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有些問題。」王煊盯著四大菩薩,看出一些不同的東西,畢竟他是真正的宗師級強者。

  毋庸置疑,四大菩薩的肉身很強,但其精神能量卻比不上真正的大宗師。

  在同層次的人物中,這方面絕對是個短板。甚至,王煊覺得,他如果得到一本精神領域的秘笈,他有把握沖潰一位月光菩薩的精神體!

  所有人都在注視,都是各組織的特顧與安全專家。

  四大菩薩一步邁出後,像是在貼著地面飛行,橫渡出去很遠,那種景象相當的驚人。

  月光菩薩實力強大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其實還是因為月球引力沒那麼大。

  王煊額前有淡淡的白霧,他密切關注,想驗證心中的猜想。

  月坑附近直接爆發戰鬥,實力到了月光菩薩超體這種境地後,提前有感,手中的合金刀向著天空劈去。

  同時,也有人抬腳踏向地面,冷硬的岩石地崩開,出現很多巨大的黑色裂縫,大宗師級的力量非同凡響。

  王煊表情嚴肅,那些神秘生物果然還是那一招,向前猛撲,直接附體。

  一位月光菩薩的合金長刀掃過半空,但是……毫無用處,刀鋒從白光中划過,神秘生物無恙,俯衝到他的頭上。

  防護層外面沒有空氣,雖然無法傳出聲音,但是人們依舊能感覺到,那位月光菩薩在嘶吼,痛苦的大叫。

  他扔下合金長刀,抓向自己的頭部,恨不得將太空服撕爛,將防護頭罩敲碎,狀若癲狂。

  王煊嘆息,月光菩薩的弱點很明顯,肉身實力夠了,但精神層次跟不上,現在被附體後擋不住。

  砰!

  那位月光菩薩將一塊四米高的隕石塊踢的離地而起,在半空中爆碎,讓所有目擊者都心驚肉跳。

  王煊看的清楚,半空中那個發光的生靈鑽進其頭部,一點一點的消失,那景象讓人不寒而慄!

  「相當的殘忍啊!」王煊嘆氣,他能看到,月光菩薩的精神在暗淡,被對方一點一點掐滅了。

  不過,他也看出問題。那種生物想要附體果然要付出代價,被月光菩薩的肉身灼燒,那個生物綻放的白光在瓦解,在暗淡。

  即便這樣,那個生物也要鑽進去,執意要入主那具身體,而且似乎很興奮。最終,他暗淡了,終於全身沒入月光菩薩的軀體中。

  王煊心頭劇跳不止,生命科研所研究出來的最新型菩薩超體,該不會正好滿足了那種生物所需吧?

  喀嚓!

  第一個被附體的月光菩薩進行最後的掙扎,將太空服撕裂,引發他體內那個神秘生物憤怒的咆哮,有精神波動傳出!

  防護層這邊許多人都嘆息,他們沒看到月光菩薩與什麼生物戰鬥,但是見到他發狂,而後撕裂自己的防護服,意識到他要死去了。

  即便強如大宗師,也不能長時間暴露在月球表面。

  最後他縱身一躍,消失在漆黑的月坑中。

  不遠處,另外三位月光菩薩也在激烈對抗,掙扎,全都發瘋,他們到底在與什麼東西戰鬥?

  所有人都毛骨悚然,未知最可怕,讓人心生恐懼。

  一位月光菩薩炸開,血肉與骨頭灑落在隕石附近。

  從他身體中飛出的神秘生物變得虛淡,附體大宗師讓他付出很大的代價,最後也沒有得到肉身。

  接著,第三位菩薩超體也爆開。第四位則躍進月坑中,再也沒有出現。

  一時間,保護層這邊所有人都安靜了,鴉雀無聲,那可是月光菩薩超體,短時間內全滅!

  儘管很慘烈,讓人心頭沉重,但是,王煊確定了一些事。

  月坑中的生靈無法移山填海,難以大範圍影響滾滾紅塵中的人類,連附體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他又看向遠處的白馬寺與道教祖庭,佛道亦如此。

  他越發有些相信自己的某種猜測,古代許多神話傳說可能都是在精神領域發生的。

  「列仙的歸列仙,人間的歸王煊。」他輕聲自語。

  這樣想的話,列仙與菩薩或許都將有新的解釋。

  秦鴻臉色難看無比,他親自來到現場,隔著防護層看到這一幕,連四位月光菩薩進去都沒有撲棱出水花,這令他心中焦躁。

  他轉身離去,現在或許該考慮動用「N物質」了,那是從昔日的「福地」中提煉出來的東西。

  但他真不想遺棄次子的身體,希望從月坑中帶出來,不然的話與那群神秘生物同葬在一起,想一想就發瘮。

  「根據這麼多年的觀測,月坑中的生物應該與精神體有關,我覺得,想將雲風帶出來,需要找精神力強大的人進去才行。」秦鴻身邊的人開口,特意查了一百多年以來的各種資料,詳細了解過每一次的恐怖事件。

  秦鴻已經回到住所,心情糟糕透頂,臉色很冷,道:「一時間哪裡去找這種人?」

  「那些組織在月球分部的安全專家、特顧中,估計會有幾個精神力高的人,可以動員他們。」

  「這群武夫,該體現他們價值的時候全都退縮了。這群人……還不如我腳邊的守山犬可靠!」秦鴻帶著情緒,一腳將近前的守山犬踢了出去。

  他身邊的親信不出聲,這個時候多說容易出錯。

  很長時間後,秦鴻才恢復冷靜,看向身邊的人,道:「再去給我施壓!」

  很快,各大組織開始動員自己公司內部的安全專家、特顧,明確告訴他們,秦家再次提高了懸賞。

  秦家是鼎武這種組織的大客戶,所以他們確實在認真安排,聯絡一些老手,奈何無人響應。

  畢竟,月球上的分部是正規公司,不是各大組織養在其他荒蕪星球的僱傭兵,也不是不能隨意調動的死士,所以月亮上的這些人並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不久後,相關組織接到通知,秦家的人想與安全專家、特顧們見上一見。

  月球上可以提供安全服務的組織,能有六七個,數百位安全專家、特顧被請到一個禮堂中。

  連秦誠這種「水貨」都來了。

  當然,他採氣與內養成功後,勉強算是最低級的安全專家了。

  秦鴻來了,有無盡的傷感,嘆息道:「我知道你們都是業內的精英,有些朋友更是頂尖的修行者。這樣冒昧將各位請來,實在是有些打擾了。但是,請你們理解一位剛失去孩子的父親的悲苦與痛楚……」

  秦鴻聲音低沉,說話中藏著痛,表現的很真誠,並且姿態放的很低。

  王煊訝異,如果不是他形成精神領域,曾經遠遠地聽到秦鴻的冷語,現在還真看不透這個人。

  那時,遠離眾人時,秦誠當著自己親信的面,說一群武夫是廢物,膽小無用,還不如養條狗。

  現在,他將眾人召集到一起後,滿臉悲色,話語直白,帶著感情,說稱舊術與新術修行不易……誰的命不是命?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真的不願請人犯險。

  王煊在心中給他打了標記,這個人十分虛偽與陰冷,以後萬一有交集的話,必須得嚴加防備,不怎麼好對付。

  「老秦這人很接地氣啊,說的很實在。」秦誠在那裡感嘆。

  王煊能說什麼,只能嘆道:「我們還年輕,多學,多看,多留心。」

  最終,秦鴻讓人將黃金蘑、地髓、劍經、古代鍛鍊精神的秘本、奧列沙的手札等全都擺在桌子上。

  並且,他告知眾人,還會有先秦方士的竹簡,以及月光銀、山螺等,只是沒帶在身邊而已。

  另外,他準備的賞金會高達三億新星幣。

  聽到與看到完全是兩碼事,眼下珍物、絕世秘笈、還有三億的賞金就在眼前晃動,頓時讓一些人血液流速加快。

  果然,有人忍不住開口:「如果死在裡面,會有撫恤金嗎?」

  這是要賣命!

  秦鴻立刻回應,而且很果斷,道:「有!誰的命不是命?真要是發生意外,你的家人必然會被很好的照料!」

  儘管九成九的人依舊不會去冒險,但卻覺得,秦鴻相當的真誠。

  王煊顧不上感慨了,而是集中所有精神看桌子上的秘本,他形成了精神領域,所謂的障礙物、角度等,都不是很大的問題!

  尤其是秦鴻為了給眾人更為直觀的印象,手持那些東西,一一展示,甚至翻動書頁,進一步方便了王煊。

  所謂古代鍛鍊精神的秘本,總共就兩頁,字數少的可憐,不過幾百字而已!

  王煊感嘆,難怪古代有種說法:假傳萬卷書,真傳一句話。

  劍經則有六頁,六段密語配了六幅圖。

  王教祖很不客氣,趁著秦鴻悲慟與感人肺腑的講話時,他將兩冊經文都記到了心中。

  周圍的人私下議論,秦鴻這人不錯,為人地道,雖然不能去幫忙探險,但都對秦鴻觀感極佳。

  王煊參與進來,連連點頭,說老秦這人厚道,然後隨大流一起離開禮堂,心情甚佳!

  最終,共有六人冒死要進月坑去試試,結果,他們試試就逝世了。

  至此,再也沒有人敢踏出保護層一步。

  很明顯,月坑不同於以往,這次復甦後,壓根就沒有沉寂的跡象,未來相當一段日子恐怕都會極其危險!

  「那六人都死了!」親信趕來,告訴秦鴻。

  「武夫的命很貴嗎?」秦鴻冷著臉站了起來,看向窗外,道:「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那些陋術早晚會被撇棄!」

  最後,他陰沉著臉開口:「聯繫一下各家,看看他們還有沒有意見,沒有的話,我就動手了,放棄雲風的屍體!」

  這些年來,新星的各大組織與財閥也一直在研究月坑,不可能總將這個隱患遺留下去。

  他們已經確定,月坑中有X物質,其濃郁度比當年發現的「福地」要低不少。

  這種X物質具有超凡屬性,對飛船與智能機械等有嚴重的干擾,相當的致命。

  同時它也會侵蝕新術領域發現的同樣有超凡屬性的上帝因子,讓人頗為頭疼。

  這麼多年過去,各大組織仔細探索與研究,找到一種稀有的N物質,同樣有超凡屬性,但卻可以對沖X物質。

  「既然幾家都沒有問題,那麼行動吧!」秦鴻咬牙吩咐道。

  一艘戰艦出現在月球上空,直接發動。

  剎那間,月坑中爆發出刺目的光,而後湮滅,接著月坑那裡又亮起,最後爆開了!

  「月坑的麻煩被解決了?」這一刻所有人都在驚呼,無比震撼。

  王煊看到,有發光的生靈衝出來,但是又莫名的瓦解了,一具又一具綻放白芒的身影爆碎。

  「精神領域的神話傳說,不敵現世啊。」王煊感嘆。

  突然,他頭皮發麻,感覺要窒息了,這天地間像是有莫名的大災難要發生。

  「老王,我胸悶,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是什麼狀況?」秦誠大口呼吸,感覺陣陣心悸,連他都有感應了。

  「列仙的歸列仙,人間的似乎還沒歸王煊。」王教祖自語,然後拉起秦誠就跑,向著千年古道觀而去。

  秦誠道:「白馬寺更近!」

  「跟他們不熟,如果要從古代的大坑中向外拉人,我得找個熟悉的!」王煊拉著他狂奔,自語道:「老張,如果情況不對,這人間暫時歸你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