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覬覦的奇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內景異寶中,一片昏暗,幽靜,深邃,有神秘因子從未知地無聲的飄落。

  初看,這裡很像內景地,虛寂,超脫世外,立身在空明時光,似處在最高冥想的菩薩境中。

  王煊皺眉,一切都似是而非。

  異寶中幽暗流轉,虛靜時斷時續,無法長久空明,最為關鍵的是,神秘因子比真正的內景地稀薄很多。

  這種濃度能有他自身內景地的十分之一嗎?恐怕還是不足。

  他向後看去,黑霧與白氣繚繞的通道中,密密麻麻,全是神秘的紋絡,無規律的交織,糾纏。

  曾經的地仙、羽化級高手、千手真神等都是被它絞殺的嗎?

  王煊立身在這裡,能真切感受到自身的層次,竟渺小如塵埃,而那些炸開的身影則頂天立地。

  他瞬間明白,通道中的黑白紋絡像是一張大網,超凡者如同大魚都被網住了,被割裂成碎片。

  而他只是一條小魚苗,從那巨大的網眼中鑽了進來。

  這種對比非常直觀,只看地仙級的生物,那也如同史前巨鱷般!

  隨著王煊邁步,幽暗被劃破,他的到來像是激活內景異寶,讓整片空間嗡嗡顫動,竟開始忽明忽暗。

  他在被呼喚,有種致命的吸引力,讓人難以抗拒的想去接近。

  前方有東西復甦了!

  王煊一邊向前走去,一邊運轉根法吸收神秘物質,補充不久前的消耗。

  內部異寶深處,有個特殊的地帶,神秘因子像是雪花般飄落,濃郁了很多倍,正是那裡有什麼東西,吸引人不由自主的靠近。

  幽暗之地有個池子,神秘因子積澱在當中,濃郁的如同漿液。

  王煊走來後,周圍似下起傾盆大雨,他被神秘物質洗禮,消耗掉的連本帶利全部回來了。

  池中有一道霧氣蒸騰出來,快速將他覆蓋,這就是列仙留下的機緣嗎?

  王煊剎那生出感覺,這東西對他很重要,霧氣沿著他的精神,進入現世,剎那沒入他的肉身中。

  列仙留下的奇物,可以改命,這就得到了?!

  王煊與肉身有莫名的感應,周身舒泰,在現世中發生奇異的變化,像是有天仙子溫柔地撫頂,要為其正骨,梳理筋脈。

  這不是錯覺,因為王煊又看到很多幅畫面,應該都是前人留下的烙印。

  每隔百年,歐拉、河洛、羽化三顆超凡星球,都有年輕的精英種子走到這裡,吸收奇霧,接受洗禮。

  在那烙印的顯示中,有人的根骨被「矯正」,有人的筋絡被強化,也有人的五臟被再塑。

  對於凡人來說,這的確是在改命,從根骨到臟器等,都被梳理一遍,全面得到優化。

  這就有些不可思議了,後天改命,拔高一個人的資質。

  對於踏上舊術路的人來說,這無異於再生,屬於根本性的改變,拓寬了修行者的前路。

  王煊震撼,居然有這種奇物!

  他不相信先天註定之說,走舊術路的人原本就是在不斷突破固有的人生軌跡。

  在後天的努力中,與萬物競逐,重塑自身,改寫命運。

  在這個過程中,肯定伴隨著血與淚,甚至生命。

  立身璀璨之地,回首必可見幽暗。

  眼下,能全面改變一個人筋骨的奇物,後天再塑,讓王煊久久不能平靜,心緒激烈起伏。

  這就是列仙的手段嗎?

  「沒什麼改變?」王煊一怔,精神在內景異寶中,但能感知外部的情況。

  現世中,他的肉身被奇霧覆蓋,洗禮,但他的筋骨、臟器等固執的發光,共振,並沒有接受重塑。

  王煊有感,立刻在內景異寶中演練先秦方士的根法,又練金身術,最後更是練張道陵的體術。

  那種奇霧被分解了,化成一股純粹的頂級能量,隨著他演練五頁金書上的體術,被他吸收了。

  「奇霧是什麼屬性的物質?

  在此過程中,霧氣瓦解,像是食物被他吃掉了,他全身各部位舒泰,宛若有個天仙子在幫他活絡血液,飄飄然,似要飛升。

  「是我的筋骨根本不需要改變嗎?」王煊出神,這樣的話,足以說明他潛力無比的驚人。

  王教祖一向自信,畢竟,他在凡人階段就能靠自身開啟內景地!

  即便是在舊術最璀璨的年代,這樣也算是極其特殊的個體,各教祖庭中都罕有記載。

  「還是說我練金身術大成,肉身排斥那種神秘的重塑?」

  如果是這種情況,只能說,看似拙樸、消耗恐怖的金身術,有其獨到之處,讓奇霧都失效了。

  「還是說,借奇霧重塑肉身,改寫命運,不見得正確,被我的身體排斥了?」王煊想的很多。

  他不是自負,而是有著清醒的認知,從先秦方士到道家諸賢,他們的法與路幾經變遷,早年的標準不見得都對。

  他覺得,過早開啟內景地後,他的身體有些異常,有所排斥也不意外。

  「不管是什麼東西,當資糧吃掉了,沒虧!」王煊感知敏銳,他覺得肉身得到了好處,那些奇異能量對身體很有益。

  他嚴重懷疑,不去吃妖魔果實,直接跑進逝地深處,藉身上的奇異能量,說不定就能再次大幅度提升實力,實現突破。

  王煊盯上那個池子,神秘因子積澱在當中,濃郁如水,最為關鍵的是,奇霧是從裡面冒出來的。

  地仙、羽化級高手、千手真神等尋覓的至寶,應該不是那種霧氣,正主大概率在池底。

  要不要順手撈走?

  讓地仙都瘋狂,讓金翅大鵬都覬覦,這裡寶物的來頭一定大的不可想像。

  王煊回頭看了一眼,通道中紋絡交織,密密麻麻,連羽化層次的生靈都將照殺不誤。

  但是,它限制的又不是他這樣的小魚,為什麼不能有些想法呢?

  「我只是看看,到底是什麼器物。」王煊蹲在池子的近前,身體被神秘物質淹沒。

  他很謹慎,沒敢有什麼大動作,先行試探。

  然而,池底昏沉,什麼都看不到。

  連他形成精神領域都沒用,所見一片虛無!

  「我只是摸摸。」既然看不到,他決定動手,精神體探出右手。

  王煊的手剛進入池中,神秘物質就沸騰了,並且整片異寶空間中一會兒燦爛一會兒黑暗,在劇烈的顫抖。

  他回首,那條通道中,各種符文變得極其刺目,不斷交織,這是超凡規則的能量發動了,現在要是有地仙闖進來,直接就會被幹掉!

  他看了又看,覺得就那麼一回事兒,大網的窟窿沒縮小,他能出去。

  王煊按捺不住了,在池底中摸到了一件東西,感覺不像是精神層面的,而是真正的器物。

  內景地中能帶進來實物?

  指端剛碰到它,還沒有摸到形狀,他就感覺世界變了,這是回到了古代,還是穿梭到了異域?!

  他看到了什麼?羽化之光綻放,有人在崩解。

  喊殺震天,天空中到處都是光,他看不到人,因為那些生靈速度太快了,竟超過他的思感。

  王煊大口喘息,穩住心神,指端觸摸那件器物,緩緩划動,改變位置,讓後他的感知也隨之變化。

  他像是脫離了那片世界的中心,而後超脫了出來,俯視著那一副又一副恐怖的畫面。

  那是……列仙在廝殺?

  大幕籠罩前方,一些朦朧的身影縱橫天地中,劍氣撕裂霄漢,有人被斬殺,血雨灑落,墜向地面。

  那是大幕後的世界?

  不止一層大幕,那是幾個世界交融,還是說大幕後方還有大幕,是幾重世界?

  混亂之戰,列仙爭鋒!

  他們在爭奪一件器物,那東西被一團朦朧的光包裹著,落在誰的手中,就會引發其他人追殺。

  王煊心驚,讓列仙都在爭奪的器物,那會何等的非凡?

  他嚴重懷疑,那東西該不會在就池底吧!

  他指端所觸摸的就是它?

  在重重大幕後方,王煊看到一道紅影,太強了,摧枯拉朽,一對潔白的拳頭揮動過去,所有對手都被打爆!

  那道身影婀娜妖嬈,偏偏如此的霸道,但凡與她競逐者,想搶她手中奇物的人,都被她橫掃了。

  王煊心頭劇跳,那該不會是紅衣女妖仙吧?

  怎麼走到哪裡,都能遇到她!

  王煊明白,這應該是歷史上的她,現在所見,不過是烙印,是過往發生的事。

  那道紅影很強,但是在多層次的大墓間,也不乏其他恐怖的強者,數人衝去,橫擊她,讓她失落奇物。

  接著,王煊又一次發呆,疑似又見到一位熟人。

  在激烈的大戰中,一位白衣女子橫掃周圍的對手,一把抓住柔和光團中的奇物,沖向多重大幕深處。

  相隔太遠,看她的背影很像是女方士!

  不過,她也被阻擊了,在多重大幕中,不乏絕代高手,有個男子從最較深處的大墓中走出,與她激烈對決。

  各方大戰,一片慘烈,無比的混亂。

  在那場爭奪大戰中,王煊甚至看到紅衣女妖女與女方士因為奇物也數次碰撞,激烈交手。

  王煊驚異,然後有些期待了,這兩人在歷史上交過手,在現世中如果再相遇,說不定還會打起來!

  咚!

  多層次的大幕震動,各方頂尖高手全部出擊,在混亂中爭奪,最終將那件器物打的飛了出來,洞穿大幕,落在現世中!

  就是池底的這件器物?

  還有什麼好遲疑的,王煊覺得,看過了,觸及了,那就帶走吧!

  他雙手探進池底,去撈那件器物,如果錯過這件東西,估計此生都會有悔,必須得帶走。

  這可是讓多重大幕後的絕世列仙都在惦記的寶物。

  連紅衣女妖仙、女方士都曾為它廝殺,激烈大對抗。

  「落入了現世,人間的歸王煊!」

  感謝:大華帝長天、東哥書迷遮天1、謝謝兩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