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真沒想釣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晚間,王煊與趙清菡相隔很近,並排躺在竹林中,可透過竹葉的縫隙看到部分星斗灑落點點星輝。

  不遠處,馬大宗師發光,一對潔白的羽翼迎著月光在生長,帶著淡金光澤。

  它的翅根處在滴血,那是因為有神異的符號出現,那是屬於妖魔的力量,不斷向外擴張紋絡。

  那種符號密密麻麻,遍及一對寬大的羽翼,且半邊身子都被充斥上了。

  王煊與趙清菡兩人被驚動,來到它的近前觀看。

  馬大宗師的羽翼暴漲了一大截,帶著血,浮著神秘的符號,實現了一次極為猛烈的蛻變。

  它的羽翼離最理想狀態不是很遠了,能接近七八成了!

  王煊動容,道:「馬大妖魔這樣成長的話,會比它同族的體質更強,四顆妖魔果核就讓它變異了,喚醒了祖先的妖魔真體之血,連符文都綻放出來了!」

  現在,馬大妖魔的雙翼以及遍布著符文的半邊身子都化成淡金色了。

  趙清菡驚訝,道:「這麼說來,它的血脈源頭很強,如果吃上一些真正的妖魔果實,該不會有希望化成天馬吧?」

  次日,陽光下,竹林外的馬大妖魔周身都有一層晶瑩的光彩,淡金色皮毛在朝霞中格外的燦爛。

  它載著趙清菡飛上了天空,速度相當的快。

  不過,如果載上兩人的話,它就吃力了。

  「還是欠缺些,它還載不了我們兩個人。而咱們盯上的目標都很危險,列仙遺物、地仙泉、八大超凡巢穴,我都想採集一遍!」

  王煊低語,為了變強,應付女方士,狩獵紅衣女妖仙,他準備在外圍瘋狂一把,將能拿到的機緣全部取走!

  其中很關鍵的一環,就是需要藉助馬大妖魔的速度。

  王煊決定,單獨行動,去找些奇物,爭取採摘到大宗師領域的藥草,讓馬大妖魔完成最後的蛻變。

  他不擔心一人一馬,現在馬大妖魔載著人能飛天遁地了,帶著趙清菡自保沒有問題。

  況且,這裡遠離異域人競逐之地,也沒有超凡生靈,在這片邊緣區域最為安全。

  「你要小心,首先要確保自身安全,然後再去想其他。」趙清菡走來,朝霞中亭亭玉立,輕輕抱了王煊一下。

  這裡是密地,充滿了未知與危險。

  她深知,王煊的每一次遠行,都可能會面對不可預測的恐怖局面,稍有意外,就再也回不來了,將成為永別。

  王煊點頭,穿上歐拉星的戰衣,背上大弓,準備獨往。

  「馬大妖魔,保護好清菡。這次我保證給你真正的妖魔果實吃,那種味道絕了,比果核好吃一百倍!」

  馬大宗師用力點頭,無比欣喜。

  直到王煊消失,它才琢磨過味兒來,他怎麼知道比果核好吃一百倍?它頓時怒了,真是……氣死馬了!

  趙清菡站在竹林外,目送王煊消失,她在想一些事。

  昨夜,王煊已經對她談到部分可能存在的威脅,提及了紅衣女妖仙。

  趙清菡安靜的思索,回到新星後,她就要去布置。

  凡生靈必有弱點,想從大幕後回歸,必有動靜,難以盡遮其蹤。

  趙清菡準備找人暗中去深挖,看歷史上哪些傳說符合紅衣女妖仙的身份,揪出她真正的根底,而後解析這個人,尋找弱點。

  趙女神覺察到了,王煊儘管面上自信,帶著笑,但他心中有很大的壓力,被逼得不斷冒險去變強。

  在新星,在現代社會,她可以動用部分力量,迅速而又猛烈的解決掉一些事,幫他一把。

  當然,這需要精心布置,需要一個實力強大的團隊共同參與,拿出嚴謹而又縝密的方案。

  甚至她覺得,與其冒著一定的風險,還不如交給與趙家有敵意的財閥算了。

  可以不著痕跡讓那兩家「發現」。

  那兩家財閥吃到過羽化生物的「紅利」,如果知道有虛弱到極點的妖仙回歸,一定會想盡辦法去捕捉!

  ……

  「歐拉!」

  王煊在與人對峙,但一點也不怵,他帶著誠意,為實現雙贏而來。

  前方有四位外星大宗師,三女一男,站在活火山口,採摘到一株潔白的蘭草,芬芳濃郁,花瓣上帶著淡淡的白色光焰。

  為此,他們殺了一群實力很強的火蝠,才採摘到這株對大宗師而言都有一定藥效的蘭草。

  王煊取出一塊金屬牌,在這裡比劃手勢,準備與他們交換靈藥。

  至於對方會不會突然發難,直接搶他?他並不擔心,一切都源自實力上的自信。

  「這個歐拉星人瘋了吧,為了一株藥草,居然拿造化地的鑰匙來換?」

  對面幾人低聲議論。

  「是真正的鑰匙,不是仿製品。怎麼辦,要和他換嗎?」

  「當然要換,就是不知道需不需要動手!」

  王煊不動聲色,聽著他們的談論,伸出五根手指,指向奇藥,示意要五倍的量。

  對面幾人遲疑,要不要直接殺了這個男子算了?

  「不要妄動!他敢孤身一人來這裡,肯定有底氣與倚仗。即便是五株稀有靈藥,也遠沒有鑰匙價值高,這買賣不虧。只是這人太怪了,我們不了解他真正想要幹什麼。還是謹慎點吧,拿靈藥與他交換。」

  四人讓王煊稍等,他們去遠處的山林,又有兩人跟了過來,並帶著幾株奇藥。

  即便是六人站在一起也沒敢動手,他們戒備著,與王煊交換了藥草,可以說這群人非常的謹慎小心。

  雙方合作「愉快」,但是,羽化星的這六人都深感古怪,警惕著,直到那個「失心瘋」的歐拉星人遠去。

  「他會不會負傷了,所以急需奇藥,不惜拿出造化地鑰匙來換,我們要不要跟下去看一看?」

  「看什麼,我們又沒吃虧,趕緊走!」

  「我覺得,他傷好後,可能會來找我們廝殺,拿回去那塊金屬牌子。」

  一群人胡思亂想,最後……迅速撤退。

  「我們跑什麼?早晚要競逐,他真有野心的話,必然會和我們對上,追下去看看。」

  「不,我們可以放出消息,就說那個歐拉星人受傷了,願以造化地的鑰匙換奇藥。」

  不得不說,人不能多想,將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會出事兒。

  王煊還沒有遠去,正在嘗試接觸其他隊伍,他知道,這麼做容易引起衝突,別人可能會獵殺他這個落單者。

  但他不在乎,不害怕,抱著惡意來的,反殺回去就是了。

  很快,他覺察到了不對勁兒,居然有人主動找上門來了,問他是否要交換奇藥。

  王煊點頭,給予肯定的回應。

  這支五人的隊伍來自河洛星,與王煊殺過的神射手源自同一顆星球,但卻不是同一支隊伍。

  他們痛快的和王煊做了交易,送出五株奇藥,取走金屬牌子。

  並且他們告知,這一切都是羽化星的一支隊伍傳出來的,說他受傷了,這簡直在告訴所有人,他很虛弱,要送他上路。

  顯然,河洛星的這支隊伍也不是善類,不想被人當槍使的同時,想看王煊這個獨行客是不是很強,敢不敢去找羽化星那支隊伍的麻煩。

  「我真受傷了。」王煊嘆氣,搖了搖頭,然後轉身就走,沒打算去報復。

  他覺得,十株奇藥差不多了,裡面不乏大宗師級的藥草。

  「他真受傷了?後方的人看著他毫不猶豫的離去,露出異色。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將奇藥拿回來!」他們當中的人按捺不住了,畢竟,大宗師級的藥草,已經算是凡藥的頂點。

  雖然無法助他們突破,但是如果負傷,吃上一株的話,要不了多久就會復原。

  王煊露出異色,他真沒想算計這些人,只是趕時間而已,想讓馬大妖魔早點完成蛻變,結果這些人找事兒,那他也只能不客氣了。

  「轟!」

  他身體發光,金身術提升到了第七層後期,他刀槍不入,這幾乎已經算是凡人肉身的頂點。

  當他爆發後,橫衝直撞的殺過去,這五人怎麼可能是對手?

  再加上他舒展身體,動用五頁金書上的體術,一旦遭遇,就會讓對方斷手斷腳。

  這還是他留情的結果,不然這幾人就被打爆了。

  他留情是為了觀摩,看他們的秘法,因為他志在超凡之戰,現階段多些了解,對他有好處。

  最終,他將自己的金屬牌子拿回來了,也將對方的造化鑰匙掏了出來。

  「這是個釣魚佬!」五人憤恨到了極點,相互扶著遠去。

  王煊躺在地上大口喘息,一副筋疲力竭的樣子。

  不久後,最早與他做交易那支隊伍來了,共六人,他們就是想讓人試探下這個歐拉星的人虛實。

  結果發現他倒在了地上,徹底脫力了,六人彼此看了一眼,露出笑意。

  「剛才那幾人都重受傷了,被擊敗後還能活著離開,說明這個歐拉星人很強,但是自己也出問題了,不然肯定會殺死那幾人。」

  可以說,這支隊伍已經夠謹慎,早先交易時疑神疑鬼,一群人都沒敢對王煊一人動手,最後更是放消息,讓別人來試探。

  現在,他們按捺不住了!

  只是這些人太小心了,剛才躲的足夠遠,沒有看到王煊同那批人交手的過程,所以看到他倒地不起,理所當然的認為雙敗俱傷,他自身也不支了。

  「出手,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真是意外的驚喜,他身上多半有剛才那群人的造化鑰匙,全都要歸我們了!」

  六人極其小心,在這種情況下還是一起殺了上去,最後階段相當的果斷,不再遲疑。

  剎那間,他們發現,地上那個人的皮膚發出淡淡的金光,一躍而起,衝著他們野蠻衝撞了過來。

  「砰!」

  「啊……」

  那是骨頭被撞斷後發出的叫聲。

  這片林地發生激烈的戰鬥,當寂靜下來後,六人都還活著,不過輪到他們倒在了地上。

  至於王煊的身上,現在總共有四塊金屬牌子了。

  他眼神異樣,真沒想釣魚,這都是意外!

  早先,他送出的兩塊牌子,內部的神秘因子被他汲取出去了部分,並不擔心這些人收集齊全後,去開啟內景異寶。

  所以,他還是有些愧疚的,沒有下殺手。

  「是個釣魚佬,這個人他麼的……」

  樹林中,六名年輕的男女臉色鐵青,怒不可遏,同時他們也後悔不迭,如果不多事,不追來就好了。

  「金屬牌子中都是神秘因子的精粹,量極大,對我來說,效果有限,但是對於清菡還有馬大妖魔來說,絕對算是寶藏了。」

  王煊自語,在這片地帶漫步。

  半日後,他手中又多了兩塊牌子,數量達到了六塊!

  這半日間,先後有兩支隊伍被打殘,帶著怒意,帶著憤恨,逃離這裡。

  「釣魚佬太無恥了!」

  「歐拉星人故意曬出數塊造化鑰匙,與人交換奇藥,這是在釣魚!」

  很快,這片區域出現釣魚佬的惡名與傳說。

  「歐拉星人不可信!」這個說法,讓歐拉星的另外兩支隊伍聽聞後,頓時感覺壓力山大。

  ……

  王煊心情不錯,懷中揣著六塊金屬牌子,帶著十幾株奇藥遠去,他不承認自己在釣魚,一切都是因為那些人貪心,他被迫反擊。

  王教祖堅信,自己只是在正當防衛而已,他是個好人!

  不管怎樣說,現在奇藥足夠了,再加上金屬牌子中更為珍貴的、無比濃郁的神秘因子精粹,馬大妖魔肯定能完美蛻變。

  此外,這些稀珍的奇物也可以讓趙女神更上一個台階!

  王煊心中頗不平靜,這意味著,列仙遺物、地仙泉等都在對他招手了,馬上就可以取到手中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