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個土人居然截胡,搶她的超凡奇藥!

  女子怒不可遏,恨不得一掌打死王煊。

  她潔白的手掌散發淡淡白光,原本擊向對手的心臟,但聽到遠方的提醒後,她順勢改變了軌跡。

  王煊十分配合,假意護著那串血色的果實,用手臂去格擋!

  女子頭戴鏤空護具,身穿金屬質感的衣裙,容貌秀麗,但現在滿臉的殺意,她五臟共振,催動特殊的能量,蔓延向手掌。

  她動用了最強殺手鐧,要直接打爆王煊用來格擋的手臂!

  到了大宗師層次,都會產生奇異變化,她的五臟之光可產生巨力,能加持到身體某些部位。

  轟!

  空氣被她的那隻手擊爆了,觸及到了王煊的手臂。

  女子眼神冷酷,敢搶她的奇物,那只能求仁得仁,求死得死了!

  然而,下一刻她的臉色變了,情況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手掌有劇痛傳來,讓她還算漂亮的五官都扭曲了,她低頭看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血液四濺,淒艷的紅,不是截胡之人的血,而是她自己的手掌破爛了。

  她最強一擊並沒有打爆那個土人的手臂,反而讓自身受重創,撕裂的痛讓她難以忍受。

  在吃痛的同時,她就已經倒退,應變神速。

  王煊無聲無息地踢出一腳,衝著她的腹部就踏去了。

  女子身為大宗師反應超快,右腿擺動,與他硬碰了一記,藉此之勢後撤。

  她的身體還在半空中,殺人般的目光就投向山林中,劇痛以及憤怒,讓她的身軀都在輕顫。

  密林中,那個男子張口結舌,不知所措,他用慘痛代價換回來的情報,居然嚴重失誤?

  「這個狗賊!」他只能詛咒,眼下真沒法去詳細解釋。

  超凡巢穴外,王煊順勢向前撲殺,想要解決掉這個女人。既然註定是仇敵,現在能幹掉一個是一個。

  洞穴中打鬥停止,另外兩人沖了出來,殺向王煊。

  女子也止住身形,滿臉冷冽之色,以無比仇視的目光鎖定王煊。

  即便手掌被刺穿,骨頭都被傷到了,她也想和同伴一起殺死這個人,實在太可恨了。

  如果不能解決掉這個截胡者,她夜不能寐,她低聲傳音,道:「全力以赴,殺了這個土人!」

  王煊身體發光,動用了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

  對方有無盡的殺意,他何嘗不想搏殺他們?兩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趁現在尋找機會下手。

  在他身體發出淡金光暈,五臟共鳴時,女子迅速阻擊,洞穴方向的一人也率先殺到了,手中彎刀狠戾的劈來。

  突兀的,王煊霎時轉身,背對女子,手持短劍向著追來的人而去,這種選擇非常的出人意料。

  他現在動用了老張的體術,秘力沸騰,血肉活性與體質提升了一大截,速度快到驚人,力量更為猛烈,將那彎刀削斷。

  同時,他更進一步撲殺,短劍划過一道可怕的軌跡,冷森森,噗的一聲將這名男子的胸部剖開一道露出骨頭的傷口。

  甚至,有兩根骨頭都被削斷了,短劍異常鋒銳,再加上王煊的力量與速度都在暴漲,攻擊力懾人。

  主要是他突然改變攻擊目標,轉身回殺,也有些出人預料。

  後方,女子的手掌拍向他的頭顱時,發現他向前躍起,頭顱避開了,將後背留給了她。

  在即將觸及時,她又想到了跳河男子的話語,這個土人的後背有問題。

  所以,臨到終了,她有些猶豫,速度放緩,實在是被那種帶刺的鋼板扎怕了,稍微改變位置,擊在了對方的肩頭上。

  很明顯,最後的遲疑,讓她的力道減弱了不少。

  事實上,王煊將後背丟給她打,本就有這方面的考慮,感覺她會束手束腳。

  當然,在瞬息萬變的戰鬥中,各種事情都會發生,他也有可能料錯。

  但他有金身術護體,即便被對方結結實實打一掌,也不至於傷到根本。

  顯然,他預判成功,順勢借著對方拍擊向前來的力量,更進一步俯衝,攻擊前方的男子。

  這個男子胸口劇痛,那柄短劍割開他胸前的骨頭,在他的心臟上都剖開一道口子,讓他無比的驚悚。

  對方突兀地一次襲殺而已,他就險些出意外。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他的兩位同伴,一個在他身後,一個在惡敵的身後。

  現在,王煊更為凌厲的攻擊到了,周身血液沸騰,手中短劍在輕鳴,斬向對方。

  人在危險時刻,自然會做出許多本能反應,這個男子也是如此,讓五臟轟鳴,想調動他最強的力量。

  噗!

  他的胸前那裡,血液激射,殷紅一片,因為在共振,所以心臟上的那道不算很深的傷口被撕裂了。

  他那近乎超凡的手段直接被迫終止,並且他自身悶哼,心臟劇痛無比,眼前發黑,他差點摔倒在地上。

  對手的劍光到了眼前,他亡魂皆冒,快速躲避,橫移身體,他逃過了被梟首的命運,但左臂劇痛,一條手臂被斬落。

  王煊嘆息,雖然做出各種預判,但還是沒能殺死對手,他沒有跟進殺過去。

  因為,後方女子臉色鐵青,劈向他的頭部,而對面還有一名男子殺到了。

  他不想與這些人糾纏,萬一被他們堵住,那真會悲劇,遠方的山林中還有幾人呢,隨時會殺至。

  他在間不容髮間突圍了出去,避開夾擊。

  「我去殺了他!」遠方的山頭上有人低吼,眼神森冷,看到王煊截了他們的超凡奇藥,還重創了他們的同伴,簡直無法忍受。

  「早該出手殺了他!」其他人也在低吼。

  這是名副其實的新仇舊恨,原本他們是以俯視的心態面對他們眼中的土人,結果卻接連受損。

  「不要妄動,萬一超凡生物沒死,會出大問題。按固有的節奏來。」他們中的一個男子開口,最後咬牙切齒,道:「不久後他必死,先讓他多活一會兒!」

  「忍住!」另一人也這樣說道。

  突然,迷霧區的外圍,傳來幾乎要刺破人耳膜的尖銳叫聲。

  那本已經瘋狂的超凡蠶蛇,不知道因為什麼,恢復了幾分清醒,並沒有衝進絕地中。

  它調頭就跑,沿著原路向回逃。

  「糟了,我們撤!」站在遠方山頭上的幾人,面色全都變了,最壞的局面出現。

  「他們三人!」有人看著超凡洞穴的方向。

  「顧不上了!」

  這幾人隔著很遠,一旦有事,確保可以迅速逃離,他們這些人各有分工。

  女子採藥冒著最大的風險,但她最終所得奇藥也將最多!

  接應她的兩人,按照計劃是不該進入超凡巢穴去採摘奇藥的。

  如果有意外出現,這兩人大概率也可以活下來。

  但事實上,他們冒進了,想要獲得更多的奇藥,那兩人違背了原本的節奏。

  「沒事兒,我們能活下來,早就規劃好了逃生路線,走!」

  三人雖然心頭沉重,但並沒有慌亂,兩男一女朝著山林中極速衝去,在那條路上早已提前撒下各種藥劑,大概率可以阻止蠶蛇追擊。

  隨後,他們猛然回頭,發現王煊又出現了,跟著他們逃!

  「這個狗賊!」女子衝口就罵了出來,看到這個土人,她的心態要炸。

  事實上,失去一條手臂的男子,比她還要情緒激動,當時眼睛就紅了。

  三人恨不得調頭殺回去,先滅了王煊。

  王煊不理他們,追著三人跑。在他看來,這就是最佳逃生路線,他早就觀察好了,英雄所見略同。

  再說,只要關鍵時刻他跑的比這幾人快就夠了,更加保險,跑的慢的人留著擋災!

  不過,他沒有立刻超過去,而是緊隨著,怕跑錯路徑,等到了前方明朗的地帶再超過去也不晚。

  並且在這時,他開始吃果實,大口的吞咽,滿嘴都是紫紅色的汁水,馥郁芬芳,口感極佳。

  他才不會留著,趁現在吃到嘴裡最保險,誰知道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王煊口鼻間都有淡淡的紅霞蕩漾,大口吞食超凡奇藥,絕對不能讓到手的鴨子飛了。

  那三人回頭看了一眼,見到他直接在大口吃紅色果實,頓時一驚。

  但是他們很穩,只匆匆一瞥,就轉過身去接著跑,沒有任何話語。

  王煊驚異,這三人心態真夠可以的,相當的鎮靜,居然連句詛咒都沒有,埋頭沉穩的逃命。

  他大口咀嚼,超凡奇藥甘美多汁,果香濃郁,實屬美味兒難得的奇果。

  王煊將最後一塊果肉吃下去,相當的滿足,洋溢著喜悅與收穫感,無論發生什麼,最起碼稀珍奇藥先下肚了。

  然而,三人接下來的話讓他的心態差點炸了!

  「他已經吃光了,果然是未開化的土人,竟去直接服食,不出三天保准變成妖魔!」

  「血葡萄應該先給禽獸吃,讓它們『過濾』一遍,然後人吃靈肉。土人就是土人,什麼都不懂!」

  三人低語。

  王煊:「!!!」

  你們不早說?他怒髮衝冠,即便有一顆大心臟,也受不了這種刺激。

  人類居然不能直接吃這種超凡奇藥?王煊恨不得立刻殺了他們三個。

  難怪三人穩如老狗,看到他吃奇藥後,什麼都沒有說,調過頭去接著跑。

  這三個陰人!王煊詛咒,他猛烈的咳嗽,想要吐出來。

  「吐出來也晚了,入口即化,主藥效都被吸收了。」

  「你們說,他會變成哪種妖魔?」

  三人幸災樂禍,充滿報復的快感。

  後方,尖銳刺耳的叫聲響起,超凡怪物在逼近,追殺過來了。

  王煊顧不上懊惱,現在什麼想法都得拋開,他發足狂奔,借著金身術強大,可保持旺盛的體力,他猛然超了過去。

  「他怎麼還能提速?」

  「大概快變成妖魔了!」

  王煊聽到後,很想讓他們永久的閉嘴,太扎心了,他無法預料自身會產生怎樣的變化。

  轟隆!

  大浪滔天,前方的林地中有個很大的湖泊,現在水面被分開,衝出一頭怪物。

  王煊倏地止步,身上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蠶蛇怎麼跑到前方湖中去了?

  後方越來越近的尖銳叫聲,讓他頭皮發麻,立刻明白,共有兩頭蠶蛇。

  另外三人呆住了,心態徹底崩了,他們明明在超凡巢穴那裡觀察很久,仔細探查了附近的環境,確信只有一頭蠶蛇在餵養幼獸。

  結果現在卻發現了第二頭成年的蠶蛇,這是必死的局面!

  一人苦澀開口,道:「按照記載,只有母蠶蛇照料幼崽,公蠶蛇會離開,想不到它就棲居在這塊區域。」

  王煊也吃不消了,計劃再好,也不敵各種變數,全是意外!

  他可能會變成妖魔,而在此之前,又被兩頭超凡怪物給堵住了,簡直沒什麼生路。

  兩頭蠶蛇一前一後,將他們夾在林地當中,冰冷的眸子殘忍而無情,陣陣腥臭與血腥味兒傳來。

  兩頭超凡怪物直立著,低頭俯視,粗壯的身軀太有壓迫感了。

  那個斷臂的男子受不了,想要突圍。

  然而,他才剛動,蛇影一閃,蠶蛇一口就將他咬死了!

  剩下的一男一女還有王煊大氣都不敢出,差距太大了,這種超凡怪物比大宗師層次的人強了一大截。

  龐大的蛇頭低下,一口將那名外星男子銜在了嘴裡。

  他驚悚的掙扎,結果超凡怪物鋒銳的牙齒刺穿了他的腹部,他頓時安靜了,不敢亂動。

  那名女子臉色雪白,僵在原地。

  王煊也臉色難看無比,但他想到了不久前看到的畫面,蠶蛇銜著兩頭長毛熊給幼崽吃,當時並未殺死。

  蠶蛇有吃活食的習慣?

  當想到這些,他站在原地不動了。

  果然,另一頭蠶蛇低下頭來,一口將他和女子同時吞進嘴裡,但沒有用獠牙刺穿。

  他遭遇蛇吻!

  女子在恐懼中面無血色,當看到王煊緊挨著她,也在蛇口後,她又怒睜雙目。

  王煊面無表情,一動不動,沒有搭理她。

  女子深吸了一口氣,也讓自己像根木頭般,沒有聲息了。

  很快,兩頭蠶蛇銜著他們回到巢穴中。

  兩頭幼獸快速沖了出來,低聲尖叫,爬來爬去。

  三人被扔在地上,兩頭幼獸很能吃,現在又餓了,張開血盆大口就沖了過來。

  那一男一女險些尖叫,覺得這種死法太慘了!

  王煊一語不發,配合一頭幼獸,他主動投進它的嘴裡。

  求訂閱,求保底月票啦,感謝大家。

  感謝盟主:讀者1412736492061655040,謝謝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