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早先猜測錯誤,這不是密地的原住民。

  他們竟然是外星人,來自未知的深空中!

  這群人對密地了解頗多,應該有非同一般的來頭。

  早先,新星的探險者一直在談密地深處的種族,因此陷入思維定式中。

  王煊雖然十分吃驚,但卻也長出一口氣。

  他的心情沒那麼沉重了,有種如釋重負之感。

  如果迫不得已與原住民衝突,發生流血大戰,即便他能贏的了一時,後面多半也要悲劇落幕。

  這是一顆超凡星球,若是密地深處有原住民,很難說清會有什麼層次的強者。

  現在他放心了,感覺可以出擊了!

  既然這十人想獵殺他們,那他沒有什麼好手軟的,動用一切手段反殺與搏命就是了。

  「不會有無數原住民追殺,也不會有深不可測的門派圍剿,一切都不過是外星人間的碰撞。」

  王煊自語,他現在也的確算是外星人。

  雖然心中不再沉重,但是他卻沒有任何放鬆,依舊無比鄭重,嚴陣以待。

  這些人雖然年輕,但都是大宗師層次的高手,必然很難對付。

  無聲無息,王煊在山林中穿行,他在尋覓。

  到現在為止,他只發現了三個人,而對方本應有十位高手才對,其他人沒有來嗎?

  他尋找了一番,沒有其他發現。

  林地幽深,各種怪物都有。

  王煊潛行匿蹤,跟著三人,尋找下手的機會!

  一名男子開口:「密地生存第一法則,人形生物見到即殺。不過,這些未開化的土人,似乎沒什麼威脅。」

  他在言語間,對新星的人相當的不尊重。

  三人中唯一的女子很謹慎,道:「那個精神力異常的人有些問題,雖然已經確定不是超凡者,但還是小心一點吧。」

  王煊不可能聽得懂他們的語言,一切都是以精神領域捕捉到的大致思感。

  「卓揚不讓我們妄動,讓我等沿路觀察他們留下的痕跡,確定這群人中是否真的沒有其他高手了,估計也是怕那個精神力超常的人難對付。」

  三人在低語。

  那個名為卓揚的人,與其他幾人發現了超凡藥草,要等上一段時間才能跟下來。

  「我覺得過于謹慎了,這群未開化的土人很弱,當時我們十人如果沒有多想,一個衝鋒就能迅速滅了他們。」

  「不急,人齊了再動手!」

  他們雖然在心態上自負,俯視新星的人,但在行動上卻很謹慎。

  王煊更加嚴肅與認真了,敵人很強,竟還這么小心。

  這群人早先看到他釋放精神領域時,便直接退走了。

  現在三大高手言語間讓人很不舒服,但卻沒有擅自提前獵殺的意思。

  王煊悄無聲息的在密林中跟著,暗中觀察,發現了他們的規律。

  三人一會兒分散去尋覓,一會兒又聚在一起,時間間隔極為短暫,十分謹慎。

  王煊決定動手了,怕另外七人也跟上來,那他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前方一頭三米多高的銀毛怪物被他們驚的逃掉,三人再次分散開。

  這時,王煊接近了!

  他全力爆發,快如閃電衝了過去,右手短劍冷冽無比,無聲無息地揮落,準備對落單的男子梟首。

  同時,為避免意外,他的左手如刀,也時刻準備劈落下去。

  這個男子極其敏銳,遠不是月光菩薩所能比擬的,在這種關頭生出警兆,快速躲避。

  他極速側移,並向前撲去,避開致命的一劍,未被梟首。

  但他的後脖頸被短劍劃出一道可怕的血口子,鮮血當時就迸濺了出來,幾乎傷到他的頸骨。

  王煊向前撲殺,想要補劍,並且左手掌刀也劈了出去。

  這名外星人,是一位真正的大宗師,他經過系統的修行與訓練,身手高的離譜,應變神速。

  在這種情況下,他居然又避開刺向後心的劍,向左側橫移軀體。

  不過,他很難避開王煊的左手了。

  王煊的掌刀重重地劈在他頭顱上,發出一道悶雷般的聲響,且有光芒迅速綻放。

  這個人頭上帶著的鏤空護具,居然在關鍵時刻流動蒙蒙光輝,硬擋住了王煊的左手。

  什麼狀況?

  王煊心驚,他很清楚自己一掌的力量,就是一塊堅鐵都能拍碎掉。

  他全力爆發後,通體都帶著淡淡的金光,左手震動不止,這是金身術疊加的掌刀,攻擊力極其恐怖。

  砰的一聲,終於還是有效果,那個男子頭上的護具被劈的癟了下去,他頭部中掌。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男子的身子飛了出去,有王煊這一掌的原因,也與他自身主動前沖有關。

  可以看到,他的後腦被重創了,凹陷下去一塊,相當的嚇人。

  然而,他這種真正的大宗師生命力極為頑強,並沒有死去,而且速躍了起來。

  對於常人來說,這就是怪物,哪有腦袋凹陷下去不死,還能繼續戰鬥的人。

  不過,他的身體終究是有些踉蹌。

  王煊不得不嘆,同這個人比起來,月光菩薩就是水貨,眼前這個男子確實厲害的驚人。

  王煊全身都在發出淡淡的金光,全力以赴,居然沒有能將此人徹底幹掉。

  當然,這也與對方頭上戴著的護具有關,看著精緻,像是裝飾品,關鍵時刻它能發光,花紋與飛鳥都有秘力流淌。

  王煊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

  他沒有任何停頓,像是一道淡淡的金光般沖了過去,要繼續格殺此人。

  遠處,那名外星女子出現了,輕叱著,像是一道流光般極速殺了過來,想要救援。

  王煊一再失手,不想再出紕漏,絕不能等到另外兩人都返回來,不然的話可能會有更多意外。

  他向前沖的過程中,動用精神領域,額頭前光霧流轉,猛烈的衝擊對方的精神意識。

  意外再次發生,對方頭上的護具,那隻飛鳥像是復活了,發出朦朧的光輝,居然在阻擋精神衝擊。

  王煊相當的震驚,鏤空而精美的護具還能有這種效果?

  在他看來,絕對算是寶物了,可對方卻人人都戴著,這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難怪對方得悉他精神力超常,但確定他不是超凡者後就不在意了,因為有奇物護體,可以保護精神意識。

  哧!

  不過,最後時刻飛鳥身上的朦朧光輝又熄滅了。

  因為,之前王煊的左手掌刀劈落後,艱難的地將那件護具砸癟了一部分,有些受損。

  接連的意外在交戰雙方之間都發生了。

  這名男子痛苦的悶哼出聲,頭痛欲裂,原本他張開了嘴,已經吐出部分真火,想要焚燒那個敵人。

  結果現在,後面的火光散去,沒有能夠噴吐出來。

  早先飛出來的火光濺落在地上,居然將一塊青石燒的通紅,快要熔化了。

  王煊面色微變,這種人遇上一個就很難對付,就更不要說是十人了!

  他沒有任何遲疑,一步邁出就到了眼前,手中短劍揮出。

  噗!

  這次沒有變數,像是青銅鑄成的利刃划過這個人的脖子,噗的一聲血液濺起,頭顱落在了地上。

  雖然時間很短暫,但過程中不斷出現變數,最後終於搏殺了此人。

  對面衝過來的女子在尖叫,滿臉的殺氣,原本姣好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一副誓要殺王煊的樣子,馬上就要到了。

  並且,她居然動用精神能量,以特殊的秘法侵蝕過來。

  王煊嘴角掛著冷笑,直接催動精神領域向前壓去!

  然而,剎那間,他便知道出了問題,這女人故意吸引他注意力,真正的殺機在其背後。

  在他精神能量向前碾壓,針對那個女子時,另一外人發動了。

  此人本就很近了,潛行匿蹤,現在全力爆發,幾乎是凌空飛來,雙手已經貼在了王煊的後背上。

  王煊嘆息,這三人真的很難對付,全都是身經百戰的可怕對手,經驗與戰鬥意識都十分恐怖。

  月光菩薩和他們比起來,簡直是溫室里的豆芽菜,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好,王煊有底氣。

  儘管這一男一女配合默契,想要陰死他,但他無懼。

  因為,他練成了金身術,不怕襲殺,挨一下又能怎樣?

  他如同蠍子擺尾般,向後踢了一腳,準備以此來換對方的掌印。

  兩人都擊中了對方,反應各不相同。

  王煊露出驚容,他踢到對方的一條腿上,讓對方身體劇烈顫抖,但是卻沒有骨裂聲傳來。

  他第一時間意識到,遇上了同類,對方練有護體功法,身體堅硬如鐵。

  他不認為對方開啟過內景地,多半是藉助各種奇物靈藥練成的。

  偷襲王煊的男子,自身實力極為強大,幾乎快成為常人眼中的金剛不壞身了,結果現在他臉色慘變。

  王煊後背遭遇重擊,整個人向前沖了出去,恐怖的雙掌之力讓他五臟都在震動。

  不過,他終究是穩住了,沒有受傷。

  後方,那個男子卻在慘叫,雙手血淋淋,被穿透了,密密麻麻的全是血窟窿。

  他簡直難以相信,自己最強大的一雙手掌居然血流如注,跟篩子似的,全是細密的小洞。

  什麼狀況?王煊詫異,當看到這一幕後,他也很吃驚。

  而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感覺不可思議。

  他從沼澤地中救出鍾晴時,她曾羞憤地從身上掏出兩塊有刺的鋼板,臨到最後還要帶上。

  最終,是王煊給拎著,帶上路的。

  後來,王煊還她時,小鍾似乎很糾結,覺得他碰過了,有些不想再穿戴了。

  王煊相當果斷,看她那副有些嫌棄他用手動過的樣子,他立刻還以顏色,將那塊平板裝在了自己後背上。

  當時,鍾晴氣的不行,最後沒好意思再要。

  王煊壓根就沒指望這東西有什麼用,而且相對他的身材來說,這麼「苗條」的鋼板,也就擋住了他的後心一塊區域而已。

  然而,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那尖刺將煉體有成的敵人的手掌都刺穿了。

  這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特種合金!

  王煊露出異色,真的沒有想到,會有這麼讓人愕然無語的結果,今日短暫的交手,各種意外頻頻發生。

  「你……」這個男子憤怒的看向王煊,沒有想到遇上這麼一個狠辣的對手,居然以稀有秘金煉成那種陰損的防護器具。

  同時,他很心疼自己,低頭看著雙手,數了數,總共用二十二個刺穿手背的血窟窿,一雙手都在顫抖。

  那名女子自然也衝到了近前,張口結舌,同伴練的金剛術是一種頂級護體之法,居然這麼慘?

  這個男子最強大的就是肉身,最具攻擊力的就是一雙手,結果被刺的這麼慘兮兮。

  「來,咱們對掌,硬碰硬,看一看誰掌力雄渾?」王煊說著,收起短劍,晃動雙手向他示意。

  外星男子雖然聽不懂,但能看明白,眼睛立刻紅了,這是……赤裸裸的挑釁啊!

  欺負他手負傷了嗎?但他根本不怕,縱然有血窟窿,金剛術也是恐怖的。

  他揮動雙手就轟了過去,恨不得立刻拍死王煊。

  但他不是莽漢,嘴角帶著冷笑,右腳悄無聲無息的抬起,向著王煊的雙腿間踢去,陰狠無比。

  王煊自然防著他呢,不久前這個人與那女子配合,想暗中襲殺他,絕對不是什麼剛直的性格。

  砰的一聲,王煊的腳與對方的腳撞在一起,如同雷鳴般,震耳欲聾,同時地面上飛沙走石。

  此刻,兩人的雙手撞擊在一起後,更為恐怖,空氣大爆炸,氣浪震斷了周圍的大樹。

  王煊還好,悶哼而已。

  外星男子原本無懼,但現在他受不了,對掌時他的手背上,二十二個小窟窿滋滋向外噴血。

  原本他的手掌不會有事,可是因為有了這些小窟窿,在對掌時,沿著那些血洞又撕裂出新的創傷。

  他覺得自己實在有些悽慘,劇痛無比,麵皮抽搐,果斷向後退去,再次低頭去看自己那一雙血手。

  後方那女子自然沒有放過機會,瞬息間突襲了過來,右手持一柄彎刀劈向王煊的頸項,要割其頭顱。

  同時,她的五臟在震動,迸發出一道雷光,劈向王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