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風很大,在這塊區域發出呼呼的聲響,瀰漫著十分陰冷的氣息,甚至將地上的帶著血絲的碎骨塊都刮起來了,更有血水揚灑到周圍人的身上。

  頓時一片驚叫聲,所有人都不知道因何起風,並未看到半空中綻放白芒的身影。

  王煊注意到,被他砍掉頭顱的生靈,一身白芒快速消散,整個人漸漸虛淡,在陰冷的大風中瓦解。

  死了!

  他這是砍死了一個仙人嗎?

  當然,他自身不相信這是列仙中的一員,又不是沒接觸過,傲嬌的女劍仙手下留情時都將老陳劈的死去活來、看到劍就想吐,那樣的人活著時才是仙。

  另外,就是那頭白虎都化成小貓咪時都將老陳叼走了,羽化層次的生物不可揣度。

  沒有人知道王煊一劍劈殺了個神秘生物,但所有人都頭皮發麻,莫名起風,他們身上都染血了,只有老道士與老和尚例外。

  為了避嫌,王煊趁亂也給自己抹了點血,只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他心中頗不平靜,這柄短劍果然很不簡單,正如老陳所說,遇到一些神秘事件時可以保命。

  大風停下,現場安靜,今天這種怪異的事過去不是沒有過,還有比這更瘮人的,只是今天淋了血,實在讓親歷者有點發毛。

  人們只能感嘆,月坑太恐怖。偏偏每年每月都有人去探險,不信這個邪。

  老道士還在舞劍,老和尚也在持降魔杵亂砸,兩人都只是略微有感應。

  「真晦氣,看個熱鬧而已,被噴了一身血。」秦誠抱怨,不僅染血了,還吧嗒一聲,從他衣領子那裡掉下一塊碎骨。

  他臉都綠了,噌的一聲竄出去六米遠,一陣乾嘔,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那鮮紅雪白的東西讓他眼暈。

  就在這時,地上還躺著的四人無聲無息,直挺挺的起身,完全違背物理規律。

  其中一人徑直向著基地深處走去,步子邁的很大,遠超常人,一步躍起,居然橫渡十米遠。

  王煊瞳孔收縮,這樣的實力很強了!

  然而,那人第二次邁步時,剛到半空中,便噗的一聲莫名爆開,鮮紅的血液迸濺開來。

  正在乾嘔的秦誠愕然抬頭,摸向自己的臉,結果發現手都被染紅了,指頭上粘著一塊破爛的肉皮。

  並且,一隻血淋淋的斷手也落在他的腳下。

  秦誠向後躍出去兩米遠,真的受不了,使勁甩手,擺脫那塊黏糊糊的肉皮,頭皮都要炸開了,喊道:「老王走了,下次我再也不看熱鬧了!這比一個人深更半夜看鬼片還瘮人!」

  王煊沒動,他真的被驚住了,剛才那個人為什麼解體?他看的清楚,是白馬寺與道教祖庭同時發光所致,禁錮了那人,他的體內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劇烈掙扎,而後爆開。

  這樣看來,當年將道教祖庭與佛門第一古剎同時遷移到這裡,確實有用!

  就是不知道一百多年前,是誰在建議這麼做,是封建迷信使然,還是有高人布局?鎮壓了月亮。

  「跑了,他們怎麼沖向月坑了!」有人不解,還活著的三人中,有兩人衝出保護層,一路狂奔,進入隕石坑地帶。

  那兩人連太空服都沒穿,可是動作矯健,每次都能躍出去近十米遠,直接沒入黑洞洞的月坑中。

  「這倆大兄弟太猛了吧?」

  「猛什麼,明顯中招了!現在可是白天,沒有保護層的月球地表足有一百多度,估計他們現在已經熟了!」

  現場還剩下一個青年,唯一的倖存者,他臉色通紅,身體發抖,跌跌撞撞走了幾步,艱難地開口:「月坑中有仙光,一群仙人……」

  所有人都跑開了,怕他爆開,但聽到他這樣說話,又趕緊臨近了一些,擔心聽不到他後面的話。

  「你可千萬別爆開!」秦誠喊話,他是真的被炸怕了。

  「原來……我已經死了。」青年這樣開口,而後突然解體,這次一群人都中招了,被濺的滿身是血。

  不少人憤怒地回頭,看向秦誠,覺得如果不是他亂提醒,那個青年說不定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死去,不會立刻爆開。

  王煊精神領域起伏,額頭前白霧擴張,他盯著地面,剛才看到有東西一閃而逝,沒入地下。

  他等了很長時間都沒見那東西出來,現場再無異常現象。

  連著死了這麼多人,絕對是大事件,很快這塊區域就被封鎖了,普通人並不知道這裡的慘烈與血腥。

  王煊與秦誠在這塊區域做了筆錄,然後火速離開,兩人都想著趕緊去沖洗,太膈應了。

  王煊是自己主動向身上抹的血。秦誠則不然,回到住處後,他差點將臉還與手搓下來一層皮。

  晚上去吃飯時,秦誠看到王煊在那裡研究菜單,竟在盯著鮮紅的刺身看,他一陣乾嘔,打包一份水果拼盤先跑了。

  夜晚,王煊的房間一片漆黑,他陷入沉眠中。

  不久後他被驚醒,感知太敏銳,提前有所覺,房間中很不對勁兒。他睜開眼睛的剎那,直接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生物,嘴角帶著殷紅的血,眼睛也是猩紅色!

  這可是深夜,人應該陷入最深沉睡眠的階段,結果他剛醒來,就在黑暗中看到這麼個東西,讓膽大的王煊也嚇了一大跳。

  顯然,這個生物也是剛湊到床頭這裡,見他睜眼醒了,沒有什麼猶豫,直接向他就撲了過來。

  儘管王煊反應迅速,但還是覺得頭皮劇痛,有什麼東西要向裡面鑽。他心中劇震,這是進入現世中的妖魔?想進他的血肉中,而且是從頭頂向里鑽。

  轟!

  他運轉五頁金書上的體術,剎那間,五臟共振,胸口發出淡淡的雷光,秘力向著全身涌動。

  尤其是頭皮那裡,爆發出一道真實的雷霆聲,轟的一聲悶響,而後他聽到了慘叫聲。

  那個披頭散髮的生物,猩紅的眼睛露出恐懼之色,但也有些癲狂,倒退出去後,居然又再次撲了過來。

  轟!

  王煊一巴掌向前拍去,帶著淡淡的白光以及雷鳴聲,將這個生物震退,並且它胸口冒起黑煙,慘叫著,這次轉身就走。

  王煊躍起,並快速抓起衣物旁邊的短劍,剎那追了上去,一劍刺出,那生物悽厲嚎叫,身體虛淡大半,向著地下鑽去。

  結果王煊雙腳發光,雷霆聲震耳,白光遍布地面,那生物再次悲慘的嚎叫,瞬間穿牆而去。

  王煊發現自己望到了牆外的景物,他這才意識到,是精神領域顯化,所以一直能看到這個東西,估計普通人見不到。

  他追到院中,將短劍擲出。那個生物哀嚎,身體消散,只留下一縷輕煙般的霧氣。結果遠方鐘鳴,臨近這裡的千年古道觀發光,將那最後的薄煙震散,什麼都沒有留下。

  雖然是時鐘上的夜晚,但走出房間後,外邊亮如白晝,這就是月球上讓人無奈而又厭惡的方面。

  「與傳說中的鬼物不太一樣,不怕陽光照射,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那幾人臨死時為什麼說月坑中有一群仙?照他們的說法,我已經連殺兩個仙人了。」王煊自語,剛才殺的是白天的漏網之魚。

  擾人沉眠最可恨,他真想衝進月坑中將那窩仙都給宰了,居然想來害死他,這仇被王教祖記下了。

  不過,他琢磨了會兒,還真不敢輕易進月坑,那地方如果簡單的話,也不至於請來佛道兩家的祖庭一同鎮壓。

  「我是被『仙』盯上了,連著兩隻都衝著我來,為什麼?」

  王教祖的心很大,提著短劍回去,躺在床上很快就又睡著了。

  「老王,出事兒了!」第二天一早,秦誠跑來找王煊,告訴他昨天的探險隊伍中,有來自財閥的年輕人。

  「這有什麼稀奇的,財閥中人敢進絕地冒險,照樣會死。」王煊沒當做一回事。

  「是秦家,在新星非常有名,屬於超級財閥之一,他們的後人失落在月坑中。這不是重點,關鍵是他們發出懸賞了,誰能將秦雲風的屍體帶出來,都會有重金酬謝。」秦誠告知。

  「你的本家?」王煊笑道。

  「跟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秦誠嘆氣,同樣姓秦,但命運簡直是秦香蓮和秦始皇之間的差距。

  昨天中招跑回月坑中的兩個年輕人,其中一個就是清雲風,想都不用想,在那種高溫下他肯定熟透了。

  「別人需要奮鬥一生的東西,對他來說垂手可得,估計人生失去追求了,所以才尋找各種極致的刺激,組隊探險,結果把自己搭進去了。」秦誠說道。

  他很感慨,有些人的起點是常人永遠觸摸不到的虛幻終點,差距太大了。

  這次事件鬧出風波,近些年來,雖然財閥的實力在增長,但是各家都比較低調,什麼事都躲在幕後。

  像秦雲風這樣作死,將自己命搭進去的財閥後人,這些年來屬於頭一份。

  「要去觀看嗎?」王煊問他。

  「去,看一看誰敢進月坑。」秦誠沒忍住,還想去湊熱鬧。

  防護層那裡有不少人,正在低語與熱議,不久前出動最新型的機械人,結果進入月坑後徹底失聯了。

  「還是不行啊,那種機械人抗磁,抗脈衝,抗能量干擾等,已達到極致,是近期的新款,居然依舊抵不住月坑內的神秘侵蝕。」

  「老凌來了!」秦誠低語,他也有些喊著順口了。

  王煊回頭,果然見到凌啟明走來,在一些人的陪同下,站在防護層近前觀望月坑。

  他有些詫異,道:「老凌為什麼要來這裡?」

  秦誠道:「聽說凌家和秦家合作密切,關係相當的好,估計秦家有人知道他在月亮上度假,請他過來盯一下。」

  王煊點頭,道:「現在我有些好奇了,秦家怎麼重金酬謝?」

  秦誠已經了解過,道:「非常吸引人,秦家準備了很多東西,可以任選兩種。黃金蘑、地髓,算是稀世奇珍。另外還有一本鍛鍊精神的古代秘冊,以及新術領域曾經的第一人奧列沙留下的手札一本,此外還有從舊土蜀山挖到的一本劍經。雖然沒人能練成古劍經,但據說可能與飛劍術有關。反正都是好東西。不願意要這些,可以直接兌換成新星幣。」

  「有點吸引力,但王真仙身價太高,他們請不動我!」王煊剛說完,就覺得情況不對勁兒。月坑那裡無聲無息漂浮起幾道身影,祥和聖潔,帶著絢爛的光,竟盯上了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