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不再是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團光影像是氣泡,在虛空中沉浮,裡面的女子只朝著王煊這邊看了一眼,就又看向那頭白孔雀了,像是在傾聽著什麼。

  光影,不時有仙光流轉,落在石崖上。

  毫無疑問,女方士顯照現世中,與白孔雀進行溝通,似乎有所消耗。

  王煊盯著她灑落在山崖上的光,不知道是否會有殘留。

  隨後,那團光影漸漸模糊,消失在鄭睿戴著的一條手串中。

  鄭家、起源生命研究所、大興安嶺地下實驗場……這些關鍵詞組合到一起,就足以揭示出那個女子的身份。

  女方士來了!

  雖然她只是匆匆閃現,快速隱去,但王煊已經確定就是她。

  鄭家部分人被控制了?

  女方士很特殊,保留下完好的肉身,躺在羽化神竹製成的竹船中,三千年過去,肉身活性依舊。

  目前,所有羽化的古人,似乎只有她留下完整的肉身!

  列仙留下一塊骨,便能當作坐標,與現世產生密切的聯繫,將來或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而女方士卻留下了完好的身體,這意味著什麼?

  當年,她準備太充分了,似乎早就預料到了各種可能,這是留下的後路。

  許多羽化登仙者,其實都是在思忖中前行,從古到今並沒有成熟的路與經驗,皆在探索。

  先秦方士何以在最輝煌的時候突然銷聲匿跡?隨著最強大的一批方士羽化,這條路漸荒蕪。

  先秦時期,最頂尖的方士狩獵神禽,捕捉神獸,出行都是祥瑞生靈拉車,可是最後卻都突然消失。

  道家亦如此,歷經各種波折。

  道家所走的路一再改變,早期重視心齋,內心清虛寧靜,著重精神能量的積累,以老莊學說為代表。

  只是這些對資質要求太高,動輒就涉及到虛無縹緲的大道,後來不得已,出現吐納等各種具體的法。

  再後來,內丹術、金丹學說興起,幾經變遷,但最終依舊沉寂。

  所以,有人認為,列仙皆成過往!

  那些消亡的,再難出現,那些遠去的,終究回不來。

  女方士是特殊的,王煊當初意外放出她留在內景地中的一縷精神,回歸她保留下來的強大肉身中。

  現如今很難說清她處在什麼狀態。

  甚至,王煊懷疑,她是不是藉此徹底活了?

  依據舊術路後期的理論,肉身養精神,是為根,現在她那縷精神回歸,被重新滋養,是否就算重回現世為人了?

  王煊頭大如斗!

  當年能擁有那樣一艘羽化神竹船,說明了她在那個時代的實力與地位,用此至寶留後路自保,早有預演與安排。

  「鄭睿有些怪,他帶著周雲離開了。」趙清菡開口。

  「我們不要和他們照面,那兩人可能被……超凡生物控制了。」王煊說道。

  那頭白孔雀在山崖駐足片刻,最後展翅,帶著濃郁的能量物質向著密地深處飛去。

  「那頭白孔雀是妖魔嗎?」趙清菡盯著它遠去的方向。

  王煊點頭,道:「應該是,它很危險,最起碼我現在不想招惹它。」

  紅衣要女妖仙說要來到現世,結果女方士竟直接出現在密地,她們很急切,提前出世,在探索,還是在尋覓什麼?

  王煊不相信女方士無緣無故會跑到這裡來。

  他在琢磨,能不能請動女方士制約紅衣妖仙?他感覺這兩人都可能極強,萬一碰撞的話,會很恐怖。

  只是,女方士也在「惦記」他,想將他留在舊土三年!

  當思及這些,他就一陣頭疼。

  而且,萬一紅衣女妖仙與女方士火拼不起來,她們兩個若是舊識並聯手的話,那他會很慘。

  到了那種層次,相互妥協與合作的可能性最大。

  「其實,女方士留在現世的,只是殘缺的部分意識,其真正的主體成仙了,也在大幕後方。」

  當想到這裡,王煊忽然覺得,自己可能在嚇唬自己。

  女方士有肉身,也有殘留的精神,未來可能會很強,甚至重活一遍都有可能,但現在應該翻不出風浪!

  王煊意識到,極有可能就是這樣,她如果足夠強,也不至於借鄭睿之身來密地,躲在手串中。

  一剎那,他有種衝動,想去掂量下女方士,到底什麼層次!

  當然,不是硬來,他只是想去見個面,打個招呼,以精神領域在近前觀測。

  通過她的實力,大概率能推測出女妖仙即將進入人間之身的道行。

  不過,他克制了衝動,道:「她最起碼在超凡層次,不然的話,不敢面對那頭超凡白孔雀。」

  「你在說什麼呢?」趙清菡偏頭看向他。

  王煊道:「剛才控制鄭睿他們的妖魔很強,現在離去了,我們過去看看。」

  那片地帶已經安靜,兩人一馬謹慎的接近,最終登山了那座山崖。

  王煊沒忘記女方士灑落下的光芒,他立刻動用精神領域探查石崖,在縫隙間找到殘留的能量物質。

  「超凡,比蠶蛇強!」他做出判斷。

  他閉上眼睛默默體會,片刻後倏地睜開了,道:「我怎麼覺得,不是太恐怖,在超凡領域中,並非遙不可及!」

  王煊有種感覺,他的猜測成真了!

  以此來判斷的話,紅衣女妖仙最多相仿,大概率也只是超凡領域中稍強的人,不可能再是仙。

  「大概率比燃燈境界高,在命土、採藥層次?」

  一瞬間,王煊生出無比旺盛的鬥志。

  只要他進入超凡領域,到時候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當了解到她們的虛實後,他有些無懼她們了,大幕後的她們絕世強橫,但在現世,如今還不是她們說了算!

  「人間的歸王煊!」他自語,必須去提升實力了。

  真要狹路相逢的話,到時候他想反獵紅衣女妖仙!

  趙清菡身上的青金甲冑在晚霞中染上紅光,整個人像是披上了一層紅衣,她笑了起來,道:「人間之外的地方呢?」

  「列仙的,人間的,王煊都要管!」他順口說道,現在必須得給自己增加信心,近期想盡辦法,進入超凡領域中。

  ……

  不久後,獸吼聲震動山林。

  王煊他們重新接近那簇火紅的奇藥,驚動了那隻一丈多長的金色大貓。

  馬大宗師積極性很高,親自對付那頭大貓,因為它很想吃掉那簇火雲草。

  「喵!」

  金色大貓跑了。

  然後,就輪到馬大宗師慘叫了,呲牙咧嘴,差點一口將火雲草噴出去,這是什麼破草?苦的它半張臉都麻木了!

  王煊評價道:「火雲草還不算成熟,馬大宗師都受不了,估計人類吃的話,兩天內都會失去正常的味覺,連著幾天嘴裡都發苦。」

  趙清菡點頭,道:「藥草書上是這麼寫的,沒有想到,它真會苦到這種程度。」

  馬大宗師想和他們拼了,原來你們早就知道,所以沒吃?!

  「雖然還沒成熟,但是藥效足夠了,趕緊吃吧,別浪費。」王煊安撫它,道:「下次的靈藥肯定不苦。」

  次日,他們又採摘到一種奇藥,紫瑩瑩,帶著濃郁的芬芳氣味兒,那是一種形似蘋果的果實。

  馬大宗師吃了一顆就受不了,依舊苦的難受,它看著王煊與趙清菡分食了剩下的幾顆,在那裡乾瞪眼。

  「紫玉果甜香多汁,的確不苦,但你吃了火雲草,接下來幾天嘴裡都是苦的。」

  「唏律律!」馬大宗師怒了,還要好幾天?

  ……

  王煊終究沒忍住,潛行進密地較深處,遠遠的眺望地仙泉。

  而後,他又很果斷的退走了,那裡有超凡生物出沒,老鍾能找到機會活著跑路,著實不易。

  「別挑食了,趕緊長出翅膀來,我們去痛飲地仙泉!」

  接下來,王煊烤肉,找靈藥,供給馬大宗師,恨不得它立刻生長出一對可以橫渡長空的羽翼。

  兩日後,王煊、趙清菡進入一片草木稀疏的地帶,有了重大發現。

  「奇異之地,就在前方!」

  王煊感覺到了異常的神秘因子,其濃郁度遠高於密地其他地帶。

  「一座破落的神廟!」趙清菡驚訝。

  前方很荒涼,瓦礫遍地,斷壁殘垣,中心地帶是座土台,居然是黑白二色分明的土質,堆積成兩層,像是個二層的生日蛋糕。

  濃郁的神秘因子就是從那黑白二色的土台中瀰漫出來的。

  王煊估計,它可能就是內景異寶!

  在古代時,有絕頂強者意外殞落,臨死前煉化一角內景地,融於真實世界的寶物中,形成異寶。

  「列仙留下的奇物應該封在這黑白土台中。」王煊心中有些激動,終於找到這個地方。

  但他沒敢過去,那黑白土台旁邊趴著一隻大蜘蛛,能有書桌那麼大,黑白相間的花紋,與那土台顏色相近。

  這居然是一頭超凡領域的蜘蛛!

  它吐了一片大網,結在斷壁殘垣上,守著土台。

  這裡能有什麼獵物?顯然它通靈了,喜歡這裡濃郁的神秘因子,在此修行。

  它是個意外與變數,居然有超凡生物守著!

  「暫時不要招惹它,先等白馬駒的羽翼完整的長出來吧。」趙清菡低語,她認為沒有必要急著冒險。

  王煊點頭,他不是第一次接觸超凡怪物了,自然知道這種生物的危險性。

  馬大宗師趾高氣昂,它身體兩側已經長出一對羽翼,雪白中帶著淡金色。

  不過這對翅膀還小,馬大宗師剛剛能勉強飛起來,無法載著兩人極速橫渡長空。

  王煊開口:「照這個速度生長的話,最多還有三日,馬大宗師就能飛天遁地了,可以來這裡奪造化!」

  他很期待,非常想知道列仙在內景異寶中留下了什麼奇物,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突然,遠處來大爆炸聲,一座山頭塌陷下去一角。

  一道身影狼狽的逃了出來,竟是一位熟人……老陳!

  他居然來了,在這個地方出現。

  王煊很吃驚,他反應迅速,一拉起趙清菡,躲入亂石堆後方。

  馬大宗師成精了,邁著輕靈的腳步,跟著躲了起來。

  老陳都在被追殺,必然是有超凡生物在對付他。

  還好,距離非常遠。

  「小陳,你盡力了嗎?就知道跑!」在老陳不遠處,居然是鍾庸老頭子,嗖嗖跑的賊快,腳踏樹梢,像是在飛一般。

  「老鍾,將你的五色金丹術傳給我,說不定我戰力能提升一大截!」老陳開口。

  「拿你的菩薩拳換!」老鍾說道。

  兩人都很狼狽,身上血跡斑斑,一路狂逃。

  王煊驚異,一個是喜歡釣魚的老陰貨,一個是隱忍百年的老陰貨,這兩人居然走到一起了!

  他們兩人代表了舊土與新星當下的最高戰力,再加上一個比一個坑,可謂強強聯合。

  然而,他們居然被人追殺的滿身是血,正在大逃亡。

  在他們的後方,整整有六位超凡者追殺,一路攆著他們,最後兜了個大圈子,再次闖向密地深處去了。

  王煊意識到,超凡之戰無比殘酷與激烈,兩個老傢伙居然都吃虧了,在逃命。

  「老鍾居然敢參加超凡之戰。」趙清菡嘆道,對老鐘有些佩服了。他平日謹慎,可一到關鍵時刻,敢與天爭機緣,改命。

  王煊神色鄭重,道:「我必須要儘快變強!」

  他想進密地深處,參與超凡之戰!

  「我不去的話,他們兩人可能會死。」他自語道,老陳是必須要救的。

  至於老鍾,家裡有各種絕世經文,讓王煊一直在惦記。

  趙清菡觀察入微,道:「不用擔心,看他們那兩人的樣子,不像吃虧了,反倒是後方的人震怒,帶著恨意在追殺他們。」

  感謝:安東品書客、玉米姐姐小號七、改個名字好難,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