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染著列仙血的石板經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擺渡人瞠目結舌,還能這樣?這小子找他確定,釣魚失手是否也算正常,就是為了這一刻?早有預謀!

  最讓擺渡人震驚的是,那柄短劍怎麼會如此鋒銳?

  他早已確定,那魚線極不簡單,雖然很細,但是卻刻著無數的符號,比他船上的魚線還要堅韌,不可摧毀。

  但眼下,它被人割斷了!

  他以為王煊挑三揀四,言語不招人待見,是想要最好的「魚餌」,然後冒險一搏去扯魚線上的經文,結果這傢伙直接切線,釜底抽薪。

  王煊沒有去接石板,任它墜落在竹船上,他自己躍上了船篷,手持短劍,對著那飄蕩的魚線比劃了一下。

  這魚線比太陽金都難削斷,異常的結實,有道的氣息,必然是稀世寶物!

  擺渡人瞪大眼睛,這小子……過了,摘走魚餌後,還想接著割魚線?!

  他很想問一句,你是不是想把釣竿也給扯下來?

  擺渡人看他那架勢,甚至覺得,他想把釣魚人都給拉下來!

  魚線失去石板後,輕飄飄,在那裡隨著夜風擺動,晶瑩透亮,符文密布,散發著道的氣息。

  王煊連著比劃了幾下,最終忍住了,雖然推測月亮上那個垂釣的生物無法干預逝地,但他覺得,穩妥起見,還是不要刺激那個生靈了。

  他很喜悅,不久前他故意輕狂,最後來了一下狠的,斬落石板經文!

  「不止你會釣魚,我這是以身為餌,無杆無線無鉤之釣!」王煊滿臉是笑。

  他落在竹船上,看到擺渡人正瞪著眼睛看著他,頓時一臉鄭重之色,道:「前輩,請!」

  「什麼意思?」擺渡人看向他。

  王煊開口道:「請前輩先過目這最強經文,如果沒有你為我解惑,恐怕也得不到這塊石板。」

  「跟我沒關係,是你自己……」擺渡人發現,沒什麼言語能誇他,不想昧著良心說他好話。

  不過,他真的動心了,這石板有天大的來頭,擺放在眼前,有幾人可以無動於衷?

  「你真給我看?」擺渡人手指輕微發抖,努力克制自己,但還是忍不住想去觸摸船上的石板。

  「前輩,咱們之間不用客氣,以後會常打交道。」王煊認真地說道。

  「當年,列仙當中前十的高手都有兩人因石板經文而死,我的師祖排名沒那麼高,意外得到經文,被人知曉後,最後遭圍獵而死。」

  擺渡人傷感,那是他師傅的父親,實力極強,人也很好,卻沒得善終。

  王煊動容,一塊看起來很普通的石板,居然染著列仙的血,難怪布滿裂痕,遮著霧氣,有著太多的故事。

  他愈發重視這塊石板,這或許將是他以後主修的經文!

  擺渡人道:「這樣來歷驚人的經文,你捨得給我看?它很有可能真的算是最強的幾部經文之一。」

  他補充道:「按照舊約,我是沒權要求你給我觀看的。」

  王煊點頭,道:「前輩,你的風骨,為人,我很欽佩,面對這樣的經文都這樣坦誠,放心,我真心實意想請你來看。」

  接著他又補充,道:「石板上有迷霧,我怕震不散,還得請前輩出手。另外,如果前輩能有所悟,也請為我解惑。」

  「我小看你了,連這種真正意義上的至高絕學都願與人分享,有大氣魄啊,比某些列仙都要強。當年他們如果能夠看開一些,也不至於殺的仙血染紅長空。」

  擺渡人感慨,最後無比嚴肅,告誡王煊,道:「那我就告訴你一些實情,這部經文不練也罷,因為,練的人都出事兒了。連最古以來的列仙中,成佛作祖的存在,都因為練它而死了兩人。」

  「不是因為廝殺、爭搶而死,是練這部經文而亡?」王煊震驚了。

  「其中一人受重傷,又練石板經文,結果不久後便死去。還有一人沒有負傷,練這部經文,最後也消亡了。」

  擺渡人蓑衣中漆黑一片,肉身早已不在了,只是超凡力量的殘餘,他在鄭重的告誡王煊,這部經文很可怕。

  「既然經文有問題,為什麼還要練,也不配稱之為無上經文吧?」王煊心有疑惑。

  「經文沒有問題,爭奪它的強大列仙反覆推演,理論可行,一旦修成,威力強絕無匹,但是真正練起來,實在太艱難。」

  擺渡人將籠罩著迷霧的石板撿了起來,它能有三尺多長,兩尺多寬,滿是裂痕,更有黑色的血污,大概率是列仙落下的血,沒有擦淨。

  「我也只是觸景生情,懷念過去而已,對這部經文還是很敬畏的,不敢去看,不敢去練,怕出事兒。」擺渡人撿起石板,用手一抹,迷霧散去,然後快速解開了魚線。

  他轉過頭,沒有去看,怕自己忍不住練這經文,將自身折騰沒了。

  王煊站在他身邊,仔細研讀,不大的石板上共九幅圖形,每個圖形下方都有密密麻麻的鬼畫符、

  王煊不認識,但是,有精神烙印傳遞出來,讓他了解了經文的真義,並且順帶著認識了那些鬼畫符般的文字。

  不管練還是不練,先牢記在心中再說!

  很快,擺渡人覺察到不對,石板上有莫名流光一閃,進入蓑衣中,與他糾纏在一起,像是給他打上了標記。

  蓑衣中黑洞洞,浮現他模糊的臉,他的面色變了又變,默默體會,而後猛地抬頭看向那輪逝月。

  「這石板上有陷阱,有深坑,果然沒那麼好拿!」擺渡人沉聲說道。

  然後,他覺得更不對勁兒了,這石板和他原本沒什麼關係,是那小子的!

  與此同時,那魚線遠去了,消失在夜空中。

  「前輩,這石板有什麼狀況?」王煊問道,很是關切。

  擺渡人神色不善,道:「你這小子,是不是預感到有問題,讓我背鍋了?!」

  他剛才還覺得,這小子有氣魄,現在看他太不順眼了,故意的吧,這小子提前警覺,有所懷疑與猜測,這是讓他擋雷了?!

  「前輩,我真不知道月亮上的垂釣者這麼陰險,我以為白搶了那怪物一部經文,沒有想到它這麼坑,防不勝防啊!」

  王煊嘆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擺渡人仔細感應在他身上的那個印記,再聽到他這樣的言語,臉色更黑了,你不是全防住了嗎?是我破防了,擱這給我炫耀呢?!

  王煊仰頭看天,道:「陰險歹毒啊,這種老怪物都應該打殺,沒有一個善類,就想著坑後世人!」

  擺渡人很不是滋味,看著他,寒聲道:「我怎麼覺得是你坑了我?!」

  「真沒有!」王煊打死也不能承認,道:「我哪裡能想到,月亮上的垂釣者各種套路,實在是個老陰貨!」

  然後,他又小聲問道:「前輩,經文沒問題吧?」

  擺渡人確信了,這小子絕對早就有所警惕了,找他扛雷,實在讓他想違背舊約,教育他一頓。

  「到現在你還在想著經文的真假?」擺渡人憤懣。

  王煊舉起短劍,就要劈石板,道:「我為前輩出氣!」

  「不要毀石板!」擺渡人趕緊阻止,他還想用石板和月亮上的垂釣者講講道理呢。

  王煊一聽,心中頓時有譜了,石板經文沒問題!

  他盯著石板,又仔細研讀了一遍,九幅人形圖,密密麻麻的鬼畫符,都牢牢記在心中,沒有任何問題。

  突然,擺渡人寒毛倒豎,仰頭望天,那消失的魚線又出現了,這次沒有什麼經文降落,而是一組金光閃閃的錨鉤,衝著他就來了!

  「我……去!」他震驚,而後露出殺人般的目光看向王煊,竟然不斷替這小子擋刀!

  那組錨鉤全是以太陽金鑄造而成,碩大無比,錨在人身上的話,立刻就要出現很大的血窟窿,都如同長矛被彎曲了般。

  「誤會,不是我!」擺渡人不斷躲避,而後更是手持羽化神竹製成的釣竿,觸及那組錨鉤,與之對話。

  「我是逝地的擺渡者,守約人,其中有誤會,替人擋災了,可以將石板經文還給你!」

  王煊看到擺渡人化成一道光,在那裡躲避,那組大鉤子也留下成片的殘影,追著他錨個沒完沒了。

  「陷阱接二連三,全是套路。」王煊擦了一把冷汗,然後又道:「前輩,我以為你們間算是自己人,沒想到月亮上的怪物六親不認,連你都想釣走!」

  「你閉嘴,我不想和你說話!」擺渡人憤懣無比。

  他雖然是超凡力量的殘餘,但他很清楚,他肉身還在時,是列仙時代的人,至於月亮上的垂釣者,那就說不清了。

  逝地太古老,早於列仙存在!

  終於,擺渡人用羽化神竹再次抵住了太陽金鑄成的那組魚鉤,不斷低語,像是在快速解釋著什麼。

  然而,錨鉤顫動,似乎還在發力。

  王煊找准機會,一躍而起,輪動短劍,鏘的一聲斬斷魚線,讓那組錨鉤全部墜落下來!

  擺渡人目瞪口呆,他這邊還在談呢,那小子就趁機下手了,手太黑了,也太坑了!

  王煊道:「前輩,他干預不了逝地,該出手就出手,軟中有硬才行!」

  竹船顛簸,差點翻船,那組錨鉤太沉重了,璀璨生輝。

  王煊走過去,依舊是沒敢碰,但眼神很亮,這可是一堆太陽金啊!

  「你想都別想,都得還回去!」擺渡人道。

  「憑什麼,他想釣魚,我這是反釣!」王煊不滿意。

  擺渡人勸道:「我對月亮上的生物真不了解,但我怕將它逼急了會出事兒。」

  「那留下一個魚鉤!」王煊堅決地說道,從一組魚鉤中選了一隻。

  「你要它幹什麼,也想釣魚?」擺渡人不解。

  「這麼大的魚鉤,砸直了不就是一桿長矛嗎?太陽金煉製的長矛,聽說專破邪祟與鬼神,誰不動心?!」王煊堅決要留下一隻。

  擺渡人看著他,真是無話可說了,好久後才嘆道:「行吧,你留個釣鉤當矛用,將石板還回去。」

  王煊不情不願,再次研讀了一遍石板,這才放棄。

  最終,船中只剩下一個金燦燦的釣鉤,掰直了的話能有兩米長。

  擺渡人將石板還有錨鉤都送到了魚線近前,結果才一觸及,嗖的一聲,那些東西就被拉上夜空消失了,回歸月亮之上。

  終於平靜了下來,擺渡人盯著王煊,神色不善。

  突然,他臉色再次變了,從石板進入他體內的印記開始發光,在輕微的震動,傳出很明確的意思。

  「逝地跨域大戰隨時開啟,請種子選手積極備戰,也許要十年,也許就在今天,時刻準備著遠征!」

  擺渡人石化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有最坑,只有更坑!

  他替那個小子背鍋後,不良反應持續發酵,連環坑一個接著一個,替那小子擋災也就罷了,還要替他參賽去遠征?還讓不讓人活了!

  王煊得悉後,真心覺得月亮上的生物不好對付,這簡直是連環套啊。

  如果不是他足夠謹慎,讓擺渡人先去試試水,那他就徹底悲劇了。自以為沒有被釣到月亮上去,並拿到石板經文,認為反釣成功,充滿收穫與成就感,其實陷阱才剛開始!

  「我還是太年輕,連環陷阱啊,垂釣者太陰險了,一不小心就會翻船!」王煊感慨道。

  擺渡人的蓑衣中一片漆黑,他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尤其是聽到王煊這麼說,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冷幽幽地開口:「是我翻船了好不好,什麼都替你背了!」

  他自然不能這麼善罷甘休,絕對不可能替這小子去參戰,得想辦法糾正。

  王煊一看情況不對,立刻道:「前輩,我現在就去練石板上的最強經文,等我實力強大後,會為你報仇,替你出氣!」

  「你別練,會死人的,先讓我將今天這個錯誤糾正回來,你再去練!」擺渡人趕緊阻止。

  王煊為難,堅決要練,道:「不練不行,我感覺馬上就要再次蛻變了,身體細胞活性激增,我想趁此難得的機會轉換功法,奠定我未來的根基!」

  「你會把自己練死的!」擺渡人急眼,他還想將那印記想辦法轉給王煊呢。

  「那請前輩多指點,為我護道,我要開始了!」王煊盤坐在了竹船上。

  擺渡人簡直想將他一巴掌拍死算了,惹了那麼多的事,還讓他護道,他實在膩歪的不行!但他的確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因為王煊現在真不能死!

  看了新聞,水災真可怕,祝河南的書友平安,出行注意安全。




章節目錄