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鍾誠聽到大鐘兩個字,徹底呆住了,真新鮮,從來沒有人這麼稱呼過他姐!

  至於鍾晴清秀的面孔上沒什麼表情,似乎很平靜,但其纖長的手指捏在一起,出賣了她表面的安寧。

  「這個可以戴在頭上的鏤空護具有超凡屬性,可以送你們鍾家去研究。我覺得,如果逆向解析出來,可能會引發某種變革。而我只需要一些特殊的經文,我希望……」王煊開口。

  他這麼跳脫,突然轉移話題,讓鍾誠訝然,有些不適應。

  他還以為王煊與她姐之間有些複雜的關係,結果小王居然平靜地談起了合作。

  「對了,這種防護器具還有嗎,我是指保護手臂、小腿等部位的器具,是否也有這個樣式的?」王煊指了指還回去的鋼板。

  「我是認真的,沒有其他意思。」王煊解釋。

  最終,小鍾從手臂上真的拆下來兩塊滿是尖刺的細長鋼板!

  鍾誠眼睛頓時直了,這個敗家女真豪橫啊!

  「我再送你們一些瓶瓶罐罐,換你這兩塊鋼板暫用。」王煊將戰利品取出一部分,告訴他們是從死人身上摸到的,需要小心去驗證與嘗試,才能知道究竟都有什麼用。

  他將兩塊細長鋼板固定在自己的手臂上。

  他總覺得,那個跳河的男子不會死,畢竟修成金剛術,水裡的怪物大概也咬不死他。

  這個人如果歸隊後,詳細向那些人告知他的情況,那麼再次相遇,希望還能有「鋼板驚喜」。

  「你們自己小心。」王煊轉身離去。

  鍾誠自語道:「這傢伙越來越自信了,他一個人要去幹什麼?」

  然後,他又小聲道:「姐,他剛才恭維你的,你是故作鎮定不出聲嗎?」

  鍾晴聽到後,直接就想拿起鋼板砸他,道:「我都快被他氣死了!」

  突然,鍾晴漂亮的大眼眯了起來,她舉起王煊還回來的那塊鋼板,對著陽光仔細觀察。

  她看到了血跡!

  儘管被處理過,但是迎著太陽還是能發現蛛絲馬跡,有幾乎微不可見的血絲,而毒蜂的刺不會有血!

  「姐,你在看什麼?」鍾誠問道。

  「鋼板上有什麼氣味兒?」小鍾示意他聞一聞。

  「還能什麼味兒,男人的味道。姐,你不會吧,真看上了小王?我還想給你介紹老王呢,二十出頭的宗師將來必超凡!啊……住手!」

  砰!砰!砰……

  ……

  王煊選擇背對新星探險隊員逃離的方向而去,並且留下了他這個級數的人的明顯足跡。

  最重要的是,他將殺死的那兩名男女帶著,先後扔在路上,兩者相隔數里遠。

  這是挑釁,明著告訴那些人,他走了怎樣的路,來吧!

  他在林中兜兜轉轉,繞了一大圈,然後朝著那群人的方向殺了過去!

  如果那群人已經上路,那麼就在跟著他繞圈中。

  如果那群人還沒有上路,那麼他也去參與一腳,看一看那裡究竟有什麼超凡藥草,見機行事。

  那群人不難找,因為三大高手追蹤下來時,留下了太多的痕跡。

  大宗師一步邁出,最少都有十幾米遠,奔跑速度快,那些腳印將地面都踩踏的炸開了。

  一個小時後,他翻山越嶺,越過一片沼澤地,發現了那群人的蹤跡。

  這群人真的膽大包天,想採摘的奇物在超凡巢穴附近,這是想招惹一頭超凡級的怪物嗎?

  附近草木豐盛,林木密集,唯有怪物棲居之地寸草不生,那塊山地乾枯寂靜。

  在那裡有一個洞穴,洞壁上長著一片火紅的藤蔓,是僅有的生機,結著幾串紅的發紫的果實,隔著很遠都能聞到淡淡的清香。

  王煊露出異色,這怪物太能忍了吧?守著超凡藥草自己不吃,要留著它爛掉嗎?

  還是說,這種果實??它年年在吃,已經吃膩了?

  然後,他就看到了那頭超凡怪物,似蛇非蛇。

  它很粗,直徑足有四米多,但它的身長與其粗細不成比例,長大概有十五米左右,滿身都是蒲扇大的青色鱗片。

  整體看,它部分像蛇,也像是一隻青色大蠶。

  它看起來笨拙,但行動如風,出去沒多久,就在附近的山林中叼回來兩頭熊科動物,各自都有三米多長。

  那麼大的兩頭長毛熊被它叼在嘴裡,卻像是咬著兩隻小老鼠般。

  兩頭熊還沒死,被扔在洞口後,從裡面直接衝出來兩頭稍小的超凡幼崽,它們的腰身直徑能有兩米,身體長度能有七八米。

  在悽厲的慘叫聲中,它們各自活吞了一頭長毛熊,從進食方面來看確實像蛇,整體吞咽下去。

  享用完血食後,兩頭幼崽很謹慎,各自在火紅的藤蔓找到一串紫紅色的果實,很克制,沒有一口全吞下去,而後是各自只用舌頭卷下來一粒紅色果實。

  王煊明白了,超凡藥草不是被大蛇吃膩了,而是留給幼崽成長用的。

  這種怪物自幼吃超凡藥草,長大後想不強大都不行。

  那群人想打這處超凡巢穴中的藥草的主意?簡直瘋了!

  王煊不認為這種超凡獸好惹,一個弄不好就是全滅的下場。

  他沒敢動用精神領域,怕被超凡怪蛇反捕捉到,而是隔著兩座山頭,相距極遠,憑藉敏銳的視覺注視那裡的一切。

  王煊臨近那群人,想看一看他們到底想怎麼做。

  他躲在暗中,仔細觀察。

  很快,他了解到一個驚人的事實,這群人不僅想採摘超凡奇藥,居然還想狩獵那頭超凡怪物!

  這實在太瘋狂了!

  即便他們是頂級的大宗師,聯手也不可能是那頭怪物的對手。

  王煊不敢靠近,也沒有恣意動用精神領域,怕被覺察,只是遠遠地探出絲絲縷縷的精神,捕捉到一些關鍵詞。

  過了很長時間,他才大致了解部分情況。

  這些人意見也不統一,已經換了數套方案了,所以遲遲沒動手。

  最後,他們想將怪物引到一個特殊的地方,如果成功,不僅能得超凡藥草,還能獵殺一頭超凡怪物。

  從他們的談論中,王煊得悉,這種怪物名為蠶蛇,與其形象確實相符。

  不久後他離去,在附近尋覓,仔細找那個特殊的地方。

  那是一片迷霧籠罩的地方,剛接近而已,他就寒毛倒豎。

  現在太陽明明很大,高掛天空中,這片區域卻很特殊,被大霧覆蓋,一片神秘。

  不僅如此,王煊繞著這個特殊的區域而行,發現了一個更為讓他震驚的事實。

  連同蠶蛇在內,共有八頭超凡怪物圍繞著迷霧區域築巢,分部在它的四周!

  這群人在玩火嗎?敢在超凡怪物的集中區搞事情,一個弄不好就是萬劫不復。

  難怪他們遲遲不動手,反覆探索地勢,這是在做周全的準備,同時也在勘探最佳逃生路線。

  王煊也上心了,足跡遍布在這片區域,找好了各種意外發生時相對應的逃生路徑。

  沒錯,他也準備參與!

  不過,他不是針對那頭怪蛇,而是準備截胡這群人。

  等王煊回到蠶蛇所在的山地時,發現了熟人,那個跳河的男子果然沒死,活著回來了。

  不過,他渾身血淋淋,顯然在大河中遭遇了極其恐怖的怪物,險死還生,終於與這些人匯合。

  一群人非常激動,有人握著彎刀,有人以手指天,在說狠話!

  果然,王煊以精神領域稍微捕捉了一些關鍵詞,就立刻明白,他們要報仇。

  他們依舊高傲,蔑稱新星的人為土人,還未開化,將被血洗乾淨!

  他們後悔了,早先擔心那個精神力異常的人是半超凡化的高手,所以先退走了,想在深夜去襲殺。

  「這些土人,都要死!」

  最終,他們的言語意思匯成這樣一句話。

  他們慢慢平靜下來,準備採得奇藥後,就去追殺那個精神力異常的土人。

  「不要攻擊他的前胸與後背,他身上有稀世秘金煉製的刺蝟甲冑!」逃回來的男子提醒,可以攻擊那個土人的四肢與頭顱。

  ……

  最終,他們再次開始布置,準備狩獵超凡生物。

  「真要獵殺那頭成年蠶蛇嗎?它相當的恐怖啊。」

  「它不死的話,我們即便採摘到奇藥,也會被它千里大追殺,會與我們不死不休,只能先幹掉它。」

  ……

  王煊明白了他們會怎樣對付蠶蛇。

  他們帶著的那些瓶瓶罐罐都是有講究的,有引誘超凡怪物的藥劑,尤其是誘導蛇類的藥水,更有能讓怪物短暫發瘋的藥劑等……

  王煊警醒,那群人對各種怪物的習性都有研究,這麼的熟悉,他們那顆星球的超凡文明果然很成熟。

  而且,這群人對密地也不算很陌生,像是有前人的經驗與叮囑等。

  最起碼,這群人都知道那片迷霧區,言語間多次提到,長輩們叮囑過,那裡極盡恐怖!

  「可惜啊,沒人走的通,那可能是一條秘路啊!」有人感嘆。

  王煊自然聽不懂他們的言語,即便是通過精神領域捕捉思感,也對部分名詞不知其意。

  但是,仔細揣摩,結合前後的思感,他還是震驚的得知一則消息,那些人可能是在談舊術的秘路的事!

  而且,他聽到了那片迷霧區的關鍵詞中有「逝」的意思,一時間他難以理解清楚。

  那些人終於布置完了,從迷霧區開始,到蠶蛇棲居的地方,這一路上,很多個重要地點都被灑上了藥劑。

  他們即將驅蛇前往那片恐怖的的地方,藉助「逝」的力量殺死超凡怪物!

  王煊比他們還緊張,畢竟,不僅要防著超凡怪物,還準備截胡這群人,要注意的方面更多。

  一個弄不好,他可能是死的最快的人。

  咚!

  遠處,傳來驚人的動靜,那些人發動了!

  有數十斤的巨石砸到了蛇窟附近,並且不遠處有些猛獸被驅趕著跑過,有一些被擒來的怪物慘叫著,被那些人重新放生。

  蠶蛇很兇殘,它的領地不容人打擾,現在嗖的一聲沖了出去,沒入山林中。

  「成了,它中招了,我們帶來的藥劑果然有用!」

  「快,去採摘超凡奇藥!」

  有人動了,那是一個女子,像是一縷薄煙般,快而輕靈,從山林中沖向超凡巢穴。

  到了近前後,她快速採摘下來兩大串紅紫色的果實,芬芳撲鼻。

  火紅的藤蔓上還有幾大串,但是,洞穴中的兩個超凡幼獸怒了,沖了出來,要截殺她。

  「糟了,它們已經不算是幼獸,都有大宗師層次的力量!」女子驚呼。

  她沒敢去採摘其他果實,轉身就逃。

  山林中有兩人負責接應她,聽到傳聲後,望了一眼成年蠶蛇遠去的方向,確信它發瘋,要沒入迷霧區了,他們一起沖向超凡巢穴。

  兩人迎向未成年的蠶蛇,凌厲出手,不僅想阻止它們追擊女子,還想殺之,從而去採摘剩餘的幾串超凡果實。

  女子頭也不回的就跑,她的任務完成了,帶回這兩串奇藥就不虛此行。

  這時,王煊動了,從註定會成為死敵的人手中截胡,他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反而很激動。

  他從山林中而來,自後方無聲無息的逼近,一劍向著女子斬去。

  「我#,那狗賊居然跟來了!」雙手被刺穿二十二個血洞、最後更是被逼得跳河的男子,這時直接大叫了出來,眼睛都紅了。

  尤其是,他看到王煊頭上帶著鏤空的護具,身上穿著黑金色澤的新奇衣物,更是憤怒了。

  事實上,另外幾人看到這一幕後,也都怒髮衝冠,那個土人居然敢主動來這裡招惹他們一群人,找死嗎?!

  王煊突然襲殺,第一招發出,相當的成功。

  他在後方雖然沒有能將那女子直接斬首,但是卻劈中她的左肩頭,血液四濺。

  短劍太鋒銳,雖然只是稍微擦中,但是肩胛骨都被切入了部分,劇痛讓這名女子難以忍受。

  她的左臂顫抖,手中的那串超凡奇藥頓時墜落向地面。

  王煊順勢一抄,直接搶走了,第一串超凡果實到手,截胡成功!

  女子驚怒不已,這種關頭還有人來襲殺,居然讓她失落一半的奇藥,怎麼能容忍。

  她瘋狂拼命,掌刀如虹,向著王煊劈去。

  「不要打他的前胸與後背!」跳過河的男子在遠處大聲提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