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剛談論到密地深處可能有類人的智慧種族,他們就來了?王煊走到近前。

  這群人穿著新奇,不像是古人,連頭與臉上都有精緻的防護。

  那不是很笨重的頭盔,而是鏤空成花紋、飛鳥等,附著在頭部,既透氣,又很有美感。

  王煊驚異,這不是簡單的工藝,相當的繁複,層次感十足,以現代人的苛刻眼光來看,都覺得非常驚艷。

  「嘰哩……歐拉!」對面有人在喊話。

  他說了一堆,只有最後的詞最為清晰,讓人覺得像是代表了什麼。

  趙清菡低聲道:「他們突然從山林中出現,看到我們後有強烈的敵意,但一直在遲疑,沒有動手。」

  這些人是密地深處走出來的生靈嗎?初見就對他們有敵意,不是什麼好消息。

  王煊釋放出精神領域,向那邊觀察與打量,第一時有感,這些人絕對都很強,沒有弱者。

  真要爆發衝突的話,他們這邊多半會悲劇。

  當中的一些人雖然氣息內斂,但絕對有大宗師層次的實力!

  他心中一沉,不覺間摸向短劍,真要不可避免的發生衝突的話,那只能拼了。

  對面有一個男子有所覺,向他看來,其額頭有光霧流動,足以說明精神力極其旺盛。

  王煊動容,這群人既有大宗師,又有精神力異常的人,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他很擔憂,如果發生衝突,他們這邊有幾人能活下來?

  對面那些人看起來都十分年輕,與他們這邊的人差不多,甚至有幾人更稚嫩一些,不足二十歲。

  不過,他並沒有覺得意外。

  如果這群人是密地深處的生靈,有這種實力很正常。

  這是什麼地方?一顆超凡星球,孕育各種奇物。

  在一個以超凡為大方向的異域,出現什麼層次生靈都不算意外。

  王煊跳下馬,摸了摸白馬駒的鬃毛,將它推向趙清菡。

  他示意趙同學,如果情況不對,立刻騎上白馬逃走。

  趙清菡從他那一瞥的目光中看出了鄭重,她心頭頓時一沉,這十人來者不善,很難對付!

  連鍾誠都沒敢亂說話,表現出善意,說大家都是人類,或許又共同的祖先,說不定起初來自同一祖地。

  對面一群男女將目光都轉移到了王煊的身上。

  他沒有掩飾,釋放精神領域,掃視對面的十人。

  仔細觀察,他心中越發沉重,這些人各自都有特點,都是極其厲害的人。

  有的人體內孕育著奇異的力量,在緩緩流淌,像是火山岩漿在蟄伏,隨時會猛烈地爆發出來。

  有的人體表呈現金屬光澤,那是類似金身術般的護體功法。

  ……

  不過,對面也有人驚異,盯著王煊。

  同時,有幾人一直在低語,在談論新星這邊的人。

  王煊的精神領域發出了應有的作用,根據他們的精神意識波動,斷斷續續,聽到一些關鍵詞。

  不是聽懂了言語,而是思維上的洞徹。

  「一群土人!」

  對面……居然這麼瞧不上他們,讓王煊眼皮直跳。

  疑似密地中走出來的生靈,心態上似乎無比的自負。

  「騎著天馬遺種的人,精神力異常,似乎比我感知更強,該不會形成領域了吧?」

  其中一人神色嚴肅,對同伴發出警告,正是他一直在盯著王煊看。

  「不會吧,領域……那不是與超凡有關嗎?」

  「噤聲,我擔心他能捕捉到我們的思感。」

  然後,對面的十人都安靜了,全部在盯著王煊。並且他們讓自身的精神力量都寂靜了,顯然有秘法。

  他們對修行與對超凡的理解,遠超新星的人。

  十人彼此打手勢,最終看了一眼王煊,他們居然緩緩退後,沒入山林中。

  「這是來自哪顆星球的土人,太落後了。不僅防護服脆弱,連審美都那麼的落後,低下,服飾太醜了。」

  「噤聲,那個人或許還能感應到。」

  「真不對他們動手嗎?」

  「不急!」

  ……

  十人消失了,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他們實力都極強,遠比月光菩薩厲害!

  王煊盯著他們離去的方向,輕出一口氣,居然遇到這樣一群人,他剛才都想讓趙清菡等人先逃了。

  「可以理解,從小修行,持之以恆多年,必然很強。」他低語道。

  但是,他也有些受不了,那些人太自戀了,非常自負。

  他們從實力上俯視也就罷了,居然還從審美上鄙夷。

  最過分的人,那十人居然認為他們是土人,來自未開化的星球。

  不過,相對而言,新星這邊的人確實很弱。

  王煊是半路出家,踏足舊術領域沒幾年。

  其他人也都不是苦修士,比如,有的人居然是為了保持好身材才練舊術的!

  一群探險者都不淡定了,居然見到新人類,不久前的議論成真。

  這是新星的人第一次在密地中見到人形生物,這裡果然有高智慧種族。

  「可惜,沒法將消息帶回去,這是突破性的發現。」鄭睿感嘆。

  「我覺得,他們似乎對我們有敵意,會不會出事兒?」鍾晴開口。

  王煊發現,小鍾也有成為烏鴉嘴的趨勢。

  他直接告訴了一個事實,道:「那十名年輕男女可能都在大宗師層次!」

  一瞬間,在場的人都安靜了,他們心中無法平靜,彼此間的差距這麼大?

  最為關鍵的是,剛才那群人帶著殺意,真要動手的話,不敢想像那種場景。

  這幾日,他們一直在生死線上徘徊,遇到宗師級怪物都感覺難受。

  現在有十頭恐怖的人形怪物,誰擋得住?一旦下手,估計在場的人都要死。

  趙清菡道:「趕緊離開,如果能與鍾老和宋老聯繫上就好了。若是可以的話,尋找到他們的蹤跡。」

  現在,老鍾與老宋可能是他們僅有的保護符,皆有超凡戰力。

  鄭睿點頭,道:「我們沿著鍾庸前輩他們留下的戰鬥痕跡追下去。」

  但這樣做非常危險,萬一遇到超凡鼠死的會更慘。

  人們商議,在一側跟著,但要保持適度的距離。

  在場的人都覺得,那十人既然有敵意,早晚會出手。

  一群人進入山林,快速奔跑。

  這幾日他們都在逃命,心弦始終繃緊著,簡直一刻都不能寧靜。

  這一刻,所有人都無比懷念新星,繁華的大都市,醇香的美酒,美味兒的珍餚,舒適而柔軟的大床……

  人在絕境中格外懷念過去的好。

  周雲想的更多,燈紅酒綠,香車美女,燦爛紅塵,他常帶著漂亮的姑娘開著小型飛船去天上兜風。

  「我想我那三個女朋友了!」他想哭,一邊逃亡一邊嘆氣與回憶。

  鍾晴身材苗條,嗖嗖跑的很快,就在他不遠處,聽到這種話後直接鄙視。

  趙清菡邁開長腿,速度比許多人都快,跟在王煊的身邊。

  此時,馬大宗師沒有馱任何人,作為隊伍中的「第一高手」,被眾人希冀著,準時準備迎擊敵人

  終於,一群人都跑不動了。

  翻山越嶺,不知道逃出來多少里,肺都要裂開了。

  他們喘著粗氣,放緩腳步,逐步適應,最後許多人都直接躺在了地上。

  「吃靈果補充體力!」王煊開口,打開收集袋,分發藍瑩瑩的果實,清香撲鼻,一看就非常可口。

  許多人眼神都變了,這可是靈藥,非常稀珍,根本就沒有幾人吃過,以新星幣衡量的話絕對是天價。

  王煊分發,許多人都不好意思拿。

  因為,這是王煊與馬大宗師採摘回來的。

  王煊遞給趙清菡一枚,然後自己也在咬,相當的甜脆,但對他來說,就那麼一回事兒。

  他的肉身太強橫了,普通的靈藥對他效果不大了。

  他早有預感,或許靈果遠不如身上的蟲子有價值。

  許多人都沒去拿靈果,因為覺得自己真的沒付出過什麼。

  王煊說道:「可能不夠,每人不足一個,大家分分吧。如果那十人真追殺下來,我們大概率會全滅,趁現在能補充體力與提升一定的實力,就趕緊服食吧。」

  一群人沉默著服食靈果。

  有人覺得過意不去,說多給馬大宗師與王煊幾枚靈果。

  「小馬哥說了,它不愛吃這種果子,一個就夠了。」王煊道。

  馬大宗師頓時朝他瞪眼,真的很不服氣,誰說它不愛吃,甜脆爽口,都送給它也能吃光。

  主要是王煊覺得,它在大宗師層次了,吃了也沒什麼太大的效果,還不如留給其他人。

  王煊沒客氣,又拿起一枚靈果,不過不是自己吃,遞給了趙清菡。

  類比養神蓮,服食兩株靈藥後,效果就會銳減。

  一群人都在休息,靜等藥力發作。

  王煊沒有去看其他人,坐在趙清菡的身邊,看著她瑩白面孔上浮現淡藍色的光暈,閉著美目一動不動。

  他知道,這次趙清菡足以立足在准宗師領域中。

  因為,她自身原本就差不多到這個門檻前了。

  隨後,他起身,來到馬大宗師的近前,取出一隻如藍瑪瑙般的蟲子想要餵它。

  馬大宗師瞪圓了眼睛,怒不可遏,感覺欺馬太甚!

  當王煊稍微撕開蟲子表皮一角,馬大宗師當場眯起了大眼睛,張嘴差點咬到王煊的手指,一口就將蟲子給吞下去了。

  然後,它搖頭擺尾,在王煊身邊磨蹭,那意思是,還要吃!

  「先等一等,萬一有毒呢,看看會不會發作。」王煊將它碩大的頭顱扒拉到一邊,不想看到它在眼前晃悠。

  馬大宗師越來越通靈了,聽到這種話語後,差點人立起來在他身上用馬蹄子蓋章,實在是被氣了個夠嗆。

  「沒事兒,你這麼大個兒,就是有毒也能撐過去!」王煊毫不在意地說道。

  馬大宗師很想和他決戰,最終被王煊夾住馬脖子使勁的勒,它才憤憤不平地安靜下來。

  別人還以為他和這匹馬溝通呢,關係越來越好。

  周雲感嘆,道:「小王真是有本事,居然和一匹大宗師層次的靈馬走的這麼近,讓人羨慕啊。」

  「我以德服馬。」王煊淡定的回應。

  馬大宗師鼻子冒白光,在那裡鄙視他,特別不待見眼前這個人。

  不久後,他們準備再次上路,不敢久留,這是關乎生死的大問題。

  眾人開始一起狂奔逃命。

  突然,王煊放緩了腳步,向後看了一眼。

  隨後,他來到趙清菡的身邊,認真地看著她,將她帶到了白馬駒身前。

  「馬大宗師看到了沒有,一大把蟲子,你如果能保護好這個姑娘,到時候都給你吃。」

  王煊說著,抓出一大把藍瑩瑩的蟲子,接著又指了指趙清菡,並將她扶上馬背。

  「王煊!」趙清菡面色變了,寫滿了擔憂,她與王煊有默契,預感到將要發生什麼了。

  「我心裡有數!」王煊低語,讓馬大宗師快走,然後他拔出了短劍!

  王煊躲在出樹林的後方,靜等大敵到來。

  不久後,有人開始出現,並且在低語談論。

  「這些土人真奇怪,究竟是從哪個星球來的,為什麼這麼弱?」

  「你說,他們會不會就是這顆星球上的土著。當年的一批人未能離開,繁衍了一些未開化的後代,有可能嗎?」

  王煊以精神領域感知到這些後,無比吃驚,這些人的來歷與早先的猜測出現偏差!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