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趙宗師?」王煊看向她,臉上露出笑容。他自然知道,趙清菡不可能達到那個層次呢。

  這才多長時間?如果趙女神也走到這個領域中,那他乾脆金盆洗手,回家娶媳婦生子歸隱算了。

  趙清菡橫了他一眼,可惜,臉上的笑容還在,目光不怎麼刺人,反倒有點回眸一笑的韻味。

  「看著這裡。」她伸出一根好看的手指,潔白如象牙,但更溫潤,纖秀細長,在王煊眼前晃了晃。

  「挺好看的。」王煊點評。

  趙清菡翻了個白眼,沒理會他這茬兒,再次輕搖了一下纖長的手指。

  王煊立刻意識到了什麼,精神領域正在被秘力接近,她居然有種異常的心靈力量,想干預他的意識。

  他不動聲色,佯裝略微出神,坐在那裡看著她清秀動人的面孔,立刻發現她的雙目有絲絲縷縷的異樣光彩綻放。

  這是什麼舊術領域中的某些奇術,還是新術領域的精神掌控手段?

  王煊確信,如果是一般人的話已經中招,對方的心靈力量很強大,似乎天生具備某種能力。

  尤為讓他驚訝的是,趙清菡的雙瞳居然變化了,紫瞳,這不是原住民的特徵嗎?

  「上次你和我交手時還很厲害,你看現在,我都沒有出手,你就失去行動能力。」趙清菡淡笑。

  「來,賠個不是吧。對了,上次秦誠拔了房間中的電源軟線遞給你,你們當時是不是真想捆綁我?」趙清菡漂亮的眸子斜睨,這樣問道。

  小趙還記著這件事呢?王煊覺得,趙女神有些記仇。

  同時他確信,如果不是自己形成精神領域,他可能真會中招,那種心靈力量蔓延,真的不弱。

  這不是精神的全面入侵,而是有催眠的成分,更強烈,以心靈力量干預物質領域,十分厲害。

  她現在瞳孔色彩異常,趙家以前也和原住民通過婚?

  王煊琢磨,自己裝作中招,滿足「趙宗師」的成就感,還是找個其他理由矇混過去?

  他覺得,以後可能還會有接觸與合作的機會,現在遮掩的太嚴實也不太好,多少露點底子。

  然後,王煊身體繃緊,一會兒失神,一會兒眼神又亮起,像是在掙扎。

  最後,他探出一隻手,一把攥住了前方那根漂亮的手指,似乎掙脫了某種精神束縛,長出一口氣。

  「你對我做了什麼?」他大口喘息,一副頗為消耗精力的樣子。

  「鬆手!」趙清菡看著他,眼神有些刺人,但相當的鎮靜。她用力向外抽手指,結果被攥的很牢。

  「不松,我感覺精神恍惚,心力交瘁,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王煊死不鬆手

  他一副很疲累,要趙清菡給個說法的樣子,盯著她的面孔,嚴肅而認真。

  趙清菡用力抽了抽,發現如果不動用舊術或新術,還真甩不開,但她也不想在這裡鬧出動靜。

  「剛才只是精神擾動,影響不了你的言行。我只是試探下你,沒有想到,你還真給了我意外。」趙清菡相當的平靜。

  她被攥著手指,沒有一點慌亂,反而以審視的目光看著王煊,雙目有神,有些迫人。

  然而,王煊就是不鬆手,與對她對視。

  「中了心靈干擾的人,不會有什麼不適。而且,我剛才只是為了測試你,沒用力,所以你自己暴露了,實力比我預估的要高。」

  王煊放手,嘆道:「還有沒有信任了?趙同學,一見面你就各種套路我。」

  鬆開光滑細膩的手指,他手有餘香。

  趙清菡瞥了他一眼,道:「你自己遮著,捂著,還怪我?我只是簡單測試下,結果你還訛上我了。」

  王煊轉移話題,道:「行,咱誰也別說誰了,這事兒就此揭過。」

  「這位女士,需要幫忙嗎?」有個西裝筆挺的青年走來,很紳士地開口。

  王煊看了看,四周有不少男士想挺身而出。他嘆氣,人與人為何會這麼不同,周圍也有女士,怎麼沒有人替他出頭?

  趙清菡說了聲謝謝,不用,然後與王煊快速解決午餐,兩個人離去,換了個喝茶的安靜雅間。

  茶室中,裊裊清香飄漾開來,這裡光線合宜,非常寧靜,適合交談。

  趙清菡愜意地坐在那裡,開口道:「看得出,你在舊土有新的際遇,以你現在的實力,進密地應該可以自保。」

  王煊頓時臉色微滯,他覺得小趙也是有點記仇的。她剛才還在提及,秦誠與他要捆她的事,現在又說他可以進密地,該不會是真想折騰他吧?

  「你什麼表情,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嗎?」趙清菡一看他那個樣子,就知道他在戒備,各種謹慎。

  「當然不是,你胸懷寬廣。」王煊看了她一眼。

  趙清菡一雙雪白的長腿並在一起,輕輕敲了下茶桌,然後看向他,道:「以前看你天賦很好,我想帶你進密地碰碰機緣,讓你在舊術路上走的更遠一些。」

  她告訴王煊,最近密地很危險,死了太多的人,問題十分嚴重,剛採氣與內養的人進去不見得能保住性命。

  現在她確定王煊是個高手,或許能進密地了,當然,儘管趙清菡很精明,但也難以判斷出他是宗師!

  因為,這很不現實,依照常理判斷,王煊即便天縱奇才,兼且有人培養也有際遇,眼下也不可能達到那種高度!

  這不是眼光的問題,而是涉及到了舊術最為神秘的領域秘路,以常理判斷會失效。

  她認為,王煊距離准宗師還有一段路要走。

  作為同學,她還是很坦誠的,看好王煊在舊術路上能走出很遠,隨著對深空的探索,一個大時代正在接近,超凡不會很遠了。

  她明言,殲星艦即將問世,新星的力量將迅猛提升,想要打滅一顆生命星球不過在彈指間!

  但是,隨著神秘領域臨近,超凡如果進入新星,那就是內部問題了,科技武器再厲害也不可能將自己的新星打沒了。

  如果新星有些大組織率先在神秘領域突破,有了神話級的生靈,必然會在新星引發某種劇烈的變革。

  王煊訝然,趙清菡這麼年輕,只是剛走出校門而已,就已經在開始思考未來的局勢。

  「超凡像是迷霧中的生靈,儘管還看不清,但必然會出現。在那個特殊時期,新星內部各方會有利益上的碰撞,究竟會怎樣很難說。我希望身邊有一些朋友,在大時代到來前已經變得很強。」

  趙清菡確信,未來必然會有超凡變革。

  王煊默默聽著,他對趙同學還是很佩服的,她說的這些極有可能發生。

  「我要去一趟密地。」趙清菡說道。

  「鍾老頭真是害人啊。」王煊嘆氣,連道行很深的趙同學都破防,坐不住了,要親自前往那顆星球。

  「還說你不想去密地?老鍾扛著救生艙跑路這張圖片只在特定的圈子裡轉播,你能夠看到,說明進入了這個群體中,想接近密地。」

  「小趙,你能不能對我好點?又試探我!」王煊一沒留神便露出了破綻。

  趙清菡瞪了他一眼,這才接著道:「老鍾很厲害,他肯定預見了未來的各種可能,不甘心老死,逆天一躍,居然真活出了第二世。他這個攪局者出現後,別的老頭子肯定坐不住了,都想搏上一搏。」

  王煊點頭,道:「是很厲害,別的老頭子借密地順勢消耗修行者,老鍾則是順勢消滅一群老頭子,讓各家不得不去狠著勁地折騰。」

  趙清菡:「……」

  「你沒必要冒險。」王煊勸道。

  趙清菡搖頭,道:「再不去的話,以後就沒機會了,老鍾得到的那種奇物不久後多半被人採光。另外,密地出現的生物越來越強,越來越怪,我擔心以後會更危險,會出現一些強大的超凡生靈。」

  她坦言,既然未來會出現超凡變革,自然要未雨綢繆,她發現自己的天賦不錯,也想努力下。

  王煊想起她對秦誠說的話,為什麼練舊術?只是為了保持好身材,結果就採氣與內養成功了,當時將苦修卻不能採氣的秦誠打擊的不輕。

  他估摸著,趙清菡天賦應該很強。

  「既然你看到了我的紫色瞳孔,應該也猜測到了,很久以前,我家也和原住民通過婚。」

  儘管趙清菡自己身上沒出現什麼問題,屬於隱性遺傳,但她擔心以後如果有了後代會出事兒,想去密地解決這個麻煩,自她這一代開始徹底了結!

  「要做最壞的考量。」王煊再次提醒,確實不願她出事。

  趙清菡搖頭,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較好的機會了!」

  「較好的機會?」王煊不解。

  「一群老頭子們坐不住,必然要帶著大批的高手殺進去,我們跟在他們身後。」

  趙清菡坦言,少數年輕人會跟著行動,等老頭子們開闢道路,跟在後面撿便宜。

  「你們年輕人想法就是多。」王煊嘆氣。

  他意識到,趙同學對自身的規劃很清晰,預見超凡變革,她想提前積蓄力量,要掌握趙家。

  就沖她的各種考量,就知道,小趙未來是要主動爭權的,而且她在積極推動身邊的人早日變強,接近超凡,未來可以互助。

  趙清菡問他,道:「你要去密地嗎?如果想去,可以跟我同行。我如果沒出事兒,你的安全也沒什麼問題。」

  毫無疑問,跟在她的身邊,安全性確實會極大幅度的提升。

  「超凡的腳步已經近,未來的大勢誰都無法阻擋,現在正是迅速積累與提升自身的最好時機。密地有些奇物,可以讓人一夜超凡,這次各家興師動眾,必然會被採摘到一些。這次行動後,可能有人要踏足超凡領域了。」

  王煊心緒起伏,連小趙都敢去,他有宗師的實力,自然也心動了,想去密地走上一遭,以期超凡!

  「可以,我打算進密地了!」最終,他做出了這種決定,人有時候需要果斷一些,瞻前顧後,可能會一事無成。

  轉眼間兩個月了,深空超過四十萬字了,免費好久了,七月一日凌晨上架,希望各位書友到時候訂閱支持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