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沒有理會,剛才凌啟明可是一臉冷淡之色的進入菩薩殿,看都沒有看他們兩人一眼,現在卻喊等一等?

  院門這裡有一群精氣神十足的人站著,實力都非常驚人,直接伸手攔住王煊與秦誠的去路。

  凌啟明出行,安保措施必然很到位,儘管是號稱極為安全的新月,也有超級高手跟在他身後。

  此外,還有最新型的智能機械人守在前方,擋住去路。這個級數的科研成果,單體就可以秒殺成群成片的血肉之軀,可擊落下小型飛船等。

  王煊止步,臉色冷了下來,凌啟明這是想以勢壓人嗎?

  秦誠也面色冷淡,同好友站在一起,他深知這兩人間的各種事。

  凌啟明走來,沒有開口,一副臉色淡漠的樣子,先是看了看王煊,又看了看秦誠。最後他擺手,示意那些保鏢退去,在院門外等候。

  此時,碩大的銅爐中香火依舊,但煙氣不再繚繞菩薩,也沒有指向任何人,一切都恢復正常。

  凌啟明不信仙佛,來這裡不過是為了看古蹟而已,敬香只是順手為之,他現在平靜了下來,覺得是自己多想了。

  「你們兩個急著走幹什麼,兩年前都還在叫我凌叔,怎麼現在裝不認識了?」凌啟明開口。

  他畢竟是非常人,雖然剛才冷著臉走過去,沒有理會他們,但現在收放自如,反倒責問起兩人。

  王煊道:「您氣場這麼大,剛才將我們當作空氣,直接無視。我們還以為您這是要清場,包下寺院獨自上香,所以趕緊自覺地早點離開。」

  凌啟明盯著他,發現這年輕人比以前……不順眼多了!

  所以,老凌再次不搭理他了,看向秦誠,道:「小秦,我聽凌薇說過你,人很不錯,小伙子一看就很踏實,不浮躁。」

  秦誠毫無保留地站好友這邊,聞言只是笑著點頭,謙遜了下。

  王煊一聽就明白,老凌這是話中有話,不過他不在意,為什麼拉著秦誠轉身就走?就是為了等凌啟明過來聊幾句。

  他不管凌啟明心裡想什麼,也不看其臉色,直接開口:「您還記得秦誠,那還真不錯。我和您說,當初凌薇初到安城時,秦誠確實幫了不少忙。比如本地某個年輕的成功人士,以及學校中很有背景的一些學生,不知道凌薇什麼來歷的時候天天送花,讓她不勝其煩,都快成騷擾了,最後都是秦誠幫忙解決的。」

  凌啟明覺得,這小子話有點多!尤其是,他越聽越不對味兒,秦誠幫凌薇攔阻一群追求者,是不是等於在幫王煊掃平各種障礙?所以,他看向王煊時,更不待見了。

  他耐著性子聽完,對秦誠點頭,說小秦人不錯。

  凌啟明很明顯是對王煊冷處理,不看向他,也沒有與他對話。但是,王煊相當的「健談」,似乎沒什麼眼力見,自顧說下去。

  「秦誠那個時候對凌薇照顧有加,可是您知道嗎?他剛來你們的地盤,就被人勒索,當肥羊來宰殺,欺負的不成樣子。」

  王煊平靜地說到這件事兒,看到凌啟明凌厲地看了過來,他一點也不怵,眼神燦燦,對視了過去。

  他想幫秦誠解決掉麻煩,但這裡是新星,存在絕對冰冷的規則,有戰艦橫空,有智能機械人震懾,他不可能去蠻幹,如果直接將人打死,他自身都會搭進去。

  這不是古代社會了,在燦爛的科技文明星空下,即便站住了道理,普通人也不能隨心所欲。

  一切都要在新星的法度下行事,連參與制定規則的財閥自身,明面上都在遵守,不能平白無故壞了規矩。

  至於暗地裡與私下,王煊懶得去評價與多說什麼。終究是實力不到位,他離劍光沖霄、可赴瑤池的層次還差太遠。

  凌啟明露出淡淡的笑意,臉上第一次有了這種表情,很不待見的年輕人這是在求他辦事嗎?

  秦誠有些急眼,他絕對不想看到王煊為了他向凌啟明低頭,張嘴就要說什麼,但被王煊攔住了。

  王煊很平靜,道:「原本我想告訴凌薇,對她多有照拂的老同學到了她的地盤被人欺負慘了。」

  凌啟明斂去淡淡的笑意,以審視的目光看著他,最後開口道:「你不要找凌薇,和我說吧!」

  王煊按住了有些焦急、想要插話的秦誠,迅速而簡單地說出了秦誠的問題。

  凌啟明點了點頭,雖然面色冷淡,但是心情不錯,這個年輕人主動開口讓他幫忙,與過去有些不一樣了。

  「從校園正式步入社會後,人終究還是要接受現實。」凌啟明開口,沒什麼掩飾。

  他覺得,有些事一旦有了開篇,低下了頭,那就意味著妥協,將會放棄許多最初時的東西。此時,他認為曾經的「刺頭」沒威脅了,與凌薇沒什麼可能了。

  秦誠急眼,道:「老王,不需要這樣,沒必要求他!」

  王煊知道他誤會了,只能嘆息,說到底秦誠還是處在弱者心態上,認為他在低頭求人。

  王煊是那種人嗎?壓根沒有那種體驗。

  他知道凌啟明不怎麼待見他,而他現在看老凌也很不順眼,怎麼辦?既然偶遇,那就「使喚」老凌辦點「實事」。

  「我與鼎武組織有些合作,嗯,既然小秦遇上麻煩,你將那人喊過來。」凌啟明開口,平淡中有種強勢,這些對他根本不是什麼事兒。

  王煊把握到凌啟明的心態,對方這是覺得他低頭了,放下了自尊,所以老凌現在心情不錯?

  他嘴角微撇,老凌還真是不待見他啊,但如果認為他低頭了,那真是多想了。

  王教祖近期面對的是都是什麼人?女劍仙、鬼僧、絕世紅衣女妖仙,剛還去老張那座宏大的道觀轉了一圈。

  另外,老吳平日沒事就和他套近乎,小鐘的弟弟鍾誠死心塌地要和他學舊術,最為重要的是,他現在還是舊術第一人的護道人,所以王教祖最近很膨脹,完全是強者無敵的心態。

  故此,他讓老凌辦事,並不是求人的心態,完全是彼此看著不順眼,本著不用白不用的念頭,讓老凌去做點有意義的事。

  秦誠已經被王煊逼著喊人了,讓部門的負責人黎琨來這裡一趟,說凌家一位重要客戶要見他。

  直到這時,王煊才漫不經心地開口:「其實,我們在新星這邊有很多同學,如果去找他們幫忙,肯定會樂意相助。比如,趙清菡、周坤,蘇嬋等人,與我們關係都很好。主要是秦誠這個人抹不開面子,自尊心太強,一直在和那些同學說他現在很好,沒什麼困難。」

  他說的這些是實情,秦誠太要強,覺得自己托關係來新月就已經有些抬不起頭,再去求同學幫忙,他會覺得心中難堪。

  王煊不急不緩地開口:「所以,我知道後,覺得該告訴您,畢竟秦誠曾幫過凌薇,如果在這邊被人欺負,傳出去的話……」

  「你別說了!」凌啟明立刻打斷了他的話,他琢磨過味道來了,這小子哪裡是低頭求他?

  這是典型讓他辦事,還不搭他交情的架勢,臉皮怎麼會這麼厚?!

  一剎那,他對王煊的不待見程度直接乘以十!

  凌啟明臉色陰沉,越看王煊越不順眼。

  事實上,王煊看他也不順眼,暗自腹誹,老凌你堵我來新星的路,這帳還沒算呢,現在讓你干點活怎麼了?

  秦誠也漸漸明白過味兒來了,老王有點猛,擁有極其驚人的強者心態,本著不用白不用的架勢,讓凌啟明去「做事」。

  凌啟明想的更多,所以看向王煊時,不待見的程度再次飆升!

  「練你的金剛拳,早點突破。」王煊開口。

  秦誠點頭,再次舒展身體,演練佛門的拳法,虎虎生風,在寺院中非常有神韻。

  王煊不動聲色,將神秘因子引向秦誠,讓他沐浴在濃郁的神秘物質中,血肉活性劇烈提升。

  不過,這次沒什麼特殊的異象,離菩薩殿有段距離,只是讓整座殿宇顯得比往日神聖而已。

  老僧回首,早先隱約間覺得今天的菩薩像異常,但現在歸於寂靜,難道是錯覺嗎?

  凌啟明沒再吭聲,他接受超凡事物,但希望以科學來解析,並不信仰逝去的古人。

  近期,財閥探索密地,得到莫大的好處,採集到部分奇珍,足以讓他與一些人多活上十幾年。

  轟!

  突然,秦誠身體一震,他打出的拳印發出爆鳴聲,帶動起強大的氣流,實在壓制不住了,全面突破。

  凌啟明吃了一驚,第一次當面看到練舊術的人突破,而且還是個熟人。

  「採氣、內養,一步到位!」秦誠目光湛湛,心中充滿喜悅,頗為激動。

  採氣成功後,很多人都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摸索到內養的門徑,只有少數人一氣呵成。

  王煊用神秘因子助他,直接讓他的血肉被滋養到位,如果不能一步到位,那才會有問題。

  老僧面色變了,方才所見異象都是因為這個年輕人練金剛拳所致?而且他採氣與內養同時成功,說明是個有非凡根骨的人!

  他念了一聲佛號,道:「施主與我佛有緣。」

  「我也覺得,我昨晚夢到菩薩發光,似在相召,所以我便來了。」秦誠點頭,他與王煊很有默契,想將老王摘乾淨,儘管他覺得不說也沒什麼事。

  「施主可以常來!」老僧眼神熱切。

  ……

  黎琨到了,當看到院落外的一群保鏢與一些最新型的智能機械人後,他心頭緊張。

  他進來不久,便知道了凌啟明的身份,再看到站在一旁的秦誠,頓時渾身冒冷汗。

  凌啟明有些看不上他,冷漠地說了幾句話,意思但相當的隱晦,不像年輕人那麼乾脆。

  這是平日滴水不漏養成的習慣。王煊覺得不夠爽氣,直接走過去,明確告訴黎琨,將那三百萬新星幣立刻退還。

  「不,五百萬!」他又補充,做錯事沒代價嗎?

  然後,王煊看到對方滿頭是汗地點頭,不再說什麼,一腳將他踢的凌空而起,飛出院牆外。

  凌啟明見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老凌……」王煊再次對他主動開口。

  秦誠在旁邊聽著,感覺身上直冒冷汗。老僧也愕然,不自禁地看向兩人。

  凌啟明冷冷地盯著他,對他的不待見程度乘以一千!

  王煊嘆氣,道:「我都這麼稱呼你了,還請你辦事,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所以,咱們以後各自安好吧!」

  凌啟明一怔,然後想了想,確實是這麼回事兒,但臉色還是很冷。

  「所以,你不要對我用手段。我萬一出事兒,全世界都會接收到我的郵件,說是你害死了我,我相信到時候凌薇也不會原諒你!」王煊鄭重地說道。

  他確實得防範,老凌在新星這邊的能量很大,想要按死他的話,會有不少辦法。

  「所以,我故意叫你老凌,也算是在表明態度……」王煊認真地說了幾句。

  凌啟明心情複雜,點了點頭,最後冷著臉離開這裡。

  等遠離寺院後,在沒人的地方,秦誠問道:「老王,你說的那些是真的?」

  「什麼真的假的,萬一遇上凌薇,我難道還要換個稱呼不成?依舊該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王煊平靜地開口,補充道:「至於老凌,反正都這麼叫了,以後也就這麼叫吧。」

  「老凌知道後,會打死你的!」秦誠嘆道。

  「他能知道什麼,各論各的。」王煊滿不在乎地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