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蛟(求訂閱,求保底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清晨,密地中各種能量物質很濃郁,煙霞蕩漾,林地中像是纏繞著光帶。

  趙清菡走到湖邊,修長的身段被身後林地中色彩斑斕的光霧映襯,異常美麗。

  她盯著地上淡金色的生物看了又看。來密地前,她看過很多資料,有的是探險隊員整理出來的,有的則是各大組織從各種文獻中摘錄來的藥草異獸圖譜。

  「這是鱷蛟!」她瞥了一眼王煊,這樣一頭怪物居然被他降格為鱷魚,王同學也太能扯了。

  最為關鍵的是,他居然用拳頭把這條蛟給捶的全身骨折,雖然它還沒死,但大概活不下成了。

  「這是一種蛟?不可能!」王煊露出訝色,這次他的表情沒矇騙趙姑娘,確實覺得有些離譜。

  他摸了摸淡金色生物的頭,露出異色,這要是蛟的話,它全身都是寶。

  趙清菡有些無言,看他摸那麼大個的鱷蛟,居然很柔和,像是在摸狗子般,又像是在擼貓!

  她忍不住開口:「你在幹什麼?」

  「我以前連鱷魚肉都沒吃過。」王煊從小到大吃穿用等都很普通。

  面對物質生活極其優渥的趙女神,他很坦然,沒什麼不好意思,現在盯上了地上的蛟。

  「回去後,我請你吃各種大餐。」趙女神開口,想到他那凌空一躍,她的面色就格外柔和。

  「這要是蛟,特別補身體。」王煊頗為期待,因為各類記載中對蛟肉的評價都很高。

  他轉頭看向趙清菡,道:「會做飯嗎?」

  「幹嗎?」趙清菡預感到了什麼,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道:「只是偶爾下個廚房,試試身手。」

  「行,也不用等回去了,烤蛟吃!」王煊盯著地上的怪物,繞著走了一圈。

  趙清菡難得的有些不自然,道:「我只煮過一些東西,烤肉……沒給人做過,只能將就著吃。」

  「烤熟就行。」王煊覺得,總比他在雲霧高原吃的那些焦黑的野味強吧。

  他沒有忘記正事,最珍貴的還是湖中的五株養神蓮,避免出現什麼變故,他準備下水先採摘到手。

  「還有一頭鱷蛟,你小心點。」趙清菡提醒。

  湖中一道金影在游弋,虎視眈眈,不時露出森冷的目光盯著王煊,看到同伴的下場,它不敢上岸。

  王煊解開防護服,從胸前與背後等部位抽出兩三寸厚的鋼板。

  這看的趙清菡眼暈,這得多少斤?

  這還沒算完,很快,她發現王煊從手臂與大腿等部位卸下一些稍薄的鋼板,防禦的真嚴實啊!

  同時她腹誹,還怪她說硌人,他全身上下全都是鋼板!

  拆解完畢,王煊帶著短劍下水,不然那麼一堆鐵塊在身上,肯定會讓他直接沉入湖底。

  「你……這樣太危險了。」趙清菡確實擔心,在水下戰鬥和在陸地上完全是兩碼事。

  「不要緊,這些蛟都還是幼體,現在弱的可憐,和那個基因超體一樣,都是樣子貨,紙老虎。」王煊說道。

  他確實無懼,練成金身術後,在水裡不怕那頭蛟的撕咬,又有短劍這種利器在手,幹掉它不是太難。

  噗通一聲,王煊下水。

  那頭鱷蛟眼神頓時陰冷無比,猛地就竄了過來,它像是一條粗大的金色標槍,貼著水面就過來了,身體兩側大浪掀起,快到極致。

  到了水裡,這就是它的天下,張嘴就咬,準備叼住這個人類後,給他來個死亡翻滾。

  王煊盯著它,又看了看手中巴掌長的劍刃,感覺刺進它嘴裡的話不痛不癢。

  金身術讓他擁有驚人的體質,矯健無比,快速躲避。

  鱷蛟帶著腥味的大嘴,閃爍著鋒利的牙齒,有一尺多長,與他擦肩而過。

  王煊砰的一掌拍擊過去,擊在它身體一側,將六七米長的鱷蛟打翻,震動的湖面水浪迸濺,白茫茫。

  岸邊,趙清菡臉色發白,為他擔心,在水中與這種怪物廝殺,實在是太危險了,她根本不贊成他下水。

  王煊下潛,短劍無情地刺進蛟的腹部,然後猛力一划,剎那間湖下有血液流淌,一片殷紅。

  鱷蛟吃痛,在水下一個擺尾,轉身就逃,腹部被剖開一個巨大的傷口,它感覺到了死亡在臨近。

  這種怪物都有一定的靈性,沒有死磕,身負重創,沖向湖心,對著五株養神蓮而去。

  原本它有足夠的時間,等到結出蓮蓬,吃到蓮子進補。

  它沒有想到,在水中居然不敵那個人類,到底誰是怪物?現在它毫不猶豫地想提前吞掉蓮花。

  王煊一直在防備著它,抓著它的尾巴跟進湖心,現在躍起,踏在它的背上,毫不客氣地揮動短劍。

  鱷蛟眼睛都紅了,這個狗皮膏藥似的人黏在它身上給它放血,將它的背部剖出很多血窟窿。

  雖然臨近了養神蓮,但它覺得自身可能會死在這裡。

  它已經沉入湖底,可是那個人依舊黏在它的背上,死不鬆手,短劍不斷沒入它的血肉中。

  鱷蛟發狂,在水下翻騰,血水與浪花涌動,湖面上浪濤不時衝起,它擺尾時,將兩株養神蓮的都給抽斷了。

  王煊臉色變了,怕靈藥有損,放開鱷蛟,衝出水面,快速去採摘蓮花。

  鱷蛟真的很不甘心,以前它在湖中獵殺探險者輕而易舉,現在很絕望,真的打不過那個怪物。

  它紅著眼睛,死死地看了一眼王煊,沉入水底,快速游向遠方。

  王煊迅速動手,沒等兩朵發光的蓮花落入湖中,便順利地採摘了下來,很快五株靈藥都到手。

  他游回岸邊放下後,再次入湖挖了幾段蓮藕,不知道是否也有藥效。

  他渾身濕漉漉地上岸。趙清菡快速走來,看他有沒有受傷,她剛才看水下翻騰的厲害,無比緊張與擔心。

  「靈藥配蛟肉,應該算是大補物吧。」王煊滿臉都是喜悅之色,他覺得自己的實力肯定可以提升一截。

  趙清菡露出異色,仔細看的話,她標緻的臉上居然有些許淡淡的紅暈,主要是王同學總是說「補」。

  她深知身邊的叔伯私底下什麼狀況,不惜重金滋補,都是各種罕見與稀珍的食材,美其名曰人到中年要養生,誰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王煊哪裡會想那麼多,道:「趙同學,一塊收拾下,這些都是大補物,保證美容養顏。」

  趙清菡:「……」

  遠處,傳來奇異的吼聲,有種說不出的情緒,是那條鱷蛟。它離開湖泊,進入不遠處的大河中。

  王煊面色微滯,而後變得無比嚴肅,仔細聆聽。

  趙清菡也轉身,看向遠處的大河,她微皺眉,道:「這條鱷蛟的叫聲高低起伏,該不會是在呼喚同類吧?」

  「確實有情況,我剛才聽到大河的下游有一道低沉如雷鳴的回應。」他的面色變了,因為他聽到了第二聲雷霆般的低吼聲。

  趙清菡沒有達到宗師境界,聽不到下游的沉悶聲音,但是她很敏銳,立刻做出正確判斷,道:「該不會有一頭更厲害的大蛟吧?」

  按照那些古代的記載來看,鱷蛟超凡,不是普通的怪物。

  「走!」兩人同時說道,這地方不能呆了,必須得趕緊離去。

  他們收拾起五株靈藥,隨後,王煊實在沒忍住,用短劍割下一大塊蛟肉,念念不忘去「大補」。

  探險隊成員都有特製的「收集袋」,可存放靈藥與奇物等,不用擔心溢出藥香而惹來怪物。

  趙清菡看他執念這麼深,忍不住想翻白眼,催促道:「走了!」

  「走!」王煊和她快速衝進林地中,一路狂奔而去。

  王煊連鋼板都沒顧得裝回去,沒時間了。

  「嗷吼!」

  遠處那條大河中,爆炸般的吼聲傳來,驚天動地,浪濤衝起上百米高!

  果然有「大蛟」,震的群山中都有雷霆般的迴響。

  一條粗大的金光從下游快速遊動而來,接近湖泊那裡。

  「真有大傢伙!」王煊驚嘆,他相信了趙清菡的話,這是蛟類中的一種,成長起來可以超凡!

  那條大蛟絕對不是現在的他所能對抗的,應該超越普通生命體了,最起碼也是迷霧層次以上的生靈。

  浪濤擊天,一條足有三十幾米長的大蛟從河水中衝出,滿身戾氣,不知道殺戮過多少生靈。

  它現在的吼聲,震動的這片區域所有飛禽走獸都恐懼無比。

  王煊拉著趙清菡狂奔,已經在山林中跑出去三四里。可是,很明顯趙女神跟不上他的步伐了,完全是被他拉著手帶著跑,幾次險些撞在大樹上。

  吼!

  後方,一條龐然大物出現在一座山頭上,森然俯視四方,一甩尾巴,將崖壁都抽的崩裂了,地動山搖。

  王煊透過林木,回頭望了一眼,看到了遠處那座山頂的怪物,頓時頭皮發麻,超凡的大蛟在尋找他!

  「小趙,你這樣不行,太慢了,我背著你走!」他低聲道。

  趙清菡大口喘息,胸部起伏,累到不行了,她瞥了王煊一眼,這是又給她降級了?

  王煊抄起她雙腿,背起來就狂奔,現在顧不上其他了,逃命最重要,那頭蛟太恐怖了,絕對能團滅所有探險隊!

  趙清菡伏在他背上,有些猶豫,最後還是在他耳邊糾正,道:「以後不要喊我小趙,尤其是當著吳茵她們的面,因為,在我們圈子裡,這是……輕慢,甚至罵人的話。」

  「原來如此,小鍾是典型吧?」王煊第一時間就做出聯想,但很快他就覺得自己失誤了!

  第五章來了,我繼續去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