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不是表明,他早就知道其中的「典故」嗎?

  果然,趙清菡趴在後背上的身體微僵。

  她沒有想到,王同學知道內情!

  「你肯定不是!」王煊趕緊補救。

  但是,他發現越描越黑。這種話題最好不要多說,越解釋問題越多。他開始發足狂奔逃,現在確實沒時間想其他了。

  那條超凡的大蛟在山頭上俯視過後,似乎發現蛛絲馬跡,竟追了下來。

  「通靈的怪物果然恐怖,它有所覺察!」王煊的變色變了。

  後方,一些古樹炸開,那條大蛟追擊時盡顯力量,相當懾人,荊棘灌木全部碾碎,大樹攔路,也會瞬間崩斷。

  王煊明白了,早先的兩條鱷蛟真的只是幼體而已,被他無意間說中了。

  「我這是金口玉言嗎?」他覺得不能亂說話了,頻頻應驗。

  其實他知道,並不是什麼巧合,主要是因為怪物太多了,無人區深處棲居著各類的超凡物種。

  「它逼近了!」趙清菡伏在王煊背上,看到遠方山峰上的可怕獸影,太具有壓迫感了。

  大蛟沿途輕易將一頭三層樓高的山龜撕碎,血液染紅山林,太衝擊視覺了。

  那種山龜防禦力驚人,大宗師都打不動,結果它在大蛟面前根本不夠看,瞬間四分五裂。

  王煊冷汗都冒出來了,真沒有想到,他都是宗師了,在密地中還只是相當於某些超凡物種的幼崽,差距太大了。

  這要是被發現並被追上,大蛟一尾巴掃過來,他與趙清菡就要變成一團混在一起的肉醬,沒什麼懸念。

  他一邊逃命一邊思忖,如果將金身術練到第九層、第十層,能不能調頭回去,反將大蛟拍成肉醬?

  唯一慶幸的是,大蛟雖然追了下來,但並沒有明確把握到他們的蹤跡,不時偏離路線,它又不時糾正。

  王煊從一片高地躍下去,剛跑出去一里多地,那片高地的崖壁就炸開了,大蛟在那裡露出懾人的軀體。

  許多石塊砸落在附近的山林中,驚的各種猛獸慌亂逃竄。

  還好,這次極為接近後,大蛟又偏離路線。

  「會不會是蛟肉?」

  「蛟肉!」

  兩人同時想到這個問題,儘管有特殊的「收集袋」隔絕氣味兒,但保不准大蛟還是有些許感應。

  王煊嗖嗖追上一頭貓科類動物,它兩米多長,速度快而敏捷,他衝過去就給按住了,快速將蛟肉綁在它的身上,接著轉頭就跑。

  趙清菡眼暈,剛才還只是覺得王煊跑的快,但卻沒什麼直觀的概念,現在發現他能追上虎豹般的大貓,立刻意識到他有多猛。

  這次,王煊一聲不吭,竭盡所能地逃亡,不時將一些荊棘灌木撞碎,他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

  強大如他,把金身術練到第六層極巔,現在也是滿身汗水,消耗巨大,他真的是拼命狂奔。

  此時,他的心臟如擂鼓似的,跳動聲很響。

  趙清菡趴在他的背上,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種有力的跳動,這具年輕的肉身中有種驚人的蓬勃力量。

  王煊汗如雨下,他不敢停下,也不敢回頭,不久前真正感受到死亡的威脅,只能不顧一切地逃。

  有時候,王煊會直接跳矮崖,巨大的衝擊力讓趙清菡覺得天翻地覆般,而她的這位同學卻什麼事都沒有,雙足踏碎地面,稍微踉蹌後,穩住身形接著跑。

  她摟住王煊的脖子,不敢鬆開,怕被甩飛出去,感受到耳畔呼呼的風聲,她發現王煊越跑越快,身體像是不會力竭。

  王煊翻山越嶺,越溪跳崖壁,自身還沒什麼問題呢,卻讓主修精神功法的趙清菡有些暈車的感覺。

  因為有數次,王煊從陡峭的高坡上滾落了下去。

  半刻鐘後,王煊稍微放緩腳步,很長時間沒有聽到大蛟的吼聲了,甩開了嗎?

  又跑出一段距離後,他才越來越慢,直到最後駐足,大口喘氣,道:「這次應該擺脫了吧?」

  趙清菡趕緊從他身上下來,為他減輕負擔。

  一路逃命,王煊被湖水浸濕的衣服,曾被風吹乾過,可是後來又被汗水打濕了。

  這一次,他幾乎耗盡體能,實在是有些疲憊了。

  不過,他馬上又來了精神,終於可以服食靈藥了,他頗為期待,遺憾的是,蛟肉沒吃到。

  趙清菡低頭,發現很尷尬,她的衣服也被王煊的汗水打濕了,她只能佯裝沒發現,若無其事地整理了下。

  不久後,有潔癖的王煊找了處清泉,穿著衣服進去,將自己沖洗了一遍。

  「你不去洗?」王煊回來後問道。

  趙清菡瞪了他一眼,不久後,她也穿著濕漉漉的衣服從清泉那裡回來了。

  「分贓大會,不,分寶的時刻到了!」王煊顧不上欣賞她濕漉漉的曲線,在這樣的生死險地中先提升實力最要緊。

  趙清菡抱著雙膝坐下,強自淡定。

  王煊滿臉笑容,一手向嘴裡塞流光溢彩的蓮瓣,一手遞給趙清菡一株養神蓮,實在是充滿了收穫與喜悅感。

  這麼開心,他差點就給趙清菡升級,畢竟早前給她降格了,但「大趙」兩個字到嘴邊了,他又趕緊咽回去了。

  平日喊老陳、老青也就罷了,老張也勉強可以,畢竟張道陵暫時沒希望出來,可一高興這麼喊趙清菡,估計會出事兒。

  王煊憋回去那兩個字後,道:「趕緊趁採摘下來時間不長服食掉,不然藥性會流失部分!」

  趙清菡攏了攏濕漉漉的秀髮,雪白細膩的漂亮臉頰上帶著微笑,道:「你先吃,如果對你很有用的話,你都服食下去,在這樣危險的無人區先提升你的實力最要緊。」

  「我是吃獨食的人嗎?趕緊!」王煊向她手中塞去。

  趙清菡搖頭,髮絲上有剔透的水滴灑落,此時連她雪白的頸項以及臉上都帶著露珠般的晶瑩水跡,猶若出水芙蓉。

  但她比眼前霞光點點的養神蓮更生動。

  「你的實力提升上去,我也會更安全,不要推來推去,小王同學,痛快一些!」趙清菡認真地說道。

  她不是嬌弱的性子,做任何決定時都很果斷。

  不過,當她雙手推拒,略微起身時,她卻略微失去平日的從容與冷靜,忘記自身渾身濕透,她快速坐好,掩去曲線,不說話了。

  王煊笑了笑,很是燦爛,他沒再多言,大口服食養神蓮,然後閉上眼睛,默默體會。

  很快,養神蓮的藥性活躍了出來,他的精神領域震動,自主浮現,並開始擴張。

  不愧是靈藥,這株養神蓮的功效超乎他的預料!

  原本他只是形成一部分精神領域,並不夠完整,但現在精神力不斷提升,藥性激活了他自身發靈性能量,在釋放他自己的心靈力量!

  王煊盤坐,默默運轉《元爐鍛神》這篇數百字的經文,這是在新月自秦鴻那裡窺探到的。

  最終,王煊的精神領域徹底形成,他的心靈力量越發強大,提前為超凡領域的「燃燈」境界打下堅實的基礎。

  他又接著服食第二株養神蓮,結果吃了半朵花就停了下來,因為他感覺效果不大了,精神領域很穩固,無明顯變化了。

  他放下這朵花,發現趙清菡正一臉異樣之色地看著他,似乎有些吃驚,也有些恍然的樣子。

  「怎麼了?」王煊問她,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你的臉……掉皮了!」趙清菡說道。

  王煊一驚,在臉上摸了一把,他立刻知道,在他關注精神領域時,他的身體也在緩慢蛻變。

  他的金身術由第六層絕巔正緩緩正向第七層過渡,他長時間練金身術,所有血肉細胞都記住了這門體術,他現在得到靈性物質滋養後,金身術在隨身體破關。

  「你怎麼會脫皮?」趙清菡發現,王煊不僅臉上掉皮,連脖子上與手上也開始了。

  王煊意識到,他的一些秘密泄露了,這姑娘非常敏銳,肯定有了各種相對準確的猜測。

  「密地的太陽這麼大,曬的。」他淡定地回應,同時緩慢擺開金身術的架勢,舒展身體,他在感受實力的大幅提升!

  趙清菡瞪著他,沒有開口,心說,你騙鬼呢?!

  最後,她不淡定了,看著王煊那張新臉,也太光滑了吧?她忍不住想去摸一把,這種功法太適合她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