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吳茵身在半空中,簡直恨死王煊了,又是那個男子,又被他踢了一腳,痛的似曾相識,仿若昨日重現。

  她真的想殺人了,這還不像上次。今天全是熟人,眾目睽睽之下,她不雅地中招後身在空中飛出去。

  匆匆一瞥,她已經看到,許多人驚愕,注視著她與王煊。

  吳茵滿臉緋紅,她覺得渾身都在發燒,人在半空中,怒血已沖霄。

  至於鍾誠被撞的連滾帶爬出去很遠,疼的直揉腰,被撞的真不輕,一個勁兒喊痛……

  王煊雙手持刀站在原地,等著地下的東西冒頭,結果土層下安靜了,什麼狀況都沒有發生。

  他的臉色頓時變了,這不是坑他嗎?密地的蟲子都這麼有智慧嗎?他怒了,再不出來的話,他就解釋不通了,有人要找他拼命了!

  所以,他提著刀,在這地方用力戳,向地下捅。

  大吳落地後,一個踉蹌,快速穩住身體,很隱僻的揉了下痛楚,然後轉身就盯上了他,眼睛冒火!

  她咬牙切齒,很想說,又是你!

  接著,她就準備抄傢伙了,今天不報仇的話,她咽不下這口氣,剛來到新世界,結果卻迎來了這樣的糟糕開篇。

  「地下真有東西!」王煊解釋,還在那裡戳地呢,他想表清白,道:「我實力或許不如很多人,但是精神感知敏銳。」

  許多人看向他,露出異色。

  不過,新術宗師楊霖卻在側耳傾聽,顯然有所覺。不止是他,隊伍中達到這個層次的基因超體等也都有感。

  甚至,有經驗的老探險隊員的面色也變了。

  「快跑,離開這裡,這片地下有虬龍!」有人喝道,率先朝遠處跑去。

  嗖嗖嗖!

  一群人全都行動起來,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容易引起新手的恐慌。

  三支隊伍共有一百多人,大部分都是新手,現在一窩蜂的跑,一片混亂,簡直像是潰軍似的。

  王煊二話不說……也跟著跑了。如果沒有人喊這一嗓子幫他解圍,他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鍾誠剛爬起來,又讓吳家一個新探險隊員給撞翻了。

  王煊路過時,拎著他的衣領子給拽了起來。

  砰!

  電光石火間,後方那裡,野草被掀飛,土石四濺,原地炸開,有東西鑽了出來。

  一條水桶粗的蟲子衝起,嘴巴很特殊,張開後呈圓形,與它的身體一般粗,滿嘴都是鋒利而細密的牙齒。

  「小王,謝謝啊,真虧了你!」鍾誠雖然被王煊撞的翻白眼,現在還呲牙咧嘴呢,但卻不得不感謝。

  王煊一把將他向鍾晴那邊推去,事實上,鍾家請來的新術宗師已經過來了,拉住鍾誠就跑。

  轟!

  後方那片地帶,地表不斷破碎,足足鑽出來二十幾條大蟲子,全都接近十米長,在後快速追趕。

  顯然,第一條蟲子憋著不出來,是在等地下的同伴,這東西有一定的智商,準備發動群攻。

  幸好,眾人提前跑了,不然的話肯定要死一批人。

  「一窩蚯龍!」有人低呼,認出這是什麼生物。

  它們看起來像蚯蚓,但要可怕的多,一般都有十米長,表皮是一種角質層,很堅硬與厚實,嘴巴可以輕易地咬斷人的身軀。

  普通人遇到它根本別想活,想逃都逃不走,它除了能鑽地,在地表上也可以快速爬行。

  在場的人都是修行者,所以逃的快,後方的蚯龍除卻少數幾條水缸粗的巨型個體外,大多都被甩沒影了。

  「沒嚇到吧?」王煊一路奔跑,發現大吳就在不遠處,湊過去開口詢問。

  吳茵身材極好,奔跑起來後有某種韻律,曲線起伏,此時邁開長腿逃命時,都有一種美感。

  她手中提著合金刀,剛才都準備去砍人了,生吃了王煊的心思都有了,現在則是心中有氣,想砍人卻不知道砍誰。

  她想開口說謝謝,但是又有點抹不開面子。

  「你身後有土,趕緊拍掉吧。」王煊提醒她,主要是擔心在人多的地方發現後,她又想提刀剁人。

  吳茵回頭一看,身後某個部位好大的一個腳印,她果然又要抓狂了,挨踹的位置太明顯了。

  這都多少人看到了?她不禁向左右看去,還好沒人注意,她快速整理衣物。

  當她再回頭看時,發現王煊早跑沒影了,明顯躲著她遠去了,接著她看到小鍾正在瞄她。

  「逃命呢,你還看?小心長針眼!」她朝小鍾瞪去。

  「沒事兒,就兩條特別粗大的蚯龍追了下來,我們殺死了他。」有人號召。

  然後有新術宗師轉身停了下來,不過沒有親自動手的意思。

  王煊也跑回去了,跟在人群中揮刀。

  他在儘量收著刀勢,並沒有動用宗師級的力量,一道寒光落下,劈向著那條大蟲子。

  噗!

  一股墨綠色的液體沖了出來,那就是蚯龍的血液,刀鋒全劈進去了,但是離劈斷蟲體還差的遠,他快速倒退出去。

  探險組織中有幾名老手,來過密地兩三次,非常有經驗,帶著一群人圍獵,很快就兩條巨型蟲子的頭顱砍落。

  在此期間,大吳也沖了過來,找到撒氣的方向,舉刀狂剁,蟲子的頭都沒了,她還在那裡砍呢。

  直到最後她醒悟過來,才開始向後退,差點吐出來。

  真不知道她剛才那種狀態是在剁蟲子,還是在想著砍人。

  所有新手都有些不安,這次剛來到密地就被教育了,連地下都有危險,稍微不留神就可能會出事兒。

  「小王,反應挺快啊。」一位老探險隊員開口。

  「精神力異常!」一位新術宗師點評,點了點頭。

  王煊道:「是,我精神感應敏銳一些,各位,我實戰經驗較差,如果能提前發現風吹草動,我幫大家預警,但你們得保護我。」

  眾人點頭,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停下休息。

  直到這時,人們才有時間以及有心情仔細打量這片新世界。

  這是一片林區,蒼翠無比。

  附近的大樹下更是有許多大蘑菇,通體金黃,全都有兩三人那麼高,像是一把又一把金色的大傘插在地上。

  「小心一點,這些蘑菇都是劇毒之物,但相對來說,這裡也較為安全了,別碰那些蘑菇就行。」有老探險員說道。

  王煊仔細打量周圍,有許多大樹需要七八個人才能合抱過來,是名副其實的參天古樹。

  最為重要的是,這個新世界有各種能量物質,甚至他感受到了神秘因子,居然在現實世界中飄落!

  這讓他震撼無比,雖然神秘因子很稀薄,遠無法與內景地相比,但是這已經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他在猜測,難道這個世界與舊術有什麼關聯?!

  他的身體活性在變強,血肉在歡呼,仿佛無比渴望,要融入這個世界中,王煊真的想舒展身體,全力爆發,與人大戰一場。

  「咱們還要分開行動嗎?」吳茵開口。

  原本三家要分成三股,齊頭並進,一起向密地深處進發。

  但她現在覺得這個世界太危險了,剛來到這裡就經歷這樣的突襲,後面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最好合在一切。

  「別分開了,一起走。」鍾晴說道。

  「我也覺得合在一起好。」鄭睿發表意見。

  趙清菡點頭同意。

  最終,就這麼定了下來。

  經過這麼一折騰,已經到了午時,眾人取出自帶的食物充飢,簡單休整了一番。

  「王煊,你居然離開舊土,居然跟進密地來了,真夠可以啊!」周雲鬼鬼祟祟地湊了過來,坐在王煊的身邊。

  「老周,好久不見,甚是想念。」王煊很熱情地打招呼,真的很感謝他,五頁金書對王煊而言,影響太大了。

  「叫周哥。」周雲瞪眼,而後壓低聲音問道:「你沒在這裡和人亂說與我切磋過的事情吧?」

  王煊無言。周雲還真好面子,看起來留著寸頭,眼神凌厲,桀驁不馴,結果居然擔心他被捶的事泄露。

  「沒有。」

  「嗯,嘴巴嚴點,不要亂說話。」周雲放心了,站起身來之前,又小聲道:「我現在新術大成,一個人可以打你八個,就不欺負你了,畢竟現在咱們要同舟共濟。」

  王煊笑著點頭,覺得周雲很有意思,又缺毒打了,找機會……算了,還是別捶他了,總欺負他也不好。

  「嗡!」

  遠方,像是有什麼動靜,然後有人爬到高大的樹木觀望,頓時毛骨悚然。

  「野蜂,成群成片的野蜂,太恐怖了!」

  樹下有人哂笑:「野蜂也害怕?」

  「不是一般的野蜂,兩米多長,比牛都大!」樹上的人似乎很害怕。

  當聽到這種話語,眾人臉色變了,迅速爬到大樹上向遠方看去。

  「那是殺人蜂,毒蜂,千萬不能走出這片蘑菇區域,有兩群毒蜂起了衝突!」有老探險隊員聲音都發顫了。

  王煊也爬上了大樹,看到遠方漫天都是黑影,像是烏雲般,遮蔽了天空!

  兩群毒蜂在衝撞,在廝殺,不斷有屍體墜落。

  有的毒蜂距離這裡不是很遠,可以清晰的看到,確實有兩米多長,要是被這種東西蜇一下,必死無疑!

  很快,他發現更遠處的一座蜂巢,居然像是小山般,能有三百多米高,灰濛濛一片,讓人毛骨悚然。

  那裡絕對是禁地!

  「等它們血拼結束,我們再走,現在千萬不要冒頭。」

  毒蜂漫天飛舞,但沒有接近毒蘑菇區,這片地方居然成為了避風港。

  直到太陽落山,他們也沒能換個地方,只能在這裡過夜。

  晚間吃過飯虎,熬到九點多鐘,眾人決定早睡。明天早起趕路,今天算是徹底耽擱了,幾乎沒能去探索。

  「王煊,你來這邊。」趙清菡喊他。

  王煊走了過去,打開自己的睡袋,距離趙清菡兩米遠,準備入睡。

  一些人露出異色,早先就覺得王煊是關係戶,現在似乎坐實了。

  連宗師楊霖以及鄭睿等人,都在另一塊區域呢,趙清菡讓她的同學臨近,明顯是在照顧,怕他出什麼意外。

  王煊能說什麼,總不能告訴眾人,誰挨著他誰最安全吧?

  但他心中對趙清菡還是很感謝的,什麼都沒有說,老同學這確實是在照顧他這個「關係戶」呢。

  深夜,王煊一陣心悸,霍的驚醒了,他看到遠處黑影像是一閃而沒。

  片刻後,有人起夜,很快就驚叫了起來,聲音都在打顫:「我身邊的人呢,怎麼都不見了?!」

  夜深人靜,這樣一喊,所有人都被驚醒了,全都一陣發毛。

  「我這邊少了五人!」有人嘴唇都在打顫。

  「我這裡少了四人!」

  ……

  不同方位都有人在恐懼,報出消失的人數。

  大半夜,居然足足少了三十七人,誰都沒有能夠提前發現,那些人是怎麼消失的?

  深更半夜,這實在有些驚悚,所有人都頭皮發麻,再也睡不著了。

  趙清菡都從睡袋中起身,很是不安。

  王煊坐在近前,道:「不要害怕,沒事兒!」

  一號繼續免費不是因為什麼限免,是我自己要求再免一天的,月初為新書求月票啦!

  看到盟主還有各位書友這麼給力,我壓力山大,明天一早爬起來就寫稿子,多寫,存點,二號凌晨上架爆發。

  感謝黃金盟:s日pt!

  感謝白銀盟:叄生緣縱獵者、河蟹幾條腿、夜伴花火!

  感謝盟主:會說話的肘子、叄生緣貓貓、改個名字好難、書友20180116012218225、叄生緣打神石、拜仁迷asan迷a、哦豁Ovo、書友20210226141306528、深空彼岸吧吧務組、嘉然小姐、九州辰迷。

  這裡有些書友都盟好多次了,感謝,有些是現實認識的朋友,謝謝大家這樣大力支持!

  感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