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新星的大組織有不少,但進入那些不認識的隊伍中,很容易被拉去當炮灰。

  那些大勢力絕對乾的出這種事,吸引怪物、派出去探路、關鍵時刻斷後等,這些髒活累活都是為他這樣的路人量身打造的。

  而趙清菡畢竟是他的同學,不管怎樣說,不會故意讓他去送死,已經明言,要他跟在她身邊。

  除非大勢過於危險,不然的話,人為的不確定性因素會少很多。

  他同樣認識吳成林、吳茵,還有鍾晴與鍾誠姐弟二人,但那卻是以王宗師的身份結識的。

  他現在是王煊,不可能去找兩家。

  在舊土時,他曾一腳將大吳踹進湖裡,現在如果以真身去吳家,估計大吳會琢磨怎麼將他塞進絕地中去探路!

  「什麼時候動身?」王煊詢問具體情況。

  趙清菡微笑:「等一些老前輩先開闢好前路,我們便啟程,應該就在這幾日,有人比我們更急。」

  老頭子們不下決心則以,一旦動手便是雷霆萬鈞,怕落在別人後面,奇物被採光。

  顯然,老頭子間可能也會聯手,有他們開道,這次大後方相對來說會安全很多。

  「這兩日我會和鍾家人談一談,爭取拉攏到鍾晴與鍾誠姐弟一起行動。」趙清菡告訴他這樣一則消息。

  「為什麼找鍾家?」王煊問她。

  趙清菡攏了攏秀髮,道:「如果我的某種猜測成立,和他們結盟會更安全一些。」

  她平靜地解釋,老鍾或許還沒有回來!

  簡單的一句話讓王煊目瞪口呆,鍾庸老頭子還在密地?這實在超出他的預料。

  趙清菡搖了搖頭,道:「只是一種較小的可能,不見得成真。」

  但只要有可能,就值得試一試,原本拉上那姐弟兩人也是有益的,鍾家實力很強,結盟肯定不會吃虧。

  老鐘沒回來的話,一種可能是是被追殺導致的,最終他拋下救生艙,與外界失聯。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故意沒回來,攪起足夠的波瀾,等著一群老傢伙發瘋去開路,他想渾水摸魚,圖謀甚大。

  趙清菡分析,依照老鍾那麼怕死的性格,第一種可能更大。

  王煊搖頭,他認為如果老鐘沒回來,第二種可能更大。

  他始終都覺得,這老傢伙是個狠人,不動則以,一動就石破天驚,會弄出大手筆。

  就像是這次,誰能想到最惜命的鐘庸老頭子,在還有幾年可活的情況下,親臨密地,這是財閥重要成員中第一個去冒險的人。

  他既然敢這麼瘋魔,未必不敢拼把大的,趁一群老頭子被刺激,聯手攻進密地時,他借勢去摘地仙草。

  趙清菡微笑,道:「他回到新星的可能占百分之八十以上,還在密地的機率不足百分之二十。所以,我們也不用想那麼多,爭取與鍾家結盟就是了。」

  她認為老鍾是舊術領域中的絕頂高手,萬一還在密地,那就賺大了。

  王煊點頭,不過心中卻在想,進了密地後就去想辦法提升自己,只要再晉階的話,他就是大宗師!

  而在密地中如果採集奇物順利的話,他可能會直接突破到超凡領域中。

  到了那個時候,列仙的歸列仙,人間的歸王煊。什麼老鍾,無論是誰敢作妖,都一邊涼快去。

  王煊將新源探險隊的合約給趙清菡看,說這支隊伍存活率很高。

  趙女神稍微一看就笑了,不顧形象,一雙雪白的長腿在擺動。她直接告訴我王煊,這是坑人呢。

  新源探險隊是某個財閥的馬甲,主要是他們現在招人困難,所以才出此下策。

  王煊的臉頓時黑了,最早的判斷沒錯誤?一群騙子在組團忽悠他。

  昨天晚上那些人還慷慨激昂,說老鍾一百多歲的人了都在拼命,他們有什麼理由不行動起來去努力改命?

  現在看來,這群死騙子徹底盯上他了,不然不會這麼賣力氣!

  雖然王煊一直警惕性很高,不曾相信他們,始終沒有在群中冒頭,但現在還是覺得火氣上涌。好多天了,這群人都在演戲,這是認為一定能把他騙到密地去,認準了他在薅!

  「哪家的馬甲?」

  趙清菡看著他這個樣子,有些想笑,道:「你還想去找麻煩?不是秦家,就是宋家。」

  王煊咬牙記住了,道:「到了密地後,那些人會被教育的!」

  隨後,趙清菡嚴肅起來,白皙的瓜子臉上寫滿鄭重之色,告訴他,在去密地前,最好去「培訓」幾天。

  不然的話僅靠她他介紹,明顯不夠。趙家在西部地域有個基地,可以系統而全面地提升他在密地的生存能力。

  王煊沒有拒絕,他對密地兩眼一抹黑,僅是在那個騙子群中得悉一些情報,現在看來水分很大!

  他簡直恨死這群騙子了,雖然沒有被薅到羊毛,但被他們盯上,本身就是對王教祖的侮辱。

  「要不要和新星的同學聚個會?」趙清菡問他。

  王煊搖頭,道:「等從密地中回來再聚吧,我現在抓緊時間了解那片超凡之地到底什麼狀況。」

  這次是去搏命,他很重視,不敢有任何大意,畢竟那地方動不動就會發生團滅這種慘案!

  王煊回到住所簡單收拾,帶上那柄短劍,然後聯繫老陳的秘路組織在元城的分部,和那個負責人通話。

  「煩請告訴青木,就說他們的護道人要去密地了,很快就要變成王採藥了,問下燃燈老同志要不要去。」

  元城分部的負責人無語,這年輕人……滿嘴黑話,說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王煊在離開時,並沒有看到小女孩樂樂,但他心中卻有些決定,到了密地後留心下,希望小女孩能夠支撐到他回來。

  他坐上趙清菡的小型飛船一路向西,驚訝地發現,竟是進入雲霧高原。

  他對這個地方不陌生,有很痛的領悟!

  趙清菡看著他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不禁笑著問道:「你來過這這裡?」

  「沒有!」王煊一口否認。

  ……

  雲霧高原廣袤無垠,足有九百多萬平方公里,大片的無人區很適合作為基地,趙家在這裡就有一塊區域。

  王煊上次來時看到過類似的一個地方,遠遠地避開了。

  「你在這裡系統的學習下,過兩天我來看你。」趙清菡將他送到後就離開了。

  她有許多事要處理,與人結盟,確定密地最佳的安全路徑,究竟採摘哪種超凡藥物,都需要仔細考量。

  這片基地很大,遠方是茂密的原始森林,也可以望到聳入雲霄的雪山。

  王煊來到這裡後,接受的第一課就是了解密地的大環境。

  一個慈眉善目的中年女子為他講解,密地的重力比新星略大,大氣壓比新星稍高,氧氣也濃一點。

  所以,前往密地需要心肺功能強大一些。

  還好,密地與新星的參數出入不大,只是略微有偏差,人類完全可以登陸。

  如果是數倍甚至十幾倍於新星的重力,那想都不要想,一般的人出現在那裡就等於是送死。

  中年女子講解:「在密地中,最大的問題是有濃郁的X物質,時間稍長,就會讓各種精密元器件出現故障。」

  連超級戰艦都曾在那裡墜毀過,X物質具有恐怖的穿透力,防不勝防。

  飛船進出密地接送探險者時,有嚴格的時間限制,不敢停留過久,必須按照約定迅速出入,不然會失事。

  所以,許多精密而強大的科技武器在那裡派不上用場。

  一台價值過億的機甲,很可能只能運轉半個小時就會「癱瘓」,這種損耗誰都承受不起。

  「那片區域對走新術路的人也不友善,X物質侵蝕『上帝因子』,呆的過久,身體會出現可怕的病變。」

  王煊收穫很大,對密地漸漸了解。

  隨後,一個老者為他講解密地的動植物。

  老者先給了他一本藥草書,全都是各種珍藥、稀有礦物等,其中更有地仙草的描述與圖片。

  老者道:「進入寶地,明明遇到天地奇珍,卻不認識,當面錯過,那就太可惜了。」

  王煊點頭,這本書很重要,錄入了各類奇物,比老陳給他的那本書還全面,他記在心中。

  接著,老者又給了他一本書,當中記載的是各種劇毒之物以及危險等級很高的凶物與怪物等。

  這同樣重要,提前有所了解,能夠極大的提高生存能力。老者說,這本書都是探險者用命總結出來的。

  他告誡,密地中的危險遠比這本書記載的更多,很多還未發現,在那裡一定要謹慎與小心。

  老者十分盡心,教的東西很多,甚至提及普通的獸類與果實等,萬一失落在密地中,這些就是食物。

  「一定要記好,你看這兩種果實,看著很像,但是前者能吃,後者是劇毒之物!」

  王煊很感謝這個老者,確實學到了很多東西。

  他形成了精神領域,記憶力超常,所以很快就掌握了,讓老者驚訝,頻頻點頭。

  隨後,王煊被人帶著去學「格鬥」。

  「密地有些蟲獸與怪物很特殊。你和人戰鬥可能很在行,但是與那些東西遭遇,最初可能很不適應。」

  有專人講解怎麼最省力地對付那些東西,讓王煊長了很多見識。

  王煊像是海綿吸水,不斷學習新知識,對密地漸漸有了深入的理解,那裡確實太危險了,連他都要無比謹慎。

  兩日後,趙清菡來了,還帶了位同伴。

  王煊隔著很遠就認出,暗自嘀咕,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居然在這裡遇上她。

  吳茵起初一怔,而後有些不敢相信,在新星也能遇上這傢伙?怎麼哪裡都有他!

  王煊腹誹,大吳雖然依舊曲線驚人,身段美好,但是當她看到他這個真身時卻沒什麼好臉色,同一個人待遇相差怎麼這樣大?

  他身為王宗師時,和大吳相談甚歡,而現在那雙眼睛正隱約間噴火呢!

  他反思,第一次相見時幫吳茵診斷了「病理」,第二次不小心踹了她一腳,兩件小事兒難道要被記恨一輩子嗎?

  「你們是……舊識?」趙清菡面帶驚訝之色。

  「是啊,我和大,我和吳茵在舊土經常碰面,老朋友了。」王煊打招呼。

  「呵呵……」大吳不給他好臉色,那些被冒犯的言行舉動,她是真的能記很久。

  ……

  大吳來這裡沒待多久就走了。

  趙清菡告訴王煊,和吳家結盟了,另外和小鍾也談妥了。

  王煊露出異色,看來小鍾這個稱號很有名,連趙女神不經意間都這麼說出口了。

  王煊在這個基地呆了五天,各種惡補,深入了解與學習,讓那些教官等都滿意地點頭,認為他學的很快也很紮實。

  第七日,趙清菡告訴王煊該出發了!

  結盟的人將在密地附近集合,現在趙家的隊伍即將出發。

  王煊進入戰艦中,他們這支探險隊共有三十六人,不算多,主要在一群老頭子的後面撿漏。

  戰艦離開新星後,最終來到一顆名為深空第十九星的行星上,從這裡的星門離去。

  這讓王煊震撼,居然要走蟲洞,可想而知密地距離新星有多遠,具備曲速引擎的戰艦都不能直接過去。

  同時,他有疑惑,新星的人是怎麼發現密地的,這蟲洞是他們自己構架的嗎?

  戰艦穿過蟲洞,進入一片陌生的星空中,絕對遠離了新星所在的星系,臨近密地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