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夜空下,風聲呼呼,怪物極速飛行。

  不算肉翼,它的身體也有三米多長,強健有力,身上帶著一股血腥的氣味兒,昨夜不知道吃了多少人。

  王煊確定,這頭怪物的力量層次很強,一般的宗師都對付不了它。

  他原本想直接扯斷趙清菡的防護服與內甲,一同墜落向地面,沒有想到這頭怪物升空這麼快。

  他現在不敢了,怕兩人一起摔死。

  怪物鼓盪著肉翼,破開山林上空的迷霧,沖向未知的區域中。

  趙清菡臉色蒼白,早先有些悽然,但看到王煊最後關頭竟不計後果這麼縱身一躍,臉色變得柔和,很感激。

  不久前,最後的時刻,她都絕望了,感覺被整個世界遺棄了。連她請的新術領域的宗師都在退後,無人敢追上前來,她只能閉上嘴,什麼都不說了。

  因為她知道,宗師都不敢解救她,那其他人就更沒有力量了。

  連平日隱約間追求她的鄭睿都在躲避。而從她家裡跟來的舊術領域的准宗師,都止住了腳步,讓她只能嘆息。

  她沒有想到,在最後那段時間都沒有看到的王煊,居然突兀出現,凌空一躍,抓住了她的腳踝。

  那一刻,她險些落淚,感覺重新融入了這個世界中。

  王煊拋掉合金刀,抱著趙清菡的雙腿,幾下就沿著她柔軟身軀躍了上去,直接抓住怪物的一條後腿。

  趙清菡臉色發白,看著大地越來越遠,山川變小,她輕語道:「你不該追上來,你也會沒命的。」

  風很大,將她的話語吹散,她不得不大聲的喊出來。

  「不要害怕,沒事兒!」王煊說道,他很想給這個怪物來一下,讓它慢慢墜落到大地上去。

  但他又怕掌握不好火候,導致一獸兩人全都摔成肉醬。

  「你趕緊抱住我。不然,萬一這怪物鬆開爪子,你會墜落下高空!」王煊喊道。

  趙清菡照做,張開雙臂,迅速抱緊了他。

  時間不長,怪物果然鬆開爪子,解放出來後,它想抓死那個狗皮膏藥似的黏上來的男子。

  王煊抽出短劍,對著它探過來的大爪子就來了一下。

  怪物的大爪子寒光閃閃,非常的鋒利,但是在短劍面前根本不夠看,直接就被削斷了,這讓它受驚不輕,身體一顫。

  王煊沒客氣,給怪物的後腿來了一下,在那裡放血,但不敢扎要害,怕它直接力竭。

  「它這是要飛到哪裡去?」趙清菡抱著王煊,聲音有些發顫,在這樣的夜空,俯瞰著大地,著實有些恐高,一個弄不好就是粉身碎骨。

  「估計是去它的巢穴,不要擔心,就當在密地夜月旅行了。」王煊一手抓緊怪物的腿,另一手持短劍,研究怎麼下手。

  「鏘鏘鏘!」

  他很快就將怪物兩條後腿上的鋒利爪子削斷了,等於替它剪了指甲,避免它時不時地掙動傷人。

  可惜,怪物的前爪離的有點遠,他夠不到,主要也是怕躍過去時,不小心想趙清菡甩落出去。

  「吼……」

  怪物發出沉悶的低吼,這是它第一次發出聲音,雙目森冷,戾氣滔天,莫名被人免費「修理」了腳指甲,它憤怒無比。

  「喊什麼,被王教祖親自修腳,你能吹噓一輩子!」王煊又在它腿上扎了一劍,進行教育,讓那裡鮮血流淌。

  「不過,你也沒機會吹噓一輩子,今晚就我剁了你!」王煊研究,怎麼給它放血,讓它漸漸虛弱,好主動落到地上去。

  不過這頭怪物很剛烈,被短劍刺痛後劇烈掙紮起來,有兩次更是在高空中翻身,想將兩人甩出去。

  王煊不敢過分逼迫了,只能靜等它自己落地。

  同時,他提醒趙清菡一定要抱緊,如果沒力氣了,要提前告訴他。

  趙清菡點頭,道:「我怎麼也算是一個小高手,短時間內不會力竭。」

  這是她從未有過的體驗,居然和王煊一起「乘坐」在怪物身上,橫渡充斥著迷霧的長空。

  趙清菡被分散注意力,不再那麼緊張,皺著眉頭問道:「你身上有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硬?」

  王煊有些無言,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胡思亂想什麼,我是那樣的人嗎?」

  趙清菡的感動與感激,此時不得不暫時消退,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你自己在胡思亂想什麼?!」她提高聲音,仰頭看向他,在夜月下露出一張瑩白動人的美麗面孔,不過卻漸漸浮現出一縷紅暈,髮絲隨風揚起。

  「鋼板,防身用的!」王煊恍然,立刻答道。

  趙清菡抱著他的腰,輕輕敲了兩下,衣服里果然是鋼板,發出金屬顫音,足有兩三寸厚。

  王煊不僅穿著防護服,還夾了鋼板,在密地中值得謹慎!

  月夜下,怪物抓著他們橫渡長空,驚退很多夜鳥。

  王煊開口道:「這怪物明顯比它的同類厲害十倍不止,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肯定吃了什麼奇物。說不定它的巢穴附近有超凡藥草。」

  趙清菡露出憂色,這頭凶物實力強橫,達到了宗師層次,真要落地後,說不定會立刻將他們撕裂。

  她有些懷疑,怪物這是在帶著他們去餵食幼獸。

  「如果這頭凶獸降落,我們分散逃,這次你不要管我,能活一個是一個,不要再想著回頭救我!」

  趙清菡輕嘆一聲,雖然王煊表現的很厲害,勇氣十足,但是真要面對宗師級怪物,根本不可能是對手。

  主要是,她不清楚舊術領域有內景、天藥這樣的秘路,所以無法正確判斷出王煊的實力。

  王煊道:「我手中的短劍出自名家之手,鋒銳無比,臨落地前,我會對它的要害下手,有機會搏殺出一條生路,我們死不了。」

  趙清菡確實早已就注意到他手中的短劍,感覺奇異,現在又看了兩眼,實在忍不住了,道:「我看它的樣式,怎麼有點像魚腸古劍?」

  王煊淡定回應,道:「舊土一位大師仿造的,肯定比真正的魚腸劍鋒銳很多倍,畢竟這是特殊的合金材質,不是青銅。」

  遠處傳來獸吼聲,另外一頭宗師級怪物追了下來,馬上就要到眼前了。

  一公一母,兩頭凶獸將匯合。

  王煊嘆道:「今夜註定要有一戰啊,夜月遊覽密地,以凶獸的血點綴,也算是血色浪漫了。」

  他估摸著,自己宗師級實力不得不要暴露了。

  求訂閱,求保底月票支持下,感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