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著戰艦跑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數日後,按照時間算,各家的探險隊應該回來了。

  所有了解密地的人都在等待,靜等他們公布「戰績」。

  「現在是安靜期,但保不住秘密,各家是什麼情況,究竟死了多少人,馬上就要傳出來了。」

  深空信號群中,那些人第一時間活躍起來。

  「可嘆,宇宙中多姿多彩,本土的大勢力早就去探索密地了,可普通人卻根本不知道這些。」

  這的確是事實,各大組織一直嚴守著秘密,沒有對民眾公布過真相。

  新星這些年來出現不少新物種,部分人雖然存疑,但也只是在猜測而已。

  「為什麼會遮著,捂著?自然是為了壟斷,他們想把持住那些利益。」

  深空信號群中,有人分析。

  王煊依舊不說話,現階段他主要是多聽多看,研究密地,了解財閥的探險經歷。

  「還有一種可能,他們掌控不了密地,存在著很高的風險,甚至可能會傳導到新星來,所以不願公開,怕引起民眾反對。」

  起初,王煊認為,這是一群組團忽悠他的騙子,現在發現部分人確實有些料。

  最起碼,他能在這個群中了解到關於密地的不少消息。

  午後,新源探險隊回來了,第一時間告知具體情況,引發群中熱議,一些人十分激動。

  新源這次的隊伍共有二十一人,活著回來十一人,存活率高於百分之五十!

  這如果傳到普通人群中,會讓很多人心驚,五成的生還率,現今沒有比這更高危的職業了!

  但在異域探險,這已經算是高光時刻,全靠同行襯托,其他隊伍死的人更多,經常全滅。

  王煊沉默地看著,心中嘆息,探險者真不易,完全是拿命在換明天,一半的生存率就有部分人願意去。

  不過能夠活著回來的人,大多都採集到了一些奇物,回到舊土就能賣到天價,足夠花一輩子了。

  雖然是高風險,但也有高回報,所以有人願意去以命相搏。

  群中有人發照片,活著回來的探險隊員,有一人滿身是血,但笑容卻無比的燦爛,手中抱著一顆人頭大的黃金蘑。

  「這麼大一顆,最起碼也要一億新星幣,幾輩子都花不完!」

  深空信號群中沸騰,很多人都無比激動,眼紅與羨慕的不得了。

  「你說少了,這在古代都算是靈藥了,給現代人服食能延年益壽,抗衰老。每次採摘到這種東西,財閥都會花天價收購,最少也得一點五億新星幣!」

  「黃金蘑,好東西啊,練舊術的人吃這麼大一顆,直接就能順利破階,實力更上一層樓!」

  新源探險隊丟了一張照片,比什麼都有說服力,引發熱論,連王煊都動心了。

  傍晚,終於有大組織的戰績泄露出來,不是自己公布的,而是有了解內情的人傳出來的。

  「宋家這次終於沒有全滅,活著回來三人,不過有兩人被重創,需要換人造腎和肺。」

  上個月,宋家的探險者都死了,相當的慘烈,而且不止一次了。這次能有人活著回來,已經算不錯了。

  「宋家這次去了多少人?」

  「好像去了一百六十多人,都是實力不弱的修行者。」

  深空群中短暫寂靜,然後一群人排著隊發「倒吸冷氣」的表情,被驚到了,感同身受,脊背有寒意。

  宋家以往的探險者不管分成幾隊,但總體人數一般都在百人左右。

  這個月雖然沒有全滅,但其實死的人更多!

  這麼高的死亡率,以後誰還敢去?除非活膩了去送死。

  王煊也是頭皮發麻,前往密地動輒就死絕,連財閥的隊伍都折損成這個樣子,這也太可怖了。

  這種死亡率,估計會讓踏上密地的人最後關頭悔不當初。

  反正他心中打鼓了,他是為提升自己,為超凡而來,前提是好好活著,他不想去賭命,沒必要那樣折騰。

  很快,秦家的情況也被人傳了出來,這次他們去的人不多,五十幾人全部死在密地,沒有一人活著回來。

  這讓得到消息的相關方心頭沉重,密地越來越危險了,似乎出了什麼變故,奇物越來越難採集。

  「秦家是超級財閥之一,這次為什麼只去了五十幾人?因為,他們經常團滅,很多人都不敢加入他們的隊伍了。」

  深空信號群中有人感嘆,再這樣下去,秦家提前給再高的報酬都沒用,沒人敢去了。

  「戰報」陸續傳來,起源生命研究所的探險隊表現可以,存活率達到百分之十五。

  名為「神行」的頂尖僱傭兵組織,這次派去了一批精銳,但近二百人只活下來六人。

  接著,關於趙家那支隊伍的詳情傳出,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三!

  王煊很想給自己默默地點支煙安靜下,不過他不抽菸。趙清菡可是邀請過他去參加她家的探險隊,就這個死亡率……誰敢去?

  趙女神是不是對他有意見啊?他兩次談論趙清菡,都被她在背後抓個正著。

  第一次是意外,他才開始感慨,說凡你喜歡與嚮往的,結果便被秦誠亂插話。

  第二次他提醒秦誠時,說趙女神可高冷,可撩人,想對外展示什麼面孔,全在一念間,道行極為高深,一般人降不住她。

  「小趙不會是故意想弄死我吧?」那種死亡率讓王煊身上冒寒氣,有點懷疑人生。

  他打定主意,除非趙清菡自己也去密地,不然的話她們家的那支探險隊碰到不會碰,有多遠躲多遠。

  不出意外,各家的隊伍全都損失慘重,有幾家全滅,其他家能有人活著回來就算不錯了。

  晚間,各種消息傳出,簡直是比慘大會。

  「孔家的戰艦落地後,從裡面抬出來一具又一具血淋淋的擔架,當時就把人們驚呆了,而後是一片大笑聲。」

  「像話嗎,人家已經夠慘了,你還說現場有大笑聲?」

  「為什麼不笑?重傷的才會被抬回來。死了的不是橫屍密地,就是進了莫名生物的嘴裡,根本沒時間,也沒有能力去搶回遺骸。」

  「我覺得,這種大笑……有些魔性!」

  不出意外,深空信號群中各種消息齊炸,王煊逐條細看,了解到最新情況。

  他輕敲桌面,暗自琢磨,從密地越來越嚇人的死亡率看出一些情況,他認為那裡出了變故。

  早期,各家存活率比現在高,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他想到吳茵、鍾晴、李清璇共游周河,約莫著在為三家結盟試探,在做前期準備工作。

  現在已經很明顯,幾天前的信息登記,哪裡是為修行者服務,完全是為了方便財閥選人。

  最近死的人太多了,各大勢力想挑選到合適的修行者都有難度,給再多的錢也沒人敢去。

  這麼做對於財閥來說,一舉兩得,讓修行者去探險,最終許多奇物都會落入他們的手中,而且會消耗這群不穩定的因素。

  以秦家為代表的部分保守財閥,擔心一些超凡者誕生後會出現各種問題。

  鍾家什麼狀況?似乎還沒有他們的消息傳出,王煊一直在關注他們。

  因為鍾家有金色竹簡,他一直惦記呢。

  尤其是他現在形成精神領域,隔著很遠就能窺視到經文,所以他想找個機會和老鍾嘮嘮嗑。

  雖然他知道這很不現實,但萬一哪天有機會去老鍾書房呢?

  王煊正琢磨老鍾呢,很快,關於他的爆炸性消息就傳來了。

  「鍾庸老頭子要逆天啊!」

  在深空群中有人驚嘆,而後發出一則讓人難以置信的消息,鍾老頭竟冒死跑到密地去了。

  隨後,老陳的秘路組織在元城的負責人也告訴了王煊這件事,證實消息屬實。

  這簡直像是一顆核彈投入深海,讓各方都有些目瞪口呆。

  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財閥的重要成員踏上密地,就不要說這種家族的掌控者了。

  到了這個層次後,哪裡需要他們親自露面,連他們的後人都不去密地,不會踏足險地一步。

  許多人都不相信,鍾庸老頭子怎麼會親自去了?要知道,沒有比他更惜命的人了,將自己的長子都熬死了。

  他現在已經一百多歲,每次病危都能挺過來,據悉花費各種巨大代價,他先後續命四次了。

  很多人都認為,他的次子鍾長明,也就是當前第一順位繼承人,估計和其兄長一樣,會走在鍾老頭之前。

  所以,各方都有點不敢相信,這老傢伙一生怕死,最後關頭他卻這麼膽大包天,他瘋了嗎?

  唯有頂級大組織在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洞悉了鍾庸想幹什麼。

  他們暗自嘆息,鍾庸是發瘋了,但也相當的有魄力,到了那種高度後還敢以身犯險。

  近期,密地中出現一種傳說中的奇物,與古書中的描述幾乎一模一樣。

  按照記載,那種奇物異常稀珍,無法保存,無法帶回,只能當場服食,可續命五十載以上!

  「鍾家付出慘重代價,蹚過一次路,並驗證了奇物,想不到第二次鍾庸老頭子自己就敢親臨!」

  各家不得不嘆,老鐘關鍵時刻很果斷,頗有些不瘋魔不成活的架勢!

  「我們要干預下嗎?他如果出了意外,鍾家……」有人低語。

  結果,他剛開口就被組織的負責人打斷了。

  「任何一個超級財閥都自成體系,根本不會因為某個人出了意外而有變化。再說,以鍾老頭子的謹慎性格而言,當出現這種消息時,他不是死了,就是成功回來了,根本不會給人可乘之機!」

  事實上,他判斷對了。

  就在人們議論,覺得鍾庸會出意外時,一張照片打破寧靜。

  王煊也看到了,有人在群里發出老鐘的照片。

  那是在密地,老鍾扛著一艘救生艙,邁開一雙大長腿,正在發力狂奔。

  這是某個組織的探測器捕捉到的畫面,據說,那架探測器受損嚴重,照片應該是一兩天前拍攝到的,因為受到強烈干擾,今日才被傳回。

  「老鍾真牛犇,他竟然成功了。依照時間推算,他已經回到新星!」

  各方盯著照片,都無比震驚。

  老鍾原本沒有多少髮絲的頭皮上出現一層淡黑色,那是有黑髮冒頭?並且他看起來不那麼老了。

  最為關鍵的是,他居然扛著一個救生艙在跑,那可是重達數百上千斤的東西,普通人怎麼扛得動!

  「他也不一定成功,從照片來看,老鍾遇到了危險,正在被什麼東西追趕。他根本來不及啟動救生艙,所以只能先扛著它跑路,說不定現在已經死在密地!」

  「請大人物們去鍾家問問,老鍾回來了嗎?」

  不管怎樣說,鍾庸老頭子在特定的圈子中火到要爆炸,所有人都的關注與議論。

  更有人提及,鍾庸可能是舊術領域的一位絕頂高手,只不過平日低調而已。

  最後,有人P圖,將救生艙變成一艘超級戰艦,老鍾扛著它正在跑路,引發轟動,最為最熱圖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