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下來的兩日,秦誠應老僧之邀,不時去古寺院中練金剛拳,老僧欣喜之下傳了他大金剛拳法。

  他覺得,秦誠身上有靈性,流淌著菩薩光,每次練拳時總會有種奇異的神韻,甚至讓附近的佛像出現異常。

  一切都是因為王煊跟在秦誠身邊所致,接引神秘因子,為他鞏固,將底子打磨的足夠厚實!

  王煊沒時間在月球上耽擱,他想去新星,過幾日就會走,所以臨去前儘量幫秦誠夯實根基。

  這次,王教祖很克制,沒有在寺院中亂來,雖然發現了最少八種羽化奇物,但他連一個「老和尚」都沒敢放出來,實在是有點怕。

  因為,只要他放出一位仙僧,就有可能會受制,被迫將整座寺院中的羽化級強者都從古代遺留的大坑中拽出來。

  那問題就嚴重了,破壞了均勢後,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真是……白馬寺!」王煊驚嘆,他沒有盡信廟中老僧所言,而是仔細探查,驗證了一番。

  這座寺院的某些石碑、塔基與地宮等,可能有兩千年的歷史了,那種積澱下的歷史滄桑感騙不了他的精神領域。

  至於院牆、磚瓦等,在戰亂中曾多次損毀,歷朝不斷重建,所以很多磚瓦與佛殿分屬於不同的時期。

  這座寺院名氣太大了,有第一古剎之稱,是佛門的祖庭!

  史書有詳細記載,白馬寺建於公元六十八年,也就是東漢永平十一年,是古中國時期的第一座寺院。

  當王煊接近地宮時,覺得自己像是在面對沒有盡頭的天空,虛寂而又浩瀚。

  他心頭震撼,按照傳說來看,地宮中可能有佛頂骨!

  他想了又想,直接向後退去,一個鬼僧就很意外了,如果將佛門源頭的生靈放出來,僅是想一想他就心中沒底。

  在沒有弄清楚古人究竟什麼狀況前,他決定先管住手。

  「有古怪啊,這邊是佛門第一古剎,另一邊則很有可能是老張的道場,為什麼將佛道兩家的祖庭都搬遷到新月上來?」這樣的格局讓王煊生疑。

  「據說,當年在月亮上建這片基地時,挖出過一些東西,想換地方都晚了,因為當時臨近完工。」秦誠告知情況。

  這種說法比較玄乎,究竟發現了什麼,未對外公布,最終請來佛道兩家的祖庭,鎮在月球之上。

  「竟有這種說法?」王煊頓時來了興趣。

  秦誠點頭,他初來新月時也有過疑惑,還曾去詳細了解。

  他在鼎武分公司內部查到部分資料,畢竟這個組織本就是提供安全服務的,對異常事件有記錄。

  「早期,也就是一百多年前,月球的這處基地施工時,曾發生嚴重安全事故,死了一大批人,但沒有具體描述。」

  「數年後,道教的祖庭,佛門的第一古剎,先後被整體搬遷過來。」

  「八十年前,這片基地中有十幾人莫名瘋了,嘴裡不停的喊叫,全是外人聽不懂古怪音節。」

  ……

  秦誠講了很多,最後他直接帶著王煊回公司,將那些資料找出來,讓他自己看。

  王煊翻閱,露出異色,心神徹底被吸引了。

  五十年前,有位教授違背生命規律,竟恢復到年輕時的狀態,但半個小時後突然死去。共有六名目擊者,結果六人在三年內先後離世。

  二十年前,有人凌空漂浮,最終落地時,身體迅速腐爛死亡。

  這些簡要記下來的特殊事件都發生在一個地方,那就是曾經挖出過異常東西的「月坑」,如今入口早被封上了。

  王煊放下這些資料,問道:「就沒有去仔細調查過嗎?」

  秦誠道:「怎麼沒有?普通人或許不知道,但是每年都會有十幾個探險隊伍慕名前往。我記得半個月前還有人去過呢。大多數人都沒事,同時也意味著一無所獲。而一些倒霉的隊伍,進去後則再也沒有出來。」

  而後,他又小聲道:「據說,早年還有戰艦墜毀在那裡,所以後面就沒有什麼大動作了。反正不接近那裡,也不會出事兒。」

  秦誠看著他,嚴肅告誡,不要有什麼好奇之心,那裡被鼎武組織列為月球上最危險的地方,沒有之一!

  王煊點頭,他自然不會頭腦發熱,直接跑過去探險。

  他輕語道:「有意思,舊土那邊的月球上挖出黑科技,而這邊的月球則挖出神秘事端,兩個月亮真是古怪啊。」

  秦誠感嘆:「說起來,在月球還原道教與佛門的祖庭,真是成為了很大的噱頭,著實吸引來大量的人登月觀光,畢竟新星這邊對於有歷史底蘊的東西最感興趣。」

  王煊無言,終於知道財閥為什麼狠挖舊土了。新星所有城市都是新建的,到現在也才一百多年的歷史,正是缺什麼就在意什麼,所以去拼命的「補」。

  說到登月觀光旅遊,秦誠頓時振奮起來,道:「黎琨那狗東西,讓我再給他一天的時間,說五百萬就全到帳。」

  一旦到帳,他想將多出來的兩百萬轉給王煊。

  並且,他準備土豪一次,將自己那三百萬都花出去,帶王煊進廣寒宮去看一看。

  「你腦子有坑啊,花那麼多錢去觀光?」王煊讓他清醒下,不就是一處景點嗎,完全沒有必要這樣的浮奢與浪費。

  「所以說,老王你根本不了解,正是因為這樣,我想報答你,想咬牙帶你進去看一看。」秦誠告知,廣寒宮是續命的地方。

  「裡面真的是各種講究,任何都東西都有說法,一餐一飲都是在養命,打的口號就是:還原上古仙家府邸。」

  「廣寒宮有種湯,是以黃金蘑熬出來的。小道消息傳聞,這是在密地採集到的稀珍食材,可養骨髓,能造出更有活力的血液,服食上一段時間後,將會全面提升體質。」

  當提到這些,秦誠羨慕的不得了。

  王煊終於動容,這廣寒宮的生意做的異常驚人,背後肯定由超級財閥把控,不然的話這些稀珍奇物有幾人可供應?

  黃金蘑可是老陳曾親口提到過的珍物,可改善體質,對練舊術的人有巨大的幫助!

  「真要是三百萬新星幣的話,咱們豁出去了!」連王煊都動心了,想和秦誠一起進去「養命」,不說其他,單有黃金蘑就值了。

  秦誠面色發窘,道:「花費三百萬新星幣肯定能進去,也會有相應的養命服務,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安排黃金蘑。」

  王煊一聽就明白了,肯定沒有黃金蘑,他比秦誠更清楚那種奇珍到底多麼珍貴。

  「沒事,不急,等過段日子我去那片密地採摘他一籮筐黃金蘑,到時候請你吃小雞燉蘑菇!」王煊豪氣地揮手與許諾,並不忘記鄙視廣寒宮,道:「瞧他們摳摳索索的,放兩片蘑菇熬湯,太小家子氣了!」

  「老王,你比財閥都豪氣,我可是記住了。」秦誠咽口水,不管能否實現,先騙自己會有那麼一天,道:「再過段日子,我應該能調到新星去了,到時候等著吃你的大餐!」

  王煊擺手,道:「沒問題。你和我說說,廣寒宮還有什麼特殊的東西。萬一哪天我去了密地,想採摘些東西,怎麼也要比他們強吧。」

  他這也算是間接了解,密地都出產什麼奇珍,早做準備。

  「廣寒宮的『仙釀』稱得上是一絕,據我所知,不少大組織的首腦都曾慕名而來,讚不絕口。酒漿中似乎混有某種山螺精粹,傳言異常珍貴,一個月只提供那麼幾壺而已,月初頭天就會售罄。」

  當聽到這裡,王煊心中劇震,山螺是什麼?按照老陳給他的那本書中的記載,山螺生於山石中,屬於稀世山寶。若是捕捉到,曬乾研磨,日服一錢,持續半月,可延壽五載。

  這可是真正能續命的「奇珍」,居然有人每月都會拿出來少許,著實厲害!

  他有些理解了,為何廣寒宮像是黑洞般吞錢,不說其他,單食譜中這些東西就早已超出常人的想像。

  廣寒宮每月放出一些山螺酒漿,藉此吸引到大組織、財閥的重要成員竟購,最終都會是人脈。

  王煊意識到,為什麼第一天來新月時看到凌啟明從那裡出來時滿面紅光,肯定是進行「大補」了,在改善體質!

  「這些算什麼,山螺還要論克磨粉泡酒?太寒酸了。」王煊拍了拍秦誠的肩頭,道:「等過段日子,我請你吃蒜蓉山螺,咱們直接烤著吃,論斤來,吃到你撐飽為止!」

  秦誠想到那種場面,還真是一陣出神,最後嘆道:「老王,大氣!不管怎麼說,能有這想法,沒事兒的時候幻想一下就很美妙了。」

  王煊一陣琢磨,密地真不簡單,蘊藏著各種奇珍。而他剛才可不是亂說,是在了解密地有什麼,這些都將是他的目標!

  秦誠的思緒回歸現實,告訴王煊,新星這邊物質生活普遍可以,但分化極其嚴重,金字塔頂端的少數人已經開始在追求長生,那是普通人不可企及的世界。

  王煊點了點頭,道:「一切都不要急,慢慢來,他們所追求的那些,我正在踐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