。

  「老王,你將舊術到底練到什麼層次了,居然被他們特聘,太厲害了!」

  王煊估計,這應該是老陳他們那邊發力導致的,秘路探險組織與鼎武組織間大概有緊密的合作關係。

  不過,他身為宗師的真正實力的確足以對得起這個特聘顧問的名頭。

  但他不能露底,所以很謙遜地說道:「如果在舊土舉辦無限制自由搏殺的話,在一個省份中,我差不多是前一兩名的人吧。」

  「我#!」秦誠再次忍不住進行二字國嘆,他確實被驚住了,道:「老王,你是不是太自負了?」

  「我已經足夠低調了。」王煊嘆道。

  秦誠發呆,道:「這麼說,你在舊土最差也能排進舊術領域四五十名內,加上新星的話,你也是舊術前百強的高手了?」

  王煊還能說什麼,因為真的沒法再謙遜了。

  「走,趁現在下午還沒下班,我帶你去辦手續。你這種擁有自由身份的特聘顧問,待遇相當好,比訂酒店去住強多了。」秦誠帶著王煊換了一輛懸浮車,趕向鼎武組織在月球的分公司。

  「可惜,那個噁心的人沒在,不然的話,我帶個特顧歸來,估計能嚇嚇他。」秦誠有些不滿的咕噥。

  一切都很順利,王煊正式成為鼎武的特顧,公司內誰都知道,這種人非常厲害,是專為解決麻煩問題而聘請的,不少人側目。

  王煊的住所離秦誠的居所很近,環境相當不錯,有個兩百平的小院,栽滿了花卉。這讓秦誠羨慕的不得了,在月球基地寸土寸金,這已經殊為難得。

  晚上,依舊亮如白晝,秦誠為王煊接風洗塵,選了一家高檔餐廳,一邊吃飯他一邊吐苦水。

  公司某個部門的負責人將他當成肥羊來宰,先後向他索要三百萬新星幣,結果什麼事都沒給辦成,可依舊有事沒事兒就想讓他出血。

  王煊一聽,神色頓時嚴肅起來,三百萬新星幣那可是一張半的深空船票,對方太貪婪無度了。

  「主要是怪我自己,想去新星,可有些硬性指標不夠,離採氣總是差著一線。」秦誠喝悶酒嘆道。

  「你要是沒有提前來新月就好了,說不定現在實力提升了一大截。」王煊平靜地說道。

  「啥意思?」秦誠不解。

  「我是舊術領域第一人的護道人,當然,他這個第一馬上快不保了。」王煊感慨,道:「最近,我幫你想想辦法吧。」

  秦誠發懵,覺得老王又在滿嘴黑話。

  因為有心事,再想到那個噁心的人的貪婪,秦誠沒什麼胃口,只能看著王煊在那裡大快朵頤。

  「離那片千年古剎不算多遠了,我們散步過去看看。」王煊建議,他準備探探路,看下什麼情況。

  「老王,你信這個了?」秦城驚訝。

  王煊道:「我這是為你好,雖然不能將你造就成絕頂高手,但應付你那些麻煩應該沒什麼問題。就是將你的實力提升到舊術領域前百名內,估摸著問題也不是很大。」

  「王真仙,真的假的?」秦城有些激動了,因為他知道,王煊一向靠譜,從來不會亂許諾什麼。

  「我剛才和你說的那些話,你都爛在肚子裡,不要說出去!」王煊告誡。

  在臨近那片千年古寺院後,他立時感覺到濃郁的神秘因子,絕對出過不只一位菩薩,這地方太不一般了!

  情況很反常,這片寺院中的神秘因子未免太活躍了吧?主動向他身上撲,在歡呼,在雀躍。

  秦誠問道:「老王,你的臉色有些不對勁,怎麼了?」

  「我有點想回舊土了。」王煊一臉凝重之色,隔著有段距離呢,神秘因子居然就在主動向他身上撞!

  「老王,說好了的,你要幫我,怎麼才來就想跑路?!」秦誠不解。

  「那好吧,咱們先看看。」王煊遲疑,然後他又自語道:「或許,去找老張比較靠譜。畢竟,他晚年歸隱鶴鳴山,心境相當淡然了。可萬一真遇上他,並不小心放出來,他知道我天天喊他老張會不會有什麼想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