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幕中,雄渾的大山,蒸騰霞光的湖泊,自懸空島嶼上落下的瀑布,各種景物交織一起,壯闊而又美麗。

  遠方傳來一聲震動山川的虎嘯,代表了白衣女子的心情,她圓潤的俏臉上漲紅到要滴血了!

  那個凡人居然還敢讓她帶這種話!

  有那麼一刻,她真想嘗試殺出大幕去,今天居然被一個凡人給欺負慘了。

  這讓她覺得,比當初被這個人用黑色長劍戳進屁股還要悲慘與恥辱,至今她都不想回憶那段黑經歷。

  其他幾位妖仙都露出異色,有人在笑,有人溫和的同王煊打招呼,抱有目的性接近他。

  月光如水,碧海平靜。

  金色竹船上,擺渡人回頭,蓑衣中漆黑,模糊的面孔浮現,靜靜地看向王煊。

  好幾百年沒人登船了,今天終於來了個人,所作所為……讓擺渡人都在出神,這是什麼時代了,今人都這樣嗎?

  「前輩,我只是個凡人,在列仙的注視下苦苦掙扎求生存,已經夠可憐了,你還是趕緊放我走吧。」王煊低語。

  看著他這樣低調,嚴肅而又認真,一臉誠懇之色,擺渡人有些感慨,讓一位妖仙吃虧的凡人也算可以了,這是典型的吃干抹淨要跑路嗎?

  「現在害怕了,那你剛才還刺激她?」擺渡人開口。

  「泥人還有三分土性呢,我這是被逼急了。真實情況是,人越是虛弱無力,越是想高聲為自己壯膽。」

  王煊這麼直接,非常的坦誠,讓擺渡人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是真心話嗎?不見得!

  「快了,秘路就要結束了。」

  王煊聽到這種回應,總覺得他在敷衍,到現在他都沒有感受到所謂的秘路是什麼狀況,根本就沒有變強!

  「所謂秘路該不會是一場夢境吧,一會兒你可能會告訴我夢路結束了?」他忍不住開口。

  擺渡人很平淡,道:「這裡是逝地。」

  關鍵詞中果然有逝字,這與王煊在外面聽到的一致。

  紅衣女妖仙還未出現,另外幾位妖仙對王煊多次試探,自然懷著目的,讓他頗為被動。

  他現在藉此機會迴避,認真向擺渡人請教這條秘路的事,有理由不與內景地中那幾位交流了。

  「逝地,或許才是超凡的源頭,修行的起始處,讓萬物神化的原初之地,為最古秘路。」

  接著,他又補充,這只是一家之言。

  有人認為,還有更久遠的秘路,最早時生靈另有捷徑可走,在普通的人類,以及尋常的飛禽走獸中勝出,踏足超凡。

  王煊只知道內景、天藥等秘路,對於擺渡人說的這些,完全不了解。

  擺渡人告知,最初發現逝地時,萬物一旦臨近,幾乎都要死去。

  但總有例外,身體經過逝地神秘能量的衝擊,個別能活下來的人類,或者飛禽走獸,就此會慢慢超凡化。

  「輻射?」王煊訝異,產生這樣的聯想,而後又擔心,身體會不會畸形,會有會出現各種惡性病變?

  擺渡人對現代用語理解後,直接搖頭,這個蛻變的過程會讓生靈強大,但不會有什麼病患。

  在那茹毛飲血的年代,蠻荒大地上弱肉強食,相當的慘烈,有些生物因為逝地而變得極致強大,超脫出來,高高在上。

  「逝地,主要是從肉身的改變開始,讓人與飛禽走獸等從此神化或妖魔化。」

  擺渡人說道,他覺得,各種生物變強,都是從肉身開始的,所以他猜測逝地可能是最早與最原始的秘路。

  王煊自語:「我以為,內景的發現,讓人類站在特殊的時間節點上,在與各種怪物的競逐中勝出。原來更早時期,就已經有了逝地這樣的秘路,各族類都因逝地有了神化或妖魔化的高手。」

  在他的理解中,逝地就是超凡輻射!

  這就有些神秘了,逝地是怎麼產生的?

  擺渡人搖頭,至今都沒有幾人能說清逝地的來歷。

  之所以叫逝地,是因為偶爾能在逝地中見到一些早已消逝的物種的影子,現世中已經絕種了。

  所以,逝地也有逝景的說法,過去留下的景。

  「這樣的奇異之地,世間就此一處嗎?」王煊請教。

  擺渡人搖頭,道:「當然不是,以八大逝地為主,景色各不相同,皆負有盛名,另外還有一些稍弱的逝地。」

  最為關鍵的是,強大的逝地會轉移,不會久留一域。

  「依據我的經驗,既然有人成功來到這裡,最多一年半載,這片逝地就要從這顆星球上離開了。」

  王煊發呆,逝地不是固定在一域,行蹤莫測。

  按照他的最新理解,逝地就是消逝的景,會移動,具備超凡輻射!

  「它的危險都體現在什麼地方?」王煊想了解的更多。

  「你自己沒有感覺嗎,初步踏足逝地,身體經歷超凡輻射,各種神化、妖魔化的特徵同時出現,幾乎被撕裂。」

  正常來說,踏進來的剎那,九成的人就要立刻死去,各種超凡化太劇烈了,沒有幾個人承受的住。

  王煊覺得不對,他只經歷了妖魔化,並未經歷神化。

  「那是因為,你吃了妖魔的低等果實,應該是血葡萄吧。」

  當聽到這種解釋,他無言以對。

  關於此地,擺渡人沒什麼隱瞞。

  為什麼這片逝地外圍寸草不生?因為死了太多的生靈,全是煞氣,九成九的生物進來後就崩解了。

  當了解這些後,王煊很滿意,自己的肉身經歷超凡輻射不壞,足夠堅韌。

  「海岸邊那些高台上有神話有傳說中的各種頂尖生物坐鎮,也是逝地原本就存在的嗎?」

  「不是,各族類都覺得逝地太危險,那是昔日強者約定後,各自留下的超凡手段,為後世生物指明一些真體路與神化路徑。」

  即便這樣,死亡率也高的離譜,甚至可以說嚇人。

  王煊親眼目睹,每座高台下那麼多生靈,到頭來能夠接受超凡輻射,最終活著離開的也沒幾人。

  連擺渡人都在感慨:「逝地這條秘路,存活率極低,導致後來沒多少人敢走這條秘路了。」

  這時,大幕後方出現變化,雲霧涌動,遮去艷陽,天地頓時昏暗了,煙雨迷濛。

  「前輩,她如果不守規矩,你擋得住她嗎?」王煊低聲問道,他知道紅衣女妖仙來了!

  「舊約擋得住她。」擺渡人說道。

  王煊頓時頭大,紅衣女妖仙一直在嘗試突破舊約限制,這就是一個專門在挑戰大幕規則的人。

  大幕中,那幾名妖仙看到遠處那道婀娜身影后,全都見禮,相當的敬畏,可見紅衣女妖仙的實力與地位。

  她身段極美,一身紅衣,丟掉了油紙傘,在雨中漫步,髮絲帶著濕漉漉的雨滴,瑩白的俏臉在迷濛的雨霧中有些不真實。

  她眸波醉人,有種妖異的風情,但卻讓另外幾位妖仙越發的放低姿態。

  隨著她輕輕一擺手,那幾人不斷倒退,將大幕前的地帶留給她,那幾人都遠離,不敢與她站在一起。

  白虎妖仙站在不遠處,隨時聽候調遣。

  「一別多日,仙子絕世風采更盛往昔。」王煊客氣地的打招呼,總不能伸手就打他這個笑臉人吧?他想盡力緩和關係。

  紅衣女妖仙確實風採過人,就沖那股讓其他妖仙敬畏的從容與妖艷的姿態,就顯得她與眾不同。

  她沒說話,眸波轉動,頗有天然魅惑之態,然而,她的目光其實有些冷,並未想給予好顏色。

  只是她生就絕艷之姿,無論是笑,還想冷著臉,都有獨特的風情,極其動人。

  她淡淡地笑了,用白皙的手指戳了戳大幕,頓時讓那裡出現一道細小的裂紋!

  這一幕,讓自覺站到很遠處的幾位妖仙更加的忌憚,不自覺間,姿態擺的更低了,都略微低頭。

  擺渡人蓑衣中出現模糊的面孔,盯著前方,紅衣女妖仙這分明是在冒犯舊約,相當的飛揚自負。

  「你說,我抓住你後會怎麼處理?」她微笑著開口,鮮紅的唇,好看的貝齒,這一笑頗有些風情萬種。

  王煊警醒,這女人該不會真能夠殺出來吧,或者能探出一隻手掌,萬一真將他抓進去那就慘了。

  他看向擺渡人,嚴重懷疑,這位守約者能保證這裡安全嗎?

  「舊約下,無人可例外。」擺渡人很嚴肅地說道。

  王煊覺得,他這種說法不怎麼穩妥,他認為還是沉穩點吧,不能刺激紅衣女妖仙。

  「仙子,我讓白虎妖仙給你帶話,不是隨口說說,我覺得我們雙方沒有必要見面就起衝突。我知道你的目的,這和我沒有什麼利益衝突。我覺得,咱們不是敵對關係,未必不能合作。」

  王煊很誠懇,想化解矛盾。

  擺渡人瞥向他,模糊的面孔上神色不善,那意思是,過分了,你們當著守約人的面,在談合作違約的事?

  王煊道:「我真心覺得,世間沒有什麼不可以談。我們可以化敵為友,很好的相處。比如,你可以投資我,讓我成長的快一些,到時候可以更好的幫助你出來。你看,這總比你一直想著把我抓住,逼我就範強吧?」

  「你當我是那隻傻貓,資敵成長,養人為患,天真。」紅衣女妖仙淡淡地掃了他一眼。

  後面,白虎妖仙頓時羞憤,惡狠狠地瞪向王煊。

  王煊輕嘆:「我抱著誠意而來,想與仙子合作,不曾想你一點機會都不給,一口回絕。」

  白虎妖仙道:「騙子,你先還回藥土,不然有什麼誠意。」

  王煊不理她,只是看著風姿絕世的紅衣女妖仙。

  「合作不是不能談,你進大幕來,跟在我身邊三年。」紅衣女妖仙開口。

  「三年後,我留在外面的肉身都臭了。」王煊找藉口。

  同時他在思忖,又是三年期,這麼說的話,紅衣女妖仙也不能硬闖出來,也在忌憚這個期限?

  紅衣女妖仙嘴角微翹,道:「我可以將你的精神連帶肉身一起接引進來。」

  「還是算了吧,教祖在,不遠行。」王煊拒絕。

  開什麼玩笑,進去的話估計就再也出不來了。

  白虎妖仙站在後方,圓潤的臉氣鼓鼓,在那裡冷笑,見鬼的教祖,你騙鬼啊!

  紅衣女妖仙笑了笑,頓時讓迷濛的雨天都燦爛了起來,道:「那換個條件,你把女劍仙留在現世的那塊骨給我送來。」

  王煊的臉色頓時變了,他冷聲道:「你這樣說,就沒誠意了。」

  他怎麼可能會將劍仙子的那塊有濃郁活性的手骨送出去?那多半關乎著她的未來!

  「你可要想清楚哦,沒有你,我不久的將來也要出去了,到時候咱們在現世中來次美麗的邂逅,你期待嗎?」

  紅衣女妖仙在笑,相當的明媚嬌艷,魅惑天成。

  然而,王煊卻毛骨悚然,她還有其他手段越獄嗎?

  「唔,我上次隱約間聽到,你想讓我跳一段妖仙舞?」紅衣女妖仙黛眉微蹙,在那裡看著他。

  王煊無言,上次他與老陳還有青木坐飛船去采天藥,逃走時的確那麼喊過,真被她聽到了?

  擺渡人無言,這個凡人小子真是夠可以,敢讓一位絕代妖仙為他起舞?

  大幕後方,幾位妖仙徹底震驚了,暗自感慨,多少年沒看見這麼無畏的人了,連有這種念頭的仙都被打死了!

  王煊看著她,起初沒說話。但他覺得,今天註定沒法合作了,會撕破臉皮,那還有什麼好在意的?

  因此,他淡定地開口:「早晚讓你大跳妖仙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