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欺人太甚,王煊忍不住想反擊,真當超凡者殺不死嗎?!

  不過,在此之前他想確定一些事,這頭老豺狼是不是與那三個超凡者有勾結,不然怎麼會知道短劍,而且這麼有針對性。

  另外,如果提及白孔雀,是否會讓它忌憚?不到萬不得已,王煊真不想動用自己的殺手鐧。

  「我們只是凡人,怎麼能,又怎麼敢去密地深處挑釁超凡者,有人在誤導你。」趙清菡開口。

  並且,她告知黑角獸,他們在路上曾遇到了另一位超凡生物,也是執法者,曾向他們表示,會公正執法。

  「那位執法者發現三位超凡者越界,已經去追捕了。」趙清菡平靜地說道。

  馬大宗師在狐疑,什麼時候遇上另一位執法者了?很快它又恍然,那個漂亮的女馬夫在騙黑角獸。

  黑角獸聞言,瞳孔微縮,但不動聲色,盯著趙清菡看了又看,眼神恐怖,給她造成莫大的壓力。

  「我們告訴它,曾被三位超凡者追殺,險死還生。那位執法者對我們保證,如果我們有意外,它會追查到底。」

  趙清菡鎮定地說道,沒有因為一位超凡怪物的凝視而恐懼。

  在這種生死險境中,她表現沉穩,誆騙一個妖魔,不過是為了讓它顧忌,保住她與王煊還有白馬駒的性命。

  王煊沒有開口,趙清菡將能說的都說了,他負責戒備,避免老豺狼突然發難。

  黑角獸目光冷幽幽,問道:「另外一位執法者什麼樣子?」

  「一頭孔雀,五米多長,身體潔白如雪,周身繚繞瑞光。」趙清菡告知。

  她確實見到過這頭孔雀。

  黑角獸眼神森冷,注視著她,道:「你很機敏,從容應對,竟敢對我訛詐,用一頭大妖魔震懾,恫嚇,確實不俗。但是,你不了解那頭白孔雀,它會有行動,但卻不會有言語保證。」

  它又道:「你看,你的心臟剛才跳動加速了幾分。另外,你收束思緒,怕被我強大的精神力量感知到細節,捕捉到你的思感碎片,了解到你沒有接觸過執法者的真相。」

  老豺狼十分狡詐,觀察仔細,警覺性很高,竟然洞徹了真相。

  趙清菡想要說什麼,王煊示意,不需要多講了,擋在她的身前。這頭黑角獸不是善類,隨時可能會翻臉,而且不好糊弄。

  「你的態度我已經明白,短劍確實與地仙有關,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你為什麼這樣偏幫那三人?」

  王煊開口,他通過蛛絲馬跡已經確認,黑角獸是被三個超凡者鼓動而針對他。

  「真有地仙宮?」老豺狼眼神閃爍,帶著幾許貪婪的味道,它通體都是黑毛,三米多長,雖然像人類打坐修禪般,但戾氣隱現。

  「有!」王煊看著他,道:「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無意間發現並撿到這柄短劍。如果你想讓我帶你去,就不要傷害我們當中的任何一人。不然,我保證一個字都不會吐露出來,我這個人還是很硬氣的。」

  老豺狼裝模作響,放下漆黑的利爪,剛才它真的想直接動手,先把三個人打殘再說,避免有什麼變故。

  王煊道:「那地方很危險,我感覺一個超凡強者不足以應對,只是你自己的話,我奉勸你不要前往。」

  「沒關係,我有個侄兒,也破入超凡領域了,可以讓它跟著。」黑角獸不在意,只要找到地仙宮,它可以慢慢去摸索,去探查。

  王煊心頭一跳,他只是試探下而已,還真有第二隻超凡怪物?幸虧他沒有急著動手。

  老豺狼發出一聲低吼,不多時,山林中傳來獸吼回應。

  片刻後,一頭像是裝甲車那麼大的野豬進入洞中,黑毛如同鋼針般直立著,觸到洞壁上,居然將石壁都劃出了痕跡。

  馬大宗師眼神異樣,這就是豺狼的侄兒?分明是頭豬!

  「走吧,帶路!」黑角獸起身,而後像是想起了什麼,大剌剌地開口:「先把短劍給我看看。」

  所謂給它看看,自然是上繳,落在它手中還能還回來嗎?

  「你能不能讓我明白下,你為什麼偏袒那三人,執意針對我這個凡人,這麼破壞規矩,不怕那頭白孔雀找你麻煩嗎?」

  王煊將短劍取了出來,展示給它看。

  「為什麼?自然是我與他的祖父有交情,只能怪你們運氣不好。」老豺狼移不開眼睛了,盯著短劍,道:「有些門道,我竟看不透,是件古物。」

  「你身為執法者,不約束超凡者越界殺人,反過來這樣對付我這個受害者好嗎?」王煊冷淡的問道,並且倒退了幾步,調整角度。

  「好與不好,我還不是我自己說了算。你主動挑釁超凡者,無事生非,我身為執法者,自然可以糾正你的錯誤。」黑角獸笑道,一副顛倒黑白,無所謂的樣子。

  馬大宗師瞪眼,還有沒有天理了,想隻手遮天嗎?身為執法者卻這麼黑暗,讓它憤懣!

  「這麼說,我將你帶到地仙宮,你也不會放過我們?」王煊再次移動腳步,選了個很好的位置,他覺得差不多可以了,不用再拖延時間了。

  「看你們的表現,如果有誠意,我自然不會傷害你們。說不定你們是天選之人,去了地仙宮,會在那裡先行得到莫大的機緣。」黑角獸笑道,暫時不想讓獵物絕望。

  它打定主意,到了地方後,直接一爪子將三人拍碎,免得出什麼意外。

  「說話算話!」王煊將短劍拋過去,一副懷著希望的樣子。

  老豺狼一把撈住短劍,放在爪子上,仔細端詳,那古樸的劍體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王煊動了,手中的銀簪被激活,爆發出刺目的光束,向前劈去。

  黑角獸震怒,想要躲避,發現光芒及體,根本來不及了。它全力對抗,咆哮著,烏光暴漲。

  然而,那道白光直接劈開了它的身體,無堅不摧,讓它滿身噴血!

  白光速度不減,貫穿老豺狼後,又劈向了它身後那頭龐大的野豬精!

  王煊故意選了這樣一個位置,確保三人在一條線上,這樣或許動用一次銀簪,就能夠劈殺兩頭超凡怪物。

  噗!

  裝甲車那麼大的野豬精被擊中,直接被剖為兩半,血液橫流。

  「吼!」

  黑角獸雖然被劈成兩兩半,但是還未死,尤其是血肉中有一團光亮起,想要撲殺向王煊。

  不過,一剎那,在它與野豬被劈開的肉身間,有白色能量涌動,伴著虎嘯聲,一頭白虎虛影轟鳴,將他們撕碎!

  黑角獸與野豬精慘死,滿地都是血與肉塊。

  馬大宗師目瞪口呆,感覺難以置信,馬夫這麼厲害?揮手間滅了兩頭超凡怪物,太可怕了!

  趙清菡捂住嘴,很吃驚,兩個妖魔居然被輕易斬殺!

  王煊嘆氣,低頭看著手中的銀簪,總共就能用兩次,現在直接揮霍掉一次。

  不過,想到這銀簪來自對頭之手,是從白虎妖仙手裡矇騙過來的,他又心情大好,用對頭的寶物殺敵,還是有些成就感的。

  「你們別看我,這是紅衣女妖仙養的那頭白虎送出來的殺器。」王煊坦然相告,接著催促道:「搜刮戰利品,然後趕緊撤!」

  畢竟,這裡是一頭妖魔的洞府,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超凡怪物來拜訪。

  「咦,這裡有張古圖,有許多副圖案,像是一頭怪物在吞吐日月精華,也有觀想圖,像是異類的修行方法。」趙清菡找到一張圖。

  馬大宗師一聽,激動的直尥蹶子,快速沖了過去,探出大腦袋在那裡觀看。

  「先離開再說!」王煊撿了小半截豬腿,又拎上黑角獸的兩條破爛的後腿,能在銀簪的絞殺下留下點大塊的血肉真不容易。

  嗖嗖嗖!

  兩人一馬沒影了!

  很快,這裡的血腥味導致各種野獸蜂擁而至,嘶吼不斷,超凡妖魔的血泥爛肉與碎骨引發各種怪物爭奪搶食。

  一座安靜的山峰上,趙清菡無言,剛才還在威脅他們的老豺狼,現在被王煊剝皮,在清泉邊上洗乾淨後給烤熟了!

  「來,趁熱吃,這可是超凡血肉,大補物!」王煊用荷葉包著,遞給趙清菡幾塊精肉。

  然後,他直接丟給馬大宗師一條豺狼腿。他自己也是一口豬腿肉,一口豺狼腿肉。

  「敬重妖魔仇敵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它安葬,將它消化。」王煊感覺超凡的肉質很美味兒,令他充滿食慾。

  趙清菡驚訝,道:「這味道似乎……真的很鮮美,如果帶回新星請頂級大廚烹飪,超凡食材,一定會成為最出名的珍餚。」

  與此同時,密地深處,地仙廢城中,鍾晴與鍾誠姐弟二人正在啃超凡老鼠肉乾,儘管味道不錯,但他們卻如同上刑場般,皺著眉頭,閉著眼睛在吃。

  每當想到這是老鼠肉,他們就有些反胃,不過想到老鐘的叮囑,這是大補物,他們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吃下去。

  「千萬不能被熟人看到!」兩人碎碎念。

  ……

  遠方,熊坤等三位超凡者都帶著笑容,等待黑角獸的好消息。

  「黑角獸實力強大,手下小獸眾多,應該已發現並順帶解決那兩男一女了吧,可惜了那柄短劍。」

  「奇霧更珍貴,可以重塑根骨,能夠真正意義上的逆天改命,必須要得到!」

  他們在閒談,相當的放鬆。

  ……

  王煊告別,道:「你們自己小心,注意安全。我要去逝地,準備進軍超凡領域,到時候就可以去密地深處了。」

  馬大宗師一溜小跑跟過來了,搖頭擺尾,張著嘴,吐著舌頭,一臉馬式假笑。

  王煊發愣,誤以為看到了二哈。

  很快,他就明白過來了,馬大宗師這是提醒他呢,別忘了採摘妖魔果實,它想成為馬超凡!

  「行,我知道了,給你採摘回來。保護好清菡!」

  馬大宗師頓時猛力點頭,咧著嘴在笑,它無比期待馬夫歸來,帶來最稀珍的妖魔果實。它想蛻變,與馬夫一起殺向密地深處,到時候馬踏超凡!

  「小心,安全第一!」趙清菡叮囑,目送他遠去。

  求下月票支持啦,感謝各位書友。

  半夜沒有更新了,以後都放在白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