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那一腳的風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從蟲洞出來後,星空燦爛,一片寂靜。

  眾人皆有感觸,仰望宇宙,總會感覺到自身的渺小,星球也如塵埃。

  現在,新星不知道在哪裡,以戰艦掃描深空,根本找不到那片熟悉的星域。

  很難想像,他們究竟跨越了多少光年,遠離故土有多遠。

  王煊甚至懷疑,是不是換了一個宇宙?

  不止是他,探險隊不少成員都有過類似的念頭,蟲洞的背後是全新的星域,還是一個平行宇宙?

  掌握空間躍遷技術的頂尖大組織或許知道。

  王煊看了一眼趙清菡,發現她非常嚴肅,正在觀看手中的一份資料,思考著什麼,便斷了與她聊這種話題的念頭。

  眼下探索密地最重要,其他的事情現在沒必要去多想。

  戰艦中,一個青年男子端著一杯散發清香的自然飲品,遞給趙清菡,輕語道:「休息會吧。」

  這是隊伍中的重要成員,名為鄭睿,來自擁有「起源生命研究所」的鄭家,同趙清菡是合作的關係。

  這支探險隊伍有三十六名成員要進密地,其中十二人是鄭睿帶來的。

  「謝謝。」趙清菡放下資料,接過飲品。

  戰艦上眾人都很沉默,未來幾天可能會在生與死間徘徊,有些人註定要將命留在那顆星球上。

  戰艦開啟曲速引擎,在浩瀚的宇宙中穿行,蟲洞並沒有緊鄰密地,顯然有安全方面的考量。

  大概需要四個小時,他們便能進入密地所在的恆星系。

  「這是楊霖宗師。」在路上,趙清菡介紹隊伍中的重要成員,一位新術領域的宗師。

  在密地中,上帝因子也就是超物質會**物質侵蝕。

  楊霖身儘管會受限,但畢竟是宗師,肉身鍛鍊到他這種程度,還是要比其他人強不少。

  誰都知道,舊術宗師最適合在密地中戰鬥,但如今很難找到這種人,舊術整體衰落的太厲害。

  鄭睿的身邊跟著一個中年男子,是基因超體,實力非常強,也達到宗師層次。

  「這是王煊。」趙清菡介紹。

  「是你的那位同學?」鄭睿笑著問道。

  趙清菡點了點頭,繼續介紹其他人。

  眾人驚異,看了一眼王煊,不知道他是不是一個關係戶。人們覺得不至於,實力不夠,動輒就會死在密地中。

  戰艦速度很快,進入密地所在恆星系,接近行星帶。

  「看到了嗎,那就是密地!」趙清菡示意,指向戰艦掃描到的那顆生命星球。

  王煊來到近前,仔細凝視。

  隱約間可見,那裡青翠蔥鬱,但像是覆蓋著一層霧。

  密地中有大量X物質,無法清晰地捕捉到那裡的畫面。

  戰艦開始減速,正在向一顆褐色的行星接近,並非密地,它像是太陽系中的火星與舊土的關係。

  密地對於飛船來說極其危險,不能長久停在上面,那麼與它相鄰的行星就成為最好的基地。

  所有來密地探險的隊伍,戰艦、飛船等都會停駐在這裡,只有在接送探險隊時才會匆匆往返那顆生命星球。

  這裡的設施相當完善,雖然比不上新月上的基地,但在這裡安排傷員,短暫修養,以及為飛船提供能量補給等,沒有任何問題。

  在這顆名為褐星的飛船基地中,停著一艘又一艘超級戰艦,那是一群老頭子的「座駕」他們已經進入密地中。

  趙清菡的戰艦降落,準備在這裡停駐一天,讓老前輩們先去開道,同時也要在這裡與吳家、鍾家匯合。

  褐星的基地供人休息的地方像是一座小城鎮,被防護層保護的很嚴實,裡面風平浪靜,外面則沙塵漫天。

  趙清菡、王煊、鄭睿、楊霖他們這支隊伍進入基地中,引起一些人注意。

  「清菡!」有人笑著打招呼。

  「鄭睿!」

  一些年輕的男女走來,顯然認識趙清菡與鄭睿,他們是來自其他財閥的年輕人,屬於有闖勁兒的一批人。

  他們膽子大,野心更是不小,想跟在老頭子的後面殺進去,看能不能採摘到驚世奇物。

  一群人談了起來,不管真心如何,但現在都面帶笑容,很是熱絡,說到了密地中要相互扶持。

  這種話聽聽就算了,在密地中真遇到危機的話,自顧還來不及呢。

  為了避免爭奪奇物,引發衝突,他們各自走的路線不同,相距註定頗遠。沒有人敢長奔救人,那樣做在等於在燃燒自己的性命。

  王煊注意到路邊的立體投影廣告,頓時動容,各大組織發布的兌換公告極其誘人。

  「地髓三百克,可兌換五千萬新星幣。」

  「太陽金一百克,可兌換五億新星幣。」

  ……

  王煊驚異,太陽金是什麼東西?居然這麼昂貴,簡直是天價中奇物中的巨艦!

  「看著這份清單很動心吧?我第一次見到時也熱血澎湃,但回來後心就涼了,那些奇物付出生命也很難拿到。」一個中年男嘆息,他僅餘一條手臂,面上盡顯滄桑之色。

  他坦言去過密地,僥倖活了下來,現在在這片基地當後勤人員。

  「太陽金是什麼?」王煊向他請教。

  「密地的稀有金屬,據說,古代列仙的兵器中都會加入部分太陽金。現在各大科研所,都在研究怎麼更好的利用它,超凡效果好的驚人。」

  王煊點頭,密地中的奇物真是太多了,但大多數都只能遠遠地注視,根本接觸不了,有些奇物疑似有超凡生物守著。

  在這個階段誰受的了,誰能擋得住那種怪物?

  有些探險隊為什麼全滅?那是血淋淋的殘酷現實,敢在密地中高調,分分鐘就會被凶物教育到死!

  王煊向下看,眼花繚亂,全都是天地奇珍,不少都屬於傳說中的東西,居然都在密地中發現過蹤影?

  這地方真的是有些驚人與恐怖!

  終於,他看到地仙草,可以兌換六十億新星幣,而這只是保底價格,後面還有補充,可面議!

  王煊默默地看著,冷靜後,他覺得這個價格不高,可續命數以百年,甚至直接超凡,標價明顯低了。

  果然,後面有的財閥提及地仙草時,報價更為驚人,除了天價保底外,還附加了其他報酬。

  比如,宋家送最好地段的別墅、商鋪,此外還有道教的一篇絕世經文,竟是呂洞賓留下的秘冊,直指金丹大道。

  秦家的兌換也很驚人,有數十億新星幣作為保底,還提供佛門的無上秘篇釋迦真經。

  隨後,王煊看到鍾家的兌換物,先秦金色竹簡赫然在列!

  王煊動容,心潮起伏,看著那些兌換物,誰能不心動?一株地仙草在現階段可以換取傳說中的各種典籍。

  不過,得到地仙草的人大概率不會拿出來交換,採摘到這種東西後,不立刻吃掉的話,大概率沒法活著回來。

  誰敢帶著它,在路上估計就會被截殺。即便是財閥中有身份、很講究的老頭子們也會撕破臉皮,為了它反目成仇。

  即便吃了地仙草,也得隱瞞真相,不然的話,有些科研所多半會很變態的從活著的人身體中提煉那種藥性。

  為了接近長生,有些大組織絕對無比的瘋狂,不然的話,也不會開出那樣的天價來求購。

  王煊向後看,發現還有比地仙草更珍貴的奇物!

  「長生石、天命漿、羽化樹……」

  不過,這些都是各大組織推測中的奇物,暫時只發現蛛絲馬跡,因為密地有些區域太恐怖,至今無法探索。

  相對而言,他們還算在外圍區域呢。

  趙清菡、鄭睿與一些熟人打過招呼,重新歸隊,帶著眾人來到預訂的住所,將在這裡休整一天。

  兩個小時後,吳家、鍾家的人先後到了,與趙清菡還有鄭睿匯合。

  三方聚首,三支隊伍的成員相見。

  在吳茵的身邊有位青年男子,二十七八歲左右,留著短髮,身體健碩,能有一百八十五公分,眼睛非常亮,犀利的刺人。

  「周雲!」王煊認出了他,也算是熟人了,打過不止一次交道。總體來說,每次都是他打周雲。

  周雲是凌薇的親表兄,第一次出現就曾顯露新術,與王煊對決了一場,結果被捶了。

  第二次相見,則是青城山地下,當時周家、吳家、凌家一起挖掘地宮,被青木與王煊截胡。

  那一次,王煊戴著一張看起來像是混血男子的仿真面具,將周雲又給捶了,讓他頭破血流,手臂骨折,昏死過去,從此恨上了混血兒!

  王煊看到他後,很有好感,因為張道陵的五頁金書當日就是從周雲的懷裡取走的,所以再次相見後,他報以友善的微笑。

  結果,周雲有些輕微的臉盲症,在大廳中掃過數十人,沒有能夠第一時間認出王煊,暫時將他忽略過去了。

  倒是吳茵眼尖,看到了王煊對她微笑示意,結果大吳冷著臉直接轉過身去,青絲飛揚,以柔美的後背對著這邊。

  「老王!」一聲驚呼傳出。

  鍾誠看到王煊的背影,嗖嗖邁開腳步,快速跑了過來,他這麼一喊,頓時引起部分人側目。

  王煊轉身,黑著臉看向他,這小子平日對王宗師十分恭敬,結果失態時暴露了心底的真實稱呼。

  鍾誠看到他的面孔後頗為失望,道:「不是老王。」

  吳茵驚疑,她又一次看向王煊,特意盯著他的背影觀察了片刻。

  事實上,在離開舊土前一天,她就曾在安城的雲湖偶遇過王煊,當時也有異樣感覺。

  「我叫王煊。」

  「原來是小王。我認識你一個本家,人稱老王,實力強絕一時,可俯視老輩人物,值得你用一生去追趕啊。」鍾誠年齡不大,卻老氣橫秋,最後拍了拍王煊的肩頭離去。

  王煊面無表情,心中決定,找機會毒打他一頓,居然一而再稱呼王教祖為老王!

  有輕微臉盲症的周雲,正在與趙清菡還有鄭睿交談,依舊沒有發現王煊。

  ……

  次日,他們啟程,直接趕往密地!

  三方人馬共乘一艘稍小的飛船,密地對各種飛行器無時無刻不在侵蝕,這也算是在節約成本。

  時間不是很久,他們抵達!

  這是一片林地,很久前曾被人清理過,適合飛船降落。

  當王煊踏上這片土地,他立刻感應到各種活躍的能量物質,非常濃郁,他舒服的想要大叫一聲。

  在他呼吸間,整具肉身都仿佛要獲得某種新生。

  他很吃驚,這裡居然這麼適合他!

  還未容他仔細打量周圍的環境,他霍的低頭,感覺到異常,他的精神領域太敏銳了,地下有東西,危險在臨近。

  「相對而言,這裡很安全,大家不用擔心。」一名老探險隊員介紹情況,來過不止一次了。

  「躲開!」王煊喝道,並且突然發動了。

  他雙手持合金刀沖了出去,將擋路的鐘誠撞飛,感覺來不及了,擺動長腿,將站在原地未動的吳茵掃飛。

  現場一片嘈雜聲,鍾誠痛的呲牙咧嘴。

  大吳身在半空中回頭的剎那,正好看到王煊收腳,她雙目噴火,簡直是……

  一號是偉大生日,普天同慶。

  一號繼續免費了,二號凌晨上架吧,這麼多天都過來了,也不差這一天。大家月初不要忘記把月票投給深空彼岸,雖然一號不上架,但免費這麼久值得大家鼓勵。

  看到有些書友喊我爆發,一號我努力多寫些稿子,二號凌晨上架給大家爆發吧。沒有存稿的人淚崩,努力去寫。到時候,希望各位書友在起點網訂閱支持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