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宋家的老者像是在草上飛,追著鍾庸那雙大長腿一路跟著跑過來了。

  一群年輕人頭大,這是要全滅他們嗎?

  那頭直立著奔跑的大老鼠,雖然只有兩米長,但沒什麼能擋住它,比重型坦克都恐怖。

  周雲一邊逃,一邊悲嘆道:「一個姓宋,一個姓鍾,這是送鍾啊,一對狠人組合,我們一個都跑不了!」

  眾人跑的本就要累到吐血了,再聽他麼一說,心中更是沒底了。

  臨近這裡還有一段距離時,鍾庸倏地止步,抖手拋過來兩顆紫瑩瑩的蟠桃,明顯是送給鍾晴與鍾城的。

  「糊塗,這是你們能來的地方嗎?密地深處有劇變發生,立刻聯繫飛船,返回新星!」鍾庸低喝。

  他轉身朝著超凡生物殺去,最後更是發出無比嚴厲的聲音:「發信號,不要耽擱,我也會跟著離開!」

  鍾庸老頭子將戰鬥引向遠處,看得出他十分焦急,送靈藥只是順手而為,最主要的是警告,想搭順風船逃離。

  他不可能利用這群年輕人阻敵,在他看來實在太弱了。

  超凡生物一個俯衝,就能殺了他們全部。

  最終,兩個老頭子與怪物糾纏著,廝殺著,漸漸消失。

  所有人都如墜冰窖,事情遠超他們的想像。

  鍾庸那麼強大,都在想著逃離,對那株地仙草徹底放下執念。

  而他們卻一頭扎了進來,早先還在想著撿漏!

  一群年輕人立刻清醒了過來,事實上,連續的慘劇也已經他們心中有了退意。

  這才三個夜晚而已,已經死去將近百人,只剩下三十人左右。

  趙清菡、鄭睿、鍾晴、周雲幾人走到一起,取出信號發射器。

  現在沒什麼可猶豫的,他們決定立刻止損離開。

  片刻後,他們的臉色變的無比難看。

  幾人各自帶著的信號發送器皆失靈,全都受損。

  密地中有各種能量物質,無時無刻不在侵蝕精密電子器件。

  但信號發送器不大,被重重密封,按照以往的經驗,能堅持很久!

  這次只過去三夜而已,便無法與相鄰的褐星基地取得聯繫。

  幾人面色蒼白,毫無疑問,事情的嚴重性遠超想像!

  這會死人的,他們很可能會失陷在這裡,全部死去。

  密地深處到底有什麼劇變?導致精密儀器更容易受損了。

  「各種能量物質變的更濃郁了嗎?」鍾晴洗去污泥後,精緻的面孔上缺少血色。

  「不知道別的隊伍怎樣了。」趙清菡最擔心的是,各家都遇上了這種問題,沒有一人可以逃離。

  鄭睿道:「如果所有人都無法發送信號,我想飛船基地中的人會意識到問題,主動降臨來接人。」

  「怕的是我們堅持不了那麼多天。」鍾晴苦澀地說道。

  這才三天而已,他們就已經在死亡線上掙扎了,實在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轟

  遠處的山崖斷裂了,老鍾再現,氣喘吁吁,騎坐在超凡生物的背上猛捶,兇猛的一塌糊塗。

  可惜,那是一隻老鼠,畫面不是多麼美觀。

  「發射信號了嗎?」他隔空詢問。

  「所有信號發射器都受損了。」鍾誠苦澀地答道。

  鍾庸嘆道:「我就知道,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其他隊伍也都遇上了相類似的問題。」

  老鍾一怒之下,猛烈的轟擊超凡生物,打的那隻老鼠耳朵里向外冒??血,吱吱叫個不停。

  宋老頭配合,剛猛霸道的拳頭砸了出去,將超凡生物擊的口鼻溢血,終於受了重創。

  「太爺爺,那我們怎麼辦?」鍾誠喊道。

  「做最壞的打算吧,可能永遠回不去了,想想福地!」宋家老頭喊道。

  「你們離遠點,自己保重吧。我管不了你們,這種超凡鼠共有兩隻。」老鍾也喊道,看到遠方出現很大的動靜。

  他們不得不又跑路了,帶著兩隻超凡鼠遠去。

  王煊不明所以,福地又是什麼狀況?

  趙清菡、鍾晴、鄭睿等人多少知道一些,臉色瞬間就白了。

  「福地,也是一顆生命星球,各種能量物質濃郁,物產極為豐富。」趙清菡簡單告知一些情況。

  福地,要早於密地發現,新星那邊開發了一段時間,所獲甚多。

  但五年前,福地發生驚變,能量物質暴涌,使得飛船無法接近,不然會墜毀。

  留在那顆星球上的探險隊員再也回不來,徹底失去消息。

  王煊一驚,這樣對比看的話,他有可能會徹底留在這顆星球?這怎麼行,他的父母都在舊土,不能這樣永別。

  同時,他與女劍仙有約,三年內要回去。

  所有探險隊員都騷動了,徹底不安。

  誰沒有親朋,誰沒有父母?如果有選擇,沒有人願意流落在異域。

  尤其是,這個世界太危險了,十天半個月就可能消滅一整支探險隊。

  「我不想留在這裡。」周雲是真的害怕了,手都在發抖。

  對於他這種財閥子弟來說,密地怪物橫行,哪裡有新星燈紅酒綠的花花大世界呆的舒服。

  「想開點,在異域娶妻生子,實現超凡,接近列仙,說不定有一天我們自己能飛回去。」

  鍾誠很另類,過去之所以在舊土找王宗師請教捷徑,就是因為,他一直嚮往古代列仙的世界。

  然後,他就被鍾晴一巴掌拍翻了,並又一次被打擊。

  「連我都打不過,還列仙!」小鍾修行時間比她弟弟短。

  但是她卻能輕易鎮壓他,這是鍾誠心中永遠的痛。

  「姐,你得接受現實。想想福地的情況,你可能真的需要在這邊結婚生子,回不去了,面對未來吧!」

  鍾誠嘴硬,又換來一頓收拾。

  王煊繼續了解情況,問道:「新星對福地有深層次的了解嗎,有沒有推演過,那裡究竟是什麼狀況?」

  「很神秘,有超凡生物,極其危險,大體與密地相近。」鄭睿嘆氣,告知他所了解到的那些。

  同樣,關於福地的開發,依舊只限於外圍區域,從來都沒有深入進去過。

  新星的人並不知道,福地能量物質最濃郁、被氤氳霞霧籠罩的核心區域到底什麼狀況。

  王煊露出異色,道:「福地與密地最深處會不會有城郭,有人類,有門派,有真正的修行者?」

  鍾晴搖頭:「這個不好說,各種探測器根本無法捕捉密地最深處的狀況,稍微接近就會墜落。」

  趙清菡開口,道:「有人做過研究,提出過各種假說,認為核心區域的確可能存在著類人種族,是某種極為強大的靈長類生物。」

  畢竟,外圍區域都存在超凡物種了。

  在那密地深處,肯定有更強大的超凡生靈。

  而且,但凡超凡的怪物,不管它的本體是什麼,都有一定靈性。

  按照密地的規則來看,越強大的超凡生物,越是聰慧,有許多物種不見得會比人類差。

  所以,新星的相關研究人員認為,無論是福地,還是密地,必有一個智慧高度發達的種族。

  他們位於整顆超凡星球金字塔的頂端。

  甚至有人認為,最核心區域,有璀璨的超凡文明,社會制度很完善。

  「但他們為什麼不出來,從來沒看到過?」王煊發出疑問。

  趙清菡道:「或許出來過,但不屑對我們動手,或許這次的劇變就是他們演化的,不想外人再來打擾。」

  她補充道:「各種猜測都有瑕疵,都難以自圓其說,不然的話也就不是猜測了,而是真相。」

  周雲唉聲嘆氣,道:「你們不會真的在為留下來做準備吧?這一刻,我想大哭一場,我想回新星,不想留在怪物橫行的惡地。」

  鍾誠安慰道:「周哥,做好最壞的打算,爭取在這裡為人族開枝散葉,再占取一顆生命星球。」

  「你走開,我不跟腦子不正常的人聊天。」這一刻,周雲不想搭理他。

  「所以,以後我是列仙中的一員,你只是普通人。」鍾誠反駁。

  趙清菡道:「也不是沒有機會回去,如果褐星基地的人早點發現異常,趕快派遣飛船接我們,說不定還可以離開。」

  她認為,近期或許還沒那麼嚴重,有些飛船還能接近這顆星球。

  「祈禱吧,希望奇蹟發生。」周雲嘆道。

  王煊道:「不管怎樣說,做好各方面的準備,而現階段採摘奇物,提升實力最要緊。」

  鍾晴伸手,將老鍾拋過來的紫色蟠桃遞向給王煊,算是謝他救命之恩。

  王煊搖頭拒絕了,他幾乎算是大宗師了,這麼一顆桃子對他效果有限,而對鍾家姐弟肯定有奇效。

  再說,萬一讓老鍾知道,誰知道他會不會多想。

  王煊有點想念老陳了,如果他能夠出現在密地,一定要讓他拎著那把黑劍,先劈殺兩頭超凡生物去解解饞。

  最為重要的是,在超凡生物棲居的附近,多半有極其稀珍的奇物,有特殊的超凡藥草!

  事實上,老陳來了!

  接到王煊的口信後,在有關部門的運作下,他改頭換面,加入了新星某支探險隊。

  然而,他現在卻很慘,他雖然已經是真正的超凡層次的人類強者,但卻正在百里大逃亡!

  兩頭很像是國寶般的怪物,頂著黑眼圈,直立著奔跑,一路追殺他。

  「不久是挖了你們一顆發光的竹筍吃嗎,還剩三顆呢,居然對我不依不饒,要斬盡殺絕。」

  老陳很狼狽,負傷不輕,身上有爪印,鮮血淋淋,亡命奔逃。

  他暗嘆可惜,沒能將黑劍帶過來,主要是那東西太醒目,即便改頭換面,長足有一米五,辨識度也依舊太高,他怕引人懷疑。

  「等我回舊土後,一定要去蜀地胖揍你們的遠方親戚不可!」

  ……

  鍾誠開口,道:「既然有馬大宗師在,我覺得,去採摘靈藥會方便很多。昨天,我們發現了幾處有奇物的地帶。」

  可惜的是,他們選擇了黑金棗樹,遭遇慘案。

  然後,一群人就上路了。

  無論能否離開,王煊都下定決心,要儘快衝進超凡領域。

  不久後,他們來到一座山谷,在外圍仔細觀察。

  谷中有六株靈樹,樹幹與枝杈灰撲撲,但葉子藍瑩瑩,一看就很不凡,每株樹上都結著四五顆藍瑩瑩的果實。

  昨天眾人在谷外觀察良久,都沒發現什麼怪物出沒,但愣是沒敢進去。

  因為,六株果樹結了這麼多靈果,不可能沒有怪物惦記。

  這麼反常,他們慫了,最後都沒敢進去。

  「不會有超凡生物吧?」王煊皺眉,萬一中大獎,所有人都得死在這裡。

  他沒敢妄動,趴在山頭上,向山谷內觀察。

  不久後,後方傳來驚訝與騷動。

  昨天王煊從大峽中救回來的那名曾看到吳茵被怪物抓走的女子驚呼出聲。

  探險隊中有人用試劑盒對灑落在她衣服上的血液檢測後,認為那不是人類的血液。

  「這麼說,吳茵姐當時沒被抓傷,是怪物自己流的血?」那名女子吃驚。

  然後,她仔細回想,那怪物散發烏光,將吳茵帶到半空中飛走,而後有血液灑落。

  她確實沒有看到是誰流的血,只是思維定式讓她覺得,吳茵被重創了。

  「這是一則好消息,最起碼吳茵姐當時沒有受傷!」鍾晴說道。

  王煊心頭一震,這確實值得讓人期待。

  或許……那頭怪物傷勢過重,有大問題,吳茵未必沒有活下來的機會。

  同時,那名目擊者,她距離吳茵不遠,卻沒有被怪物殺死,或者吃掉。

  這說明當時怪物不怎麼想殺戮,或者另有古怪。

  王煊覺得,吳茵有活下來的一線可能。

  只是,希望依舊不是很大。

  王煊看了很長時間,確實沒有在山谷發現異常,絕對沒有什麼大型怪物。

  他謹慎的試探,慢慢放出絲絲縷縷的精神能量,確信沒有超凡生物。

  而後,他全面動用精神領域,仔細觀察,終於得悉了那裡的情況。

  六株果樹上共有十幾條蟲子,相當的異常,它們藍瑩瑩,有的趴在葉子上熟睡,有的居然在啃噬那種藍色果實。

  蟲子在吃靈果?王煊心痛。

  事實上,他看到地下有一些果核,顯然原本靈果比這還要多,都被蟲子給吃了。

  最為讓他吃驚的是,這種蟲子居然散發著神秘因子的氣息,而且相當的濃郁!

  內景地中無時無刻都有大量的神秘因子飄落,而在現實世界中則罕見。

  只是密地有些特殊,各種能量物質都有,以X物質為主,神秘因子很稀薄。

  王煊在密地見過不少怪物,但還是第一次感知到專門汲取神秘因子的怪物,確切的說是奇異的蟲子。

  他心頭微動,到底有什麼古怪?

  他確信那不是超凡生物,而後,他底氣就十足了,準備過去看一看。

  「我騎著馬大宗師進去,如果情況不對,我可以立刻逃走。」王煊開口。

  他又補充道:「你們暫時遠離這片地帶,別真的被我驚動出什麼怪物。」

  「你也進去的話,會不會太冒險了,直接讓馬大宗師進去算了。」鍾誠建議道。

  王煊道:「你高估了馬大宗師的品格,讓它自己進去的話,估計最後會咬著一堆果核給我們送出來。」

  眾人無語。

  只有馬大宗師的鼻子在噴白光,沖王煊直瞪眼。

  趙清菡明白他的底細,但依舊暗中叮囑他小心,情況不對,趕緊逃走。

  眾人迅速離去,經歷各種慘烈事件後,他們都很謹慎,一點都不敢莽。

  王煊騎馬進入山谷,很快他就下馬了,讓馬大宗師也不要過於靠近,畢竟不明白蟲子的底細。

  萬一是劇毒的蟲子,小馬哥可能會悲劇。

  他有金身術,根本無懼。

  「老馬,在這裡等著,我去給你摘果子吃。你不要跑,不然回頭我追上你的話,給你吃烤馬腿。」

  馬大宗師瞪著他,差點給他兩蹶子。

  王煊到了近前後,他聽到嗡的一聲輕顫。

  接著,他感覺到後背有些疼,被重重的撞擊了一下。

  在哧哧聲中,一道又一道藍光沖了過來,像是一道又一道藍色閃電,速度非常快。

  王煊倒吸冷氣,如果不是他練成金身術,換成一般人過來,估計會被這種蟲子直接洞穿。

  他一把抓住了一隻,用力一捻,砰的一聲,一隻蟲子像是碎掉的藍色果凍般濺落開來。

  ??它內部柔軟,外部像是鐵石般堅硬。

  最為驚人的是,隨著這隻蟲子碎掉,無比濃郁的神秘因子逸散了出去。

  王煊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結果也只是聚攏過來部分,大量都在剛才爆開的剎那沖向遠處了。

  他動容,自語道:「這蟲子……如果不嫌棄它的話,估計遠比這些靈果更珍貴!」

  他動用精神領域,擊潰這些蟲子脆弱的精神,噼噼啪啪,十幾隻蟲子全部墜地,活不成了。

  王煊全部撿了起來,每條都有兩寸長,藍盈盈如寶石。

  他看了又看,暫時收了起來。

  估計就是宗師來了,都可能會被它們洞穿身體,甚至,馬大宗師湊到近前,也可能會被教育的血淋淋。

  這種蟲子的層次不好界定,肉身殺傷力十足,但是短板也極其明顯。

  任何一個可以將精神能量外放的人,都可以殺死它們。

  王煊採摘果實,完整的有十九個,被蟲子啃過的有八個,相當的高產了,居然一下子採摘到這麼多的靈果。

  他準備去試試,看能否讓實力更上一層樓。

  樹上有蟲卵,他沒有去動。

  王煊騎上馬大宗師,離開山谷。

  等他來到外邊,遠遠地看到趙清菡等一群探險隊員正在與陌生的十人對峙。

  很快,王煊發現異常,那十人與新星的人穿著不同,無論是男還是女,他們的衣服帶著金屬光澤,是種新奇的樣式。

  他們有的是黑髮,有的是銀髮,但看得出都是年輕人,嘴裡說的話,伊里哇啦,根本聽不懂。

  而鍾誠等人對他們喊話,那十人也都在皺眉,面面相覷,根本不明白什麼意思。

  王煊心頭劇跳,不久前,他們還在談論密地深處是否有城池,有類人生物,有門派,難道現在就真正看到了,他們究竟有什麼來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