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亮晶晶的東西入手的剎那,王煊感覺到一股蓬勃的生命氣息,有股活力沿著手掌蔓延,讓他的血肉仿佛在歡呼。

  絕對是好東西!

  他趕緊收進福地碎片中。

  似乎還有?不得不說,這地方很奇異,特殊的岩壁能阻擋精神領域的探知,他是以肉眼看到的。

  最後的瞬間,王煊用短劍劈大了洞口,上半截身體快速探進去,將剩餘的數塊發光的晶體全部撈了出來。

  地仙泉打濕他的衣服,淌過他的傷口,他頓時感覺傷口酥酥麻麻,被濃郁的生命物質滋養,細胞活性猛增。

  「快!」趙清菡催促馬大宗師,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有恐怖的戾氣自山嶺中騰起,像是大浪拍天,前所未見。

  馬大宗師歪著脖子,咧著大嘴,接著落下的泉水,喝了大半口,沒敢耽擱,沖天而起。

  它美滋滋,嘴都笑歪了,因為渾身濕漉漉,這是沐浴地仙泉了?說出去能吹一輩子,密地許多超凡生物都沒有這個待遇。

  「吼!」

  一聲巨大的獅吼,比驚雷還恐怖,炸響在兩人一馬的耳畔,震的馬大宗師在空中一個踉蹌,差點一頭栽落下去。

  那頭十幾米長的黑獅站在山地中,水盆大的黃色瞳孔像是刀鋒般迫人,一吼之下,許多大樹炸碎,能量肆虐,飛沙走石,典型的大妖魔出世的氣象!

  獅吼震天,居然有烏光像是浪濤拍擊向高天,從這裡飛過去的幾隻猛禽瞬間炸開,血肉破碎。

  王煊胸口釋放雷霆,阻擋那片烏光,五臟強行共振,催動秘力,頓時讓他胸前的那個血洞再次噴血。他後背的傷也撕裂了,殷紅一片。

  慶幸的是,他們逃到了高空上,那片烏光衝擊過來時早已稀薄,不過是餘波而已。

  即便如此,兩人一騎也不好受,感覺胸部發悶,馬大宗師的那些傷口有部分崩口,鮮血淋淋。

  「向右飛!」王煊喊道,他探出精神領域,發現那隻白蠍子尾巴發出一道光束,像是長矛投擲向高天。

  想都不用想,真要被擊中,不是被超凡能量轟的爆碎,就是中劇毒而死。

  「那頭大象會飛!」趙清菡提醒。

  山嶺中,那頭周身赤紅,繚繞著光焰的大象,闊口獠牙。它的一雙大耳朵上符文閃耀,交織出璀璨的紋絡,不斷擴張,能量化的耳朵宛若血色大翼,扇動起來,讓他飛上了半空。

  它居然靠扇動一雙耳朵飛起,滿身的光焰沸騰,一道恐怖的紅色火光衝上高空,溫度灼熱的可怕。

  還好它的速度不是那麼快,追不上馬大宗師。

  那超凡火光有些可怕,將挨著它的山頭都燒的通紅熔化了部分。

  馬大宗師嚇的亡命飛逃,它咧嘴直叫,尾巴被燒著了,火光點點。王煊趕緊揮劍,斬掉一截馬毛。

  王煊也不怎麼好受,以雷霆轟擊席捲上來的殘餘火光,身上的傷口全面撕裂。

  趙清菡將地仙泉向他的傷口塗抹,防止傷口惡化。

  終於,他們逃離了。赤色的大象追不上他們,憤怒的咆哮,將一座山頭踩的崩塌,地面岩漿流淌。

  一片草食性動物較多、沒有怪物的山地中,馬大宗師降落,它很慘,各種傷口崩開,全身血淋淋。

  它躺在草地上不想動了,又傷又虛弱,累到快吐口白沫了。如果不是提前喝了半口地仙泉,它都飛不回來了。

  趙清菡小心翼翼地抱著大葫蘆,為王煊還有馬大宗師沖洗傷口,可以說這是十分奢侈的用法。

  「老鍾當初肯定是超凡了,才跑去盜採地仙泉,這老頭子隱藏的真深啊。」王煊確信,如果只是大宗師,鍾庸老頭子即便準備充分,提前引走大批怪物,也活不下來。

  「老鍾怎麼你了,為什麼你總是對他念念不忘?」趙清菡微笑著問道。

  「實不相瞞,我在惦記老鍾家裡的東西。」王煊臉不紅,心不跳,很坦然的告知。

  「鍾晴?」趙清菡以美目瞥了他一眼。

  「身邊有女神,我惦記小鍾幹什麼。」王煊趕緊搖頭,這種關口堅定地否認就對了。他直言,看上了老鐘的書房,惦記上了他收錄的各種秘典。

  「你看上他哪本書了,回頭我找小鍾去交換試試看。」趙清菡平靜中有種自信,似乎能說動小鍾。

  「金色竹簡,五色玉書。」王煊說道。

  趙清菡聽聞後,感覺難度極大,金色竹簡總共只有兩部是完整的,鍾庸收錄了一部,從來都秘不示人。

  「我試試看。」趙女神依舊決定嘗試下。

  王煊搖頭,道:「暫時不用,等我超凡後會有辦法的!」

  他不想趙清菡去拿她自身的利益去交換,老鍾一向吃人不吐骨頭,絕對不會做吃虧的買賣。

  「都說了,找小鍾。」趙清菡微笑,道:「這裡不是有地仙泉嘛,我們又喝不了這麼多。如果遇到小鍾……你永遠不會明白一個女人對青春、對長久保持美貌的執念有多大。我覺得,如果小鍾知道我手裡有地仙泉,敢豁出去將老鐘的書房翻個遍!」

  不過,她又嘆道:「可惜,地仙泉的活性物質保存不了多長時間,希望短期內能回新星。」

  「分戰利品!」王煊說道,冒著生命危險採集到地仙泉,該是收穫的時候了,將延續一世生命。

  原本病懨懨、躺在地上挺屍的馬大宗師一躍而起,眼睛藍幽幽,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王煊找了塊大青石,直接用短劍挖出個石盆,給馬大宗師倒進去二十斤地仙泉。

  馬大宗師非常滿意,咕咚咕咚暢飲起來,驚人的生命活性立刻起了作用,原本它身上被淋了一些地仙泉,傷口便已閉合。

  現在它一口氣喝了二十斤,渾身毛孔都有霞光蕩漾,肉身活性暴漲,傷口在快速的生長。

  然後,它回頭看了一眼,有些不淡定了,那兩人居然拿著銀杯在飲,為什麼給它用石盆?

  「你那麼大的嘴,好意思用銀杯嗎?」王煊將它湊過來的大腦袋扒拉到一邊去。

  「下次我給你帶來個銀盆。」趙清菡抿嘴笑道,這種精緻的器具自然是她隨身帶著的。

  趙女神雖然動作優雅,但是,真的沒少喝,對這種可保青春的芬芳神液近乎痴迷。她每喝一杯,都閉上眸子,像是在回味,紅唇亮晶晶,鮮紅而性感。

  王煊也在暢飲,身上的傷口不斷癒合,他感覺裂開的肺葉也在生長,身體狀態大幅度提升。

  雖然王煊很能喝,但也不過飲了數升而已,趙清菡比他還要少。

  但這些足夠了,地仙泉飲上一兩斤就達到效果,再多也沒有多大區別了。

  「這樣就延續生命五十年?人生真是奇妙!」趙清菡心有感觸,她可以多五十年青春美貌的時光了,滿心歡喜。

  「你努力修行,晉升到超凡領域,可以保持青春更長久。」王煊笑著說道。

  趙清菡點了點頭,採摘了幾個能裝數公升水的小葫蘆,分別裝滿地仙泉,遞給王煊道:「帶回去送你父母與親朋。」

  接著她又狐疑,道:「你身上怎麼又多了幾個包裹,這些是甲冑?」

  趙女神很細心,發現王煊多了幾包東西。

  王煊為了裝地仙泉,清理乾淨福地碎片,那些甲冑與雜物自然都背在了身上。

  他將幾個小葫蘆推向趙清菡,道:「這些你留著吧,我這裡還有。」

  他猶豫了下,向她展示福地碎片的神奇。趙清菡吃驚,這是古代傳說中的物品再現?新星科技高度發達,卻也沒有這種神話器物。

  當馬大宗師知道他還有大量地仙泉後,立刻揚著脖子,表示還要喝。

  王煊給它倒了三十多斤,如果沒有它,根本無法採集到地仙泉,所以充分滿足它的願望,要喝多少有多少。

  最終,馬大宗師肚子鼓脹,躺在地上渾身冒光,一動不動了,它喝撐了。

  王煊取出兩塊亮晶晶的東西,鴿子蛋大小,散發著驚人的生命活性!

  他遞給趙清菡一塊,自己一塊,仔細研究,道:「我從山腹里掏出來的,感覺像是濃縮的生命物質,該不會是地仙泉的結晶吧?」

  「這……真有可能!」趙清菡說道。

  王煊將結晶體塊放進嘴裡,發現它居然慢慢溶化,而後化成磅礴的生命元氣衝進體內。

  他不由自主的顫動,各種外傷在以驚人的速度癒合,結疤,他的新陳代謝猛烈的嚇人。

  王煊內視,肺葉也在癒合!

  按照這個趨勢的話,他要不了多久就能復原,睡一覺,再起來估計就會如生龍活虎般!

  趙清菡也含在嘴裡,無比欣喜,道:「我覺得,前後這兩次,我能多活一百年!」

  事實上,這種結晶蘊含的生命活性遠大於地仙泉,但因為人體抗性,吸收再多的活性也是浪費。

  不然的話,單以總量而言,這種晶體無比驚人!

  「可惜,這種活性物質,有一個飽和度,不然的話,會更驚人!」王煊也驚嘆,他有種感覺,生命可多出百載,這絕對是驚人的造化。

  他還這麼年輕,肉身得到這樣的洗禮,潛力大增!

  這種活性物質並不能讓人突破,但它補充的是人身本源性的東西,意義更大,價值更高!

  「我感覺,身體有細微的變化,似乎潛在的力量更渾厚了。」趙清菡開口,一雙漂亮的眼睛在發光,居然是淡紫色的。

  她那新星原住民的血脈被激活了部分!

  馬大宗師瞪大了眼睛,馬夫餵它喝這麼多地仙泉,讓它躺在地上都不能動彈了,結果他們兩個……去吃發光的神晶了?沒給它吃!

  它掙扎著,好不容易站起身來,直接吐了一口水,喝的太多,然後開始馬言馬語,它功勞這麼大,就不配吃塊發光的石頭嗎?

  王煊要給父母留下兩塊,現在還有相當的富餘,自然不會虧待它,什麼都沒有說,直接塞它嘴裡一塊。

  他嘆道:「以後你如果不變成天馬,不成為絕世大妖,對不起我這麼培育你。」

  馬大宗師吃了一塊後,沒有突破,但是屬於內在本源與潛能性的東西卻在激增,羽翼與身上浮現符文,比以前的更為複雜與深奧了,在純化血脈。

  與此同時,密地外部區域,一處較為出名的地帶黑角山,超凡者熊坤三人正在拜訪此地主人。

  這裡有一頭妖魔,實力強橫,比一般超凡怪物都要厲害一截,最起碼在外部區域,它的對手不多。

  它名為黑角獸,接受白孔雀統馭,負責某一塊區域,確保超凡者不得從密地深處出來作亂。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是密地外部區域的執法者之一。

  到了這種層次,可以用精神與人正常交流,並且它的巢穴頗具規模,在刻意模仿傳說中的妖魔洞府。

  它的巢穴開鑿在山腹中,裡面很開闊,黑角獸形似一頭老豺狼,通體漆黑,背生雙翼,頭上長著一支獨角。

  「見過叔父!」熊坤到來後,居然直接喊叔父,讓另外兩位超凡者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稱呼。

  「你父親還好吧?」黑角獸開口,精神震動,可傳達其意。

  「我父親最近又要突破了,一切都好。他讓我為您帶來一幅修行圖,是妖魔族的稀珍秘籍。」

  熊坤送上一幅古圖,補充道:「上次在密地深處雖然見過叔父,但人太多,不好當面送你。」

  黑角獸接了過去,眼睛頓時亮了,連聲稱好,道:「你父親有心了!」

  很快,熊坤說明來意,他想染指外部區域的造化,那群年輕人爭奪的機緣奇霧。

  他想成為他祖父那樣的人,沖霄而上。

  黑角獸皺眉,這是讓它破壞規則,一旦被發現,將會有極為嚴重的後果。

  它嘆道:「這有些難辦,你先回密地深處,我會讓手下的小獸盯著,如果誰得了奇霧……到時候看吧。」

  「請叔父一定要及時通知我!」熊坤施大禮,懇求黑角獸幫忙。

  然後,他又補充道:「還有一人一馬,請叔父『照顧』一二,在外部區域找出他們的行蹤,他們讓我感覺不安。」

  「你這樣有些過了吧,凡人而已,至於這樣在意嗎?」黑角獸瞥了他一眼,這讓它很難做。

  「叔父,那個年輕男子手中有一柄短劍,我覺得,有可能是地仙級的武器!」熊坤說道。

  「唔,我知道了。」黑角獸點頭。

  ……

  次日,王煊、馬大宗師果然痊癒了,全部精氣神十足,比以前狀態更好。

  趙清菡沒有傷,越發的容光煥發,嬌艷欲滴。

  趙女神很滿意自己雪白細膩的肌膚,覺得越發有光澤與彈性了,她輕語:「這就是百年青春的力量嗎?」

  他們向逝地而去,王煊準備提升自己!

  在路上,他們感覺有些異常,因為時不時就有些異禽出現,遠遠地盯著他們。

  「情況不對,調頭!」王煊喊道。

  然而,已經晚了,無聲無息,一頭形似老豺狼的怪物出現,頭上長著犄角,拍動一對漆黑的羽翼,浮現在他們的身後。

  「你們過來。」它冷漠地開口。

  王煊寒毛倒豎,一頭能用精神與人交流的怪物,絕對實力恐怖,居然盯上了他們!

  馬大宗師垂頭喪氣,它遠沒有這頭怪物飛的快,無奈跟著它降落在下方的山林中,來到一座開鑿在山腹中的超凡巢穴內。

  「聽說你們很不安分,數次挑釁超凡者,利用規則漏洞,知道他們不敢走出密地深處,騎馬橫空,在外面叫囂。我是外部區域的執法者,要對你們詢問一些事,了解一些情況。」黑角獸慢吞吞地說道。

  馬大宗師一聽就怒了,這麼顛倒黑白,也太過分了!

  「你那柄短劍呢,拿出來給我看看,你們是不是發現了一座地仙洞府?」黑角獸問道。

  王煊心中火氣上涌,這頭超凡怪物也配是執法者?真是豈有此理。

  黑角獸淡淡地開口,逼問道:「你們該不會是在地仙泉那塊區域發現了什麼入口吧,找到了那座地仙宮?有些造化你們承受不起。」

  王煊覺得,在這麼近的距離內,乾脆直接……殺了這頭老豺狼算了!

  感謝:玉米姐姐小號八,謝謝盟主支持,從一到八了,都是芳心縱火犯z的馬甲,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