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傍晚,馬大宗師在竹林中翻滾,壓斷很多青竹,它滿身是血,染紅了地面。

  下午它吃過各種奇藥後,身體被神秘符號覆蓋,發生激烈的蛻變,一直延續到現在,從毛孔中不斷向外流血。

  它的的皮毛都被染紅了,低聲嘶吼,它痛苦不已,身體最深處的妖魔血統被激活部分,它在換血。

  照這麼下去,它有超凡化的跡象!

  它的一雙羽翼因此暴漲了一截,並且上面的符文更絢爛了,居然發出噼啪聲,有細微的電弧交織。

  古代的天馬飛行時,扇動羽翼效果不大,主要是靠符文閃耀,爆發秘力,這樣才能極速橫貫天際。

  另一邊,趙清菡比馬大妖魔安靜多了,她閉著眼睛,體會自身的各種細微變化,長長的睫毛輕顫,她的面龐在晚霞中微微發光。

  王煊將幾塊金屬牌子取了出來,猛然探出精神領域,牽引當中的神秘因子,不斷汲取出來。

  他接引這種神秘物質,注入趙清菡的身體中,讓她身體略發顫動,原本奇藥就在發揮作用,現在變化更大了。

  王煊感應她的狀況,不禁驚異。

  趙清菡說練舊術是為了保持好身材,現在看來,她所說應該是真的。

  她十分適合走舊術路,服食奇藥後,再得濃郁的神秘因子精粹相助,她五臟發光,血肉活性大幅度提升,她快速進入宗師領域中。

  雖然她的戰力有待商榷,但她的破關速度卻真的很快。

  趙女神愛美的初心與本意似乎將由此開始得到滿足。

  王煊觀察馬大妖魔,他手持金屬牌子,也開始為它接引神秘因子精粹。

  夜幕降落,馬大宗師終於換血完成,周身在月光下發出淡淡的光華,羽翼很寬大,輕輕拍動間,流動電弧。

  王煊為它烤了一頭類似熊的怪物,補充它消耗的體力。

  馬大妖魔正式踏足大宗師後期,幾乎要站在凡馬的頂點了。

  至於趙清菡,正躲在清泉中,宗師層次的蛻變,即便再漂亮與乾淨的姑娘也要變得黏糊糊,滿身都是汗水。

  那是身體激烈變化的結果,新陳代謝在那段時間無比猛烈,身體素質提升,全面優化,更加有生命活力。

  不久後,她換上衣服,髮絲濕漉漉的走了出來,面孔在月光下白皙動人。

  「原來肉身蛻變後,無論早先練什麼體術,效果都不凡,皮膚會變好。」她看著雪白的手臂,又取出化妝盒中的小鏡子,看向自己帶著晶瑩光澤的美麗面孔,頓時無比喜悅。

  顯然,她還記得王煊脫皮的事呢。

  「明天你等在這裡,目前這裡很安全。」王煊說道。

  馬大宗師雖然蛻變了,但只帶一個人的速度應該會更快。

  即便這樣,王煊也是有些顧慮的,因為他要去的地方都很危險,皆有超凡怪物守著。

  他第一站要去奇異之地,從內景異寶中取出列仙留下的神秘奇物。

  既然是賜予超凡以下的人改命的瑰寶,那麼他最好在去八大超凡巢穴所在的逝地前,先行取出來。

  那頭蜘蛛還好說,如今馬大宗師能飛天遁地,可以去挑釁它並引走。

  王煊有些擔心的是,內景異寶中會否有什麼東西被他放出來。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顧慮,他想自己先進內景異寶中探探路。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他會接引馬大宗師與趙清菡接受神秘物質洗禮。

  清晨,馬大宗師從遠處的瀑布中走了出來,沖洗掉血污後,這頭覺醒妖魔血脈的馬越發的神駿了。

  它像是披著一層霞光,皮毛髮亮,沒有一根雜毛,雙翼流動金色電弧,真的像是天馬下凡般。

  王煊開口:「如果那裡沒什麼問題,我會讓馬大宗師來接你!」

  趙清菡點頭,幫他取過來那張大弓。

  一人一馬都披上了甲冑,瞬間遠去,像是一道發光的箭羽射向天際。

  王煊默默感受,馬大宗師的速度比逝地附近的那頭銀熊還是差了一些,畢竟還未超凡。

  不過,真要騎著它去偷襲其他只能在地上跑的超凡怪物的巢穴,應該沒有問題!

  寂靜的山地,稀疏的草木,斷壁殘垣,一張巨大的蜘蛛網結在這裡,覆蓋在黑白二色的土台畔。

  密地整體生機勃勃,但這片遺址卻盡顯荒蕪,甚至有種莫名的淒涼之意。

  王煊騎坐在馬背上,從半空中扔下去一頭野豬,砸在破敗的神廟瓦礫上,激起一片煙塵。

  「蛛蛛,送你野味兒,麻煩你讓讓路,我去取點東西,馬上就走。」

  桌面大的超凡蜘蛛,身上的紋理黑白相間,它的八隻眼睛全部睜開,射出冷幽幽的烏光。

  馬大宗師皮毛炸立,它快速提升高度,相距已經足夠遠了,可它剛才還是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

  王煊動容,這頭蜘蛛常年在這裡吸收內景異寶散發出的神秘因子,實力竟有些恐怖,感覺比蠶蛇、山龜更厲害。

  它剛才動用了精神攻擊!

  「先禮後兵,沒辦法了,我只能對你動手了。」王煊摘下大弓,搭上鐵箭,瞄準下方,射向大蜘蛛。

  轟!

  在那殘破的瓦礫間,帶著符文秘力的鐵箭射出一個大坑,土石迸濺,落在蜘蛛身上,激怒了它。

  它張嘴吐出一道白光,那是蛛絲,但現在卻化成殺人利器,直衝高空兩百餘米。

  王煊示意馬大宗師保持安全的距離,讓它落到前方的地面去,他再次回身射箭,挑釁超凡蜘蛛。

  咚!

  這一次,他射中了那頭黑白相間的蜘蛛的頭部,但是宛若射在了鐵石上,那頭蜘蛛的外皮發出烏光,震斷了鐵箭。

  不過,它雖然實力很強,但終究是靈性有限,屬於怪物的殘暴本性遠大於智慧之光。

  轟!

  它突破音障,在身後留下大片的白霧,直接追殺了出來。

  主要也是這裡沒有什麼需要它保護的東西,它不用擔心,所以直接兇猛的追殺挑釁者。

  馬大宗師算是真的通靈了,充分領悟了怎樣挑釁並引走敵人的真意,貼著地面飛行,不斷回首,趾高氣昂,在那裡叫喚,總感覺它在罵人,與大蜘蛛保持三百米的遠離不變。

  而王煊不時射箭,更進一步的挑釁。

  林地大爆炸,馬大宗師與王煊帶著大蜘蛛遠離廢墟,將??它引向密地其他地帶,不斷激怒它。

  他們翻過山嶺,橫渡河流,跑出去足有兩刻鐘,將大蜘蛛引入一片原始密林中。

  「走,回去,差不多了。」

  馬大宗師聞言,沖天而上,極速向回趕,不是很久,它降落在斷壁殘垣間。

  王煊快速沖向黑白二色的土台,果然在上面發現了十二個凹糟,這是插入金屬牌子也就是鑰匙的地方。

  他沒有猶豫,到了這一步,不能瞻前顧後,頂多再放出一位列仙的殘碎意識到邊了!

  他調動體內的神秘因子,而後不計代價,以精神領域牽引著它們,向著十二個凹糟中澆灌進去。

  黑白二色的土台輕顫,神秘因子沸騰,在這裡瀰漫,蒸騰。

  王煊臉色變了,他消耗掉的神秘因子真的不算少,一會兒如果進入內景異寶中,一定要連本帶利收回來。

  一剎那,黑白土台轟鳴,在王煊的精神感知中,它變了,竟然成為黑白二氣!

  最後,黑白二氣演化出一條通道,黑氣與白霧流動。

  王煊發現,自己的精神自動離體而去,被那黑白二氣接引進通道中,穿過黑白霧靄,不斷向前。

  並且,就在這途中,通道中有宏大的波動擴張,像是某種烙印,在這裡迴蕩,告誡後世人。

  或許可以說是警告,大概意思是,超凡者不可臨近,速退!

  還真是為超凡以下的生靈留下的奇物?

  黑白二氣翻湧的通道,還沒有到達盡頭,就在這時,王煊感覺心神發顫,前方有不少身影!

  「我是地仙啊,居然要死在這裡了?!」有一道身影在叫,然後炸開了,什麼都沒有剩下。

  「我已接近羽化,是河洛星這個時代的最強教祖,前來尋前賢遺澤,竟要死在一座土台下,我不甘心啊!」

  砰的一聲,一個接近羽化的恐怖生靈也瓦解了,炸開了。

  「我是純血金翅鵬族,法力高絕,稱雄一顆超凡星球上,來這裡尋覓傳說中的至寶,卻神羽寸寸崩滅,連那內景空間中都進不去,慘死通道內,何以至此?」

  一頭金鵬在這個地方焚燒,羽毛炸開,而後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我是河洛、歐拉、羽化三星的第一地仙,在我這個時代,我於三顆超凡星球上無對手。連我這樣的地仙,在這裡都如泡影般,剎那幻滅。內景異寶中的東西到底要留給誰?!」

  所謂的一個大時代,三顆超凡星球上的第一地仙,也在黑白二氣涌動的通道中,被碾壓成齏粉,瞬間死去。

  王煊感覺毛骨悚然,真的來對地方了嗎?

  剎那,他想到了那道宏大的聲音,那是烙印,那是某種超凡規則散發的力量,警告後世人。

  「超凡不可接近?凡人可入。」王煊震撼。

  毫無疑問,剛才那些身影都是古代的恐怖強者留下的烙印,那是他們死前最後掙扎的場景。

  地仙、羽化級高手、成功走出妖魔真體路的金翅大鵬……這群不同層次,不同種族的頂尖都死在這裡。

  這樣的烙印,這樣的場景,實在震懾人心。

  隨著王煊前行,他看到了更多炸開的身影。

  「是我貪心了,每隔百年,讓未曾超凡的後人來此尋機緣,獲得一次改命的機會,應該知足了。可我卻妄想帶走那件神秘的寶物,自取滅亡。五百年來我於羽化星上稱尊,如今卻死的如此卑微。」

  「我是千手真神,卻死在這裡……」

  ……

  王煊麻了,這條通道不是很長,短短的一段距離內,看到了太多的身影炸開,全都是各自時代的頂尖人物。

  現在,哪裡去找地仙?一個都見不到了!

  可是昔日,死在這裡的人群中,地仙根本不算最強的一列人。

  「我是凡人,沒什麼可在意的。」王煊沒有耽擱,一衝而過,穿過了黑白二氣涌動的通道,真正進入內景異寶的奇異空間中。

  感謝:縣老表,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