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蛇嘴裡濕漉漉,王煊投身進來,身子都在打滑。

  一切都是為了最終能活下來!

  沒辦法,既然打不過,那就選擇主動加入。

  總比被超凡大蛇咬死好,現在自主選擇……加入幼蛇嘴裡,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蛇嘴裡真臭,王煊被熏的簡直想嘔吐,對於一個有潔癖的人來說這好比千刀萬剮。

  他強忍著,又在外面多吸了幾口空氣。

  那名女子無比的苦澀,到頭來竟會是這種死法?

  蠶蛇的另一頭幼崽爬了過來了,張口血盆大口,最終這名女子竟然效仿王煊也跳進蛇嘴中。

  「你瘋了,那土人似乎練成了類似金剛術的秘法,你呢?」僅存的那個男子叫道。

  他很激動,最後甚至對蠶蛇比劃,指向王煊那裡。

  「噗!」

  一頭成年的大蛇一口將他咬死,而後吞了下去。

  大宗師層次的修行者,在超凡生物的面前根本不夠看。

  王煊最後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心中滋味難明,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竟需要以身飼蛇。

  幼獸很虎,生吞活咽!

  王煊沒有掙扎,現在宛若一根木頭,一動不動,任自身被吞入蛇腹。

  溫熱的蛇腹中到處都是黏液,腐蝕人身,連骨頭都能消化掉。

  王煊發現了早先的那頭長毛熊,現在血肉模糊,還沒有徹底溶解,另外還有隻大型貓科動物被消化掉大部分了。

  他閉上眼睛,用精神領域感知。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能閉氣多久,在這個黏液密布、腐蝕力驚人的恐怖環境中,他的身體發出淡淡的金光,保護自己不被消化。

  古有釋迦被金翅大鵬吞入腹中,最後破腹而出,於菩提樹下悟道成佛。

  王煊想到這樣的典故,開導自己,沒什麼大不了,這不丟人!

  連佛陀都被吞過,他經歷這樣一遭怎麼了?

  如果能活著出去,那麼,他就與釋迦齊名!

  這也算是……惺惺相惜,相互映照,共見今時古景。

  王煊內心強大,雖然被吞了,但他毫不沮喪,不斷寬慰自己。

  「那時,釋迦還沒成道呢,真是被大鵬吞下去的嗎?不見得,有可能只是個頭大一些的怪鳥。」

  「我是被什麼東西吞的?類比佛陀,他那是鵬,吞我的就是祖龍!」

  在王煊內心自我強大,不斷給自己璀璨信念時,他突然受到了攻擊。

  一頭成年的蠶蛇動用精神力量,對幼崽的腹部探查,一頓掃蕩。

  王煊頓時寂靜如石,任幼蛇的胃口猛烈的收縮,不斷消化他,他不敢動彈。

  同時,他的精神領域散去,不敢去對抗,怕驚動大蛇。

  至於他頭上的鏤空護具,早就不知道掉落到什麼地方去了。

  超凡怪物的精神力量很強,但似乎……也就那麼一回事兒?王煊感覺頭疼欲裂,但是這弄不死他!

  隱約間,聽到了另一條幼獸腹部中傳出動靜,那女人似乎在折騰。

  他警醒,趕緊也跟著翻滾,掙扎,然後又寂靜無聲。

  片刻後,大蛇的掃蕩停止了,看來它們對某些活食是不放心的,竟這樣處理了一番。

  王煊無比安靜,朦朧的光暈籠罩著他,眼下金身術是他的最大的倚仗,他只希望大蛇趕緊離去。

  不久後,巢穴震動,那頭公蛇遠去了。

  然而,母蛇未動,趴在洞穴外曬太陽,若隱若無的戾氣震懾著整片地盤。

  一刻鐘、兩刻鐘……

  王煊足足等了兩個小時,他感覺身體有些不適了,他終究只是個極巔層次的宗師,能閉氣這麼久殊為不易。

  母蛇怎麼還不動?他有些焦急了,再這麼下去他真的會悲劇。

  他如果以另一種形態出世,到時候他死都不瞑目!

  第三個小時,王煊想同歸於盡了,先殺死幼蛇再說。

  這時,兩頭幼蛇動了,似乎在叫,爬來爬去,在呼喚母蛇,仿佛在表達飢餓之意。

  王煊都快決定魚死網破了,終於等到了這一刻,他感受到地面的震動,母蛇遠去了。

  他探出一縷精神領域,確信外面沒有威脅了。

  他抽出短劍,沒有立刻切割蛇腹,而是先用精神領域猛烈進攻幼蛇的精神意識,得把它衝擊的昏厥過去才行。

  不然的話,一旦這頭幼獸嚎叫,很容易將母蛇立刻引回來。

  他全力以赴,突然衝擊,幼獸雖然肉身強橫,但精神力量很一般,剎那就崩潰了,昏死在當場。

  王煊揮劍,從蛇腹中出來,第一時間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他險些憋死在蛇腹中。

  接著,他對著另一頭有所覺察、向這邊望來的幼獸全力衝擊,用精神領域將它壓制的昏厥,也一動不動了。

  王煊大口呼吸,能夠活著真好。

  「密土歷,元年元月元日,王煊剖祖龍腹而出,於人間證道,欲與佛陀試比高!」

  今日這麼慘烈,他險死還生,但他卻很樂觀,給了這次事件一段光明燦爛的結束語。

  他說完,深吸一開口氣,一路狂奔而去。

  他滿身都是黏糊糊的東西,不斷墜落在地上。

  王煊知道,蠶蛇捕獵速度極快,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回來。

  為了活下去,他得在最短的時間內遠離這塊區域。

  「我#,那狗賊還活著。你們看,他從超凡巢穴中逃出來了,活力十足,一步能邁出去十幾米遠!」

  遠方,一座山頭上,那個曾被王煊逼得跳河的男子驚叫,呼喚同伴。

  一群人逃走後,等到風波平靜下來,抱著萬一的念頭回來尋找同伴,希冀有人能逃得一命。

  結果,他們觀察了半個小時後,竟看到那個精神力異常的土人跑出來了。

  「他居然還活著,這是逆天了嗎?我親眼看到大蛇剛剛離開,怎麼可能容忍他活到現在!」

  幾人不敢相信,都很吃驚。

  「你們看,他身上到處都是黏液,穿著我們的戰衣,結果破破爛爛,被腐蝕的不成樣子。」

  幾人震撼,都猜測到了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這個土人太狠了,他躲進幼蛇肚子裡去了,利用金剛不壞身扛過一劫,趁著大蛇離開,他逃出來了!」

  幾人彼此相視,一打手勢,準備動身,想展開獵殺行動。

  「你逃的過蛇口,卻逃不過我們之手!」有人冷聲說道。

  ……

  王煊拔足狂奔,他有些嫌棄自己,實在太臭了,甚至在肩頭上還有長毛熊未消化掉的血肉呢。

  滿身黏糊糊,讓他自己都想吐。

  他知道,這很致命,他一路上留下了太多黏液與氣味兒。

  如果蠶蛇真的要追殺他,沿著這種氣味兒一路而來,保准能找到他。

  「得洗掉氣味兒。」

  還好,密地山林中多河流湖泊,他很快就看到一個水潭,噗通一聲就跳進去了,沖洗自己。

  「土人在洗除痕跡,他擔心被母蛇追殺。我們不要急著獵殺,萬一不幸撞上母蛇,等於在替他擋災。」

  遠方,幾人站在山峰上眺望,沒有追下去,很沉穩,決定守在這塊區域的外圍。

  很快,王煊就衝出了水潭,大體上洗乾淨了自己,不過他總覺得還是有些氣味兒。

  「沒辦法了,除非剝掉一層皮。」他拍打咬在自己身上的十幾條怪魚,洗個澡而已,水潭中就有各種生物攻擊他,即便咬不動,也要掛在他身上。

  突然,刺耳的尖叫聲傳來,母蛇鬧出的動靜驚天動地,震碎大片的森林,追殺了下來。

  兩頭幼崽都昏厥過去,讓它暴怒了。

  與此同時,那頭公蛇聽到它的尖叫後,也被激怒了。

  公蛇實力更恐怖,它幾乎是貼著山林橫空而過,像是在飛一般,一路追殺了過來。

  王煊頭大如斗,寒毛倒豎,他能逃的掉嗎?他始終覺得自己身上還有些味道。

  同時,他覺察到自己身上有不對勁兒的地方,有些發燒,皮膚滾燙。

  仔細去看,他吃驚的發現,體表出現紅色的痕跡,一塊又一塊,同時他的視力似乎提升了一截。

  什麼狀況?剎那間,他想到了那串血葡萄,他該不會真要變成妖魔吧?

  遠處,大爆炸聲傳來,那頭公蛇太恐怖了,比母蛇要厲害很多,貼著山林橫渡,落在一座矮山上,將山壁都震塌了。

  它正在用其超凡的感知,掃蕩附近的山林。

  母蛇尖叫,戾氣滔天,驚的各種飛禽走獸全部在逃亡,讓整片山嶺都大亂了。

  它似乎在以尖銳的叫聲告知公蛇,兩頭幼崽出事兒了。

  王煊渾身冰冷,他認為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多半會死,因為速度根本不可能有那兩頭超凡生物快。

  只要它們沿著氣味兒追來,肯定能尋到他的蹤跡。

  他覺得今天人生太灰暗了,一步一劫難,剛逃出生天,又要落入地獄中。

  兩頭超凡怪物的死亡追殺,他大概率躲不開。

  果然,在山林的大爆炸聲中,成片的大樹倒下,那頭公蛇敏銳無比,從山頭上躍下,朝著這個方向追殺下來了。

  「大吳,我還沒有去找你的屍骨。」王煊嘆息,他今天真要死在這裡嗎?

  「清菡,希望你能活著回到新星!」王煊竭盡所能在逃。

  「老鍾,你的書房我終究是沒找到機會進去看一看,金色竹簡,五色玉書,可惜了!」

  ……

  王煊發狠,朝著那片特殊的山地跑去,沒什麼選擇了,現在只能是向死而生,最後一搏。

  那片迷霧地帶,在這片區域的中心,共有八頭超凡怪物圍繞著它築巢!

  「我曾許諾,三年內回到舊土,怎麼可能死在這裡!」王煊低語。

  沿途景物飛快倒退,他一頭沖向絕地那裡。

  後方,那兩頭超凡怪物已經出現,都能看到它們龐大的身影了,果然沿著氣味兒追到附近了。

  「讓我看看這絕地中有什麼,只要我不死,回頭出來找機會和你們清算!」

  王煊邁開大步,接近這片無聲的奇異之地,在這個地方邊緣區域,便已是萬籟俱寂,連蟲鳴都沒有。

  他回頭,看到了公蛇的龐大身軀,貼著地面在飛,冷冷的目光,無情而殘忍,已經鎖定了他。

  轟!

  龐大的蛇軀落地,震的地面崩裂,打破此地的寧靜。

  接著,母蛇也趕到了,人立而起,俯視著王煊。

  「我不會死,人間還在等我來燦爛!」王煊說罷,毅然邁開腳步,進入了迷霧中!

  感謝:玉米姐姐小號三,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