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趙清菡的眼神異常的亮,簡直像是在發光,她非常的羨慕。

  王煊的臉上掉下一層皮後,新的肌膚光滑如玉,細膩無瑕,看起來有種蓬勃的新生氣息。

  然後,趙清菡沒客氣,動手去檢驗,想看一看他到底什麼狀態,她捏著王煊的臉皮,向外拉了拉。

  王煊側頭看向她,趙女神怎麼了,什麼狀況,居然對他動手動腳,摸他的臉?

  現在的她渾身濕漉漉,髮絲還在滴水呢,有種清新出塵的美,只是眼中的光有些燦爛過頭了。

  這看起來不像是調戲他的樣子,再說,趙清菡也不是那種性格,大多時候都很冷艷。

  「你練的什麼體術?」趙清菡快速鬆開手,不像平日那麼的冷靜從容了,雙目清亮,想立刻就學。

  王煊神秘兮兮,像是在告知一則天大的秘密,小聲道:「道家的雙修功!」

  他張嘴就來,臉上帶著笑,面龐都在發光。

  趙清菡發呆,而後直接捶了他一拳,在那裡翻白眼。

  「你問這個幹什麼?」王煊沒有停下來,繼續舒展身體,練金身術,體會自身的強大力量。

  他覺得,現在能一把抓死一位宗師層次的怪物,有著用不完的力量。

  趙清菡道:「你脫皮後,體表變得這麼細膩,比各種美容養顏的偏方都強多了,我覺得你這種體術值得用心去學!」

  王煊無言,這姑娘一臉嚴肅之色,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生死攸關的大事兒呢,鬧了半天她只是為了美容!

  以前她也說過類似的話,練舊術是為了保持好身材,然後很快就採氣與內養成功了,將秦誠打擊到不行。

  「你這想法不對,苦修體術,你只是去為了練出好身材,膚白貌美?」

  趙清菡認真地點頭,道:「是啊,這很重要,給我動力,讓我堅持。將舊術練到高深境界,還能延壽,活的更久,這樣能進一步長久的保持青春。」

  「你不想超凡嗎?」王煊問他。

  「想啊,但兩者並不矛盾,我向前走,兩個目標都在接近中。」趙清菡鄭重地說道。

  王煊還能說什麼,趙姑娘有清晰的目標,既要貌美,又要超凡,並行前進,意志在前一個原因的加持下……很堅定。

  萬一讓她成功了,估計能吹很多年,當年是為了保持好身材,所以她才踏上修行路。

  王煊沒瞞著,告訴她這是金身術。

  結果趙清菡表情立時就不對了,看著他,眼神異樣,道:「練到長刀都砍不動,子彈都打不穿,渾身堅硬如鐵?我不練了!」

  王煊開始還沒琢磨過味來,然後,看了一眼她濕漉漉的曲線身材,這才恍然,她這是怕把自身練成堅硬的鐵塊?

  算了,他也不去解釋了,反正一般人不適應,金身術太耗費精力與時光,正常情況下是練不成的。

  「我回去後,仔細篩選一些體術,確定以後的大方向。」趙清菡說道,現階段她舊術在練,新術也在學。

  但現在她發現自己的同學竟這麼厲害,將舊術練到極其神秘的層次,讓她對舊術開始無比期待了。

  「你趕緊服食養神蓮,兩朵差不多,然後藥效就會銳減。」王煊告訴她。

  他將自己沒吃完的半朵蓮花也吃掉了,不然也是浪費,這東西失去根莖後,不立刻帶回飛船進行處理的話,每時每刻都在流逝靈性物質。

  對他而言,這半朵蓮瓣只是稍微有些效果,沒有最初那麼明顯了。

  王煊到了一個臨界點,金身術向第七層過渡,他的實力直接提升到了宗師極巔。

  要知道,他剛立足在這個領域中沒多久,現在就又開始大幅度的變強,跨過宗師中期,站在絕巔,相當的驚人。

  而且,他估摸著,近期很可能會破入大宗師領域中!

  他只能感嘆,密地具有濃郁的神話色彩,不虛此行。

  毫無疑問,養神蓮是超凡生物大蛟為自己的子嗣精心準備的靈藥,效果相當的不凡。

  王煊覺得,以他現在的實力就是遇上真正的大宗師都不怵!

  他處在一種特殊的狀態中,身體各項指標都強的離譜,在某些方面比大宗師更厲害。

  如果以他的體質而論,他現在怎麼看都算是大宗師!

  但是,到了大宗師後,會有一些奇異的變化,那些特質很快就會體現出來,關於這些沒有在王煊身上發生。

  那些徵兆便是,一些近乎接近超凡的能力相繼湧現,比如張口吐出一道能量光束,斬落對手的頭顱。

  還的人能做到,從自身體內凝聚出火焰,打出去一道璀璨真火,直接重創對手,甚至可燒成灰燼。

  更有人可以做到五臟轟鳴,雷光迸發,轟殺對手。

  老陳曾展現過雷霆之術,威力強絕,擊潰新術領域的各種秘法。

  王煊也能五臟共振,但只有雷音,以及淡淡的光芒流轉,並不能直接打出去一道光束擊殺對手。

  所以,他認為自己還不是大宗師。

  但他不失望,這說明了什麼?他的底子太厚實了!

  他現在還處在積累階段,等他能展現出那種屬於大宗師的特質時,一定會更加的驚人。

  再說,他現在的實力無懼大宗師!

  他很期待,等著自己真正踏足那個領域中,會有怎樣的變化。

  「大蛟,算了,估計我到了大宗師境界時,也不想找你麻煩,咱們最好短期內互不相見吧。」

  顯然,他對那頭超凡生物有想法。

  王煊瞥了一眼趙清菡,發現她服食了養神蓮,閉著雙目,正默默靜坐在原地,額頭瑩瑩發光。

  他意識到,趙同學練有不一般的精神法門,養神蓮對她多半有很大的益處。

  他走到一邊,對著崖壁拍出一掌,檢驗自己的力量,然後他轉身就跑了。這片崖壁崩解,上面的斷崖跟著轟隆隆的塌陷下來。

  普通的宗師層次的生物對來說,估計動手就能拍成肉餅!

  不久後,王煊走了回來,發現趙清菡有些異樣,看了他幾眼,然後臉色不自然,又看向了別處。

  起初,他不知道什麼狀況。隨後他看到趙清菡額頭前有一縷光霧閃過,他頓時意識到了什麼。

  那光霧有些像精神領域,但顯然她離初步形成還有一段距離呢,同他早先時相比都有所不如。

  趙清菡精神力異常,有些特殊,在新星時還曾以精神催眠他。趙家與原住民通過婚,趙清菡動用精神力時,雙瞳會變成紫色。

  「她該不會在沒形成精神領域前,也有一些相應的能力吧?」王煊猜測。

  果然,趙清菡又有兩次看向他時,臉色不自然,直到最後她徹底斂去額頭前那一縷光霧,雙瞳不再是紫色,她才恢復正常。

  王煊無言,趙女神好奇心很重,剛才是在窺視他?

  後面,她就恢復平靜了,沒有再動用那種激增上來的精神能量。

  王煊不動聲色,決定還是不拆穿她了,最開始獲得強大的精神感知能力,誰沒有個好奇心。

  他們再次上路,希望與那些人匯合。

  「有狀況,這片區域居然有石屋!」王煊在密林看到一片建築,以石塊堆砌而成,明顯是居所。

  他仔細看了看,像是一個小村子,但是那裡靜悄悄,一點聲音都沒有。

  「密地有與人類相近的原住民?」王煊問道。

  趙清菡搖頭,她也神色凝重,表示各家的探險隊從來沒有發現過。這就顯得詭異了,他們居然發現了成片的建築物。

  只是那裡安靜的有些可怕,死氣沉沉。

  最終,他們沒有接近,轉身就走了。那地方有些怪,在這樣危險的新世界,太多的好奇心可能會致命。

  「當時,大蛟追殺,我們慌亂逃命,多半跑錯了方向。」趙清菡判斷。

  既然以前的探險從來沒有發現房屋,那麼說明這個方向沒有人來過,他們重新尋找歸路。

  密地廣袤無垠,各種奇物眾多,王煊他們一邊走一邊尋覓,現在他僅採摘到一種養神蓮而已,就已經有了這種成就。

  如果有機會接近天命漿、地仙草等,他必然會超凡,實力提升到驚人的地步,到時候再去找大蛟「聊天」肯定沒問題了。

  現實很殘酷,他們確實發現了幾處有奇物的地點,但附近疑似有超凡生物出沒。

  這是王煊以圓滿的精神領域感知到的,如果不了解,貿然闖過去,可能會慘死。

  趙清菡確信,這的確是在密地的外圍區域呢,他們並未越界。

  「有戰鬥,場面很激烈,那片山林都在不斷炸開,最起碼是大宗師層次的怪物在廝殺!」

  王煊盯著前方,那裡響聲如雷,光芒綻放,崖壁都塌裂了,遠遠望去,成片的大樹倒下。

  「飛馬?」

  「真的是神話再現,一群天馬嗎?」

  兩人都被驚住了,一群馬從那片山地飛走。

  一群雪白的馬,通體沒有一根雜毛,全都長有雪白而寬大的羽翼,凌空而渡,飛過被光霧繚繞的群山。

  地面上還有一些馬,通體閃爍金光,皮毛像是黃金綢緞般,在山林奔行,速度極快,竟直接從懸崖峭壁上越過去,在追趕著天空中的那群白馬。

  等那群馬離去,王煊與趙清菡才接近,林地被馬蹄子踏毀了,許多大樹都爆碎,不成樣子。

  「有一匹受了重創的馬!」

  「天馬嗎?」

  兩人快速走了過去。

  林地中,一匹白馬通體如玉石,相當的神駿,只不過頭部流血,染紅了地面,它躺在那裡低鳴。

  它的眼中居然有傷感之色,在遙望那群飛馬離去的方向,久久都不願移開目光。

  很顯然,這匹馬與馬群中的飛馬或者是在地面奔跑的金色馬匹有過戰鬥,毀掉了這片林地。

  「這匹馬很厲害,雖然沒有羽翼,不會飛,但是你看它似乎還算是馬駒,沒有長成呢。」趙清菡露出驚容。

  新星的許多人都熱衷於賭馬,改良出來許多奇異的馬種,她的一位叔叔便養了幾頭天價的異種馬。

  ??顯然,她叔叔所謂的天價馬與眼前的白馬比起來,差的太遠了。

  王煊咋舌,他也看出來了,這匹受傷的白馬儘管不算矮小,但確實比離開的那群馬要稚嫩一些。

  可這片戰場體現出來的卻是大宗師級的戰鬥!

  他有點懷疑人生,一群馬都是大宗師層次的怪物?

  可以想像,馬群中較為厲害的個體多半是超凡生物!

  「我們這還是在外圍區域嗎,情況不對,遇上了一群大宗師級飛馬,甚至有超凡的頭馬!」王煊嘆道。

  然後,他就向著地面上的馬駒走去,它只是頭部負傷,剛才可能有些暈眩,沒能起來。

  現在看到王煊接近,它瞪圓了眼睛,開始掙扎。

  「別怕,我對你沒有惡意,跟我走吧。我這裡還有株靈藥呢,可以給你吃。」王煊蹲下來,嘗試安撫這匹白馬。

  趙清菡也頗為期待,大宗師級的靈馬如果被收服,運到新星去,估計會讓賭馬的某些人瘋掉。

  而在這密地中,如果有匹大宗師層次的坐騎,那也會方便很多。

  砰!

  這匹馬太烈了,還躺在地上呢,就給王煊來了一蹄子。

  就在趙清菡以為王煊會耐心地安撫,準備收服這頭有靈性的白馬時,他突然一巴掌就拍過去了。

  砰砰砰……

  接下來的畫面,相當的不唯美,沒有什麼漂亮的畫風。

  王煊以暴力美學和這匹馬駒交流,最終,硬生生將這匹有靈性的馬打的低下頭,暫時屈服了。

  顯然,這匹馬求生欲十足,並不想死,在確定真的打不過王煊後,不再反抗了。

  半日後,王煊與趙清菡成功騎上這匹神駿的坐騎,在山嶺中穿行,尋找那些熟人。

  大宗師級的靈馬,實在是有些腳力驚人,翻山越嶺,踏過很多地帶,著實速度快又省力。

  當然,王煊也一直在防備以及教育它,因為它數次想逃跑,還曾襲擊過王煊,但都被他鎮壓了。

  王煊揪著馬鬃,像是黏在了它的背上,它每次鬧騰,都會被重擊!

  當然,他相當的滿意,不僅自己有大宗師層次的戰力,連坐騎都能力敵月光菩薩。

  趙清菡坐在後面,抓著王煊身體兩側的衣服,但這匹馬一旦在高低不平的密地中騰躍時,顛簸的厲害,她又不得不趕緊摟住王煊的腰。

  下午,他們找到歸途,來到原來的地方,但那些人不在了,流下不少血跡以及打鬥留下的痕跡。

  趙清菡預感到,快要接近那些熟人了,她輕輕抱住王煊的腰,在他的耳畔低語道:「我會幫你保住秘密」

  傍晚,在太陽落山前,他們發現一些熟人。

  透過密林,王煊看到鍾誠與周雲,兩人滿身是血,在跟他們身邊只有十幾人了。

  同時,他也再次看到那群飛馬,相當的驚人,寬大的雪白羽翼橫空,一群馬橫渡群山,在晚霞中格外的神聖。

  地面上,一群金色的馬匹越過山崖,追了下去。

  「這是……天馬?!」鍾誠震驚地說道。

  「這種馬能馴服嗎?如果能在新星培育一些就好了。」周雲驚嘆,這要是得到一匹,然後去賭馬,誰家的跑的過?

  倖存的探險隊中一位老手潑冷水,道:「想都不用想,曾經有宗師想要去馴服一匹,結果被一蹄子蹬碎了,死狀相當的慘。」

  「有點像老王。」鍾誠感嘆。

  王煊聽到這種話,想立刻去毒打他!

  周雲點頭,道:「我也聽說了,舊土的那個爆胸腳很厲害。」

  王煊坐下的這匹馬駒沒有叫,只是很傷感,盯著遠去的那群馬,它慢慢走出山林。

  「小王,趙姐!」鍾誠震驚了,被怪物擄走的兩人居然還能活著回來?

  周雲頓時也被驚呆了,道:「天馬?小王可以啊,賣我!」

  「唏律律!」

  突然,遠去的那群飛馬,有幾匹馬回頭,遙望這邊,發出長鳴。

  該不會要團滅嗎?王煊頭皮發麻,他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怕金口玉言一開,又一次成真!

  接著去寫。

  感謝:陳飛翰、叄生緣劍鋒、書友20210703014042479、關門弟子負責關門、夢在夢裡循環、血色櫻花祭x、QJGG、Dzu1、書友20210502230354623、萌萌萌的夢夢夢。

  謝謝以上各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