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人面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夜從沉眠中醒來,發現自己身邊的同伴不見了,無影無蹤,這對眾人來說簡直像是噩夢般。

  整整三十七人!

  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剛才沒有絲毫動靜。

  所有人都冒冷汗了,漆黑的森林中伸手不見五指,這片地帶沒有聲音,異常的安靜,只有他們自己的心跳聲咚咚如擂鼓。

  「守夜的……三人也不見了。」有人打顫說道。

  人們聽到了彼此漸粗重的呼吸聲,心中驚悸,看向黑暗深處,那裡是不是正有一雙惡毒的眼睛在注視著他們?

  有些新人在輕顫,從椎椎骨向上冒寒氣,頭皮如同過電似的,這比一個人深更半夜看恐怖片驚悚多了。

  事實上,這是真實的血腥電影,正在黑暗中上演。

  人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在接近,是否還要從他們這裡帶走一些人。

  這裡是不是故土,是未知星系的一顆陌生星球,甚至也可能是在平行宇宙中,這是一個可怕的新世界。

  密地,至今都沒有被了解。

  「啊嗚……」

  哭聲突兀的響起,在這原本死一般的寂靜中,悽厲的聲音劃破黑暗,讓一群人身體發麻,誰在哭?

  所有人都倒退,身邊根本沒有人出聲,是在那未知的漆黑森林中。

  「附近有什麼東西?」一位女性新手帶著哭腔,她後悔了,為什麼要來密地,她的身體都在哆嗦。

  「嗚……」

  不遠處,有真實的淒涼哭聲,但與普通人的哭聲有些區別,不是那么正常,更冷冽與陰柔一些。

  「不要自己嚇自己,那是啼鳥,不是什麼妖魔鬼怪!」

  一位老手開口,來過密地三次了,關鍵時刻他的經驗比初來的宗師都管用,最起碼經他提醒後,許多人略微安心。

  不然的話,剛失蹤那麼多人,附近又有哭泣聲,實在讓人恐懼,一些新手在慌亂中容易接連犯錯。

  但老手沒有說,啼鳥出現,附近必然出現大量的鮮血,深深刺激到了它們,這是在徘徊呢,想要接近血源。

  而剛才失蹤那麼多人,老手可以想像,究竟有什麼樣的事正在上演,那些人多半十分悽慘。

  現在已是後半夜,眾人早已失去睡意,在這樣陌生而可怕的森林中,人們都在緊張地防備著。

  終於,黑暗漸漸散開,東邊泛起魚肚白。

  一些新人長出一口氣,這個黑夜有部分人心態差點崩掉,這才來到密地,一下子就減員三分之一!

  隨著天亮,人們心中的緊張與恐懼感散去不少。

  「在附近探查一下。」趙清菡說道,想看一看昨夜是否留下什麼線索,到現在都不知道是什麼在作祟,讓人不安。

  新術宗師楊霖動了,他這樣的高手到現在還沒有發揮出震懾力,現在他也想弄清楚到底有什麼古怪。

  王煊提著長刀,也向林地外走去。

  「王煊!」趙清菡看了他一眼,才一夜而已就出事了,人是她帶來的,她不希望同學出現意外。

  附近,一些人眼神異樣。

  「我精神感知敏銳,去看一看。」王煊確實想查一下,昨晚那東西擄走人竟悄無聲息,讓他的臉色都略微凝重。

  清晨,朝霞透過霧氣灑落進森林中,但卻很難驅散開人們心中的陰霾。

  王煊與新術宗師楊霖一起在兩里地外看到了一具又一具血淋淋的白骨架,全都掛在大樹上。

  當人們聞訊趕來,見到這一幕後,個別新手感覺小腿肚子都在發抖,持刀的手都在輕顫。

  那些白骨架上帶著一些殘碎的肉質,骨頭上也有大面積的血絲,像是鞦韆般掛在樹梢上,隨風晃動。

  有些人的眼球還在,臨死前,似乎有無盡的驚恐。這實在太悽慘了,讓所有人在害怕的同時,又生出無邊的怒意,恨不得立刻手刃兇手。

  可是到現在,人們都不知道是什麼凶物在作祟。

  趙清菡、鄭睿、吳茵、周雲、鍾晴等人皺眉,出師不利,第一夜就已如此!

  「這些人身上有毒素。」一位女探險者用特殊的試劑盒檢驗,發現那些白骨架殘留的血肉中有鎮靜劑的成分。

  旁邊有人恨聲道:「這是等他們昏厥過去後拖走的,我說昨晚怎麼睡的那麼沉,我們多少也中了一些毒素。」

  幾位來過密地數次的老手,聚在一起研究了半天,但最後也不知道夜間襲殺他們的是什麼東西,以前沒遇到過這種事。

  鍾晴建議道:「我們趕緊離開這片林地吧,估計那種凶物的巢穴就在附近,這裡不安全。」

  這個地方讓人有心理陰影,無論如何,眾人都不願意再呆下去了。

  一大清早,他們繼續上路。

  王煊越發覺得,這個新世界適合舊術的人棲居,他的身體活性在進一步變強。在這裡呆上一年半載,即便不服食奇物,他自然而然就會成為大宗師!

  不得不說,密地的景色很美,林地中,山峰間,有色彩斑斕的光帶繚繞。

  各種特殊的能量物質飄動著,如霧如煙,被陽光照射,非常瑰麗。

  ……

  午後,他們來到一條大河前,原本要想辦法渡過去,這時發現異常。

  對岸的坡地上像是覆蓋著晚霞,通紅一片,仔細看竟是一群血蟻,個頭都有雞蛋那麼大,堆在一起前行,讓有密集型恐懼症的人非常不適。

  「情況不對,血蟻在大規模遷徙,前方可能有什麼異常狀況發生,我們最好緩一緩。」一位老手強烈建議。

  眾人確實覺得不對勁兒,這次剛來密地而已,就遇到各種異常,毒蜂血拼、血蟻遷徙、莫名怪物夜襲。

  他們沿河而行,傍晚前找了一處適合休整的地方。

  這是一片茂密的紫色森林,樹木從葉子到樹幹都呈紫色,並有某種很特殊的氣味兒。

  它結的果實能有拳頭那麼大,紫的發黑,看起來很好的吃樣子。稍微剝開一點薄皮,頓時有汁水流淌,但並不芬芳與香甜,而是有種刺鼻的怪味兒,讓人受不了。

  一個老手高聲道:「各位,今夜不管你們是否喜愛這種味道,都要塗抹到身上,不僅你們討厭,各種凶禽猛獸也都厭惡,會遠遠躲避這種氣味兒。」

  它確實難聞,不僅有刺鼻子的怪味兒,王煊覺得還略帶一點臭味兒,但他還是忍著不適,塗抹在身上。

  他發現吳茵跟上刑場似的,咬牙在那裡塗抹。女性都差不多,鍾晴被她弟弟用那種汁液淋了一頭後,直接痛揍鍾誠。

  趙女神雖然行事果斷,但也是強忍著噁心的感覺在塗抹,最終還戴上了防毒面具。

  眾人紛紛效仿,本來今夜就要戴上,因為不知道昨夜那種怪物是否還會出現。

  「清菡,這邊。」鄭睿低語,他身邊竟有兩個基因超體達到宗師層次,他讓趙清菡與新術領域的宗師楊霖晚間在他們這塊區域休息。

  趙清菡又一次讓王煊跟著她,怕他出意外。

  鄭睿有些不滿,他對趙清菡有好感,但是覺得沒義務這麼照顧王煊。

  趙清菡平靜地開口:「別人都是為了天價酬金自願來的,只有我這位同學是被我邀請來的,我要確保將他平安帶回去。」

  「行吧!」鄭睿瞥了一眼王煊,總覺得這是個拖累。

  王煊懶得理他,臨著趙清菡,躺下就睡。

  深夜,他再次睜開眼睛,這次精神領域擴張,全力以赴的尋覓,終於感應到了,異常竟來自天空。

  那是一群人?空中一百多米處有一群黑影,居然是人面生物,獠牙突出,眼神森冷,非常猙獰!

  人面、獸身、肉翼,那種東西長相很兇,冷幽幽地望著下方,然後無聲無息地接近。

  最後這些生物掛在樹梢上,向下噴吐綠霧,毫無疑問是某種可致人昏迷的毒素。

  王煊彈出一粒又一粒小石子,落在一些人的臉上,提前預警。

  事實上,很多人這晚都沒敢睡,怕那種食人的凶物再現。

  一群人又是驚懼,又是憤怒,凶物居然一路跟了下來,這是將他們當成了稀有的美味兒?連刺鼻的果漿都沒讓它們退去。

  終於,眾人都看清這種生物。

  它的面孔六分像人,嘴裡獠牙突出,眼睛凹陷,生有蝠翼,貓科動物的身體,滿身黑毛,可以很好的融入夜色中,爪子非常鋒銳。

  「殺!」

  當這群凶物無聲地落下,想要將一些人拖走時,眾人全都暴起揮動長刀。

  噗噗噗!

  血光濺起,有凶物中刀,當場就墜落下來。

  既然它們選擇放毒與夜襲,實力肯定不足以碾壓眾人。現在看清是什麼後,人們恐懼之心減少,又不是真正的妖魔,有什麼好害怕的?復仇之火暴烈涌動!

  王煊接連揮刀,連著劈掉四頭怪物。

  「有宗師級的怪物!」有人驚叫,然後他就被撕碎了。

  共有兩個首領,像是一公一母,相當的兇殘,這次暴露行蹤後,它們選擇直接凌厲下手。

  「圍獵他們!」趙清菡喝道,讓新術領域的宗師楊霖去幫忙,那邊已經有宗師級的超體與它們交手。

  三支隊伍中數位強者沖了過去,想獵殺兩頭怪物。

  王煊暴起發難,不斷揮刀,附近的地上都是血,足有十幾隻怪物被斬落下來。

  周圍沒有人注意他,自顧不暇,都在揮刀向天,激烈對抗。

  那兩個首領衝起,躲開圍獵,一眼看到王煊這邊成了絞肉場,其中一隻瞬間就俯衝了過來。

  結果它險些中刀,剎那避開,而後竟向著趙清菡那裡衝去,伴著驚呼聲,趙清菡被抓了起來。

  顯然,她身上穿著頂級防護服,裡面更有內甲等,不然一下就會被抓穿身體。

  旁邊的鄭睿臉色發白,面對一個宗師級怪物,他想要去營救,但卻克服不了心中的恐懼,最後他快速倒退。

  怪物沒能在第一時間致趙清菡於死地,它揮動寬大的肉翼,像是惡魔般向著月空而去。

  那頭凶戾的怪物騰空,震碎了阻擋他的一些大樹枝杈,衝過了樹冠。

  夜月下,趙清菡髮絲飄舞,瑩白的面孔失去血色,很無助,一雙美目向下看去,張了張嘴,但是卻什麼都沒有說,並未喊叫,只發出一聲輕微的嘆息。

  她被擄走了,最後那一望讓所有人都心顫,她有種悽然的美。

  鄭睿不敢看她,低下了頭。

  其他人也都攥緊合金刀,有種無力感。

  呼!

  突然,一道身影衝起,王煊剛才沒有任何猶豫,一直在嘗試接近。他敏捷地衝上一株大樹的頂部,現在凌空一躍,抓住了趙清菡的腳踝!

  地面上,許多人驚呼出聲,沒有想到最後關頭,竟有人這麼大膽。

  眾人認出是他,全都露出驚容,不再認為他是無能的關係戶,關鍵時刻敢捨身去營救,不管結果如何,這種人都非常值得結交。

  鄭睿面色發白,有內疚,更有心痛,他知道趙清菡活不了,在密地中被怪物抓走的人從來就沒有生還者。

  那隻怪物速度快的嚇人,衝上高空,在夜月下,宛若蓋世妖魔般,相當的可怕,擄走兩人後,極速遠去。

  我已經攢了一些稿子了,接著去寫,今晚十二點過後上架,給大家都爆發出來。請把保底月票投給深空彼岸吧。

  感謝白銀盟:東哥書迷遮天!

  感謝盟主:花都市、仙御情商、生死皆虛妄,看不穿、□嗯;吥撒謊、心愿之花未調、半邊陽光、可樂也還行!

  謝謝大家的支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