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心頭一沉,居然被盯上了!

  是因為他殺了兩個「仙」,被對面的生物感知到,還是說他的「招仙體質」又發揮作用了?

  天穹漆黑,地面明亮,這就是沒有大氣層的月球白天的真實景象。但是,月坑中的身影卻更加燦爛了,在變天依舊在發光。

  最後,有個生物動了,緩緩朝著保護層而來。

  是妖魔嗎?王煊精神高度集中,死死地盯著他。

  「秦誠,你趕緊後退,去白馬寺!」王煊低語,現在一切都充滿未知,他不知道那是什麼生物,究竟有多強。

  「老王你發現了什麼?」秦誠心中一驚。

  「別問,趕緊走!」王煊暗自握住短劍,盯著防護層外的地表,坑坑窪窪,有很多隕石撞擊的痕跡。

  「你自己小心!」秦誠看了他一眼沒有再多說,轉身就走,他與王煊認識多年,很有默契。

  王煊看清,那團神聖光團中是一個人,而不是妖魔的形態。

  這個人只能看出輪廓,是個男子,身材較高,接近一米九。

  他身上綻放白光,看不清面部,很神聖,有股祥和的氣息,在他的身邊有潔白的花瓣飄落,氣象非凡。

  王煊皺眉,一個男人而已,周圍漂浮著雪白的花瓣,有什麼說法嗎,還是在故作姿態?

  他依舊冷淡地盯著,又不是沒殺過,昨天宰兩個了,有種就過來!

  神秘男子放緩腳步,慢慢接近防護罩這裡,其他人都無覺,根本看不到有一個發白光的男子臨近。

  突然,在男子距離防護層還有十幾米遠時,兩道光束飛來,帶著雷鳴聲,震耳欲聾,在那裡炸開。

  那個男子果斷倒退,即便如此,他雖然未被擊中,可還是在雷霆爆開的剎那,身體略微虛淡了一些。

  王煊瞠目結舌,霍的轉身看向白馬寺與千年古道觀,他咽了一口口水,這也太壯闊與驚人了。

  白日雷霆,橫貫長空,轟殺妖魔?恐怖的有點離譜!

  然而,當他看向周圍的人時,發現所有人都比他淡定,還有閒心指指點點,討論月坑中的古怪。

  王煊倒吸一口涼氣,那麼浩大的兩道驚雷,居然都沒有一個人聽到,毫無所覺,像是隔著兩個世界。

  道家與佛家的祖庭,過於恐怖,至高在上,瞞過了凡俗嗎?!

  王煊一陣失神,他對兩教的底蘊了解不多,但是,面對這種朗朗乾坤下降落雷霆的手段還是感覺很震撼的。

  「不對!」很快他回過神來,露出異色。

  他很清楚,白馬寺的幾位菩薩,還有那可能存在的佛教源頭的生靈,都在古代留下的大坑中,根本還沒有爬上來!

  道教祖庭的情況,大體上應該也差不多。

  「兩大祖庭根本干預不了現世,針對的只是精神層面的打擊?」王煊思忖。

  只要他將精神領域收起,也會如眾人般,看不到橫貫月球上空的雷霆,變成吃瓜群眾中的一員。

  「即便是放出來的鬼僧,好像也只能託夢,從未能改變現實中的一切。」

  「所以說,我縱然將將幾位菩薩級生物從大坑中拽出來,甚至將佛教源頭的生靈拉上來,他們也只能暫時在精神領域中顯照,而無法改變現世?」

  「古代那麼多神話傳說,該不會都是在精神領域中發生的吧?」

  一瞬間,王煊想到很多問題,他忽然發現,或許可以對列仙、菩薩重新思索。

  這群生靈雖然神通廣大,但都是立足在內景地或者神秘的精神層次中顯聖,而不是在現實世界中!

  「所以說,這群人對現世的影響力遠不如成仙成佛前,一旦羽化登仙,差不多就離開現世了。」

  他思忖,這也就意味著人間還是人類的人間,精神成仙的人也就那麼一回事兒?

  王煊忽然淡定了很多,即便是想到絕世紅衣女妖仙,心底也沒那麼強烈不安了。

  然後,他看向防護層外的那個綻放白芒的模糊男子,覺得他也沒什麼大不了,根本不可能大範圍影響滾滾紅塵中的人類。

  王煊估摸著,月坑中的生靈最多也就是能附體,而且自身好像還在付出相應的代價,根本就不可能如神話傳說那般,焚山煮海。

  而且,他們還受道教祖庭、佛門古剎的壓制。

  尤其是面對王煊的這樣的人,不怕他們附體,手持神秘短劍,更是能砍死他們!

  王煊琢磨著,要不要衝到月坑中,將那幾個死死盯著他的生靈全都削死算了。

  此時王教祖極度膨脹,認為神話也就那麼一回事。

  這一刻,他暫時將內景地深處大幕後的世界自動屏蔽掉了。

  一番神遊後,他的思緒回歸現實,開始冷靜,現在絕不可能冒頭,他不想人被人盯上,與他初衷不符。

  「有人出去了,接近月坑。」

  一支探險隊被驚人的懸賞所吸引,六人組速度很快,已衝到月坑入口那裡。

  然後人們看到,他們直挺挺的倒在黑洞洞的入口旁邊,更有人跌落進去,再也沒有出現。

  「絕對中招了,多半都死了!」一些人低呼,有種窒息感,這可不是看電影,而是真的有人在死去。

  王煊盯著,確實是附體所致!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都沒有人再出頭,懸賞雖高,但也有命拿才行,不然就是搬來一座金山都無意義。

  在此期間,防護層外面的生靈有數次臨近,在附近轉悠,但始終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王煊注意到,兩座祖庭數次發光,劈出恐怖的雷霆。有次凌啟明的胸前有吊墜閃爍,腕子上有手串亦燦燦生輝,流淌霞光。

  他輕嘆,財閥果然不簡單,身上帶著不一般的神秘古物,估計凌啟明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的效用,當作古玉配飾戴在身上。

  王煊聯繫秦誠,將愛看熱鬧的他喊了回來。一百多年前應該是有高人布局,遷移來兩教祖庭,完全鎮得住場面。

  不久後,秦家的人來了,是一個中年男子,名為秦鴻,是秦雲風的父親,帶著悲色,親自登上月球。

  「誰能將雲風帶出來,我必有厚報!」秦鴻看著眾人說道,他知道,能來這裡觀看的都是各組織的安全專家與特顧等。

  至於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月坑,沒有工作證也不會被放過來。

  秦誠小聲提醒道:「老王,不管他給多高的報酬,都不要心動,有些錢咱是不能沾的!」

  王煊點頭,他確實沒打算過去,不就是一本劍經與一本鍛鍊精神的古代秘冊嗎?又不是金色竹簡以及佛道兩家的至高絕學。這樣的經文不值得王教祖冒險,萬一被財閥盯上得不償失。

  至於黃金蘑,他自己馬上就要去密地了,更不稀罕。

  事實上,現場也沒有人應答,開什麼玩笑,昨天死了一堆人,剛才又有六名專業人士倒在月坑中,誰還敢去?

  平時,之所以有人去探險,那是因為大多數時間月坑都很安靜,並不鬧邪。

  從本質上來說,一百年多年了,月坑最深層次的問題始終沒有解決,現在沒有人會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凌啟明陪著秦鴻交談,安慰了一番,隨後離去,他在這裡站了快三個小時了,不可能再呆下去了。

  「這群武夫,膽子都這么小嗎,沒有一個人敢進去!這樣的人也配稱為安全專家、特聘顧問?!」秦鴻在人陪同下,離開現場,在遠處發出憤怒的低吼聲,一番斥責。

  常人聽不到,因為距離太遠,但王煊精神領域形成後,感知強大的可怕,清晰地聽在耳中。

  「那些提供安全服務的大組織養這群人有什麼有用?舊術、新術領域的人都是一群廢物,就是養條狗都比他們強,最起碼會聽話。給我去施壓,讓那群武夫下月坑,這群人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嗎?!」

  秦鴻低聲咆哮,陪著他的人都滿頭汗水,不敢言聲。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失去親子,心中憤怒,在這種境地下,他吐出的其實都是他的心聲。

  遠處,王煊帶著冷意,不過沒什麼好憤怒的,他並沒有感覺到意外。秦鴻這種來自大財閥的高層人員,肯定不止一兩個,的確就是這麼看修行之人。

  儘管有些大組織在動員,但是特顧等都沒有人出頭,又不是簽了賣身約,有充分選擇的條件下,誰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不久後,一艘飛船降落在月球,隨之一則爆炸性的消息傳出,秦家調來四位菩薩!

  毫無疑問,某個生命研究所的背後是超級財閥秦家在支持,這次出動了四位基因強者,是當前最強大的月光菩薩超體!

  王煊心頭一跳,遠遠地看到了所謂的月光菩薩,他臉色立刻嚴肅起來,這竟然是……大宗師層次的生物!

  四大菩薩徑直出了保護層,向著月坑而去。

  同時,一艘戰艦橫空!

  秦鴻臉色陰沉,已經做好最壞的準備,他已經與各方通氣,這次要動用「N物質」,是從昔日的某處福地中收集到的!

  一旦四大菩薩失敗,他準備將那種物質全部澆灌進去,徹底毀了月坑。

  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決定,這麼多年來,財閥與各大組織都在想辦法,這是他們醞釀了多年的殺手鐧。

  感謝:書友20210623115002975,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