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心中美滋滋,高興的不得了!

  但在這個地方他不敢笑,反而一臉嚴肅之色,似乎在擔心任務完成不了。

  他在認真查看這些珍貴的寶物,皆出自列仙之手!

  這是他第一次拿到大幕後方的器物,心中頗不平靜,從中他也推測出一些極其重要的事。

  大幕後的世界,不止是精神的世界,現世中的實物也能進去,手中的東西就是例證!

  羽化神竹,通體金黃,不過拇指長,但卻沉甸甸。

  在它上面最起碼刻畫了數千個細小的符號,密密麻麻的,太繁複了,讓王煊看著都覺得眼暈。

  為了捕獲他,那位妖仙真是用心了,耗了不少心血在上面!

  這樣一端削尖的竹子要是插進身體中,會發生什麼事?王煊有各種猜測,難道他會直接開啟內景地,然後接引那位妖仙?

  「找機會將它插入豬頭中!」王煊想氣炸那位妖仙。

  但他很快又打消了這種念頭,這麼做太浪費了,金色竹子刻了這麼多符文,絕對不是一般的超凡器物。

  他覺得,好鋼要用到刀刃上,這竹子以後肯定能派上大用場,先好好的留著,到時候看需要釘在誰的身上。

  銀色的簪子很秀氣,雅致,可以想像插在一個女子的髮絲中,她回眸一笑的風情。

  當然,只要想到是某位妖仙,他犯嘀咕的同時,更加的……想笑了!

  真是沒有想到,他連那位妖仙的簪子都弄到手了,他輕輕用手摩挲。

  可惜,這件超凡簪子只能用兩次,屬於消耗品。但他沒什麼不滿意的,敵仙資助給他的寶物,值得好好的去用。

  最重要的是玉石塊,稍微觸及,就有各種信息傳出,果然有關於他的詳細資料!

  此時,更涉及到了舊土的坐標地等。

  當然,玉石最核心區域的東西才算是無價之寶,封印著藥土!

  所謂藥土,果然不是土,只是某種藥性,介於真實與虛無間的東西。

  那是一團濃郁的金光,還真只是一小撮!王煊腹誹,那位妖仙太小氣了。

  不過,擺渡人說了,一小撮就足夠改變命運,這藥土可能有某種天藥的藥性!

  「你對這次交易還算滿意嗎?」擺渡人問他。

  「非常滿意,這次交易很公平!」王煊認真地回應。

  擺渡人手持釣竿坐坐船頭,道:「嗯,有一點需要說明,大幕後的交易者剛才發出請求,想讓我散開迷霧,與你見上一見。」

  「必須嗎?」王煊心虛,他想吃干抹淨,趕緊走人,不想面對大幕後面的列仙。

  擺渡人詫異,道:「你可以選擇拒絕。」

  「我拒絕!」王煊立刻這樣決定,他怕刺激到大幕後的妖仙,為了安全,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是低調點吧。

  擺渡人道:「你們雙方友好達成交易,隔著大幕見上一面很正常,說不定以後還有合作機會。」

  「我雖一介凡人,但立志成仙,希望現在保留一份美好的憧憬,化作動力,將來我以真仙之體去與她相見!」

  王煊很堅決,現在不想見對方。

  「有志氣。」擺渡人點頭,而後又補充,道:「可對方執意要見你,願為此付出驚人的佣金。」

  「那讓她付高昂的佣金吧!」王煊說道。

  擺渡人無言,默默轉過身來,蓑衣中黑洞洞,唯有霧靄瀰漫,組成一張模糊的臉,看了過來。

  他自然意識到,交易雙方間出了問題。他開口道:「我能問下,你叫什麼名字嗎?」

  王煊真不想告訴他,可是,這大概率是一位羽化級大佬,最為關鍵的是,對方不在大幕後方,就在他近前。

  所以,他很誠實地告訴了真名,小聲道:「王煊。」

  擺渡人做出手撫額頭的姿勢,儘管那裡黑洞洞,什麼都沒有,他好長時間沒說話。

  王煊心中沒底,這個能將魚鉤甩進大幕後方的男子,強的離譜,萬一不滿意給他一把掌怎麼辦?

  擺渡人終於開口:「你不用擔心,在舊約的見證下,交易已完成,所有人都得遵守,不容反悔。」

  王煊長出了一口氣,既然有所謂的約定,都限制死死的,他沒有必要緊張了。

  擺渡人告知,對方身上沒帶著稀有奇珍,正在籌借,還要等一會兒。

  王煊一聽,這付出的佣金似乎真的很高。他很想問一問,這佣金他能分一份嗎?畢竟對方是為了看他才付出的。

  但他終究沒開口,這種場合還是保持沉默,穩一點吧。

  擺渡人道:「有人看上你的短劍,我說了,你不交易。然後,有人盯上了你身上的秘金,問是否出售?」

  王煊一怔,將手臂上的兩塊帶刺的鋼板取了出來,連羽化的生物都看上它了?

  難怪有傳聞,列仙在打造兵器時會摻入部分太陽金,看來傳言非虛!

  「他們要拿什麼來換?」王煊問道。

  鋼板不是他的,暫借而已,但他覺得以後可以其他東西補償小鍾。

  事實上,他確實很想與列仙再交換些神秘器物。

  在王煊看來,那種層次的生靈,身上的任何物件放到現世中都是瑰寶!

  擺渡人給他列了清單,告知都有什麼。

  果然,列仙出手就是不凡,從秘法到器物,再到埋於現世中的藏寶圖,應有盡有。

  寶藏?王煊覺得最不靠譜。多年過去,誰知道還在不在。

  再說了,天知道那些寶藏在哪顆恐怖的星球上。即便有坐標,也很難說是否有命取出來。

  秘法中有些聽起來很驚人,比如妖仙鍛骨術、大日洗神訣、虛空採藥法……名字一個比一個唬人。

  王煊雖然還沒有深入了解,但總覺得像是妖魔的功法,多半不適合他去練。

  「福地碎片是什麼?」王煊詢問清單上那件器物的來頭,到底有什麼用。

  擺渡人道:「昔日的福地被至強者打碎後殘留下來的小碎塊。」

  按照他所說,這種小碎塊內部還有一定的空間,可以存放一些日常用具,倒也實用。

  王煊一聽,頓時露出驚容,這東西對現世人來說,絕對是超凡中的罕見奇寶,最起碼他沒見過,也沒聽誰說過。

  當然,財閥另說,老鐘的寶庫沒準有,他收藏的奇物太多了!

  「清單上那幾種秘法,是不是更適合妖族修行?」王煊又問。

  擺渡人點頭,沒有多說。

  「那就換福地碎片吧!」王煊果斷做出決定。

  沿著魚線,從大幕後方飛出來一塊灰了吧唧的小石塊,看著非常不起眼,只有指甲蓋那麼大,約莫落在地上,肯定沒有人會去撿!

  還好,它有鏈子穿著,能戴在手腕上,不然很容易丟失。

  整體還沒有手指肚大的灰褐色福地碎片,需要付出一塊半還要多的鋼板,之所以剩下小半塊鋼板,那是因為擺渡人要收佣金。

  前後兩筆交易,小半塊鋼板便是佣金,擺渡人遵守舊約,嚴格按照規矩來抽金。

  事實上,他也向大幕後方的強大生靈收取。

  王煊嘆氣,古今平台皆一樣,規則參與者一本萬利。

  當他試用福地碎片後,非常滿意,內部空間能有兩立方米,不算很大,但足夠他用了。

  這東西需要用精神領域開啟與關閉。

  他將短劍、封有藥土的玉石塊、銀簪子、布滿符文的羽化神竹等都放了進去,相當的實用與方便。

  在現世中,這就算是仙家奇珍了!

  擺渡人從魚線上接到了一些奇物,道:「她已經付出高昂佣金,我要履行職責了。」

  說罷,他震散了大幕前的霧靄,裡面的羽化級生靈與外面的人彼此能相見了。

  在大幕後方有男有女,共六人,看起來都有蓬勃的生命氣息,面孔十分年輕,至於真實年齡那就很難去考證了。

  大幕後的世界,艷陽高照,山河壯麗,此時正是白天。

  而王煊這邊,則是碧海映以一輪明月,處在深夜中。

  大幕後,一個白衣女子還算漂亮,帶著嬰兒肥的臉有些圓,肉呼呼,在看到的王煊的剎那,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

  她的一雙虎目瞪圓,而後向外噴火。

  並非誇張,她的雙眼真的向外涌動光焰,熊熊燃燒,蔓延到了大幕上。

  她簡直要氣死了,自己在資敵啊!

  最為可恨的是,對方提出的那些條件,現在想來居然完美規避了風險,依照舊約,他很安全!

  王煊咧嘴,感覺這位真是氣壞了!

  在白衣女子的身後,浮現一頭龐大的白虎虛影,煞氣滔天,跟著她一起雙目噴火,盯著王煊。

  「以前你們就認識?你都幹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讓她這麼生氣?」擺渡人問道。

  「沒啥,就是意外與她相遇,我以為是只貓,看著很可愛,擼了又擼,結果她記仇了。」王煊避重就輕,小聲說道。

  擺渡人無語,這麼大個與暴烈的白虎妖仙,你敢去動,還當成貓,騙誰啊!

  「嗷!」

  大幕後方,肉呼呼的白衣女子與她身後的龐大虎影一起憤怒咆哮,震耳欲聾,恨不得立刻殺出來。

  王煊發呆,她不僅能看到,現在隔著大幕也能聽到了?擺渡人沒有告訴他,這有點坑。

  大幕內,其他五名男女都露出異色,有人吃驚,有人則想笑。

  其中一個女子捂著嘴,笑的前仰後合,花枝亂顫,道:「堂堂白虎大妖魔,一代妖仙,被人當成貓來擼,一輩子的污點洗刷不掉了,反正我是親耳聽到了,哈哈……」

  王煊很想問問她,你誰啊?沒事兒拱什麼火!

  但他想了想,覺得還是自己閉嘴吧,估計那幾人全是妖仙。

  「你住口,他說的不是我,那是我當年留在故鄉的一縷精神體!」白虎妖仙反駁,有些秘密她打死也不能說,不會告訴這幾人。

  王煊覺得,好處也拿了,還是厚道點吧,就不刺激她了。

  他轉身對擺渡人道:「你看,交易也完成了,是不是該送我去走秘路了,時間不早,我等著回去。」

  「你現在就在經歷秘路。」擺渡人告知。

  並且,他又補充道:「她付了高額佣金,現在有權與你面對面相見,時間還不該結束。」

  王煊只能幹瞪眼,在這裡耗著。

  「惡賊,將藥土還我!」白虎妖仙氣到自己想打自己,她萬萬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也能遇到仇人。

  「不還,交易完成,不得反悔,你已經送我了!」王煊揚著頭,很乾脆的拒絕。

  「那是我主上的藥土,你拿不起!」白衣女子嬰兒肥的臉上寫滿了羞憤,怒火,今天真的要暴走了。

  「別生氣,我和她也認識。你看我們就是有緣,即便進入深空都能相遇。」王煊勸慰,最後更是頗有感觸,道:「緣,妙不可言。」

  「誰和你有緣,啊啊啊啊……氣死我了!」白衣女子有種要瘋了的感覺,她痛恨自己,今天為什麼會有這種神操作?她自己都難以置信。

  「別逼我進現世殺你!」她威脅道。

  王煊不愛聽了,不再好言語,道:「那你過來吧,好久沒擼貓了,估計都手生了!」

  白虎妖仙覺得,自己真的快被氣的四分五裂了。

  幾位妖仙就在旁邊,全是大妖魔,眼睫毛都是空的,經驗老道而豐富,全程仔細看著,在思索,心中有了大致的猜測。

  「白虎真仙你不要叫了,我們知道你故意憤怒與嘶吼,在掩蓋某種事實。」一位男妖仙開口。

  一位女妖仙更是小聲問道:「這年輕人很不簡單吧?你想遮掩住關於他的真相與秘密。」

  「你們死心吧,這是我家主上看中的人!」雖然圓臉肉呼呼,但還算很漂亮的白衣女子冷聲道。

  「我去請主上,貪了她的藥土,你不和她談個清楚,沒什麼好下場!」白虎妖仙身影一閃消失了。

  「我能走嗎?」王煊看向擺渡人,他真不想呆下去了,對紅衣女妖仙印象太深刻了,萬一她從這裡打出來怎麼辦?不知道擺渡人能否擋住。

  「秘路未結束,你還走不了啊。」擺渡人搖頭。

  什麼破秘路,王煊腹誹,壓根沒感受到!

  他想了想,沖大幕深處喊道:「白虎真仙,去告訴你主上,一切皆可談。前提是她得拿出足夠的誠意,就看有沒有讓我心動的瑰寶、秘法、奇物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