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從舊土跟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列仙留下的奇物,誰能不動心?

  歐拉、河洛、羽化三顆超凡星球的精英種子,不惜為此廝殺與競逐,來到星空深處,全都是為了得奇物來改命!

  王煊用手摩挲兩塊金屬牌子,研究上面的紋理,發現並沒有什麼玄機。

  它們的價值都體現在內部的神秘因子上,這是三顆星球的強者各自注入了精粹。

  「讓人遐想無限。」王煊心中頗不平靜,居然有可能涉及到內景地,他可沒少打交道!

  究竟是什麼東西,能放進內景中?他琢磨著,這種奇物必然相當的不簡單,絕不能錯過。

  他十分期待,一定要找到那個地方,拆列仙留下的「黑盒子」,裡面有可以改寫個人命運的「大獎」!

  趙清菡清洗了所有的戰衣、甲冑,晾曬在林地中,在陽光的照射下,甲衣相當的晃眼。

  王煊烤了一隻類似獐子的動物作為早餐,在密地中,主要就是以肉與漿果為食。

  「你擺弄那組鑰匙,看出什麼了嗎?」趙清菡問道。

  「有些猜測,一會兒我們去尋找,在這外部區域應該有片奇異的地方,一旦找到,將會有非常大的機緣。」

  王煊與她一邊吃早餐一邊聊,決定提前截胡,抄一群人的後路。

  趙清菡訝然,當了解到一些情況後,她在地上劃刻,大致勾勒出一副地圖,供他參考。

  新星的人對密地探索多年,對外部區域了解的稍多一些,但也只是大致的輪廓,做不到精細。

  這顆星球非常神秘,奇異能量物質濃郁,對各種精密儀器的干擾與破壞,讓人無比頭疼。

  「它吃肉了!」趙清菡看向湊過來的那顆大腦袋。

  馬大宗師居然無聲無息一口將剩下的大半隻獐子給叼走了,在草地上,先是嘗了一口,而後大口撕咬,全給吃下去了!

  「它大概要變成妖魔了。」王煊知道,馬大宗師還在持續蛻變中,生長翅膀需要大量的能量。

  所以,它現開始吃葷了!

  享用完後,馬大宗師居然舔嘴,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它閉上眼睛回味,完全算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密地的陽光很足,時間不是很長,那些甲衣就曬乾了水跡。

  馬大宗師披上了兩副青色的合金甲冑,王煊則依舊只穿著歐拉星的黑金色澤的戰衣。

  趙清裡面穿著歐拉星較為柔軟的黑色戰衣,外面穿著河洛星的青金甲冑,雙重防護。

  她原本極為漂亮,現在披甲,有種另類的美,神采四溢。

  「很合身,有氣韻!」王煊覺得眼前一亮。

  這種古典甲冑穿在她的身上,她如同標緻的古代女將,英姿颯爽。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馬亦有之。

  馬大宗師披著甲冑,邁著優雅的步子走了過來,居然還轉了個身,像是在展示自己。

  王煊與趙清菡都覺得,這馬……妖里妖氣,絕對算是成精了!

  「不錯!」王煊對它稱讚,在它得意洋洋,昂起碩大的頭顱時,他又補充道:「這個樣子的飛馬,騎出去才有范!」

  馬大宗師瞪著他,如果不是知道打不過他,真想給他來一蹄子!

  ……

  密地外部區域,有異域人看到了王煊與趙清菡,不禁倒吸冷氣。

  「歐拉星的人與河洛的星的人聯手了,他們居然走到了一起?」

  有人預感事態嚴重,需要從長計議。

  大多數情況下,不同組織的人見面就死磕,註定是競爭對手。

  「你想多了,沒看那匹馬都披上甲冑了嗎?河洛星的人遇害了,被歐拉星的人幹掉了!」

  「那女子真俊,可惜了,成為了歐拉星人的俘虜。」

  王煊與趙清菡兩人一騎,儘管從人數上來說少可憐。但快速穿行過密林時,發現他們的那波人卻沒敢輕易追擊,認為能覆滅一支隊伍的人不簡單。

  這倒為王煊減了不少麻煩,省了不少力氣。

  最初,王煊曾獨自行動了數次,不時暗中接近那些異域人,以精神領域去感知他們交談話語的意思。

  一切都是為了獲取有價值的消息。

  最終,他眼神發亮,確信的確有一處奇異之地,需要金屬牌子去開啟!

  「真有這種地方啊!」他心中有底了,猜測成真。

  那裡不是內景地,就是內景異寶,當中封著奇物,需要動用大量的神秘因子才能開啟。

  可惜,那些人並未提及那片特殊的地帶。

  不久後,他露出異色,居然需要集全十二塊金屬牌子才能有感應,能得到指引。

  王煊覺得,自己不需要這樣便能找到。

  只要是有神秘因子瀰漫的區域,他都能感應到。

  王煊與趙清菡繞行,儘量避開三顆超凡星球的人,不想進行無意義的戰鬥。

  接下來的兩日,他們兩人都出現在較為偏遠的區域,尋找那片奇地。

  有兩塊牌子在他身上,他不擔心那些人提前發現目標。

  趙清菡觀看地勢,提醒道:「不能再向前走了,這裡稍微接近密地較深處了,裡面會非常危險!」

  落日時,前方的山林中色彩斑斕,能量物質的確比外部更濃郁。

  王煊感覺,越是向前走,身體活性越會變強。

  他心頭一動,道:「鍾家那個最怕死的老頭子,關鍵時刻冒險一搏,該不會就是在前方那樣的區域獲得的奇物吧?」

  「是的,非常危險。」趙清菡鄭重地點頭。

  王煊露出異色,鍾庸老頭子找到的奇物極其不簡單,能續一世性命,那絕對是了不得的東西。

  他心動了,既然走到了這裡,是否要去探查下?

  「老鍾到底採集到了什麼奇物,其他財閥知曉嗎?」王煊問道。

  「不要去,真的很危險。」趙清菡勸他,美麗的面龐在晚霞中很嚴肅,怕他貿然闖進去出意外。

  王煊點頭,到了他這現在的階段,原本不需要過於激進,只要他按部就班的修行,一樣能崛起。

  只是,紅衣女妖仙馬上就要進入人間了,這帶給了他很大的壓力,他迫切想變強。

  趙清菡雖然不願他去冒險,但還是告訴了他詳情。

  那處地方有種稀世奇物,名為地仙泉,各種強大的生物常去飲水,因此異常的危險!

  老鍾能活著跑出來,算是非常了不起。

  「地仙泉?!」王煊聽到這樣的名字,頓時動容,與地仙聯繫在一起的東西,絕對沒有凡物。

  趙清菡解釋:「這是誇張的稱呼,雖然帶了地仙二字,但是與地仙草相比,應該是差遠了。」

  按照古籍記載,這是古代地仙的飲用水,燒開泡茶所用,是一種靈泉。

  這種泉水對地仙來說,沒有過高的價值了,就是有靈性的水而已。

  但對普通人來說,可以增壽五十年。

  「所以,老鍾變年輕了不少。」趙清菡說道。

  「好東西啊,我們畢竟不是地仙,這種泉水對們來說,等若生命之泉。」王煊眼神火熱。

  「地仙泉可以養命,但似乎不是可助人突破的猛藥,它很溫和,滋養人身,撫平所有創傷,增加潛力,是一種養藥。」

  趙清菡告知,望向密地深處時,她的眼神也有光。

  誰不想長生,保住青春,哪個女人不愛美?地仙泉幾乎能續一世命,對所有人都有莫大的誘惑。

  「你眼睛裡有光。」王煊笑她。

  「我當然想將青春維繫的很久,很久!」趙清菡大方的承認,大眼眨動,望向晚霞鍾波的密地深處。

  但她還是強調,現在不能再前進了。

  「連老鍾都能飲到地仙泉,我們也能,回頭去那裡泡澡!」王煊說道。

  馬大宗師聽到後,頓時探過來了大腦袋,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王煊瞥了它一眼,道:「放心,肯定有你的份。」

  馬大宗師頓時搖頭擺尾,露出了喜悅的神色。

  王煊補充,道:「等我們泡過澡,你再進泉池,喝也行,泡也行。」

  馬大宗師簡直恨死這兩人每次的補充了,總覺得被惡意針對了!

  王煊沒有立刻付諸行動,一是還要找奇異之地,二想做些準備,想讓白馬駒在這近日內長出翅膀,也想讓趙清菡變強一些。

  既然密地中多靈藥,他在大宗師層次中少有對手,足可以去採集一些奇物了。

  不久後,他們就遇到了機緣,發現一簇火紅的奇藥,名為火雲草。

  在來密地前,所有探險隊員都進行過培訓,這是在藥草書上都有記錄的奇物。

  不像妖魔果實,新星的財閥至今沒有人接觸過,所以沒有列出。

  這裡有怪物守著,是一頭金色的大貓,能有一丈多長,接近大宗師領域了。

  「嗯?」突然,王煊還未接近,就遠遠地看到了兩名來自新星的人。

  「鄭睿,周雲!」趙清菡驚訝,居然發現熟人,他們兩個怎麼跑到接近密較深處的地方了?

  鄭睿站在山崖上,正在眺望密地深處,周雲坐在他身後不遠處的青石上,沒什麼精神。

  王煊本能的覺察到,鄭睿有些不對頭。

  他止步,示意趙清菡不要出聲。

  不久後,晚霞中有一頭白孔雀飛來,隔著很遠,就讓人感覺到了恐怖的威壓,那絕對是一頭極其強大的超凡生物。

  然而,鄭睿面對它時卻很平靜,沒什麼表情。

  「不對!」王煊頭大了。

  「竟然是她,從舊土跟過來了!」王煊震驚,那個人干預現世的手段越來越驚人了,竟到了密地!

  他以精神領域看到,在鄭睿的上空,有道光影在漂浮。

  然後,王煊便頭大如斗,因為,那道光影看向了他,竟微微一笑……很傾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