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列仙也就罷了,人間怎麼就成王煊與老張的了?秦誠聽著他的黑話,沒怎麼理解。

  「轟!」

  地動山搖,月坑那裡崩解,附近出現巨大的黑色裂縫,貫穿向四面八方,似乎要撕開月球。

  一瞬間,秦誠從心了,立刻理解了人間該歸誰,喊道:「老張在哪裡?!」

  王煊心頭壓抑,感覺這宇宙星空都要壓落下來了,這萬物都要歸回最初的原點,他的頭皮都在發炸!

  因為,他形成了精神領域,看到的比秦誠更多,月坑在崩開,像是有什麼龐然大物要出來!

  他顧不上回答,拉著秦誠狂奔,風馳電掣。月球上引力較小,他現在像是在貼著地面凌空橫渡。

  終於到了,千年道觀上書寫著三個古體字:正一觀。

  道教赫赫有名的祖庭,從龍虎山遷移而來。

  當然,歷朝歷代,時有戰亂,它曾多次重建。但基石無損,較早時期的磚瓦、殘垣也有遺存,而最初的那片「道土」也還在,全被搬來了。

  尤其是張道陵的某些遺物供奉在道觀中!

  進了道觀後,王煊直接就喊:「老張,這月球要換了天,我請你來把把關!」

  千年祖道觀中,有些道士在進進出,很忙碌,各自都在布置,沒人搭理兩人。

  秦誠心慌的不得了,心口內壓抑到了極點,都要窒息了,他咽了口唾沫,道:「感覺老張和你不熟啊。」

  「我和他是神交,現世中沒見過。」王煊進來後,見沒人注意他,頓時在這片古建築群中踅摸,道:「我得找一找,老張究竟在哪塊骨中沉眠。」

  「別說了,會被打死的!」秦誠受不他的黑話了,這要是讓一群老道士聽到,他們兩個大概走不出道觀。

  「找到了,在前方。」王煊別看嘴上輕鬆,但是頭皮都要裂開了,內心緊張的不得了,以超強的感知不斷捕捉月坑方向的景象,他覺得自己的精神領域都爆開了!

  他認為,那裡不是有絕世大妖魔要出來,就是與至強的列仙要進入現世中!

  這片建築群很大,路上的青松翠柏無風自動,枝椏搖擺,千年石塔矗立,簌簌墜落塵石屑更有數百斤的銅鐘自動轟鳴,嗡嗡作響,整片祖庭都有些異常。

  可以想像,月坑中的東西多麼恐怖。

  「老張的骨頭在祖師殿中!」王煊看向前方,那是一片發光的殿宇,起初朦朧,接著猶若黑夜中的一堆聖火。

  隨著月坑震動,祖師殿中光焰蓬勃,越來越亮,越來越璀璨了!

  秦誠看不到光,這一切都只有超凡者能目視。

  王煊頗感遺憾,這人間的璀璨,月坑的妖火,終究只是他一個人能欣賞,無人可同見,共議。

  他嘆息,說到底這人間似乎還都是他的?

  然後,他看到祖師殿猛烈地晃動,並不是地震,那座古老的建築物在發光的同時,宛若有了生命,像是在呼吸與脈動。

  這次,秦誠雖看不到光,但是看到祖師殿在轟鳴,在劇震。

  他臉色發白,低語道:「我感覺老張的棺材板要壓不住了!」

  神秘因子飄落,在王煊的眼中,像是鵝毛大雪紛紛揚揚,這是他在現世中見到過的神秘物質最為濃郁的地方。

  接著,王煊看到整片祖師殿被一團光淹沒,像是烈陽墜落,覆蓋此地,太壯闊與震撼了。

  一時間,他都不敢過去了,老張的存骨地十分嚇人,這是被刺激到了嗎?

  「你真看不到嗎?」他問秦誠,見到這種驚世的異象,居然無法與人共賞,無法熱議。唯一人遙望真實人間,實在是有點……高處不勝寒。

  「我看到房子在跳,也聽到了棺材板撞擊的聲響,別的沒了。」秦誠如實告知,臉色雪白。

  他覺得太嚇人,老張真要活了?!

  王煊也是心中沒底,老張太猛了,如果將他從古代的大坑中拽出來,自身會不會反被他順手塞進去?

  再有,這是老張嗎?他突然想到這個問題,還沒最終確定呢!

  嗡!

  古殿轟鳴,瑞霞噴薄,有一股力量牽引王煊,要將他拉過去。

  並且,他聽到了虎嘯聲,驚天動地,像是有蓋世妖魔要出世,王煊的精神領域竟要被震散了!

  他很想口吐舊土的二字國嘆,真是見鬼了!

  王煊拉起秦誠扭頭就跑,撒丫子狂奔,貼著地面都飛起來了。

  他對那種聲音太敏感了,在內景地中,他與老陳差點被一頭白虎給吃了,怎麼這地方也有虎魔?

  「你不是要找老張嗎?」秦誠問道。

  「先看看,這人間離了王煊,月球是不是還在轉。」他在遠處停了下來,回頭遙望。

  王煊懷疑,難道是因為從龍虎山搬遷來的祖庭,所以,出現異象時,伴著龍吟虎嘯?

  他站在相應的距離內,如果情況有變,他可以衝過去放老張出來,也可以轉身繼續跑路,沒有急著做選擇。

  因為,從本質來說,無論是月球地下的生物,還是老張,估摸著都是古代大坑中人,無論誰出來,都不是很穩妥。

  「人生不要急著做選擇!」王煊讓自己沉著,先穩住。

  這時,傳來陣陣驚呼聲,許多人都在仰頭觀看,保護層外,高空中那艘飛船出了問題。

  事實上,早先它就不對勁兒,不止是王煊,許多人都看到,那艘飛船最開始時就像是被禁錮了,數次劇震。

  現在,它緩慢地朝著月坑而去,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牽引著它,要將它抓到地面。

  果然,這人間離了王煊,月球還是在轉,有神聖之光激射而起,向著月坑轟去。

  道教祖庭,正一觀整體發光,主要是自那原始的道土中衝起,石基中有仙霞流淌,道觀最古時期殘留的有裂痕的青磚灰瓦也在綻放無量光,組成符篆,打入月坑中。

  「幸虧我管住了手,沒亂放人,老張這是……在正一觀的主殿?祖師殿中或許有他的骨,但是多半也和佛門地宮似的,鎮壓著東西!」

  王煊擦了一把冷汗,覺得還好沒有亂來!

  半空中,那艘戰艦因此擺脫禁錮,晃動著,漸漸升高。它的動力系統顯然受損,不然不會這麼慢。

  很多人都在歡呼,戰艦擺脫了束縛。

  秦鴻已經在深空中,他在那艘戰艦發動前,已經提前坐飛船離開月球。

  此時他得到前方的最新信息,冷冷地開口:「在這個時代,科技文明璀璨,所謂神秘也可解析,沒有解決不掉的麻煩。列仙已死,而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卻可以觸及長生!」

  這時,白馬寺發光,有光束落入月坑中,讓那裡崩開的地面趨於安靜。

  王煊感嘆,他現在看到的是什麼,超凡力量鎮壓絕地,神話再現,可卻沒有第二人可與之共觀。

  兩大祖庭都發威了,壓制月坑,讓那裡歸於平靜!

  王煊回頭,看向祖師殿方向,越看越流冷汗,那地方的神秘因子如大雪飄落,但也有煞氣瀰漫。

  「祖師殿下半部分是青石築成,上方是殿宇,該不會是鎮妖用的吧?」

  佛教地宮下,除卻祖師舍利子外,有時候也還會鎮壓一些了不得的東西。

  道教祖庭的格局應該差不多,那座祖師殿下該不會埋著一座石塔吧?如果老張遺有仙骨,在鎮壓著什麼?!

  突然,地面像是在顫動,引發所有人不安。

  月球隕石坑那裡,漆黑的大洞如同深淵,像是有莫名的力量在擴張。

  而在月球的上空,那艘戰艦毫無徵兆地墜落,向著月坑砸去!

  「糟了,動力系統壞了,戰艦出事兒了。」

  「情況不對,它即便失事,也不該偏離原有軌跡那麼遠,斜著墜落向月坑了,這件事還沒完!」

  ……

  許多人抬頭,無比緊張,今天這件事一波三折,實在是有點離奇,細思極其恐怖。

  在黑科技層出不窮的時代,月亮上一口漆黑的坑洞居然能干擾飛船墜落,神秘力量強到這種程度了嗎?

  事情遠不止如此,在王煊以為普通人始終無所覺,這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超凡人間」時,保護層內無數的驚呼聲響起。

  月坑中的生靈在漆黑的地下施展手段,神話傳說竟在接近現世,出現極其劇烈的能量波動。

  許多人都看到了,有燦爛的光擴張,這是人們第一次見到月坑中的超凡異象!

  那裡光雨揚起,看起來柔和而絢爛,但是卻極致的危險,它的速度很快,灑落到高空中,將那艘墜落的飛船禁錮。

  然後,大面積的光雨組成一隻手,龐大無比,輕輕攥住飛船,喀嚓一聲,就那麼生生地捏斷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