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千年古剎,駐世長存,歷經數朝興衰,古意斑駁,積澱著時光的印記。而今它更是屹立在星空這一端,遙望銀河,回首過去,古今多少舊事都隨風而去。

  但是,有些意識依舊在,始終未變!

  王煊確信,這裡面有菩薩殘留的精神能量,封在奇物中,等待他去開啟。現在神秘因子無比歡呼與雀躍,歡迎他的到來。

  列仙的長生之地在何方?

  菩薩的極樂淨土又在哪裡?

  王煊沉思,古代那些羽化級強者既然那麼神通廣大,為什麼沒有一人能留下?

  而今殘存的精神能量卻在作妖,要從一個又一個大坑中爬出來,但卻很有可能將後人拉進去當替死鬼。

  這些精神殘體與真正的列仙、菩薩有什麼關係,是否就是他們本身,還是他們錨定這個世界故意遺留的?

  「老王,我從來沒有發現過,千年古剎竟這樣特殊,看著雖然不高,但在心理竟給人很宏大的感覺,想要仰望。你看那些遺存千年以上的青磚灰瓦,帶著裂痕,經歷了數之不盡的歷史戰亂,卻越發的有種歲月的厚重感。它們現在竟然在發光,讓我有種熱淚盈眶的感動,覺得這種傳承太偉大了。千年佛火不熄,流散於星空兩岸,始終在傳遞著菩薩的慈悲,要淨化世間,讓人心折,我竟忍不住要去朝拜。」秦誠看著前方,一副要朝聖的樣子。

  王煊一把拉住了他,他這是引起寺院中那些奇物共鳴,導致千年古剎中蘊含神秘能量復甦,要度化秦誠?

  「醒一醒,你不過是被某種殘存的精神秘力感染了,放著王真仙不拜,你要去出家嗎?」王煊在他肩頭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

  同時,他的精神領域浮現,額頭前白霧瀰漫,並共振起來,讓秦誠眼神恢復清澈。

  秦誠驚異,道:「老王,這廟宇今天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樣,感覺格外的神聖,讓人心生好感。」

  「你離我十米遠,再感覺下是否還如此。」王煊讓他遠離一些。

  他覺得,一切都是因為自身引來了太多的殘存的神秘秘力所致,而秦誠距離自己過近,被舊時菩薩的殘餘之力感化了。

  「奇怪,那種感覺變淡了。」秦誠不解。

  王煊沒有解釋,怕嚇到他,帶著他接近寺院,並選了一片開闊地,靜靜地立足在這裡,默默感應了一番,他看向秦誠,道:「你在這裡練金剛拳。」

  「這……有什麼講究嗎?」秦誠驚疑。

  「在寺院附近很適合練這種拳法。」

  「好!」秦誠點頭,在舊術實驗班時,他們都學過金剛拳,他相當的熟悉。在這個地方他舒展身體,面對千年古剎,倒也頗有神韻。

  王煊默默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結果瞬間接引來更多的神秘因子,連他都覺得那片寺院似乎在發光了。

  但是他不為所動,並沒有進去,就站在廟宇的院前外,與神秘因子共鳴,他以精神領域牽引,然後全部向著秦誠身上送去。

  當然,他能做到這一步有一個前提,可以自主開啟內景地,這些神秘物質天生親近他,自動在靠近。

  飄落的神秘因子的濃郁度無法與內景地中相比,但對於秦誠來說卻足夠了,他從未接觸過這種物質,顯得尤為珍貴。

  王煊估計,他要是在這個地方修行,一兩年內應該可以晉升到大宗師領域中!

  現在,他將神秘因子全部接引向秦誠身上,對一個還未採氣的人來說就相當的可觀。

  秦誠身為當事人,雖然無法感知神秘因子,但他發現自己體內活性增強,新陳代謝加快,練金剛拳越發的有感覺了。

  「我這是要採氣了嗎?!」他簡直不敢相信,一邊練一邊低頭,看著身體,看著雙手,他幾乎要顫抖。

  其實,他自己也非常接近這個層次了,來到新月後,看守虎狼大藥試驗田,被人送藥,他曾竭盡所能去消化吸收,效果很明顯。

  不過,採氣那道門檻始終攔著他,明明到了近前,卻邁不過去。

  現在一切不同了,得到神秘因子滋養,他的血肉活力激增,精氣神在澎湃,他自己都能感覺到,馬上就要捅破窗戶紙了。

  秦誠有種想哭的感覺,他渴望這個境界已經很久了,卻始終無法突破,而現在觸手可及了!

  最近他一直在自責,花費了家裡太多的錢,結果到了這裡後還被人當肥羊痛宰,連著送出去三百萬新星幣,連個水花都沒看到。

  根本原因還是在於他自身條件不過關,始終沒有能夠採氣,所以才不得不向那個噁心的人上供。

  「老王,我有點想哭,我不謝漫天神佛,我覺得是你用不知道的手段幫了我!」秦誠還是很敏銳的,紅著眼睛說道。

  他通過王煊種種反常的舉動,再加上來到寺院後各種神異的體驗,他意識到,自己的好友很神秘!

  練舊術即將採氣的人自然遠比常人直覺強大很多倍。

  「別說話,不要破壞了你的那種感悟!」王煊讓他靜心。

  「我覺得……馬上就要踏足進去了,這種勢頭已經阻擋不住了。」秦誠眼睛通紅地說道,聲音都在發抖,竟帶著哭腔。

  王煊沉聲道:「不要捅破那層窗戶紙,你在這種狀態下多體悟一會兒,對以後破關有好處,記住這種感覺。」

  秦誠點頭,照著他說的去做。直到一個小時後,他才低聲問道:「萬一錯過破境的機會怎麼辦?」

  「錯不過,明天我帶你直接進廟。」王煊告訴他,放下一切包袱,不會有什麼意外。

  對於好友秦誠,王煊願意大力相助,如果哪天再開內景地,秦誠在身邊的話,王煊都願意帶著他一起進去。

  這個晚上,秦誠不斷練金剛拳,沉浸在一種特殊的體悟中,血肉得到神秘因子滋養,他積累的越發深厚了。

  他從紅著眼睛,到悄然擦去眼淚,再到最後放下心中沉重的包袱,全身心的投入在當中,漸漸重樹信心,某種信念在加強。

  「走吧,回去了。」又過了一個小時,王煊喊停秦誠,一起向回走。

  即便亮如白晝,也該去睡覺了,按照新星的時間算,現在已經是晚上。

  還好,房間中可以隔絕掉所有光源,一片漆黑,王煊很快入睡。除非被人託夢,不然的話,身為宗師的他,很難有夢境,會陷入到最深層次的睡眠中。

  秦誠回去後眼睛又有些紅了,他是個感性的人,立刻動筆寫信,告訴父母自己很快就能去新星,不用再給某些人上供,會憑自身的硬性條件過關。

  第二天,王煊與秦誠一起去了鼎武公司在月球的分部,見到了那個貪婪無度的部門負責人黎琨,一個皮笑肉不笑的中年男子。

  黎琨對王煊的到來表示歡迎,笑著說了幾句場面話離去。

  不久後,王煊與秦誠也離開,前往那座千年古道觀。

  王煊看了又看,覺得這地方極其不一般,整片道觀區域幽靜又深邃,有神秘因子瀰漫,擴張,絕對有極其強大的奇物在這片古建築群中。

  「不愧是千年古道觀,估摸著有教祖級人物的羽化奇物遺留下來。」王煊皺眉,在這裡琢磨。

  此地的神秘因子不是那麼的活躍,雖然在瀰漫,也在向他而來,但並沒有過於躁動。

  「這裡的羽化奇物中殘存的精神能量似乎極強,但不怎麼主動,是因為在沉眠中,還是天性淡然?」王煊站在道觀前,像是面對一片大淵,竟然感覺有些深不可測。

  他已經得悉,這座古道觀是道教祖庭之一!

  「算了,萬一真的是老張殘存的精神能量在這裡沉眠,我怕將他放出來後,他對我有意見打我一頓怎麼辦?」喊了那麼久老張,他還真有點心虛。

  當然,這不是主要原因。

  他決定去那片古寺院中,是因為他覺得,既然對方講因果,那這次應該還他人情。

  「我曾將鬼僧放出,等於救了你們一位菩薩。接著,我又替你們降妖除魔,先滅白虎,又戰紅衣女妖仙,險死還生。這一切都是因為,都在於你們佛門地宮深處鎮壓的大妖魔骨塊流落在外導致的。」王煊輕語,進入古寺廟。

  此刻,他暫時沒想著放人出來,真要在放出幾個菩薩,可能會出大問題!他想先仔細觀察下,目前只要他站在這裡,接引到的神秘因子就足夠秦誠所需。

  王煊帶著秦誠走進千年古剎後,第一時間就感覺到強烈的異常,殿中供奉的那些菩薩近前的煙氣多了不少。

  香火繚繞,居然向著金身法相而去,煙氣緩緩涌動,瀰漫向他們,像是真有什麼東西要浮現出來。

  濃郁的神秘因子出現,向著王煊而來,這些菩薩們……似乎太熱情了!

  王煊趕緊帶著秦誠退出菩薩殿,來到院子中,他盯著那裡的大銅爐發呆,這事兒有些邪門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列位菩薩你們想幹什麼?!

  「老王什麼狀況?」秦誠問道。

  「沒事兒,你在院子中練吧,稍微沉澱下,然後直接破開那層窗戶紙吧。」王煊開口,又補充道:「採氣不過是個小目標,後面還可以大幅度提升!」

  不久後,廟宇中的一位老僧陪著一個中年人進入這片院落,要進菩薩殿。

  王煊露出異色,還真是巧了,再次碰到老凌。

  凌啟明在老僧的陪同下,直接走了過去,沒有理會王煊。

  「那人有些眼熟。」秦誠狐疑。

  「老凌!」王煊直接告訴了他。

  顯然,凌啟明隱約間聽到了,麵皮動了又動,忍住了,沒搭理他們兩人,直接進入菩薩殿。

  老僧看到凌啟明上香後,道:「今日,殿中香火鼎盛,煙繞菩薩身,這是瑞兆,或許貴人敬香有關。」

  王煊發現,老凌居然一副坦然接受的樣子,還微微點了點頭,頓時拉起秦誠轉身就走。

  然後,老僧與凌啟明就看到,繚繞菩薩身的煙氣向著外飄去,似乎指向兩個年輕人的背影。

  老僧直接念了聲佛號。老凌則驚異,渾身不自在,果斷跑出菩薩殿,緩過神來後喊道:「等一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