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密地,處在未知的星空深處,那裡有續命的奇珍,讓各大財閥都眼紅,不斷派人去探索。

  「既然那裡有地仙草,是否會有強大的靈長類生物,有沒有真正的超凡生靈?」王煊思忖。

  地仙草這種稀世藥草在舊土的古籍中有清晰的記載,提及它就很容易會與神話聯想到一起。

  現在信息不對稱,具體細情都掌握在財閥手中,他了解的太少了。

  密地,恐怕遠比他想像的更危險。各方不斷組織人去探險,究竟收穫了多少奇物?

  老陳的秘路探險組織在元城有分部,也在收集密地的消息,奈何只知道一些探險隊伍的戰績,而根本不知道密地在何方以及具體情況。

  ……

  鍾家,古色古香的書房中,不少藏品都帶著神秘色彩,有些與神話傳說有關,有些是曾經最強大的方士用過的器物。

  鍾庸坐在由一把青翠如玉石的藤椅上,在椅背的後方,一根藤條上還長著兩片清新的嫩葉。

  在他的腿上蓋著一張瑞獸皮,有種神聖的氣息,散發著濃郁的生命因子。

  他在輕輕嘆息,將自己的次子鍾長明找來,道:「我可能時日無多,你要有所準備,走好接下來的每一步棋。」

  鍾長明剛坐下,而後又猛地站了起來,老父親這是怎麼了?平日最怕死,今天怎麼開口說這種話。

  鍾庸背後的書架上有五色玉書,有金色竹簡,有流淌朦朧光輝的玉淨瓶,有刻有九幅人形圖的石板……

  而這只是他收藏的一小部分,庫藏中的文物數之不盡。

  即便古代的頂尖強者復生,看到他的某些藏品也會心驚,在很久遠的過去,有些東西就已經失蹤,成為傳說。

  「坐下,聽我說。」

  ……

  王煊休養了兩日,琢磨到底怎麼進密地,究竟與哪家合作為好。

  「或者說,我不去密地,接著研究內景。」王煊覺得,不能被堵死在一條路上,萬一去不了密地,還能有其他選擇。

  像他這種在超凡前就可以打開內景地的特殊情況,或許在某些大教秘傳的典籍中有記載。

  他在琢磨,可否有效的利用內景地,而又不會放出古人,有什麼制約的古法嗎?

  「舊約鎖真言,能不能利用起來,鎖住那些古代的陷阱?」

  新星這邊有大量的典籍,有各種古物,幾乎將舊土挖空,這也是王煊來新星這邊的原因之一。

  三日後,鼎武組織聯繫他這個特顧,告訴他需要到元城的分部走一趟,登記一些信息。

  很快,他清楚怎麼回事了,新星這邊對新術與舊術領域的人要錄入一些基本信息,說是為了更好的服務修行者。

  王煊出神,是為了服務修行者,還是想更好的掌握他們的一切?

  他第一時間意識到,新星這邊未雨綢繆,怕出現真正的超凡者,現在已經提前準備起來了。

  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未來可能會對他們進行各種限制,比如達到某個層次後,出行需要報備等。

  他估摸著,陳命土這種人現在應該就會被重點「關照」了!

  王煊心中牴觸,道:「我不是新星的人,我從舊土暫時調過來工作,過段時間還要回去。」

  「沒有辦法,只要身在新星就需要登記,當然你不要多想,只是錄入姓名與修行段位等最基本的信息,不涉及其他。」

  王煊聽到這裡後,知道無法避免了。現在錄入的信息較少,屬於修行者「人口普查」階段,以後究竟要怎樣,那就難說了。

  他不得已去了一趟鼎武組織在元城的分部。

  「其實請您跑一趟,主要是有些事不方便在電話中溝通,需要當面告訴您。」

  負責登記的人是個中年女性,並不是鼎武組織分部的人,而是上面派駐進來的,顯然上面對這件事很重視。

  王煊沒說話,只是看著她。

  「是件好事。」中年女子自顧自說,壓低聲音,神秘兮兮,道:「您是特顧,肯定聽說過密地吧?」

  王煊面色不變,但是眼底深處卻有了波瀾,他最近都在研究密地,現在居然有外人對他主動提及它。

  「雖然有部分修行者知道密地,並在新星各地尋找,但是如果沒有人引路,永遠不會發現那個地方。」中年女子微笑著說道。

  王煊有過很痛的領悟,他在雲霧高原亂闖了大半個月!

  中年女子微笑道:「您別這樣看我,密地究竟在哪裡,我也不知道。但是,這次錄入信息後,您就有進入密地的機會了。」

  「怎麼講?」王煊問她。

  中年女子道:「各方相商,都認為應該對一些實力強大的修行者開放密地,給予他們寶貴的機會。」

  她微笑著補充,道:「都說了,這次登記信息是為了更好的服務修行者。您就等好消息吧,我估計像您這種實力強大的人,會被優先邀請進密地。」

  王煊面無表情地離開,什麼服務修行者?這完全是為大組織服務,方便他們找到合適的人去探險。

  果然,兩天後他就就接到第一個電話,超級財閥秦家的探險隊邀請他加入。

  王煊安靜地聽著,通過這個客服的介紹,了解自己想知道的信息,最後沒有一口拒絕,說去考慮。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接到十幾個探險隊伍的電話,其中還有個中介。

  這個中介比較有意思,告訴王煊,不收他的中介費,而只收僱主的費用,讓他盡可以放心。

  「兄弟,不只是大組織在探索密地,還有其他人也想介入,希望投資那裡,現在已經打通了道路。那些財閥與探險組織是怎麼給探險者分帳的?他們拿走七成,給你三成。要知道那些都是你在密地捨生忘死採集的奇物,是拿命換的,卻被他們拿走大頭。我介紹的僱主則不一樣,五五分帳!」

  王煊依舊不急著表態,與這樣的人接觸,只是為了獲取更多的信息。

  這個中介很熱情,加了他的深空信號,把他拉到一個群組裡,裡面有十幾位類似他這樣的修行者。

  「千萬不能去大財閥的探險隊,他們瞄準的是什麼奇物?是山螺、地仙草等稀珍神物,動輒就死光光,每次探險都活不下來幾人!」

  「聽說了嗎,上次宋家三支探險隊全滅,現在都招不到人,沒人敢去了!」

  「都和你們說了,我們新源探險隊雖然剛成立不久,但安全,且分成高。上次隊伍中八個人,最後成功活著回來四個,百分之五十的存活率在所有組織中最高!」

  ……

  王煊靜靜地看著他們聊天,什麼也不說,他露出冷笑,該不會是一群騙子在組團忽悠他一個人吧?

  他轉頭就去聯繫老陳的秘路探險組織在元城的分部,將情況和這裡的負責人說了,讓他看一看這個新源探險隊什麼情況。

  當天王煊就得到反饋,消息讓他驚訝。

  這個新成立的新源探險隊,存活率確實最高,有半數人平安的從密地出來。

  而其他探險隊致死率的確驚人,大多時候能有兩成人活著回來就不錯了。至於最近,大財閥的探險隊被團滅了數次。

  「趙家、吳家、鍾家怎樣?」王煊問道。

  「鍾家不清楚,沒有認識的人。吳家一直想與我們有合作,聯繫比較緊密,聽說最近團滅兩次,還有一次存活率不足百分之十五。趙家也相仿。」

  王煊聽到這裡後有些發呆,早先他還想著實在不行就去投奔趙女神與吳茵,結果動輒就死光光,強如他也受不了啊!

  他早先就預料到,密地多半很危險,現在看來,那地方簡直是殺人坑,超級財閥的的隊伍都在不斷折戟。

  然後,王煊又去鼎武組織分部找人詢問,新源這個探險隊什麼狀況,為什麼存活率較高?

  「他們定位較低,沒有衝著地仙草、山螺等進發,只呆在外部區域,而且見好就收,最多不超過一個星期就返航。」

  其他探險隊一般都在密地呆十天以上,有時候甚至接近一個月才會離開密地。

  王煊點頭,看來不是一群騙子組團忽悠他。

  「有人挖到過地仙草嗎?」他問道。

  「怎麼可能,那可是仙藥,在古代的話,是地仙層次的生物看守的東西。反正,那裡死了很多人,但從來沒有人能靠近。」

  ……

  王煊通過各種渠道,對密地雖然所知有限,但是對各家隊伍的情況了解的越來越多了。

  「馬上就要到月底了,各家的隊伍也該要回來了,即將知道戰績,看一看大財閥的探險隊是不是又全滅了。」

  「新源探險隊第二次探險也要回來了,等著了解戰損情況。」

  「如果這次還是百分之五十的生存率,那我豁出去了,報名參加新源下次的探險!」

  深空信號群,那些人在議論。

  王煊也在等待,想看一看趙清菡、吳茵各自家族的探險隊情況,以及大組織的普遍狀況,那些隊伍不會又被全滅了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